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美国留学生的“蚁族”生活

发表于:2013-03-29 23:2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蚁族”,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意为犹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有趣的是,“蚁族”现象,不光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美国。美国不光有土生土长的“蚁族”,还有留学生“蚁族”。近日,探访了纽约80后华人“蚁族”聚集区,揭秘“年轻而无奈,努力却无助”的美国“蚁族”生活。

  纽约版“唐家岭”:月租仅250美元

  唐家岭,北京最着名的“蚁族”聚集村之一,距天安门广场20公里。来自全国各地约5万名毕业生租住于农民修建的五六层的民房中,每层12间,每个房间10平方米,两三个人挤一间,最多有七八十人共用一个厕所和厨房的。

  也许,每座繁华的超级大都市背后,都有这样一个唐家岭。曼哈顿的“唐家岭”集中在东百老汇地区,而法拉盛的则散落在华埠的民居里。它们有着共同的特点,离商业区不远,不需要汽车代步。比起动则1500美元/月的公寓房租来说,租金低廉且生活设施完备。于是,这里成了80后华人“蚁族”的最好选择。

  把破旧的老房子分隔成若干房间一个房间七八个平方米,铺3张床,每个床位250-300美元/月,几十个人合用一个厕所、浴室。在法拉盛,一位来自广州的妇女告诉记者,她把自己租的房子分出一个铺位来,每月租金260美元。若是嫌贵,还有更“省俭”的方法,一张床2人白天黑夜轮流住,甚至3个人轮流,每人每天睡8小时,这样一来,最低每月只需要付出80多美元。

  毕业即失业,大学生成小时工

  风风光光出国,从全美名校毕业,身上的光环尚未褪去,却只能提着行李搬进7平方米的小屋,跟外卖小弟、洗碗工混居一处抢厕所。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艰难转型、放下身段接受现实的辛酸故事。

  十多年前从上海赴美的曾姨替华人当保姆。她的儿子十六七岁时跟随母亲来纽约读高中。2005年高中毕业后顺利考入一家纽约州立大学。4年后,拿到本科文凭,英文倍儿溜。

  这样的条件,要是在金融危机发生前,找个年薪5万美元的工作绝对没有问题。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小曾的毕业时间恰恰就在2009年。于是,毕业之日便成了失业之时。

  求职简历发出去了几百封,却都“随风飘去”。近一年来,小曾始终找不到一份全职拿年薪的工作。只好到曼哈顿的一家小公司当小时工,每小时十几美元。

  这点收入,当然租不起一间像样的公寓,于是,只能到东百老汇当“蚁族”。小曾告诉记者,像他这样“毕业即失业”的80后留学生,身边特别多,“一个圈子里能数出好几个来。”那天,他跟妈妈一道去租房子,与同是华人的房产经纪人聊了起来。听说小曾的经历和遭遇后,五十多岁的房产经纪人脱口而出:“我的儿子毕业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工作呢,哎……”

   

宁当“蚁族”不做“海待”

  经济不好,即便美国青年毕业之后,都难免当“蚁族”,何况华裔留学生?

  正在杜克大学读研究生的26岁美国人Ken算是一名本土“蚁族”。为了不欠债,他发明了独一无二的宿舍:一辆1994年的福特厢型车。

  2009年春天,Ken花1500美元买了这辆厢型车。车子就停在学校宿舍附近。晚上,他用睡袋睡在车后座;白天,他用露营设备煮饭;洗澡,他到大学的健身房里解决。厢型车离厕所大约半公里,夜晚便忍着。

  Ken这办法,被中国留学生赵兰学了起来。赵兰毕业于纽约罗切斯特市排名美国前100名的一所大学。当年出国留学,父母为其省吃俭用。而赵兰一年要花掉4万美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到2007年毕业后,却没有如愿以偿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

  无奈之下,赵兰过了一段“啃老”的日子。后来,远在国内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狠了狠心,停了他的生活费。赵兰干着急也没用,只得把该卖的行李卖掉,每天白天到大学图书馆看书,准备考研。晚上,就学起Ken,在车里过夜。

  幸好那时是夏天,虽然不至于冻死,但晚上车子停在停车场,关上车门不透气,半夜蚊子成群结队出动,他倒是成了蚊子们的饕餮。

  父亲实在看不下去,想让儿子回国当“海龟”,怎么都比在美国睡在汽车里当“蚁族”强啊。可赵兰却铁了心留在美国,“宁在美国当‘蚁族’,也不回国做‘海待’。”

  坚守希望,“挺下去就好了”

  就像有很多人问唐家岭的外地大学生,为什么不回家乡找个工作,小赵们常常被人劝着回国。但或许是出国时承载了太多的东西,不能“衣锦还乡”,如何面对含辛茹苦的父母呢?于是,他们只能坚守在笼子般的小屋里,从低做起,等待着幸运女神的惊鸿一瞥。

  2008年大学毕业的王家兄弟来自台湾。两兄弟长得人高马大,老二比较文静,老大则“口水多过茶”,学的都是金融学。毕业后,两人马上在华尔街找到了高薪的工作。谁知道,2008年9月,金融风暴袭来,才工作几个月就失业了。

  又不缺胳膊少腿,总不能老是在家“蜗居”吧?在“啃老”一年后,在母亲的全力支持下,2009年夏天,两兄弟办了一家夏令营,专收华裔新移民子弟。

  从华尔街的明日之星,转到法拉盛华埠民居开“小作坊”,其中经历难以一一尽数。大王告诉记者,这样的夏令营在华人集中的法拉盛,一个夏天能冒出好些家,竞争十分激烈。“我们夏令营的学费是全法拉盛最便宜的,每个学生2个月才收300美元。”

  问题是,学费少并不能保证客源广进。他们没有丝毫办学经验,有的课程,报名的人才小猫两只三只,但一样要付老师教课费,挣的钱还不够付工资,“纯粹亏本赚吆喝。”

  但无论如何算是有事做了,大王看上去挺有信心:“我们第一年先打知名度,挺下去就好了。”

  是的,挺下去,总会有希望。因为他们的高智商、高学历背景,更因为他们愿意不懈努力,也已经学会了在艰难中守住希望。

  2009年底,小赵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纽约某经济研究所,参与中国经济数据的统计研究。

  就像曾鼓励了这一代80后留学生出国求学的那句广告语说的:“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最后编辑于:2013-03-29 23:25
分类: 留学wiki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留学申请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