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与英语:一对冤家

发表于:2013-12-03 17:0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日本人始终拿捏不定英语是手段还是目的。自明治维新以来,废止日语论层出不穷。1873年在空前绝后的英语狂热中,时任文部大臣的森有礼提出拿英语当国语。战败后重现明治之初一边倒的景象,志贺直哉主张用法语取代日语,有趣的是这位文学家却不懂法语。

  2000年,首相的智囊们以全球化时代须具备与世界对话的能力为由,献策把英语当作第二通用语。2011年发生了地震、海啸、核泄漏,日本被世界注目,一位新闻报道官用英语发布信息露了脸,英语问题又摆到国民面前,仿佛一场灾难过后人人都得答记者问。这就让成毛真不以为然,2011年9月他出了一本书,题目很打人:“九成日本人用不着英语”;副题更具有挑衅性:“别给英语产业当冤大头”!成毛当过微软日本法人董事长,很有点现身说法的意思。日本1960年出国仅几万人,1980年超过一千万。出版产业的规模还不到二兆日元,而英语产业为三兆。实际上只有一成日本人能用上英语,其他九成人学英语不过是浪费人生。问题不在于像殖民地一样普及英语,而在于这一成人把英语搞得更好些。

  常有中国人笑日本人学不好英语,甚至并不会英语的人也这么笑,反正日本的人与事都可笑。确实,学校学的英语不能用,是日本的老大难问题。据说,起初日本人学习英语的法子跟他们理解读惯的汉文是一样的,那就是逐字逐词地译述。1920年代,英国的语言学家帕尔默应邀来日,试图对英语教育进行改革,但日本人被汉文训练出来的头脑怎么也不能把英语当英语学,非变成日语再理解不可,他逗留日本十四年,铩羽而去。精通汉语的高岛俊男甚至觉得,汉文黑乎乎的影子像恶魔一样把爪子立在日本英语的背上。

  当然也有人不把英语当回事,例如养老孟司,是解剖学家,年轻时用英语写论文,发现丧失了日语表现所特有的微妙感觉,所以当上教授以后再也不写英语论文。他用日语写通俗读物有销路,《傻壁》一书印数高居日本出版史第四位。又一位益川敏英,2008年与人同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从小讨厌外语,考研德语交白卷,英语也一塌糊涂。纯粹一日本原装,去瑞典领奖才第一次出国。用英语说一句“对不起,我说不来英语”,然后毫不犹豫用日语演讲。

  但电视上常见日本首相站在欧美领导人当中,一副落落寡欢的样子,莫非对日语到底没自信。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日本人说的英语真不敢恭维,极其不标准啊。
分类: 资讯快递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