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召南·小星

嘒彼小星4869 (Nancy)
【A+研究所】荣誉会员☆网校制霸
陟彼南山
92 17 0
发表于:2015-06-29 13:41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大家好!!小星又回来了!!

    今天带大家走进《召南》中的第二首诗——《小星》。

    这是一位下层小吏 日夜当差,疲于奔命,而自伤劳苦,自叹命薄的怨歌。全诗仅有十句,但将主人公星夜赶路,为公事奔忙的情况,描绘得十分生动,有如一副夜行图展现在我们眼前。


原文

嘒彼小星①,三五在东②。肃肃宵征③,夙夜在公④。寔⑤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⑥。肃肃宵征,抱衾与裯⑦。寔命不犹⑧。


词句注释

①嘒(huì):微光闪烁。

②三五:形容星星稀少。

③肃肃:急忙赶路的样子。宵征:夜间走路。

④夙(sù)夜:早晚。

⑤寔:是,此。

⑥参(shēn)、昴(mǎo):二星宿名。

⑦衾(qīn):被子。裯(chóu):床帐。

⑧不犹:不如。

译文

星儿小小闪微光,三三五五在东方。

急急忙忙赶夜路,早晚都为公事忙。

这是命运不一样。

星儿小小闪微光,参星昴星挂天上。

急急忙忙赶夜路,抱着被子和床帐。

别人命运比我强。

拓展

                                                  为有

                                                       李商隐


                                为有云屏无限娇⑴,凤城寒尽怕春宵⑵。

                                无端嫁得金龟婿⑶,辜负香衾事早朝。                                                                         

词句注释

⑴云屏:云母屏风。指雕饰着云母图案的屏风,古代皇家或富贵人家所用。无限娇:称代娇媚无比的少妇。

⑵凤城:此指京城。

⑶无端:没来由。金龟婿:佩带金龟(即做官)的丈夫。

白话译文


云母屏风后面的美人格外娇,京城寒冬已过却怕短暂春宵。

无端地嫁了个做高官的丈夫,不恋温暖香衾只想去上早朝。
思考: 

有人说诗意是从《诗·鸡鸣》“虫飞薨薨《hōng hōng,甘与子同梦”,蜕化而来,也有说李诗从《小星》“抱衾与命不犹”发展而来,亦可。从家中家人方面来说,妻子怨丈夫不同共眠,之孤负香衾;从行役者角度来看,则是自伤 “抛却衾”。


所思所感

    生活在社会下层的小官吏,形同草芥,绝不会引人注目,多一个少一个也绝不会对官僚机构的运转有丝毫影响。他们的出现、存在、消失,全都悄无声息,上天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这样的小人物,是社会旋涡中真正的边缘人,边缘得不能再边缘。这让人想到俄国小说家契诃夫笔下的小人物。(《一个文官的死》)长官的一个喷嚏,可以让小人物吓得发抖,一病不起,在战栗和恐惧中默默死亡。 小人物拯救自己的唯一的武器,只能是在内心默默向上帝祈祷,如此而已。处在边缘的小人物的呼号,是软弱无力又震撼人心的。软弱无力,是因为位卑职微而不会有人理睬,不会有人在意;震撼人心,是因为这种呼号表明了不向命运认同、要自我的尊严和价值得到承认和尊重的自觉意识。其实,当小人物自己有了这种自觉意识,他至少在内心当中就不在是卑微的了。


课后作业:

阅读契科夫小说《一个文官的死》

一个文官的死 〔俄国〕契诃夫

    在一个挺好的傍晚,有一个也挺好的庶务官,名叫伊凡‧德米特利奇‧切尔维亚科夫,坐在戏院正厅第二排,举起望远镜,看《哥纳维勒的钟》。他一面看戏,一面感到心旷神怡。可是忽然间……。在小说里常常可以遇到这个「可是忽然间」。作者们是对的:生活里充满多少意外的事啊!可是忽然间,他的脸皱起来,眼珠往上翻,呼吸停住,……他取下眼睛上的望远镜,低下头去,于是……啊嚏!!!诸位看得明白,他打了个喷嚏。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打喷嚏总归是不犯禁的。农民固然打喷嚏,警察局长也一样打喷嚏,就连三品文官偶尔也要打喷嚏。大家都打喷嚏。切尔维亚科夫一点也不慌,拿出小手绢来擦了擦脸,照有礼貌的人的样子往四下里瞧一眼,看看他的喷嚏搅扰别人没有。可是这一看不要紧,他心慌了。他看见坐在他前边,也就是正厅第一排的一个小老头正用手套使劲擦他的秃顶和脖子,嘴里嘟嘟哝哝。切尔维亚科夫认出小老头是在交通部任职的文职将军勃利兹查洛夫。

    「我把唾沫星子喷在他身上了!」切尔维亚科夫暗想。「他不是我的上司,是别处的长官,可是这仍然有点不合适。应当赔个罪才是。」

    切尔维亚科夫就嗽一下喉咙,把身子向前探出去,凑着将军的耳根小声说:「对不起,大人,我把唾沫星子溅在您身上了,……我是出于无心。……」

    「没关系,没关系。……」
    「请你看在上帝面上原谅我。我本来……我不是有意这样!」
    「哎,您好好坐着,劳驾!让我听戏!」

    切尔维亚科夫心慌意乱,傻头傻脑地微笑,开始看舞台上。他在看戏,可是他再也感觉不到心旷神怡了。他开始惶惶不安,定不下心来。到休息时间,他走到勃利兹查洛夫跟前,在他身旁走了一忽儿,压下胆怯的心情,叽叽咕咕说:「我把唾沫星子溅在您身上了,大人。……请您原谅。……我本来……不是要……」

    「哎,够了。……我已经忘了,您却说个没完!」将军说,不耐烦地撇了撇下嘴唇。

    「他忘了,可是他眼睛里有一道凶光啊,」切尔维亚科夫暗想,怀疑地瞧着将军。「他连话都不想说。应当对他解释一下,说我完全是无意的,……说这是自然的规律,要不然他就会认为我是有意啐他了。现在他不这么想,可是过后他会这么想的!」

    切尔维亚科夫回到家里,就把他的失态告诉他的妻子。他觉得妻子对待所发生的这件事似乎过于轻率。她先是吓一跳,可是后来听明白勃利兹查洛夫是「在别处工作」的,就放心了。

    「不过你还是去一趟,赔个不是的好,」她说。「他会认为你在大庭广众之下举动不得体!」

    「说的就是啊!我已经赔过不是了,可是不知怎么,他那样子有点古怪。……他连一句合情合理的话也没说。不过那时候也没有工夫细谈。」

    第二天,切尔维亚科夫穿上新制服,理了发,到勃利兹查洛夫那儿去解释。……他走进将军的接待室,看见那儿有很多人请托各种事情,将军本人就夹在他们当中,开始听取各种请求。将军问过几个请托事情的人以后,就抬起眼睛看着切尔维亚科夫。

    「昨天,大人,要是您记得的话。在『乐园』里,」庶务官开始报告说,「我打了个喷嚏,而且……无意中溅您一身唾沫星子。……请您原……」

    「简直是胡闹。……上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有什么事要我效劳吗?」将军扭过脸去对下一个请托事情的人说。

    「他话都不愿意说!」切尔维亚科夫暗想,脸色发白。「这是说,他生气了。……不行,这种事不能就这样丢开了事。……我要对他解释一下。……」

    等到将军同最后一个请托事情的人谈完话,举步往内室走去,切尔维亚科夫就走过去跟在他身后,叽叽咕咕说:「大人!倘使我斗胆搅扰大人,那我可以说,纯粹是出于懊悔的心情!……这不是故意的,您要知道才好!」

    将军做出一副要哭的脸相,摇了摇手。

    「你简直是在开玩笑,先生!」他说着,走进内室去,关上身后的门。

    「这怎么会是开玩笑呢?」切尔维亚科夫暗想。「根本连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啊!他是将军,可是竟然不懂!既是这样,我也不想再给这个摆架子的人赔罪了!去他的!我给他写信封就是,反正我不想来了!真的,我不想来了!」

    切尔维亚科夫这样想,走回家去。那封给将军的信,他却没有写成。他想了又想,怎么也想不出这封信该怎样写才对。他只好第二天亲自去解释。

    「我昨天来打搅大人,」他等到将军起问询的眼睛瞧他,就叽叽咕咕说,「并不是像您所说的那样为了开玩笑。我是来道歉的,因为我打喷嚏,溅了您一身唾沫星子,……至于开玩笑,我想都没想过。我敢开玩笑吗?如果我们居然开玩笑,那么结果我们对大人物就……没一点敬意了。……」

    「滚出去!!」将军脸色发青,周身打抖,突然大叫一声。
    「什么?」切尔维亚科夫低声问道,吓得楞住了。
    「滚出去!!」将军顿着脚,又说一遍。

    切尔维亚科夫肚子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掉下去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退到门口,走出去,到了街上,慢腾腾地走着。……他信步走到家里,没脱掉制服,往长沙发上一躺,就此……死了。

本节长期招收主持人,有意向的同学可以私信或者在我的部落留言。

答题区

1、《小星》一诗一共有几句话?
  • 成绩排行
  • 最新参加
4人回答了问题 | 平均正确率100%

本帖来源社刊

全部回复 (17)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