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京华烟云》张振玉版译著部分误译评述

pourlein (薄月行空) 女仆
77 5 0
发表于:2014-06-13 11:39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的代表作之一,原著以英语写成,书名为:Moment in Peking: A novel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life。1939年在美国由John Day公司出版,并大获成功。这是林语堂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也为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希望Moment in Peking能被翻译成中文,让国内读者也了解这部小说。


张振玉的译本虽广为接受,也受到许多专家学者的肯定。但其中仍有不少明显的错误。



一、粗心大意造成的误译


在对比阅读《京华烟云》的中英文版本时,不时会发现一些很浅显,很不该出现的误译,大部分与数字、人物、肯定否定相关。这一类误译大多是因为译者的疏忽大意所致,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1.数字的误译


例1.原文(P10):He thought that if they could get mule carts and go straight south to Tehchow, the first city in Shantung, an eight-or nine-day journey, they would then be safe.
原译(P7):姚大爷想,他们若雇得到骡子车向南走,先到山东德州,大概八九十里地远,那就平安无事了。


原文的“an eight- or nine-day journey”是“八九天的路程”,而非“八九十里地远”。而且根据地理知识,北京与山东德州也绝对不仅仅是八九十里地之距。况且小说后面有提到骡子的速度,说“骡子若不拉太重,一天走一百里很容易。若走长途,拉着车,可以走六十里,顶多走七十里”,由此可见,就算一天走六十里,八九天的路程也有五百里左右。


改译:姚思安想,若是雇得到骡子车,一直往南走大约八九天的路程,到达山东德州,那就平安无事了。


2.人物的混淆


除了在数字上出错,在翻译一些人物时,译作中也存在一些混淆现象,常常是张冠李戴。


例2.原文(P80):My brother is afraid of my father, but my mother always shields him.
原译(P51):我妈也怕我爸爸,可是我妈老是护着他。


这是木兰在向曼娘讲起他哥哥体仁时所说的话。原文是“my brother is afraid of my father”,译文却是“我妈也怕我爸爸”,把“my brother”译成“我妈”显然是错误的,而且与后面的句子“可是我妈老是护着他”就无法衔接起来。



二、用词不准确


许多读者以为《京华烟云》是林语堂的中文著作,他们在阅读过程中不时会发现生硬甚至不准确的表达,于是不免疑惑:林语堂先生的汉语表达似乎不那么尽如人意?事实上,这样的疑惑是因为部分译文在选词造句上没有细加斟酌而产生的。


例3.原文(P32):At the word“kidnap”he walked away like a wounded animal.
原译(P21):他一听到“拐跑”这两个字,立刻走开,就像个受伤的禽兽一样。


木兰走失了,她是姚思安最喜欢的孩子,知道木兰有可能被绑架时,姚思安“walked away like a wounded animal”,译为“就像个受伤的禽兽一样”显然是不恰当的。“禽兽”这个词在汉语里用来形容人时,是一个贬义词,指“行为卑鄙恶劣的人”,常有“禽兽不如”等贬义表达。父亲听说女儿可能被绑架那种伤心之情怎能用“受伤的禽兽”来形容呢?


改译:听到“绑架”这两个字,他静静地走开了,像一只受了伤的动物。



三、理解错误造成的误译


理解错误通常是由几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如语言分析不到位、逻辑关系没理清,再者就是没
有注意上下文的联系,孤立地翻译单词或句子。


1.语言分析不到位


张振玉的译本中,有些误译是由于对某些单词、词组的意义分析不到位而造成的。如下面的例子:


例4. 原文(P7):To people who had gathered to watch the departing family, Mrs. Yao loudly announced that they were going for a few days to their relatives in the Western Hills, although actually they were going south.
原译(P5):向站在门前送他们出发的那些人,姚太太大声说他们是到西山去看亲戚,几天就回来,其实车是往南方去。


姚家出门躲避北京的混乱局面,并没有大肆声张。但是五辆骡车载着一家上上下下十来人,难免引起路人的好奇围观。来到门前的这些人仅仅是路过,正好看到姚家出门的这一场面,好奇地驻足观看而已,并不是特意来送他们的。“Watch”这个词本身的意思是“look at; observe”,并没有“送别”的意思。译者对“watch”这个词的理解不到位,将之译为“送”,而原文要表达的仅仅是“看”。


改译:姚太太大声地向围观的人说他们要到西山亲戚家住几日,而实际上是往南方去。

2.逻辑关系没理清


有些句子比较长,句子结构、逻辑关系相对复杂,译者在处理这些句子时如不加以认真分析,就容易理解错误而导致误译。《京华烟云》中有些逻辑关系复杂的长句译者在翻译时进行了断句,然而断句之后主谓语出现混乱。如下面这个例子:


例5.原文(P9):but he was too intelligent to approve of the Boxers, and was grateful that Lota and his brother Lotung had kept away from the rabble.
原译(P7):他头脑清楚,不附和义和团的无知胡行。他家仆人罗大与罗东兄弟避乱唯恐不远,深以遇到这样的主人为幸。


这个例子所在的段落首句是“Mr. Yao, being a well-read man and in sympathy with the reformist Emperor, thought the whole thing silly and dangerous child’s play, but kept his convictions to himself”。这句话首先表明了姚思安对当时社会局面及对义和团的态度。该段后面的内容都与此相关,后面出现的“he”都是指“Mr. Yao”。这个例句的主语“he”也不例外,指的是姚思安,后面的was too intelligent与was grateful都是修饰主语。由于句子较长,译者对原文进行了断句,前半句的主语仍然是姚思安。而后半句以他家仆人为主语,把“grateful”用到罗大与罗东身上,说他们以遇到这样的主人为幸,这就出现了逻辑上的错误。原文的“was grateful”是用来修饰姚思安,他庆幸罗大和罗东没有参与到义和团的活动中。


改译:但是他很理智,并不支持义和团运动,也很庆幸罗大与罗东兄弟俩没有卷入其中。


3.忽视上下文联系


语言离不开语境,词语总要在一定的语境中才有确定的意义。篇章翻译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上下文的联系,把单词或句子孤立起来是行不通的。


例6.原文(P6):The maternal uncle, Feng, and the young boy led the party, followed by the mother, riding with the elder maid, Bluehaze, who was holding a baby two years old.

原译(P5):冯舅爷和一个年轻小伙子领头儿,随后车上是太太跟大丫鬟青霞,青霞怀里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小孩儿。


在前文中提到“A boy of thirteen followed, and Lota told the drivers it was the young master.”,这是小说中第一次提到小少爷,也就是上述例子中的“the young boy”。因此,这里的“the young boy”就是指“the young master”。另外,在例16这句话随后又有这样的话语“Mr. Yao, the father, sat alone and brought up the rear. His son Tijen had avoided riding in the same cart with him, and had preferred the uncle”,这两句话与前面呼应,明确了人物身份及关系。由此我们可以判断,例中的“the young boy”并不是随便一个年轻小伙子,而是指前面提到的小少爷。


改译:冯舅爷和小少爷领头儿,随后车上是太太与大丫鬟青霞,青霞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小孩儿。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20:13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5)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