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白色幻梦中的艰难模拟 ———《英国病人》中民族身份的探讨

pourlein (薄月行空) 女仆
86 5 0
发表于:2014-06-26 09:37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加拿大作家迈克尔·翁达杰的小说《英国病人》1992 年获得布克奖,自此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然而,关于《英国病人》的研究国内并不是很多。


小说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四个主人公身心俱伤,都成为了殖民主义扩张和帝国主义战争的受害者和病人。他们是“生于此地却居于彼地的国际混血儿,终身都在为回归或离开故土而奋斗。


他们为自己营造了一个绝美的白色幻梦,一面艰难地抹杀着自己的民族身份,一面努力地模仿西方。


作为故事的主人公,奥尔马希的身份一直到第九章才得到证实。故事开篇使用“她”(即汉娜)和“那个男人”的称呼开始讲述。我们可以猜出“那个男人”就是英国病人。他全身烧伤,面目全非,整个身体黝黑,轻轻一碰就疼得要命,并由一个护士照顾。


作为一名中心国男性,英国病人像英国人一样:学识渊博、思想深沉、理智并且聪明。他对沙漠了如指掌,对读过的东西过目不忘,了解远古文明、湖泊和城镇的位置,还可以仅凭触觉辨认不同类型的枪支。对于白人的崇拜,汉娜在翁达杰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英国病人全身烧伤,她“每隔四天给他黑色的身体洗一次澡”,在汉娜眼中“他是绝望的圣人”,有着“基督的髋骨”。


奥尔马希不顾一切地试图躲避国籍带来的压力,他选择生活在沙漠之中,在那里给自己创造了另一个身份,这个身份与家庭和国家毫无瓜葛。奥尔马希通过他的性格、工作和与他人的相处,伪造了这个身份。重要的是,他选择了这个身份,并且想继续下去。奥尔马希追求一种无国界、无国籍的身份,以至于可以穿梭于不同的地域,享受绝对的自由与平等,没有种族困扰、国籍歧视。


我们几乎都相信了他就是一个英国人,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瞠目结舌。杰弗里·克里夫顿发现了英国病人与自己妻子凯瑟琳的奸情,意谋开飞机撞死英国病人,三人同归于尽。结果杰弗里身亡,凯瑟琳重伤,奥尔马希去寻求帮助。可笑的是,他却遭到英军的拒绝,并被当作间谍关了三年,仅仅是因为他的名字像是个德国人的名字。


英国病人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就是一个英国人。然而这场关于英国人的白色幻梦,终究易碎而脆弱。


基普原名为基帕尔·辛格,一个很明显的印度人名字。然而由于名字谐音类似基普,遂更名为基普。小说中写道:“是这个名字自己找上他的,很奇怪。


基普对自己的印度身份一直都很焦虑。“他转身,女秘书还在看他。他浑身不自在,就好像刚才把书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似的。也许她以前从来没见过包头巾……他有种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锡克人,他应该很容易被录取。


基普如愿以偿被录取,并凭借自己良好的技术和性格成为一名优秀的扫雷兵。吉普十分崇拜萨福克勋爵,认为他是最好的英国人。萨福克向基普介绍英国的文化和风俗习惯,使他感觉本身就是英国人,而不是一个到他们国家来的外国人。“辛格对于自己所处的地理位置一无所知…… 他开始喜欢上英国人了。


根据安生锋所言:“殖民者使用模拟策略的目的是维持霸权,但它必然伴随这种矛盾状态,于是权力关系变得十分模糊。模拟同时会产生力量但也有可能会导致能动性的丧失。”


吉普对于白人的模仿起于名字的效仿,然后是生活习惯和风俗的效仿,再后来他连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别墅里,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四个不同身份的人相互照顾,和睦融洽。


英国病人在白色梦幻里艰难地模拟着,口音、学识以及习俗,然而,这些以他的求助被英国人拒绝作为结束。基普在白色的幻梦里迷茫,踯躅不前,丧失身份,最终一声原子弹的轰响使他猛然清醒,选择永离西方、回归故土。


《英国病人》中,奥尔马希与基普处在东西方的“中间地带”,以“双重身份”做着一个“我就是英国人”的白色幻梦。但这场梦终究不会很久。


如果丧失了自我主体性,就很难发展成为一个自由、自主、独立、健全的民族。本文解读这种被殖民者的遭遇以及他们对英国的艰难“模拟”,旨在警醒被殖民者坚守自己民族身份,保持自我主体性。这对殖民主义时期的被殖民者的主体性问题有很大的指导意义,而且对新殖民主义时期被殖民者的生存问题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20:24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5)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