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不愿长生,愿识前生——读高阳《李娃》

落落晴光 (落落晴光)
【A+研究所】荣誉会员☆网校制霸
萝莉
101 18 3
发表于:2015-07-20 09:38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花正好,情正浓,他忽的发出一声感叹:不愿长生,愿识前生。 
  她怔了怔,心若有所动,然而一转念,想起两人之间的泉壤之别,想起耳闻目睹的与己身世相似的女子们的下场,又不禁黯然,心中忽喜忽悲。不过一霎功夫,她的念头已转了几转,面上却不露分毫,玩笑似的嘲谑道:什么长生前生的,还是——且顾今生吧! 
  他出身名门,过的是肥马轻裘的日子,不事生产,却有一严父督促他读书,以上青云之路。他身上有一般世家子弟的风流与浮华,也有一股子读书人的蕴藉与诚朴,这样的家世也造就了他的天真,和好幻想的热情。 
  她却是长安城中一烟花,倚门而笑,那笑为她招来了一些自命风雅的公子才士,也招来了她得以安身立命的钱财。他便是那无数沉醉于她那一笑中的一个。李夫人的一笑倾国倾城,杨贵妃的一笑六宫无颜色,却都不及她那有意无心的一笑,令他从此失了魂魄丢了心。这样看来,最初的他,亦不过是贪恋她的美色,虽然过后也曾哀悯她的沦落风尘,却也不过是一般人皆有之的同情。世人单单迷恋于她的笑,却往往懒于深究那笑的背后是什么。或者他们不是不知道她的笑意味着什么,隐藏着什么,埋葬了什么,他们只是不愿深究,他们更愿意只看生活的表面,看那浮华于世的琉璃般的美丽,就像看一场大雪覆盖住这人间的苍茫,一切都那么干净、纯粹。 
  ——虽然,这表面也并非全然予人以喜悦。 
  唐传奇中的李娃,聪慧、精明、富于心计,而讲义气,与《救风尘》中的赵盼儿倒是有些相像,不过没有赵盼儿那般泼辣罢了。我以为这才是古代娼妓中最真实的形象。古代小说戏曲中的名妓,如霍小玉、玉堂春、李香君之流,或是过于单纯软弱,或是动不动三贞九烈,不过是人们怜爱的对象,便是李香君的“却奁”一幕也不过是教一些忍辱偷生奴颜屈膝的士大夫们汗颜罢了。李娃并不是什么烈女,在郑生之前她也接过不少客,她有一份在她那个地位必备的清醒。是的,清醒,对于一个妓女最重要的不是美貌,不是才情,不是善于揣摩人心的灵巧聪慧,而是对自身命运的那一份深刻的清醒。她没有一般那个年纪的少女特有的天真与娇憨,在春来一院芳菲中怀抱着对虚无缥缈的爱情的幻想,又在秋凉满窗黄叶下书写着绵绵秋雨般无尽的愁绪与情思,虽然她更有理由为自己不幸的命运而作一些惊采绝艳的诗句,然而她没有,她不愿发为心声的诗句被拿来作文人墨客们赏玩的对象,就像“赏玩”她一样,她见惯了那些所谓的风雅,哦,风雅,该死的风雅!一个人会做几句歪诗,与几个妓女有暧昧情事就被人称作是风雅,这就是唐朝的习气,也是千百年来一直为文人士大夫们津津乐道或是心向神往的“美事”。 
   白行简笔下的李娃,是唐传奇中妓女里结局较好的一个,这样的结局在现实中未必多么可信,而在艺术上也不尽令人满意,却是一个颇为美好的愿望和祝福;后世戏曲中有名的李亚仙和郑元和的故事,看起来更像是才子佳人的传统套路,李亚仙变成原为大家闺秀,沦落风尘方才一年,初次接客,对郑元和一见钟情,完全是个痴心女子的形象;近读高阳的《李娃》,对唐时长安风物描写曲尽极致,李、郑二人形象基本与唐传奇一致,然而结局却似白璧微瑕,李娃给人的感觉有如春秋时的范蠡,“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为成就“奇女子”之名而毅然离开深爱的郑生,却不顾郑氏父子何想,简直有点像是为了所谓的大义而故意为之,不免有些突兀。恐怕这也只是高阳根据自己的理想与意愿而铸就的“奇女子”罢。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18) 回复 反向排序

  • 3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