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有趣分享:试从听一堂课开始,发现Minerva大学的优势

Paco_白茶 (Paco_白茶)
学习委员
核心会员
7 0 0
发表于:2015-07-21 19:4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你知道吗?       


     新型大学Minerva号称“录取率比哈佛还低”,随着第一届学生招募完毕,其上课模式也越来越引发人们的好奇。美国《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最近刊出Minerva大学深度探访录。记者受邀参与一堂试听课,在他看来,45分钟的课程,线上教授对课堂的掌控如同“法西斯”,小班课堂里学生必须应对随时出现的测试和提问,效率非常高;课堂内容全部是密集的研究、讨论,所有基础知识的学习全部丢给学生自学完成。


 亲历者感受一:Minerva的一节试听课:紧张到无法开小差  


Minerva是一所拥有官方认证的大学。它的行政机构和宿舍坐落于旧金山市,并计划在至少六个世界其它重要城市建立校区。真正让Minerva与传统大学截然不同的是:一套在线教学平台——这套平台将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学家之一、前哈佛大学院长史蒂芬·科斯林所研究的教学体系投入实际应用。


之前,我曾受尼尔森和科斯林的邀请参与平台的试运行。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像电视剧The Brady Bunch的开场:屏幕中出现一位教授和八名“学生”,接着是他们的自我介绍


就大学课堂来说,这似乎没什么人情味。虽然同在Minerva的不同办公室中,但是我感觉距离学生们挺遥远,像是从国际空间站接受讯号似的。


但没过几分钟,课程节奏就变得紧张起来。这堂课是归纳推理的系列课程之一,由法国物理学家埃里克·博纳波教授他的教学材料。他先调查了我们对阅读材料的理解,这是《自然》杂志上一篇关于90年代早期北大西洋鳕鱼骤减的论文。然后提问对文章的哪一种解释是正确的,四选一。


通常,本科生的课堂都会因学生没勇气发言而出现沉默。除非哪个大嗓门或者咖啡因摄入过多的亢奋同学先斗胆猜上一次,但Minerva的课堂不是胆小学生的避难所,也不会有人因话多而赢取更多特权。因为教学平台,每名学生都要在短时间内给出答案。教授会将这些选项列出,以便我们被点名时为自己的观点进行辩护。


博纳波教授像一名充满慈爱的独裁者一样引导着整堂课的节奏,给我们抛出突击的小测试、点名提问、以及其它在传统物理教室的小班课堂中要牺牲许多宝贵的课堂时间才能够采用的教学方法。他将我们分成小组进行持有不同观点的辩论——“鳕鱼是因为人类的过度捕鱼而消失,或者因为其它原因。”


没有人需要换座位;教授只是按了一个按钮,对方小组的学生就这样从我的电脑屏幕上消失了。剩下我和同小组中的其他三个辩论者一起策划讨论,我们使用的是一个共享的协同编辑黑板,让我们可以在上面记录我们的想法。


上课时,老师在两个小组中穿插巡视,在我们工作时为我们提供建议。在两组各派出的一名代表做完一个简短的辩论演讲以后,他用一个讲述过度捕鱼的弊端的短视频结束了这次互动,并补充说我们下节课将讨论逻辑陷阱。屏幕闪烁几下之后就熄灭了,一堂45分钟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


这套系统还有一些漏洞——它当机了一次,一些视频有些延迟,但是总体来说,它运作得很好,而且感觉上肯定不像一个传统的教室。


首先,它让人太消耗脑力了:连续不断地强制互动,不给留下一点点可以开小差或者在笔记本上画涂鸦的时间和休息机会。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平台坚持不懈地指引着我的注意力,而且,因为我感觉像是我的教授和同学似乎总是在盯着我看一样,我几乎很难将我的视线离开屏幕。


即使有一些片刻我想去想一下不是在当下讨论的内容,我就感到我的注意力会立即回到当前讨论的具体问题中来,因为我必须要回答一个小测试或者清楚地表述我的立场。事实上,我被迫学习


如果这就是未来的教育,这似乎有点儿“法西斯集权主义”啊。





  亲历者感受二:线上授课,但不同于MOOC  


这些年来,在Minerva出现之前,许多高等教育领域的创新就已经出现了,最著名就是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简称MOOCMOOC的一个课程可以容纳几十万,几百万学生注册。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说,这些课程是由典型的大学讲座课组成的,只是将他们录制成为了录制视频。


Minerva不是一个MOOC的提供者。它的课程设置规模不是大规模的,——上限是19名学生的小型研讨课;不向公众开放——Minerva非常强调精益求精的和严格筛选,也并非“在线”的,至少不是Coursera那样的方式。


讲座课是被禁止的。Minerva所有课程都采取小型研讨班的形式,并在我体验过的那个平台上进行。第一批学生现在已经搬到位于旧金山诺布山社区一个大楼的第五层,也就是Minerva的宿舍中,并用自带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开始上课。


根据Minerva的计划,学生每年都将在一个不同的城市学习和生活,这样四年后他们就会拥有真正全球化的经历,这一点是其他大学经常宣传,却很少实现的目标。


2016年,柏林和布宜诺斯艾利斯校区将会正式开设。未来可能会拓展的城市包括孟买、香港、纽约、伦敦。学生们将住在两人间的宿舍,还有一个共用厨房。他们也会参加由Minerva组织的实地考察。比如与监狱心理学家一起参观曾是联邦监狱所在地的恶魔岛Alcatraz


学校将坚持无设施理念——除了宿舍,不设图书馆,食堂和健身房。学生们将利用城市公园和娱乐中心,以及其它当地的文化资源来丰富他们的课外活动。




 亲历者感受三:“基石课程”而不是“通识教育”  


Minerva为之自豪的,是它将大学体验删繁就简,只保留真正对学生的教育起到贡献作用的部分大规模讲座课、终身教职、哥特式建筑、爬满围墙的常青藤——全部被删掉,留下的那些将更加精致而又价格便宜,尽管也有人认为,这些被删掉的设施,比如建筑,正是大学的本质。


Minerva的学生会从四门相同的基石课程Cornerstone Courses开始他们的大学学习,这些课程会介绍贯穿了科学和人文学科的核心理论及思维模式。这些课程同其它大学里用来传授基本学科知识的101基础课不同。


例如在一堂科学课中,学生应培养对于受控实验的深刻理解。在一堂人文课上,他们需要学习修辞学的经典技巧,并培养基本的说服技巧。而大二至大四的课程都将基于这一基础上再发展。


 亲历者感受四:Minerva 教学法的理论基础指导学生的学习  


到目前为止,Minerva聘请的院长将会教授实验班的所有课程。今年稍后学校会招聘普通教师。Minerva的一项主要策略是从现有的高校中吸引部分著名学者加盟。其它的“年轻”大学已经尝试了类似的策略,它们大多有着类似19世纪货物崇拜的自信,深信只要大量引进大牌教授,就会扭转高校自身的地位。


Minerva第一任校长是史蒂芬·科斯林。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1999年的秋天,科斯林在哈佛大学教了32年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我本科时曾参观过他的实验室,并且作为他的临床受试者挣了几美元。实验的时候,通常会把我的脑袋固定在功能磁共振成像机里,好让他和研究员记录下我的脑内活动,并观察其中哪一部分正在快速运转。那段时间里,科斯林教授的实验室被媒体报道,因为他的研究开始揭示了“心理想象”现象,也就是你究竟如何通过头脑中无形的“眼睛”来关注周围的信息。


研究包括将志愿者送进功能磁共振成像机,并让他们在脑海中尽可能长时间地想象一只猫的画面。你也可以现在试试看,如果你觉得自己尤其擅长于集中注意力,不过一旦你的大脑开了小差,那只猫很可能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消逝不见。


20082010年间,科斯林担任哈佛大学社科科学学院院长,其后两年任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主任。2013年,在和Minerva大学接洽了几个月之后,他从斯坦福辞职,加入了Minerva担任学校的首任院长。


科斯林已经开始将他有关科学学习的研究对外发表。在最近刊载在《大众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篇他的合著文章里提到,传统观点上的“认知方式”,即把学习分为视觉和听觉学习者,通过行动学习和通过阅读来学习的认知,是错误的。


那些科斯林所理解的最好的教学实践方法,已被编入Minerva平台的程序里,以方便Minerva教授们可以很容易地应用。不仅容易,事实上,教授们要经过高强度的训练来学习使用这个平台。


这种手段确实具有其高效性。传统的课堂上,随堂测验一般都要拿出纸和笔,更别提同学们翻的白眼了。但在Minerva平台里,随堂测验几秒钟就能搞定,同学们的答案还能实时上传到系统中进行分析。教授们能够根据各种标准将学生即时分成小组,这样在某一些科目上较弱的同学就能充分观察其较强队友的思维过程。


有人说教育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尼尔森反驳到:“教育除了科学,还是科学。”



 亲历者感受五:不教授基础知识的课堂  


Minerva课堂相比,传统大学研讨课显得松散,既无意义也无形式——如果哈佛的教学多增添一些对学生的关注,很可能会改善研讨课。


尼尔森在筹划Minerva大学的早期曾和一位著名的大学校长交流,他发现这位校长的教育观非常特别。“他说精英高校教育之所以这么出色,是因为把一个领域内的专家和一群聪明的孩子聚集到一个房间里施加压力,随后魔法就产生了。”尼尔森告诉我,他盛气凌人地用了“魔法”这个词。“那就是他的分析。他们正在兜售魔法!这可是偶尔才会有的事情!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它可绝对没发生过。”


我问他,在哈佛和斯坦福的时候,是否曾试图将心理学的经验引入课堂。他坦言,自己本来想和同事们开展这种合作,但他们大都好像无视了他。“课堂时间他们神圣不可侵犯。”


而在Minerva课堂上,当埃里克·博纳博在课上布置有关电磁感应现象的阅读作业,他根本不会告诉我们这个概念是什么,或者它和北大西洋的鳕鱼之间有怎样的关联。


之后我曾问起他,为什么决定不用一点时间向学生介绍概念,他说,关于电磁感应,网上有数不清的辅导资料,任何一名Minerva的学生都应当会在课余时间自学这些基础知识。研讨课是为了深层的讨论。当然,他的观点是对的。


尼尔森说,Minerva模式会局部地繁荣起来,因为它并没有像传统大学那样,试图和免费的在线课程内容竞争,而是利用这块资源。想要修读经济学入门课程的学生可以参加Coursera或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我们是一所大学,而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是对外授课的一种版本。”尼尔森解释说,“因为MOOC的存在,我们成功侥幸创造了一种独有的教学模式。”



分类: 留学那些事儿

标签: 留学生活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留学fun
  • 留学备考
  • 留学申请
  • 留学生活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