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个问题,你给我答案

鹿诗初 (鹿诗初) 路人甲
1261 43 0
发表于:2013-04-19 16:48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我就拽了,怎么着?

盈乖乖,你想我了是吗?还是,你感觉是什么让我想起了你?哈!搞笑!我怎么可能记起你?我早忘记你了!为什么你总是猝不及防的出现?为什么你出现后总又不带一丝云彩的溜走?你不知道我其实讨厌你的?是的,你知道,我对你的讨厌及至肌肤,思念却深入骨髓。

你说,带着些许责怪的口吻,是我妈当年不要你了,把你送到一位阿姨家。可据我妈透露,也算是据我所知吧,当年是你身体孱弱,吃了不干净的东西,直接导致你上吐下泻。我妈抱着你打针时,你倔强的转头咬住我妈的手不放,直到我妈忍痛打你骂你,你才明白是自己的错,开始稍微服帖些。那时是五月花开的季节,可你的生命之花却缓缓开到荼蘼。打完针回家来,你虚弱的躺在沙发上安静着检讨着。直到我中午放学回家,用各种英式美式欧式音调跳跃着叫喊着你的名字,你也只是懒懒的敷衍我,慵懒的眼神直接秒杀我。那时我玩心重不懂事,即使是被母亲制止过,也执意蹲在你面前,捏捏你的小干鼻子,弹弹你扇形小辫状耳朵,亲亲你暗黑发紫的嘴唇,好像,唯独没有好好摸摸你的鹅蛋小脑袋。我,后悔了。

今天凌晨,你回来了,只是你回到我的梦中而已。你以极其委屈和无辜的眼神望着我。瞬间我就凌乱了,沙哑着嗓子问你,“盈乖乖,这几年,你去哪了?过得,好么?”而我也只敢弱弱地站在远处问你,迟迟不敢走上前摸摸你以弥补当年的遗憾。内心深处的某种惧怕清理不掉,我怕你责怪我。以前我总是吃你的醋,总嫉妒母亲偏爱你,哈,我很幼稚很可笑不是吗?可是现在,我想念你了盈乖乖,从骨髓发散到每颗细胞核。

待我知道你的回答(第二段首句)后,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我就想啊,要把从前欠你的一并补上。你冰雪聪明,从前每到冬天夜晚我临睡前,你都偷偷撞开我的房门,跳蚤一样在我床上占地为王,我发疯一样叫嚣着要拍碎你,你便呲牙咧嘴和我斗。于是每每以我的失败告终——你永远都是舒舒服服的在我脚头睡出一个坑来。知道吗盈乖乖,你早该减减肥了,不然我的脚该被你压断了。但你知道我其实挺愿意你睡我脚头的,我就是爱装作和你作对的样子来唬你,呐,你怕不怕呢?你讨不讨厌我呢?不不不,你最喜欢我了,不然你不会在今天凌晨又来侵略我的梦境了。

只是可能真的太久没有触摸你了,我对你毛发的质感已略有遗忘。但我清楚,一定不是如梦中那般粗糙。很明显,你出现时,我极度想拥你入怀抚摸你。于是我站在离你约一段距离的的宽广草原上,嘴里悠悠的吐出你的名字,“盈——乖——乖”!顿时你两耳上提,大黑眼珠滴溜溜转,四腿用尽全力向我奔来,我的笑声撒满整片原野。你近了,逐渐近了,可为什么你越近我看你却越不真切了?你的头部、背部和尾巴上应该开出三朵小花的,可现在为什么你通体透白?我虽疑惑,但仍僵持着笑容迟疑着提起右手缓缓搭上你背脊,粗糙的质感一度扎到我的手心,钻心的痛。瞬间我明白了,不,这不是我家的盈乖乖。

带着各种疑惑,我痛醒。

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对面的护城河小山坡,我渐渐清醒。盈乖乖,你四年前就长眠于此了,不是么?你一定是想念我了,对不?你希望我别再带着遗憾和包袱上路,对不?你希望我开心快乐轻松的前行,对不?

盈乖乖,谢谢你。你今天的出现让我看清自己内心,也基本弄清那个神秘问题的答案。

那个问题是,“如果今天是你生命里的最后一天,你要怎样?”

Drop everything now, meet you in the pouring rain.

Drop everything, now.

                                             人狗情未了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43)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