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思培训】雅思口语备考有哪些潜规则

发表于:2014-06-09 18:56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一位在中国雅思界活跃了将近10年的高层考官,既精熟于雅思口语(speaking)的判分标准(standard)及各种潜规则,又深谙中国考生的备考心态及常见盲点。在与他会晤(meet)的一个多小时内,我们从各方面了解到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信息(information),特别是雅思考官在整个口语考试(speaking test)过程(process)中运用(apply)的潜规则往往与中国考生的盲点密切相关(connected)。因此朗阁雅思培训中心的专家们认为,诸位“烤鸭”们如果不想被潜规则的话,就必须首先明白这些不成文的规则(rule)到底是什么,然后尽量走出自己的备考盲点或盲区。
  潜规则一:不能只说Sorry.谦虚(modesty)是中国人的传统(traditional)美德,影响(influence)并反映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时至今日还有不少人在奉行着孔子在两千多年前的信条(belief):“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固然是一种优点(advantage),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还要讲求方法(method)。拿雅思口语考试来说,如果(if)考生不认识或听不懂考题中的某个单词(word),他们完全有权利(right)来问考官,而且不会被扣分。关键在于怎么问(how to ask)—假如你只是说一句Sorry或Sorry, I don’t know,给考官的印象(impression)就是你缺乏最基本的(basic)社交能力(social ability),甚至是一种不礼貌(impolite)、不友好的(unfriendly)态度(attitude),此类考生一定会被潜规则掉(即落入最多5分的范围)。相反,如果你说“Sorry, what does this word mean?”或“Sorry, what does that mean?”或“Sorry, could you please explain this word to me?”,那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accepted)问话方式(way)。因此,考生在碰到生词(new word)或听不懂某个单词的意思(meaning)时,第一,切莫慌张(因为听不懂是很正常的事);第二;一定要使用得体的语言(language)来询问考官,千万不能只说一声Sorry!
  潜规则二:话语中一定要有something original.先问一个常识性的问题(question),希望大家能不加思考地回答我:如果你是一位雅思口语考官,每次考试要接待30个考生,而每次问到food时,30个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delicious;每次问到What do you think of Shanghai?时,30个人的开场白都是Shanghai is a beautiful city …,这时你会有怎样的感受(feeling)和心情(mood)?拿费闻立的话来说,“You will be bored to death!”(你会郁闷到死!)直白地说(frankly),考官也是人啊,也有人的所有感情及情绪啊,每天都听到delicious, beautiful, important, international这些陈词滥调,不烦闷才怪呢!因此(therefore),费考官强烈建议(suggest)考生:You must say something original and don’t say “beautiful” all the time. 也就是说,在考官心目中,原创的精神(original spirit)比什么都重要,再好的词汇、再优美的语言,一旦成了人人口中的陈词滥调或“口水话”(英文叫cliché),就比任何东西都要糟糕(worse)。就刚才的food问题,我们完全可以说fantastic, incredible, marvelous等表示赞赏的词,而谈到对Shanghai的看法,情愿用Shanghai is a great city这种更简单的语言来避免机械化的套路。说到原创精神的培养(training),一是多开发点同义词和近义词,来替代原来的cliché;二是多与外教交流(communicate),及时注意他们在用词方面的原创之处。比如老外绝对不会去说learn knowledge,而有一次我听到一位外教说recipients of knowledge(知识的接受者),我就赶紧记下来,日后可以为我所用。
  潜规则三:最恨两样东西 — generalized & memorized在感觉与费闻立先生熟络了之后,并发现他的话匣子已经打开,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他,“What do you hate most in a candidate’s response?”略加思索(consideration)后,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他最恨两样东西,一个是过于笼统抽象的回答(generalized response),另一个是死记硬背的答案(memorized answer),并坦白地说,一旦他发现有这种倾向性(inclination),会立即纠正(correct)或警告(warn)考生,而如果考生继续一意孤行的话,就把他们直接“打入地狱”。通常的做法是bring them back to a narrower topic或者interrupt their memorized answer and ask them a very different question,由此可见考官对整个考试的操作灵活度是相当大的,也同时对各位考生提出了一种警示(warning):胆敢用事先背好的答案在资深考官面前“耍大刀”无异于在玩一场极其危险的游戏(dangerous game),而该游戏的最终失败者还是你自己!在此给出专家的建议(suggestion form experts):背诵一些优秀的答案的确是有助益的(helpful),但需要注意两点,一是尽量把memorized answer内化,即变成你思想的一部分或你自己平时讲话的一部分;二是在背诵(reciting)之后,至少要能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复述(retell)一遍。
  潜规则四:我们的弹性很足!这是费闻立的原话,“We can use a lot of flexibility in the exam。”后来仔细听下来,发现这种弹性对于考生来说,既有有利的地方,也有不利之处。
  举例来说,在Part 2有道题目是Describe a structure that you like,在老外的生活常识里面,structure一般是指一种人工建筑(楼房、大厦或像长城那样的土木工程),但如果某位考生不太理解这一点,而去描述了the structure of a company,费闻立说那也无可厚非,考生可以灵活理解某个单词的含义,考官也同样应该灵活接受考生的这种变通。
  接下来我又问他,在Part 2的描述题中有三个小问题,考生是否需要一丝不苟地一一进行回答,以及万一漏掉了会不会扣分。费考官说,“I don’t care if they answer all the three questions or not, as long as they stay on the topic. These little questions are just a guide, and candidates are allowed to talk about something else within the topic。”换言之,考官不会在意你是否老老实实地把描述题中的所有小问题都予以回答,他关注的是你有没有能力进行长达2分钟的细节描述、描述的生动性和可信性、以及你的用词变化。但考官的弹性不一定都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是一位优秀的(excellent)考生,口语也达到了一定的水准,那么考官会在Part 3的问答中reword the questions to make it more difficult(通过改变措词来加大问题的难度),而改变的方法往往是increase the difficulty of vocabulary,比如通常的一个问题是What are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a strong family relationship? 但经过考官的一番改装之后,变成了What are some of the pros and cons of a strong family bond? 显然,这种弹性是大多数考生不愿看到的,但现实情况是:越是高端的考生越需要做好考官万一换词的心理准备(preparation),也只有经历过并存活下来的考生才能获取高分(high score),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潜规则五:是生是死都在Part 3!这绝对是令人感到震撼的一句话,就出自我面前的这位费闻立先生之口。
  他说,我们绝大多数考官在长期接触考生的过程中,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把Part 1看成只是warm-up,因为考生刚入场,紧张、忐忑、焦虑、惶恐等不良情绪都或多或少存在(exist),所以Part 1的目的主要是打破考生心中的冰山,让考生安定下来,以便达到后面的最佳状态。
  在Part 2中,由于不少中国考生备考非常认真(serious),对每种可能出现的描述题都准备得很充分,即使是事先背出的答案也能说得十分自然流畅(fluent),就像自己思考出来的那样,因此考官很难确定是真是假。老外有一个很优秀的传统(tradition):在无法判定善与恶、是与非、真与假、美与丑的情况下,宁可相信前者而非后者。很多老外也知道自己的这一软肋,所以更倾向于把Part 2视为一个灰色地带,一个缓冲区,一个可以从侧面大致了解考生程度的考察部分,也就是说考生在Part 2的发挥优异与否和最终的分数关系不大,它并非真正的考验(test)。
  费闻立在会晤中不止一次地提到,只有Part 3才是决定考生命运的一道关卡!作为整个口语考试中的最后一道防线,Part 3在所有考官心目中的份量重于泰山。拿费先生的话来说,“It is the third part that’s really important。”在这道生死关上,考官会想尽办法让你用creative thinking来进行回答(answer),而富有经验的(experienced)考官更会问一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问题,彻底颠覆你妄图使用现成答案的幻想!道理很简单(simple),因为只有这样,你的真实(true)水平才会在考官面前一览无遗—他想看的就是这个。会谈时间只剩下最后5分钟了,我赶忙抛出一个蓄谋已久的问题,“Can you give me an example of the most difficult questions in Part 3?”费闻立会心一笑,给我举了一个例子:Do you think all new homes will be equipped with household machines in the future?Why?并补充说,类似这样的让考生估测未来的考题属于Part 3中的高难题,或许会成为很多考官的一个杀手锏(我相信他自己也肯定包括在内,呵呵)。因此,提议:雅思口语备考的70%以上的精力都必须用在Part 3上,只有把这一部分补足才是真正的强大,而其中“展望未来”、“利弊对比”、“事物差异”“今昔对比”等题型是难中之难,希望各位考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deal with)它们。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