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法国REFLETS下册课文翻译DOSSIER 8

发表于:2014-06-30 14:4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Dossier 8

Épisode 8

课文:

1.     La fête au village

情满山村

在这个小镇里, 在一个横幅上, 人们能够读到:

想发掘这个地区的美食风味

那就在晚8点时来尝尝Aïoli

位于小镇的广场上

一些地区性的产品被展示在小镇的广场上, 科丽娜和劳拉看到了一些货架。

Corinne     看!

佛朗索瓦跑来, 他看上去气喘吁吁。

François    你好!

Corinne     你好, 佛朗索瓦!

François     伯纳德, 在饭店里么?

Corinne     我想, 是的, 他应该在厨房。您看起来气喘吁吁的。

François     我从镇政府那跑过来的, 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 终于决定今年的祝酒仪式和镇长致辞在你们的餐馆举行。

科丽娜似乎很惊讶。

Corinne     上我们那! 但我们还不知道呢!

François     您当然不知道了。所以我来告诉您, 我想给您个惊喜, 您高兴吗?

Corinne     是啊, 我很高兴, 但同时呢也有些担心, 我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而且, 伯纳德也很忙…

François     不用担心, 因为啊我向您保证, 这个晚会啊, 您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的。

Corinne     那么, 这还真是您给的一个大的惊喜呢! 而且大厅, 是不是有点太小了啊?

François     我在外面安装点喇叭, 这样的话, 所有的人都能听见镇长讲话了。这样, 放音乐的时候也可以用。

Laura       这真是过节啊! 只是少了点烟火。

François     恩, 一点烟火, 我们会有的, 你看...

Corinne     谢谢你, 佛朗索瓦!这真的让我很高兴, 您知道的。伯纳德也会很高兴的。

佛朗索瓦做了一个很友好的手势离开了。

在饭店的大厅里, 科丽娜和伯纳德为祝酒做准备。

Corinne     现在已经四点了, 我真不知道一会儿拿什么来招待客人呢!

Bernard     可佛朗索瓦不是跟你说不用担心吗...

安歌莱在一个年轻人的陪伴下进来了, 他们拿着四个比萨饼。

Angèle     你好, 莱莫恩夫人!你好, 先生!四个美味的比萨饼, 在镇长讲话期间, 您只需要将它们重新加热即可,您肯定会对我的比萨饼赞不绝口的...

Corinne    安歌莱,可真好…

Angèle     还有呢, 我的小儿子会借给你们一些唱片, 他有很多的碟片。他是唱片音乐节目主持人, 那么...

2.     Une absence remarquée

意外缺席

露西来了, 她每个手里拿着一个盘子。

Lucie      你好, 女士们,先生们!你好, 安歌莱!

Angèle     你好, 露西, 我打赌, 你给我们拿的是带馅的。

伯纳德走近, 并向盘子里看了看。

Bernard     恩...这看起来很美味啊。我能尝尝吗?

Lucie       当然可以,因为这就是您的, 给你...

伯纳德尝了一小块。

Bernard     恩… 这尝起来不仅仅是美味, 而是太美味了。您能告诉我制作方法吗?

Lucie       这个配方啊, 是我的外祖母发明的, 这是家传秘制而成的, 那么, 那个, 为了做好这个馅饼呢...来…来…

她很秘密地继续向伯纳德传授着配方。雷蒙德进来了, 每个手里也拿着一个盘子。

Corinne     雷蒙德!

Raymond    这是薄饼。

约瑟夫来到他们周围, 手里拿着一个盘子。

Corinne     约瑟夫! 您也动手下厨啦!

Joseph      不是的, 但, 是我的妻子做的。她是这个镇上厨艺最好的。

Corinne     哦, 约瑟夫, 听您这么说, 真得很高兴。

Joseph      是的... 那么, 这是因为我教的她。 当我年轻的时候, 我在船上当厨师。

Corinne     没听您说过呀...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Joseph      这是一些茄子炸糕。

Corinne     茄子炸糕! 我觉得啊,伯纳德要很快换菜单了。

在广场上, 佛朗索瓦正在挂彩色的纸灯笼。他从他的梯子高处, 在看着他的周围, 似乎在找某个人。伯纳德在安装扩音设备。

Bernard       嘿, 你在干什么呢? 你在找人吗?

François      我很奇怪,怎么没看见帕特里克·杜瓦尔呢?

Bernard      杜瓦尔, 杜瓦尔...? 是弗雷德里克的爸爸吗?

François      是的。

Bernard      为什么呢? 你找他?

François     是啊, 因为只要是小镇的庆祝节日, 他总是习惯性的会帮我一把, 而今年, 他没来。

Bernard      他有可能生病了或者有事来不了呢。

François      可能吧, 不管怎样, 由于你的成功, 他的顾客是越来越少了。

Bernard      他的饭店吗?

François     是啊,他的饭店。

笔语:

Dopage: jusqu où ira-t-on?

使用兴奋剂 我们还要走多远?

Juste avant de le départ du Tour de France 1998, des produits dopants ont été trouvés dans la voiture d'un soigneur, si bien que des médecins, des coureurs, des directeurs sportifs se sont retrouvées en prison. Plus récemment le directeur de la société du Tour de France et le président de la 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e cyclisme ont été mis en examen par le juge d'instruction chargé de l'enquête sur le dopage dans le sport cycliste.

Les plus hautés autorités connaissaient-elles l'usage de ces produits et ont-elles fermé les yeux? Ces dernières mises en examen des dirigeants ont jeté le trouble dans le monde du cyclisme car on pense généralement que le nombre et la fréquence des courses imposées aux coureurs par les organisateurs rendent presque obligatoire l'usage de substances interdites!

Or, il semble que la 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e cyclisme, soutenue par le ministère de la Jeunesse et des Sports, s'est engagée depuis longtemps dans le combat contre le dopage. Le suivi médical des coureurs, par example, est plus exigeant en France que dans d'autres pays. Mais, s'il fallait sanctionner tous les dirigeants qui n'ont pas assez combattu le dopage, le sport n'y survivrait pas! Un des anciens vainqueurs du Tour a réagi dès l'annonce des mises en examen: 《Sous de tels prétextes, on va finir par mettre tout le cyclisme français en examen et, au-delà, l'ensemble du sport... Et cela risque de dégoûter ceux qui luttent contre le dopage.》

L'affaire aura sans doute encore des suites. Rien ne dit que cette affaire n'entraînera pas, de la part de la justice, d'autres mises en examen, même si la politique de lutte contre la drogue pourrait être remise en cause par ses adversaires. En effet, on parle dans les milieux gouvernementaux d'étendre la notion de drogue au tabac et à l'alcool. De gros intérêts sont en jeu et les groupes de pression sont influents. Affaire à suivre...

就在1998年环法自行车大赛前夕,一些兴奋剂在一位保健医生的车子上被发现,以致于一些医生、比赛选手、体育官员被送进了监狱。尤其是近年来,环法自行车赛协会主任和法国自行车联盟主席因自行车比赛中的兴奋剂问题受到了检查机关的指控。

最高层明明知道运动员在使用这些药品,为什么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最近这些被指控的领导把责任归咎于赛车界:因为一般认为,比赛组织者对比赛次数和强度的要求,使得参赛选手几乎不得不使用这些违禁物质以保证比赛成绩。

现在看起来,在青年运动部的支持下,法国自行车联盟投身于反对使用兴奋剂的斗争已有一段时间。 比如说,在法国,对运动员的检查,比在其他国家更加严格。但是,如果那些反对兴奋剂力度不够深入的领导都受到惩罚的话,那么体育运动也难以生存下去了。上一届环法车赛冠军在面对指控后这样回复:“我们可以此为理由,把整项赛事的每一环节重新检查一遍…… 但这可能会有引起那些反对使用兴奋剂的人的不满的风险。”

毫无疑问的是这个事件还有下文。谁也不能说这个案例没有牵涉到“公正”的问题, 即使反对使用兴奋剂的政策也可能被对手用来指控。 事实上,我们只是在政府层面定义“药品”、“烟草”、“酒精”。 大众对赛事的兴趣和团体的压力才是决定性的。

文化:

Un département français doutre-mer (DOM): l’île de la Reunion

法国的一个海外省留尼汪岛

留尼汪岛是离法国本土最远的一个省. 它位于非洲东部,距马达加斯加800公里, 距巴黎约13个小时的航程. 该岛面积2500平方公里, 人口不到60万.

岛上有两座海拔约3000米的山峰, 其中的一座叫富尔乃兹峰, 是一座活火山. 岛的中部是美不胜收的山地和热带景观.

临海地带多为原始风貌, 地势险峻. 但是, 西部沿海却绵延着一片片质地细腻的沙滩.

这条沿海高速公路直通圣丹尼—留尼汪岛的主要城市. 这个城市里杂居着印度人, 马来人,非洲人, 欧洲人.... 在这里, 种族主义绝无容身之地. 这里有各种宗教, 如佛教, 基督教, 伊斯兰教等等, 各种信仰的人在此和睦相处.

岛上中年五彩缤纷, 香气四溢. 这里的土地非常肥沃. 岛上有两大资源: 一是香子兰果, 人们一颗颗地将它们采集起来; 另外就是甘蔗.

人们至今仍手工砍伐甘蔗, 可是随后的提炼却是在十分现代化的榨糖厂里进行的. 榨出的蔗糖由此经海运出口到世界各地.

星期天, 留尼汪岛人家家户户都会围坐在一起, 吃上一顿纯粹的克里奥尔传统的咖喱大餐.旅游者在离开的时候都会依依不舍.

Quelques dates

几个重要的时间

17世纪还是个荒岛, 是东印度公司东进途中的停靠站.

1642年, 成为法兰西国王的领地, 取名为波旁岛.

18世纪, 殖民者驱使奴隶在岛上垦荒.

1946年成为法国的一个海外省.

富尔乃兹峰高2631米, 它最近的一次火山喷发是在1992年.

位于岛北部的内日峰高3070米, 是一座死火山.

La francedoutre-mer, cest aussi..

走近海外法国

法国在本土以外的省份有: 留尼汪岛, 马提尼克, 瓜德罗普和法属圭亚那. 这些前法国殖民地在1946年成了法兰西共和国的一部分, 并受同样的法律所制约.

海外领地有: 太平洋中的新喀利多尼亚, 波利尼西亚以及瓦利斯群岛和富图纳群岛. 这些在19世纪归属法国的大洋领地, 实行内部自治, 经过普选产生领地国民大会, 并由该大会制定领地的法律.法 属南部领地, 即南半球和南极的法属地块, 也属于法国的海外领地.

集体领地有: 印度洋中的马约特, 加拿大东部沿海的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

吉普提, 除马约特之外的科摩罗群岛和瓦努阿图分别于1977, 1978和1980年宣布独立. 自1998年以来, 新喀利多尼亚也在走向独立.

Un atout pour la France

法兰西的海外优势

具有世界范围的影响力, 是世界上一流的政治强国.

是世界第三海洋大国. 拥有10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 可供海洋科学研究, 矿产资源开发和海洋渔业生产.

已派出数千名科学工作者赴南极考察.

Des pays aux influences multiples

受多重影响的地区

海外省和海外领地受多种族文化的影响体现在许多方面, 尤其是在音乐和舞蹈方面. 非洲的节奏和欧洲的旋律和谐地结合并生成了一种新颖的音乐, 特别是在安的列斯群岛. 这种外来影响的多样性在烹饪, 信仰和节庆诸多方面也是显而易见的. 每年八月, 在瓜德罗普的皮特尔角城举办的厨娘节, 总是一派欢乐祥和, 并且折射出十分古老的法兰西渊源.

Ⅳ文学:

La promenade du soir

晚间散步

Souvent, après le dîner qu'Adélia servait à sept heures du soir tapantes, mon père et ma mère, se tenant par le bras, sortaient prendre la fraîcheur. Ils faisaient le tour de la darse humant la brise qui venait de la mer, poussaient jusqu'au quai Ferdinand-de-Lesseps où une odeur de morue salée s'accrochait toujours aux branches basses des amandiers-pays, revenaient vers la place de la Victoire et, après avoir monté et descendu trois fois l'allée des Venues, ils s'asseyaient sur un banc. Ils demeuraient là jusqu'à neuf heures et demie. Puis, se levaient avec ensemble et rentraient à la maison par le même chemin tortueux.

Ils me traînaient toujours derrière eux. Parce que ma mère était toute fière d'avoir une si jeune enfant dans son âge plus que mûr et assi parce qu'elle n'était jamais en paix lorsque je me trouvais loin d'elle. Moi, je ne prenais aucun plaisir dans ces promenades. J'aurais préféré rester à la maison avec mes frères et sœurs. Sitôt que mes parents leur avaient donné dos, ils commençaient à chahuter. Mes frères s'entretenaient avec leurs gamines sur le pas de la porte. Il mettaient des disques de biguine sur le phonographe, se racontaient toutes espèces de blagues en créole. Sous le prétexte qu'une personne bien élevée ne mange pas dans la rue, au cours de ces sorties, mes parents ne m'offraient ni pistaches bien grillées, ni sukakoko. J'en étais réduite à convoiter toutes ces douceurs et à me poster devant les marchandes dans l'espoir que malgré mes vêtements achetés à Paris, elles me prendraient en pitié. Des fois, la ruse marchait et l'une d'entre elles, la figure à moitié éclairée par son quinquet, me tendait une main plein:

—    Tiens pour toi ! Pitit à manman ! 

Maryse Condé, le cœur à rire et à pleurer, contes vrais de mon enfanceRobert-Laffont

经常是晚饭后,当阿迪利亚教堂每晚七点钟的钟声准时响起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就手挽着手,一起出门散步乘凉去。他们先绕着港湾转一圈,微风从海面吹来。然后一直走到费迪南·德·莱赛普码头,那里的腌鳕鱼的气味在杏树下一直挥之不去。 接着他们又回到维多利亚广场,在维纳斯小巷上上下下走上三个来回后,他们在长凳上坐下来。他们就在那里一直呆到九点半,然后两个人起身,经过曲曲折折的小路回家。

他们每次总是也把我拖在身后。 因为我的母亲为在她已经四五十岁的时候还能有如此小的孩子而倍感自豪。 当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根本无法平静下来。而我,从不认为散步有什么乐趣,我倒宁愿和哥哥姐姐呆在家里。只要爸爸妈妈一离开,他们就欢闹起来。 哥哥和他们的女朋友站在门口聊天,唱片机里放着安的列斯群岛的比吉纳舞曲,他们用克里奥尔语开着各种玩笑。 有教养的人是不能在大街上吃东西的,在这样的理由下, 我的父母在出来散步的路上,既不给我买烤得香喷喷的开心果,也没有核桃棒棒糖。我只能沦落到自己跑到小贩子那里, 眼巴巴地觊觎着摆在摊子上的糖糖果果,妄想他们能忽略我身上穿的在巴黎买的衣服,发发慈悲给我一块糖吃。有时候,在叫卖的小贩中,其中一个会对我伸出一把抓满糖果的大手,煤油灯照亮了她的半边脸:

—     “拿去吧!没妈妈的小可怜!”

玛丽斯·康德, 《欢笑哭泣的心,我真实的童年故事》, 巴黎罗伯特-拉封出版社

 

分类: 文化娱乐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