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三月与末日》七十年代青年人的焦虑

倪四月 (教之优) 路人甲
632 22 0
发表于:2014-03-20 00:59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七十年代,下乡的青少年脱离大人世界,相对远离了政治的体制的权力的要塞,被放逐在田间垅头,于是在管制严谨的时刻,时间精力都多的年轻人却是相对自由的。当然,政治和权力的变更并不会扭转艺术,至少两者之间的更迭不会是重叠的。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反而很多文人诗人活跃出来了。比如王朔。 正处三月,想起这首诗来。


开头沉闷,只是,大背景必然带着一股庄严肃穆,哪怕是维多利亚时期,让人提起,也总带着一股子地下室的阴暗。这个类比不当,但大致是这个意思。而根子的《三月与末日》,你去找了来读,可以读出愤世感昂扬调,更多的,是弥漫期间的那股焦虑感。七十年代是焦虑的。年青是容易焦虑的,倘若你我差不多。我是指,懂得不多,学的少,却想得多,这必然焦虑。 诗的倒数第二段有一句话,“迟钝的人,是极认真的。”这儿的人是诗中第三者大地。我是抒发者,全篇以我的口吻在控诉大地为“浪荡的春天”所惑,全然忘记春天带来了“姘夫夏天”,而招致夏天火热的炙烤的结局。我十九个年头都看春天将大地迷惑,这第二十载仍如此,我嫉妒愤恨,将春天唤作娼妓。貌似一番苦心,弦断无人听。大地是何反应?诗中反复咏叹,大地在迫不及待被春天占领,并呢喃着“这温柔的春”。


似乎我们也要起了同情,大地怎么不领“我”的情呢?不怕夏天烤得它了无生气? 我喜欢春天,尤其是三月四月。三月过去四月到来,人间花开,鸟鸣风软。而根子走来第一句就给三月,或说春天,定了罪——三月是末日。春天是被咏叹最多的,它代表温暖,希望,和美。最艺术的肯定是最自然的。而由于春天过后就是夏天,就连春景也憎,化力来怨,是不是夏的炎热就不再来?否。如今的你我,却常常如诗人用铿锵的笔触描摹出的那个“我”一般,充满了焦虑。是不是一想到一天的工作后疲累不堪,就不愿起床,甚至对工作学习失去信心?我们都很焦虑。或许诗人想要表达的很多很深,而我的想法很浅很生活化,想来我就是一个迟钝的人,我愿意做一个极认真的人,如这四季交替般,自然而然,舒展。而不焦灼。 


 (手机写的,明天电脑贴上原诗来。)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21:27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22)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