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南美:圣地亚哥那些人

ineszhou (尔嘉) 路人甲
302 2 0
发表于:2014-01-20 22:57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雪山惊艳,鸽子和狗温暖,但是让我们爱上这座城的,还是这里的人。

他们酣畅淋漓地享受着生活——烧烤、足球和音乐。有人说,智利人把星期天献给了上帝和烧烤——家宴聚会,烧烤待客;逢年过节,烧烤庆祝;向外人展示智利的美食,也非烧烤莫属。院子再小,也要砌个烧烤台:裸砖就行,搁上铁架;洋洋洒洒倒上半包碳,欢欢乐乐烤出一盆肉。智利国庆那天我去了奥希金斯公园,先是对人们在草坪上贴地放置铁架烧烤的热情表示哭笑不得,随后就直接被震惊了——还有在大树根部刨地烧烤的!足球是烧烤最好的配菜,房东就喜欢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邀一群朋友,看着球赛吃烧烤,呐喊、拍案、大笑,拿骨头指着电视骂人……


和大叔跳cueca

除了烧烤和足球,他们的全民爱好还有音乐,在商场里最火爆的当属音像店,碰上打折活动队伍必然排至门外,平时试听机边也常有年轻人边听边摇摆,甚是陶醉。不管是欢庆节日还是抗议示威,振臂高歌都是必备节目:我第一次去武器广场,就被卷进音乐的热浪里——台上歌手们在为抗议教育体制不公的学生运动造势,民众们撑开雨伞和着节拍,起伏如浪;坐在学校图书馆里常常被大草坪上的“演唱会”震得心悸,歌手们总有种耗不完的精力,散不尽的热情,简直能唱出8级地震的能量。


于是这就是他们的生活:邀三五朋友,在院子里弹吉他高歌直到尽了兴,然后生火烧烤,吃肉喝酒看一场球赛,醉了就躺得横七竖八。这才是生活!洒脱的智利人啊!

这里人很会“犯二”,热衷“卖萌”,他们喜欢捉弄人,但笑点往往在他们自己身上。比如我喜欢的智利警察,这儿遍地是警察——荷真枪实弹,或牵条警犬,或骑在马上,或四处巡逻——但大多是面貌和善的大叔,挺着啤酒肚,笑眯眯懒洋洋的,平时除了维持治安,还义务指路、与人合影、帮游客拍照,和小朋友握手……


智利国庆那天天主教大学里跳cueca(智利国舞)的年轻人们~

有一次我问警察大叔莫内达宫(总统府)在哪里,莫内达(moneda)在西班牙语里是硬币的意思,图个简洁我没说“宫殿”这个词,也就是“莫内达在哪里呀?”大叔明知我问的是路,还一本正经地从口袋里掏出三个硬币,问我要哪个,看我一脸无奈,他很有成就感地笑了。还有一回我和帆母向警察大哥问路,他先是诧异我们说的居然是西语,然后开始拿大舌音检测我们的水平,又一板一眼地让我们跟他念绕口令,导致我们赴约迟到了一刻钟。


除了普遍比较“二”的警察,还有可爱的司机。我们碰到过这样一位:他知道了我们是中国人,就让我们讲讲挂在后视镜上的牌子上的中文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一路平安”啦,可是他非要逐字学习,于是车仍然全速行驶着,车上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研究着中文,真想戳戳司机的背,请专心开车好吧。

头一回去热狗店,店老板是个老头儿。他递给我们热狗的时候,问我们有没有男朋友,还一一推销自己店里的小伙儿,介绍得太嗨了,连找钱都算错了。有一次我们扛着相机去海鲜市场“见世面”,起初有俩摊主要和我们合影,然后又跑来三个,又拖来几个,最后半个市场的摊主都跑来合影了,连生意都不要做了……还在去动物园的小火车上碰到过一对夫妻,儿子十六七岁了正值叛逆,戴着墨镜,听着劲歌,不乐意搭理爸妈,但夫妻俩觉得太无聊了,就开始做鬼脸逗儿子笑,天哪,我面朝着他俩,憋笑憋到内伤啊!儿子终于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俩夫妻就顿觉胜利了!

可爱吧,“二货”圣地亚哥人。

 

智利人给自己贴过“冷漠”的标签,他们觉得与美国人相比,他们不相信陌生人,不依赖友情,不热衷社会关系。这与宗教观念、社会发展程度、文化传统、商业化环境等都有关联,主要可能是因为智利社会常以家庭为单位,一家人住在一起,集体活动,遇到问题也一般内部帮助,很少依靠外人,更不用说求助陌生人了。但“冷漠”这个标签倒是贴得太重了,对我们来说智利人还是很热心的。

比如这对夫妇。半夜12点,我和帆母参加完活动从东校区回家,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气,我们俩居然打算坐公交车回家。我只知道该坐车到意大利广场再转乘210路,至于意大利广场在哪里,车站在哪里,往哪个方向坐,一概不知。我们靠一路询问到了广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210路的站牌。三更半夜的,好不容易碰到一对正在散步的中年夫妇,赶紧问路。他们一边打量着我们一边唠起嗑来,你们想爸妈吗?怎么联系爸妈呀?喜不喜欢在智利生活呀?大叔说自己还是共产党员呢,特别喜欢研究中国历史;大妈说她最喜欢逛中国商场,有很多新奇的东西,虽然容易坏,但坏了能买新的,还是会很开心的……他们聊得太开心了,打电话给儿子汇报,让我们跟小伙子说两句以作证明。聊了半天,他们才醒悟我们是来问路的,决定把我们送到车站——离广场有不少路呢。一路上大妈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挺严肃地一个劲儿教育我,你们两个女生怎么能大半夜的在路上走呢,以后不准那么晚回家了,我就不允许我女儿这么做……到了车站,他们一直等到公交车来,把我们送上车,和司机打了个招呼让他照看一下,才离开车站。在异乡获得的此般感动,真的足以温暖一生。

    自己都没学明白还热心帮我们复习的Victor同学,对着我们微笑的卖小饼的胖姐姐,隔着栅栏清脆大声地朝我们打招呼的小萝莉,还有学校咖啡摊的秘鲁小哥,天天都念叨着盼着我们去喝咖啡,以至于他的母亲看到我们就笑,回国前去和他告别,他和我们聊到收摊为止,讲秘鲁的手势禁忌,讲智利西语的用词不当,聊他的梦想……

    当然,我们也遇到过烦人的“疯子哥”,总在路上朝我们喊“小姑娘!小女孩!”,虽然他个头小,对我们的人身安全构不成威胁,但我和帆母回家途中还是会心惊胆战的;再有粘人的“人行道大叔”,去菜市场的途中避无可避,就得附和着他那口齿不清的一通长谈,有时我们宁可绕个大远路去菜市场;还有神经质的大妈,草木皆兵,觉得全世界都在背叛她;在智利定居多年的大明也会向我们讲述她遭遇的几次偷窃抢劫,房东和路人也会严肃地叮嘱你看好东西。除了在美梦里,没有哪里会尽是可爱;除非在童话里,没有地方会只有好人。

    领教过她的“负面”她的缺点,才会底气说,我爱她!爱她尽情享受生活的潇洒与豁达,爱她的活力四射活泼可爱,爱她予人的安全感和亲切感,爱她的真实与坦诚。

最后编辑于:2014-01-20 22:58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