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龙套》-猫某人

发表于:2014-08-08 18:4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摘录:

  四个月的时候就会喝汽水,细细的小脖子连脑袋还支不起来,却能抱着玻璃瓶子像模像样地咕噜,初为人母的母亲抱着我趾高气扬地到处炫耀,想来就和现在有人牵着宠物逛街、看到邻居后不时在嘴里叨叨“宝贝来给叔叔/阿姨拜拜/打个滚……”没有本质区别。
  后来才知道,四个月时会喝汽水的小孩,与张姓家屁股上长胎记李姓家生下来不会哭的小孩,没什么更稀奇的,不过是槐树下嗑瓜子打毛线的阿姨奶奶级人物家长里短话题的一小部分;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学民族舞,都是红袄绿裤羊角辫的造型,老师嚷嚷着说要挥舞着小手绢小绸扇咧嘴笑,我在鄙视身边的同学个子矮又不会过前桥打虎跳。 

  后来看央视春晚,一堆堆小丫头乌泱乌泱地在镜头前出现,充当一场盛会的人墙背景,才知道当初包子脸给别人白眼的小姑娘,不过是舞台需要的那一小撮祖国花朵之一;
  上大课时总迟到,占不到后排的位子只好坐到讲台底下,还要对着教授啃面包。后来拿着不错的期末成绩,胡思乱想是否教授被吃饭时也要听他课的我感动了。

  后来去乡村小学支教,课上的小孩子们洋相百出,挑战着我对“为人师表”的坚持能力。才知道,在几百人各怀心事的教室里,对着老师啃面包,不过是散漫的学生中最没辨识度的一类。
  在还分不清叔叔和舅舅的区别的年纪,已经开始摇摇晃晃搬着小板凳凑到收音机前跟着听相声。觉得逗哏的永远口若悬河,包袱总也抖不完,而那个捧哏的似乎只会说些“那您怎么着”“这样啊”“嗨”。
  再后来看京剧,只喜欢《三岔口》——虽然这样和老外的审美没什么两样。因为偌大戏台只有两个人辗转腾挪,不分高下地抢眼。直到有一天看了一折关于战场的戏,几个举着云旗在台上走来走去假装千军万马的士兵,才知道,原来不止武戏演员没有台词,文戏有的也一样。

  那些没有名号的、没有台词的走来走去,就叫跑龙套。
  比如明星的fans,顶多在“某某演唱会发生踩踏,多少多少观众受伤”的新闻报道中被提及。

  比如开学典礼,只有在念错了校训的时候周围会传来低低的笑声。

  比如逛街崴断了鞋跟,只有朋友才始终留意你在一瘸一拐,其他人其实只当你是“倒霉的路人甲”,瞥上一眼就各自匆匆行路。

  不论好事还是坏事,都只是别人眼里可有可无的一部分。不用为碌碌无为慨叹的原因,建立在就算犯了自己最看不过去的错、也不会引起更多旁人的兴趣之上。
  这种时候,应该感到长出一口气,还是持续悲哀呢。

  每个人都曾经幻想要一个如影随形的人,就是想像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不用解释就能相视而笑的那种,如胶似漆也不为过。

  高中时曾经有一阵子风靡交换日记,自以为关系紧密到不容插足的女生们,会买封皮颜色相反的日记本互赠。对于观众来说最奇妙的,就是发现同一件事有不同的记述方式:每个人花费笔墨描写的部分都不一致。到最后,你会觉得再投契的密友也“不过如此”。

  原来我讨厌的老师在她眼中很有个性。
  原来我在为物理考试成绩郁闷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

  原来……

  我们会发现,自己只是无数故事里的背景人物甲乙丙丁,就连起承转合都够不上。

  多数时候,所谓痛苦不过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只是觉得既然没人了解,夸大又何妨。当哀伤被无限放大之后,就像假话讲多了自然心安理得那样,越发觉得无力对付。而且不在麻烦事前加一个“最”字,都不足以表达内心的沮丧。

  但很多事情本来就注定要一个人面对。

  比如抱着CD机,没人能听到你在听的旋律。

  比如敲打着键盘,没人能知道你在为那个词句沾沾自喜拍案叫绝。 

  如躺在病床,没人能感同身受吊瓶里的药水灌进脉搏的冰凉。

  有人管这个叫做孤独的代价,有人管这个叫做别具一格的享受。容易悲观的人,自然觉得沟通和交流脆弱到如此不堪一击,没有共鸣的时刻是令人心虚的。

  影视作品里动不动就用以主人公的死结束羸弱的剧情,车祸或者病症,雷同到令人不可抑制地不屑。然而去年冬天的某天,手闲给上铺的女孩子发短信:我很无聊,你在干吗。她回:我在给他挑墓地。 

   这让我突然想起高中同组的男同学已经葬身车祸,父亲的同事心脏病猝死家中,本院同年级的女生得了网络小说中才会大书特书的红斑狼疮,既不浪漫也不唯美地在考研前夕去世。 

   原来只要是生命,总有结束的那一天。桥段本身不在乎现实和虚构,不论你承不承认它低劣或高明,重视与否。

  普通人的公墓没有阴风凄凄,没有哭得死去活来的亲友,拥挤而狭小,望去和熙熙攘攘的街头没有本质区别,只是再也没有谁能继续抱怨和感慨,只留下曾经有过交集的人在若干年后突然想起来,当年曾经都是可以大哭大笑的人,可以寒酸挖苦的人,可以为小事极端的人,然而注定要分别感受对方无法感受的情绪。比如,望着你的墓志铭。

  就这样,一个人出生,一个人奔赴死亡。渺小到周围的人根本顾不上惊诧,就已经忘了悲伤的起因。

  渐渐地,迎来了拒绝大喜大悲的阶段。或者是神经已经被环境阻挠得迟钝多了,即便再多怪力乱神的是非也不再吸引比较而言尚且敏感的感情。就像文思泉涌不过是一个神话,收放自如的爱恨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虚构。路过宿舍楼的时候,对抱在一起的男女说“对不起借过”;在图书馆遇到再俊俏的男生不停接打电话,也会想扔过一本厚书到他脸上告诉他闭嘴而不是幻想他背后的故事;在食堂饭碗里出现再多沙子和枯黄的菜叶,用筷子挑出来搁到一边也不会再愤怒地把餐盒丢回厨房。

  我们已经不会再高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我们在想是哪个傻瓜还在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不过都是每天要把自己喂饱,妄想有多余气力再把自己胸怀喂饱的一样的人们。

  龙套很忙,因为是龙套。

  也许所有龙套最终的结局就是被主角抢干净台词,只能在台下举着鲜花镁光灯烘托气氛。但所有的龙套在曲终人散之后都能潇洒地拍拍衣服上的灰土说,今天的戏真有料,因为主角踩了自己的裙子摔倒了。

  然后吹着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考虑晚饭热汤里漂浮的香菜叶,而不至于为明天各大报纸头条的丑陋照片而痛心疾首。

  龙套很忙,龙套们很开心。

  龙套们日复一日用力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随感:


《龙套》,一篇反反复复看了多少遍的文章,读着作者看似漫不经心的字句,却觉得深意盎然,多少人想当主角,最后却无法不做龙套,而其中谁又能明白,做龙套也需要努力,龙套也很忙,龙套有龙套的使命,龙套有龙套的生活。主角也有光环下隐藏的伤痛,而龙套却可乐得自在,不必担心形象糗事的问题。龙套也是这个世界微小的一份子,正如文末所说:“龙套很忙,龙套们很开心。龙套们日复一日用力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最后编辑于:2014-08-13 19:37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