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法国REFLETS第二册课文翻译DOSSIER 11

发表于:2014-06-30 14:51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Dossier 11

 

Épisode 11

课文:

1.     Le marché à la brocante

旧货市场

在尼斯, 伯纳德和科丽娜走在萨莱亚大街上, 在那里有旧货市场。

Corinne     我很高兴这竞争的麻烦事结束了。

Bernard     我也是。但他并无恶意, 这个杜瓦尔,他甚至是更让人同情。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来赎回他的过错了,他向我许诺会给我一个惊喜。

Corinne     他不已经给你一个惊喜了吗?

Bernard     行了, 别这么恶毒了。

Corinne     你说得对。

科丽娜和伯纳德看见了一个旧货摊上图画并做了些评价。

Corinne     哦..你喜欢这幅图片的混搭颜色吗?

Bernard     这让我感觉有点太晃眼了。

Corinne     我不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但的确这样, 在这个区域, 我不喜欢这些大的柠檬黄的斑点和这些栗色画笔画出的图案。恩。

Bernard     你别不是心中有鬼吧?

Corinne     哦, 我就是想买一些画…

Bernard     同意, 但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

他们继续散着步和谈话。

Corinne     你知道的, 我刚才跟你谈论的那个画家, 他给我打了电话。

Bernard     哪个? 你跟我说过两个画家呢。

Corinne     是那个你觉得很难理解的那个画家。

Bernard     啊, 是... 他想干什么呢?

Corinne     哦, 他对我说是否我们能在饭店的大厅里贴上他的画呢?

Bernard     恩… 你怎么回复的呢?

Corinne     我对他讲... 我们试着组织一个小展览会, 在一个我们的朋友们和客人们都会参加的开幕日举行, 我们可以用地方文化旅游事业联合会的邀请名单。但是, 当然了, 我想先征求下你的意见。

Bernard     当然可以… 那么这个开幕日, 它什么时候开呢?

科丽娜挽着他的胳膊, 看起来像个大赞助商似的。

Corinne     三星期后… 如果你想的话... 那么…

2.     Un amateur éclairé

业余高手

在小镇的广场上, 伯纳德试着启动他的车子, 但没有成功。雷蒙德和约瑟夫看着他。

Joseph      应该是电池的问题吧?

Raymond    既然启动马达能运行的话, 这不可能是电池的问题。

Joseph      那么, 这可能是火花塞的问题。

伯纳德从车里出来, 打开发动机罩。他检查着发动机, 摸着两三个东西。雷蒙德和约瑟夫走近他。

Raymond    有什么问题吗? 用不用我们帮忙?

Bernard     我不知道这车怎么了, 昨天晚上开时还好好的呢。

Joseph      该不会是通油口出了问题吧, 这个问题你可得好好想想。

Bernard     我不明白, 我刚刚修完的车呀。

Joseph      恩, 这就像是这些人, 第一天身体还好的呢, 可第二天...

Raymond    听, 你的话啊, 这是帮不了伯纳德的, 但, 听着, 这今天, 不是你的… 展览会开幕日吗?

Bernard     恰好是啊, 我要去找些画来。

另一辆车停在了和伯纳德的车并排的地方。帕特里克·杜瓦尔从车里下来, 走近他。

P.Duval     出什么问题了吗, 伯纳德?

Bernard     是啊, 我的车启动不了了, 我得去找些画。

P.Duval     恩,好,幸亏啊我路过这。好! 走吧! 来, 我们一起去找你的画。

在咖啡馆, 几个人正在看展出的画。劳拉提供了一些在托盘上的蛋糕。塞巴斯蒂安, 艺术画家, 讲解着他的新作品。

Sébastien    这幅画是我新系列的第一幅作品。我所希望的是, 观众能说说他们的感受, 畅所欲言他们的想象。

没有人敢上前去说, 约瑟夫后退了几步。

Joseph      在我看来, 这是对合恩角的伟大的抽象描写, 当太阳升起时... 阳光倒映在水上, 这就像放烟火似的。

Sébastien    就是这样, 你说的很对。亲爱的先生,你把我所要表达的都很好的说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并羡慕地看着约瑟夫。

Raymond,

François,

Corinne

et Bernard    约瑟夫, 这可真没料到啊!这可真没料到啊!

笔语:

Faut-il rajeunir la Joconde ?

要让《蒙娜丽莎》变得年轻些吗?

Jaune, elle est jaune La Joconde, avec son fin sourire derrière la vitre qui la protège et devant laquelle passent chaque jour des foules de visiteurs. Et pourtant, elle n'a pas tourjours été jaune, et ce n'est pas ainsi que l'a peinte Léonard de Vinci... Si La Joconde, telle que nous la voyons aujourd'hui, est jaune, c'est que les vernis qui recouvrent cette huile sur bois ont jauni car, pour la préserver, elle a fait l'objet de vernissages réguliers depuis son entrée dans les collections royales en 1519.

Bien sûr, un dévernissage complet est exclu car les techniques très complexes de Léonard posent de nombreux problèmes. Historiens d'art et conservateurs de musée sont partagés et , de chaque côté, on avance des arguments forts et convaincants. Jean-Pierre Cusin, conservateur en chef du département des peintires du Louvre se méfie d'une restauration 《sensationnelle》 qui risquerait d'abîmer le chef-d'œuvre de manière définitive et lui enlèverait de son mystère. Il souligne par ailleurs que 《le tableau est universellement célère dans son état actuel》. En revanche, Mark Leonard du J. Paul Getty Museum de Los Angeles plaide pour 《un nettoyage délicat qui transformerait non seulement l'apparence de La Joconde mais aussi notre compréhension du tableau en tant qu'œuvre d'art》.

On peut comprendre les hésitations des experts. Il y a quelques années des tests avaient été pratiqués sur un autre tableau de Léonard de Vinci, lui aussi conservé au Louvre, Sainte Anne, la vierge et l'enfant, mais, devant les craintes et les protestations de des partisans de la non-intervention, la Direction des musé n'avait pas poussé plus loin l'expérience. Le débat ouvert dépasse de loin le seul cas de La Joconde, mais il est d'autant plus vif qu'il la concerne aujourd'hui.

La verrons-nous un jour sous ses vraies couleurs, avec un visage au teint rosé, une chevelure d'un châtain doré et une robe jaune sur un fond de ciel bleu, comme nous la présente le nettoyage virtuel d'un atelier de restauration de Turin?

D'après un article du Figaro du 28 août 1998.

黄色,《蒙娜丽莎》的画面是黄色的。橱窗里面的蒙娜丽莎的神秘的微笑每天都吸引了成群结队的游客在橱窗外驻足观望。然而,画面都并不一直都是黄色的,至少不是列昂那多·达·芬奇那时候画的《蒙娜丽莎》的颜色。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画面的黄色,是因为我们涂在木料上的清漆是黄色的缘故。自1519年进入皇家博物馆以来,为了保护《蒙娜丽莎》,需要定期对这幅画作涂漆抛光。

当然,完全脱漆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工作,因为这需要非常复杂的技术来回答达芬奇留下来的众多问题。艺术史学家和博物馆的馆员通力合作,就每一细节进行反复论证以求说服对方。让·皮埃尔·居赞, 卢浮宫绘画部的主管,对这种“耸人听闻”的修复方式非常谨慎,他担心这么做会永远地毁了这些绝无仅有的杰作,而且剥夺了这些作品的神秘感。他特别强调说:“正因为现在的真实状态,这些画才举世闻名。” 然而,来自美国洛杉矶的保罗盖蒂博物馆的马克·列昂那多却认为,“轻微细致的清理改变的不将只是蒙娜丽莎的容貌,还有我们自己对绘画艺术的理解。”

我们可能会理解专家们的犹豫不决。 多年前,对在卢浮宫保存的达芬奇的另一幅名画,《圣母子与圣安妮》, 就已进行过试验。然而,在各种忧虑不安和不修复团体成员的抗议下,博物馆的领导没有将试验继续往前推进。公开讨论已远远超出了《蒙娜丽莎》这一个例,即使在今天,这样的讨论依然激烈。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见到她们的庐山真面目:在蔚蓝的天空下,红红的脸庞,褐黄色的秀发,黄色的裙子,当我们把虚拟清理变成图灵的修复工作室之后。

选自《费加罗报》,1998年8月28日

 

文化

La ruée vers lor blanc

雪山热浪

体育旅游让北阿尔卑斯山焕发了生机, 如今该地区已成为全球接待人数最多的冬季体育运动场。雪上运动发展如此迅猛,以至于连地处塔朗泰兹高原深处的一个名叫马尔莫雷尔的萨瓦小村庄也把自己的山坡改造成了接待能力可观的滑雪场。

另一种领略到这里自然风光的办法就是乘坐超轻型飞机飞跃这里的群山, 依靠机身下的滑雪板,它可以轻易地降落在雪地上。你也可以进行高山跳伞,它能将你带到“随风所欲”的高度。

在这里,任何时候套上滑雪板都不会太早。看,这些小团体,他们是第一次滑雪,玩得多带劲!没准他们中间就有未来的滑雪冠军。

但是,大山深处还有另一派风光。你看,这位农场主正不失时机地引领年少的滑雪者参观他的农庄。“清晨五点半准时挤奶,新的一天就此开始。两次挤奶间隔12小时,也就是说,一天要挤两次奶。”

让我们祝愿乡村生活和旅游活动之间能维持一种长久的平衡。

Skier en France

法国的滑雪运动

20世纪初, 少数几个村庄开启了夏季旅游, 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搞起了冬季体育运动. 可是, 直到五十年代才出现装备良好的高山滑雪站. 人们如此热衷于滑雪运动, 到了60年代末又建起了运动员村, 这是一组或多或少有点儿美感和保暖功能的混凝土建筑.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人们一出房间就能踩上雪橇开始滑雪. 后来滑雪站配备了大型的设备: 运载能力达200人的索道, 最多可载20人的厢式缆车, 6座的缆椅, 等等.

令人欣喜的是, 在80年代, 更为人性化的滑雪站纷纷建立了起来, 瓦尔莫雷尔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地区的滑雪站构成了世界最大的雪地运动场.

La région Rhône-Alpes, cest aussi

走进罗讷-阿尔卑斯地区

无论是面积、人口还是工农业生产,该大区在法国都名列第二位。

该大区下辖8个省,总面积43695平方公里(相当于比利时、荷兰两国面积之和),人口535万,其中四分之三为城市居民。

一条位于两个山区之间(东侧的阿尔卑斯山脉和如拉山脉,西侧的中央高原)的平原走廊纵贯南北,使南北交通成为坦途。里昂萨多拉机场每年接待旅客达410万人。里昂和格勒诺布尔两座城市的大学使该区成为法国第二大高等教育中心,拥有大学生197000人。该区还与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意大利的伦巴第地区和德国的巴登福登堡地区开展科技合作。

Le berceau du cinéma

电影的摇篮

也正是在里昂,路易和奥古斯特·卢米埃尔兄弟,发明了电影。

18953月的一天,在卢米埃尔工厂的大门口,从厂房出来的女工们看见两兄弟中的一位在摇着一个木箱上的手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们成了一种新艺术的第一批女演员。一部名叫《卢米埃尔工厂下班女工》的电影就于同年年底在巴黎上映了。电影从此诞生了。

L’esprit satirique de Guignol

讽刺幽默大师吉尼奥尔

两个世纪以来,里昂民众的精神风貌和幽默秉性都通过了一个名叫吉尼奥尔的人见人爱的木偶的声音传达了出来。她和她的妻子马德隆以及伙伴尼亚弗龙一起,对市里和社区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评头论足,针砭时弊。

那还是19世纪初,一位名叫洛朗·穆尔盖的丝绸工人改行成了集市上替人拔牙的郎中,为了招揽顾客,他特地做了这些木偶。它们立即名声大噪,如今吉尼奥尔依旧那样深得民心,而且说起话来仍然直截了当。

Lyon, la ville des canuts

丝绸之城 里昂

丝绸使里昂的工业在16世纪便得到了蓬勃的发展。1804年,雅卡尔发明了一种纺车,通过它一个纺织工人能够干六个人的活。那些被称为“卡努”的丝绸工人原先都是在家庭作坊里用制造商提供的原料织丝的。如果说,卡努最后消失了,他们被机器取代了,但是各种各样的织造方法却被当做里昂特有的艺术给保存了下来。

Une region ouverte au dialogue social

一个倡导对话的开放社会

为了应对事业,法律规定企业职工每周工作时间不能超过35个小时。而早在此之前,做为法国第二经济大区的罗纳-阿尔卑斯地区就已着手思考关于劳资关系深层变革及正在进行的变革给人们带来新的生活节奏和方式的问题。这家公司拥有2000命名员工,它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克里斯蒂安·布瓦龙认为,社会层面是考量一家企业成果的一个主要因素。而他的这家企业早在相关法律出台前就实行了35个小时工作制。

Ⅳ单元项目:

 

分类: 文化娱乐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