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阅读 bong~bong~ba! 之九:《天真的人类学家》【2014.05.07更新】

bongbongba (bongbongba) 毒舌
71 3 0
发表于:2014-05-07 16:02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本书简介】

  本书诚实但又不失风趣地记录了作为人类学家的作者在非洲喀麦隆多瓦悠人村落两次进行田野工作的经历,将人类学家如何克服乏味、灾难、生病与敌意的真实田野生活拍案叫绝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不同于一般的人类学研究报告,这是一部令人捧腹不止的人类学笔记,透过幽默的笔调,读者看到了人类学者如何与研究对象进行互动,在互动中如何调整他的学术成 见,以及田野工作上的琐事如何影响后来研究结果、研究的盲点与反思。因此不管是严肃的读者、无聊地只想打发时间或者是向往非洲原始部落的异国情调而蠢蠢欲动的旅人,巴利这本书绝对是一个有趣的选择。



【作者简介】

  奈吉尔•巴利(Nigel Barley):牛津大学人类学博士,前大英博物馆民族志学组附属人类博物馆(Museum of Mankind of the Ethnography Department of the British Museum) 馆长。著有Dancing on the Grave, Not a Hazardous Sport, Ceremony, The Duke of Puddle Dock, Smashing Pots 等书,并为Channel 4 电视台编写、主持Native Land 影集。


【译者简介】

  何颖怡: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硕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比较妇女学研究员。曾任联合报系记者编辑与编译、水晶唱片创意总监、台北之音与爱乐广播电台主持人,目前是商周出版选书顾问, 并专职翻译。著有《风中的芦苇》、《女人在唱歌》。翻译作品有《嘻哈美国》、《嘻哈黑话字典》、《摇滚神话学》、《乳房的历史》、《太太的历史》、《在美国》、《西蒙波娃美国纪行》、《安妮强的烈焰青春》、《冬日将尽》、《第四级病毒》等。



2014.05.07 更新之一:对非洲的幻想和认知


【原文摘抄

  “一般人的想法里,非洲人通晓各种有关动植物的乡土智慧和民间传说。他们可以用从芽孢、气味、树木记号辨认行经的动物;小心翼翼分析树叶、果实、书皮,便知道它属于与何种植物。非洲人的特有不幸是西方人别有居心曲解他们。早年,西方人自诩文化优越,自然认为非洲人的多数看法是错的,而且笨得很,智商大概只及肚皮之下。不可避免,人类学者的重大责任是反驳大众对原始民族的错误观感,尽力证明非洲人自有一套西方观察家忽略的逻辑与智能。在那个新浪漫主义时代里, 力守职业伦理的人类学者赫然偏到另一边。今日的状况与卢梭、蒙田时代并无不同,西方人依然利用原始民族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以此声讨自己不喜欢的社会现象。 当代“思想家”不太注意“事实”,也不留心前辈学者的平衡论点。……多瓦悠人的真貌是:他们对非洲丛林动物的认识比我还少。追踪时,他能分辨摩托车痕与人类足迹,这一是能力的极致。和多数非洲人一样,他们相信变色龙有毒, 再三向我保证眼镜蛇无害。”


  “走在街上,陌生人对我微笑打招呼,没有任何企图。或许因为我是英国人,对此特别感到不可思议。”


  “据说入夜后,胖大的非洲女人成群结队在街上抢夺单身男性的皮包,胆敢反抗,就被一顿海扁。这种传言颇为可信。非洲盛产体型超级壮硕的男女,源自大量的体力工作与低蛋白质的饮食。站在胸膛壮硕的南喀麦隆人面前,瘦弱的西方人顿时矮了一大截。”


  “喀麦隆人最欣赏的现代科技之一是录音机,他们可以录下被静电干扰得嘶嘶作响、噼啪嘈杂、声音颤抖不协和的广播,然后以极高分贝一遍又一遍公开播放。


  “在多瓦悠社会里,铁匠是隔离的阶级,与其他阶级的接触受到严格限制。铁匠阶级只能与铁匠阶级通婚,不能与其他多瓦悠人共食,也不能一起汲水或进入他人的房子。铁匠必须与众人隔离,因为他们制造噪音、气味,还说话奇怪。”


【个人感想】

  终于和机场海关、打着浓重官腔的地方官员打完交道被放行,遇到了莫名其妙的西方旅行者、地方教会的欧洲传教士、当地掮客、卖春的肥胖妇女、地方警察局长、县长这些各色人等,这时是到达田野两个月之后,一个多瓦悠人都还没出现在巴利的眼中,而跨国银行的汇票不知在那个外国支行的抽屉里歇着,最后由于过期直接被寄了回去。没有热带雨林,没有长颈鹿和狮子,没有裸着身子的原始美女,只有快被翻烂的个人身份证明文件、官员的官腔、古怪的煤油冰箱、非洲漫长的干旱和永远分不清私人界限的热情的非洲居民。  

  乡村是神造的,城市是人造的,但城乡结合部不幸地既没有乡村的天真自然,也没有城市的美轮美奂,有的是井底之蛙般的见识、半吊子的时髦和不再淳朴的眼睛。喀麦隆就处在这样一种尴尬境地。幸好作者有一副乐天心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将乏味、灾难、病痛与敌意一一接招。否则也许他也会悄悄地像马林·诺夫斯基那样,用著作和日记分隔出两个世界,把对特罗布里恩岛人不能发表的怒火专门倾注到日记中呢。

  虽说我们已经明白这个世界足够复杂,在大多数时候我们也常怀无力之感,但在一片含泪的微笑中,在打破一些幻象的同时,还能让我们保留一些苦涩而甜蜜的想象,这本书做到了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21:29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