一个人的游荡(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远行)

发表于:2015-07-14 11:29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一个人的游荡

                                                                             静若宅男,动如闯王。——自写照
                                                              闲逛和读书
       我小时候是个好走动的个人。我几乎把我那个镇子的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了,尤喜欢一条道走到底,走到了个辄穷途而返;有时候走到了尽头也要走出个四通八达来。放学回家,最大的乐趣就是走街串巷,随处闲逛,被我父亲骂作“一路杏花村”般的回家。但是我也爱读书,读到痴迷处能一天不出门。很多时候我还很有创造性的把两者结合起来:放学回家闲逛到书店或者某个在路上结识的大朋友家中,就在书店里或者大朋友的家中看书看到晚上。然后我父母就着急的满处找,这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小时候的这种玩法有一个比较高大上的说法,叫“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称之为“闲逛和读书”。
       不过小时候的这种行为毕竟还是太局促了,最起码不能称之为“行万里路”,行来行去都是巴掌大的地方,读来读去也不过是小人书,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之类。后来我到城里上学,这种玩法自然也就升级了。
       我很幸运,高中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压力。 我在高中时代充分享受到了闲逛的乐趣。我是住校生,每周三下午只有三节课,我便和同学借辆自行车,有时沿着中山路,有时沿着玄武湖边骑车。高中的时候我最喜欢骑车去书店,先是新华书店,不过被书店店员打过,被门口保安查过,自此一向对新华书店没有好感。所幸后来知道了先锋书店和南京图书馆,我周三的时候常骑车去先锋书店读书,那里没有任何束缚且书籍质量极高。中午的时候就骑车去南京图书馆读书,顺便在那里吃中饭。那时候的南图食堂饭菜质量一流,4块钱一份,管饱管够,远非学校食堂可比,我常为了吃饭去,读书倒成了次要。到了高三,每周必出游一次,或玄武湖上泛舟,或豁蒙楼中饮茶,或秦淮河边赏景,或紫金山下瞎逛,当然有个好基友一直陪同,也不算人生寂寞。不过高三闲适过分,高考遭了报应,没有考好。
                                                  游荡和游学
       人越大,总是越会用一些高尚的名词来掩饰自己的行为,其实不过就是自己童年幼稚行为的升级版本罢了。成人了,不能再叫闲逛和读书,总得有点意义,那就改名字叫“游荡和游学”吧。前者的名字出自许知远的《一个游荡者的世界》,后者我是和立人大学学来的。
       其实比起“游荡”,我更喜欢流窜这个词。大学期间几位同学身揣几文钱跑到镇江,结果那个时节是旅游旺季,全市旅店爆满,晚上到处流窜找旅馆不得,千辛万苦跑遍了整个市区,才找到一家,六个人挤住一个房间;和一位女同学坐火车到北京去,结果只买到一张坐票,我站了10多个小时才有座位,到了北京还把女同学气跑了,一个人孤独地流窜,还生平第一次见了网友。北京那次收获巨大。一个人信马由缰,逛景点,逛书店,可惜那时网络和微博(当时有不?)还不发达,无从得知北京有名的书店。就随处闲逛,买到了心仪已久的胡平先生的《禅机》。南回的火车上我只身一个人,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自在。这是我第一次独身远行在外,从此我爱上了一个人的游荡(流窜)。
       工作之初,我买了一本全国旅游指南,准备每年暑假去一个地方,就把上面的资料撕下来带着备用,这辈子准备把这本书撕完。没想到网络发展的太快,后来所有的资料均可在网上找到。这本书只撕下了几个部分,便不知道被我抛到了哪个角落。
       工作十年,每年暑假都会出去流窜一阵子,到了后来连寒假也会出去流窜。平时自然是老老实实地在学校干活,过着静如宅男的生活。屡屡听到某某辞职放弃工作闯天涯的壮举,我只有艳羡的份。我是个胆小鬼兼懒鬼,只能每年这么流窜一两回,生活也还就可以过得下去了。信马由缰野兴长,此心安处是吾乡。每每想到这两句,我的心也就安定了。
       出门远行对我意味着什么?《圣经·约翰福音》中说过:“一粒麦若不落到地里死了,仍是一粒麦子;若是落在地里死了,就会结出许多粒麦子来。”09年在杭州天崇一堂听礼拜,题目正是“种与收”,突然对这句话有了感悟,又恰巧在司徒雷登故居旁的教堂中买到了印有这一句话的钱包。我后来对这句话有了一番新的理解:“人生的状态也是如此。久在一种人生状态中,人就会僵死,不会获得新生。他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过去的自己,他就仍是一粒麦子。这样,他虽然在生理上活着,但在精神上已死;而埋葬一种僵化了的生活状态,人就可以从过去的生活中解放出来,并且未来无数的可能展现在他的面前。”我喜欢出去,更多的是为了摆脱一种僵化了的生活状态,而尝试去接触一种新的可能性(虽然只是短暂的)。所以,游荡(流窜)深得我心。
       07年学校突然不补课,我一时兴起绕着长三角游了一圈。于苏州平江府路呆坐一晚,与清风明月为伴;恰好上海开演《十五贯》,友人赠票,眼饱一福;到了杭州,卡里余额因被银行代缴电费扣完,四处求告无门,亦别是一种体味。
       08年汶川地震,我冲到了四川看望友人(就是前面的好基友),结果在地摊上以及时光简史书店购书20来本,很傻很天真的背上峨眉山,爬到一半实在吃不消又折回坐缆车,缆车停电,一直等到6点才恢复;这期间峨眉山开始下雨,而到得顶峰居然云开日现,第二天还看到了日出;又一时兴起买了去敦煌的火车票,一路上和入疆的人畅谈新疆时事,慷慨感怀;到得西北,方能印证诸多书中所读之事——敦煌的飞天果真栩栩如生,令人惊叹;敦煌的生态果真岌岌可危,恰如报道,月牙泉水仅剩一湾,鸣沙山绵延让我几迷失道;西北旷野细风卷沙直上,我方才体悟王维“大漠孤烟直”所写为何景——所言不虚;在敦煌又临时起意重去西安,结果买不到票,费尽周折,延迟离开才购到车票;到得西安,大病一场,体会了一把古人卧病长安城的滋味;身体好些,到网吧上网,突然发现整个网吧只剩我一人,原来是余震发生,大家逃走避难,而我竟无感觉,迟钝如斯……
       我尤喜坐火车出行:一路行去,地貌变化尽览无遗;亦可手持一卷,从容读来;车中人事,亦可况味。当然,坐飞机也有飞机的趣味,遇见飞机晚点,亦不无收获。12年跟团去云南旅行,因暴风滞留昆明2日,机场负责食住,我也因此有了可以自由安排的时间,去逛一逛西南联大遗址,发思古之幽情。
       出行最好一人。一人出行最得自在,最有收获。即使与人出游,也是独自一人行时感受最佳。06年与人游泰山,恰逢小雨,上山众人皆狼狈,余独不觉。结果下山大家都坐缆车下去,独我一人拄杖徐步下山,得见云开云散,清风吹襟,流瀑漱岩,此乐何极!14年和同事去台湾,我独留了五日一人漫游。彼时,在“从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似的长巷短巷”中骑车徘徊,无人催促,兴尽而返;在旧香居书店坐一晚上,读书听讲座,听店主谈太宰治,仿佛自己就是台北生活中的一部分;青旅大厅,与各国朋友畅谈竟夕,不用担心明日还用早起安排……
       游荡的过程中,身心俱释,那种万事不由己的无力感会减轻很多;游荡的过程中又发展出许多游荡的衍生品,让旅行不仅仅是旅行,更像是游学。

       比如说逛书摊和书店:成都的郊区旧书摊,几个孩子不知是不是把家中无用的书籍拿出来卖,多见网格本,令人心痛又惊喜;敦煌夜市书摊也不全是商业气味,我看到一本90年代花城出的高尔泰的《寻找家园》,可惜一时犹豫,未曾入手,至今后悔;上海的书摊最有意思,我在旅馆楼下一辆三轮车上买到一本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和潘啸鸣的《失落的一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史》,都是港台复印本,不愧为魔都;而在各地逛书店的经历就更是难以一言道尽……

       比如说逛逛学校:在上海,到格致中学,世界小学周边走走,感受中国早期学校的遗风;在厦门,参观完厦大校史馆,去厦大的食堂借学生的饭卡打一份学生餐,感受久违的校园情调;溜进港大文学院的教师楼,看看陈设和平时活动安排,流流口水,羡慕一番,怅然而去;到高雄中学看看开学前一天的学生们在准备着些什么……

       比如说逛逛图书馆:扬州鉴真图书馆虽为佛教图书馆,也藏有科技书籍和基督教书籍,兼收并蓄;上海图书馆办证仅凭身份证即可,微缩胶卷洋洋大观,令人眼酸;台师大图书馆教学类书籍储备完善,即使大陆教育书籍亦多有备份,令人久久不忍离去;香港尖沙咀图书馆幽静,中央图书馆完备,各得其宜……

       比如说体会体会风土人情:到三台县破败的城楼上花五块钱看一下午川剧,然后在街角遇见一位老“反革命”挎着菜篮出门买菜,门上写满感时愤世的标语和他的入狱判决书,虽然听不懂,和他聊两句;到各地的菜场走走,看看你卖我买的场景,比比两地菜品的不同,尝尝本土本色的味道;在地铁,在路边,在店门口,随便找个人聊聊,请他讲讲本地掌故,或是听他抱抱怨,骂骂娘……
                                                身是此宅,心游他方
       说起游荡,大学时代我还学会了一种另类的游荡方式——网络游荡。
平时宅在家中,在网上游荡,交交网友,吹吹牛,我后来的好友都是在网上结识的(没有一个是在现实中,泪奔)。有一段时间沉迷雅虎聊天室和skype,在网上和别人切磋英文,半生不熟地交流,印象中交过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朋友,还换过电话号码。但自从有段时间,夜里常有陌生电话骚扰,操着不很流利的英文问我是不是穆斯林后,我再也不玩这些玩意了。
       网上的游荡当然不止找找朋友聊聊天。从一个链接跳到另一个链接,互联网的无限可能便在其中。这是一个自有世界,也是一个自由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可以得到精神的远游。我从新闻网站、文学网站、专业网站上获得的东西可以和我读书相媲美。
       网上的游荡还包括在资源间的游荡,利用各种搜索搜集资料,占为己用,或据为己有,亦是一种乐趣,甚至让人上瘾,家中的硬盘屡屡不够。占有和浏览各种资源,让你只有一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感觉:和BBC去遨游宇宙,和NHK去环游世界,跟着CCAV品尝各地美食。你想要什么资料资源,网络都可以替你实现。当然这种游荡会使人产生虚幻感,沉迷其中。我就沉迷其中,不过沉迷有度,也是一种快乐。
                                          还有一种游荡,叫眺望
       说起来好像很过瘾,其实每年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苦逼地上班。长日何以聊生?一个字——盼,说得文艺一些,就是眺望。一次漫游结束,抓紧消化存货,抵抗上班带来的庸常和麻木。消耗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开始计划下次的出游了。当然也可以一回来就开始盘算,那样日子过得更快。做个唯心主义者,你的未来可以有多种选择,是继续台湾?还是日本?还是欧洲?美国?心鹜八极,神游万里。身是劳役,心是菩提。此种眺望亦是一种游荡,心的游荡,使生得以聊,日足以度。
       最后我想说的是,“世界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阿多尼斯)且让我们“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杜甫)



======================================================


请同学们谈谈自己的旅游见闻感受!


======================================================

最后编辑于:2015-07-15 16:39
全部回复 (15) 回复 反向排序

  • 1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