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世说新语》——我醉欲眠卿可去

菊隐楼主人 (菊隐楼主人) 正太
187 12 0
发表于:2014-04-26 12:2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4月26日

       《世说新语》为南朝刘义庆组织人编撰,全书分为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方正、雅量等三十六门,全书共一千多则,记述自汉末到刘宋时名士贵族的轶闻轶事,主要为有关人物评论、清谈玄言和机智应对的故事。

       读《世说新语》有些年头了,上面这本书是在初一时候买的,自然是删减本。那时候也便宜,6元一本,是三秦出版社的系列书籍。同买的还有几本《史记》。小时候自然读一些译文,几百页的书我半天便读完了。后来陆陆续续买了一些其他版本,亦试读古文,反复再三,古文读之畅然。现在我的枕边书就是它,百读不厌。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系,喜欢读史书和传记。又天生浪漫,对任侠放诞之士心敬仰之,现世此种人鲜矣,只得往古书中求了。因为是古书笔记,文中文笔亦有些文言意味,如此则妙趣横生    题目是五柳先生的诗,但他并未如《世说》之列,实在奇怪。他以菊为隐怕是不会在意。

     《世说》中的人物皆生活在乱世,东汉末至刘宋。期间朝代更迭频繁,战祸连年,民不聊生。主编刘义庆是刘宋宗亲。辛弃疾有词曰:“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这个“刘寄奴”就是南朝宋的开国皇帝。中国士人皆奉儒家,子曰:“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孔老夫子曾以老子为师,言行中有道家做派也不奇怪。那时不光中原汉族群雄逐鹿,就连一向为华族所轻视的蛮夷都入主中原,在这种情形下,士人的处境十分尴尬。

       凡天下大乱,乃星宿降世之时。诸葛卧龙自不必说,竹林七贤亦为一世之豪杰。只是世风日浊,他们欲洁身自好也难。嵇康山涛这样的忠直之士就不说了,来说一说那些比较另类的。《世说》中有一则“掷果盈车”,讲的是美男子卫玠每次上街,都会被喜欢他的女子扔水果,以至“盈车”。最后卫玠被活活看死,所谓“看杀卫玠”。当时世风糜烂,人们好虚浮,男人面施胭脂与女子无二。似乎有当今中国社会的影子,现在的人没有了古代士人的自持,该如何约束自己呢?那时儒家士子多明哲保身,崇尚清谈,故弄玄虚。易经和老庄之学风靡一时,他们抛弃传统的纲常名教,放浪形骸,不拘礼法。社会上也以此为高。刘伶好酒,说“死便埋我”。孔融虽有让利之贤,然持“无父无母”论。炼丹术和道教也趁势兴起。左将军王凝之好道,苦了咏絮的谢道韫了。后来晋室南渡,才有了“兰亭集序”中的流觞曲水。王谢两家在《世说》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他们是当时最大的两大家族。刘禹锡在《乌衣巷》中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使人感慨万千,世事沉浮,富贵如烟。

       《世说》是中国古人的智慧的结晶。它因为是笔记小说,故每有真性情处,下笔至纯。不是史家所做,不免在史实上有失真的嫌疑,但正因如此人物描摹才能栩栩如生,没有做了帝王将相的家谱。可以说是《世说》是古代的一部道德规范准则,为后世文人所效仿。如宋代陈抟,明代张岱,清代黄宗羲等。一代一代的士子在延续着中国传统的儒家风骨,不曾苟活。我觉得小孩子不宜看此书,它的内容过于放诞,小孩子读容易流于轻浮。待到弱冠之年,以此磨砺品行,培养气质再好不过。前几天在腾讯的《大家》栏目上看到一位学者说中国文人丑,他的意思是中国人不善打扮,没有外国人显得绅士。岂不可笑?”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接舆裸体而歌,这才是中国的传统,何必去舔洋人脚跟?但凡大师多不修边幅,鲁迅,曾昭抡,刘文典多了去了。哎,只是现在这种人越来越少了。我5月13日会讲一讲民国的大家,希望大家来捧场,想借大师风骨,抚今追昔,与君共勉。

      关于笔记小说我还想推荐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宋人《东京梦华录》,明人张岱《夜航船》,清人沈复《浮生六记》,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现代的书呢,余英时的《士与中国文化》可以配合《世说》看,关于这本书以后也许会写。荐书癖又犯了,万望包涵。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22:01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12)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