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社】每日一诗:诗意的栖居之现实的生活

倪四月 (教之优) 路人甲
86 4 0
发表于:2014-04-07 18:32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能够

能够有大口喝醉烧酒的日子

能够壮烈、酩酊
能够在中午
在钟表滴答的窗幔后面
想一些琐碎的心事
能够认真地久久地难为情
能够一个人散步
坐到漆绿的椅子上
合一会儿眼睛
能够舒舒服服地叹息
回忆并不愉快的往事
忘记烟灰
弹落在什么地方
能够在生病的日子里
发脾气,作出不体面的事
能够沿着走惯的路
一路走回回家去
能够有一个人亲你
擦洗你,还有精致的谎话
在等你,能够这样活着
可有多好,随时随地
手能够折下鲜花
嘴唇能够够到嘴唇
没有风暴也没有革命
灌溉大地的是人民捐献的酒
能够这样活着

可有多好,要多好就有多好!  

诗人简介:诗人多多,当代最有名望的抒情诗人,朦胧诗派代表诗人之一。原名粟世征,1951年生于北京,1969年到白洋淀插队,后来调到《农民日报》工作。1972年开始写诗,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1986年获得北京大学文化节诗歌奖,2000年曾获首届安高诗歌奖,2004年回国后被聘为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2010年获得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2010年被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做驻校诗人。

   

    似乎文人在世人的眼中,多不切实际,好像他们可以餐风露宿,孤高清绝,追求世俗眼中难以企及遥遥观望的艺术。他们言行乖张,可以为了艺术发烧狂热。诗人尤甚。而实际上,古今真正的大文豪,其生活或许是受了过多关注的缘故,显得尤为神秘,不可触及。他们似乎不存于现实中。

    多多的《能够》,能够如何?能够自由的生活正常的生活,能够想喝酒就喝酒能有个人的生活,散步聊天恋爱,那就要多好就有多好!    每一个能够,对应的是现实中的不能够。也就是说,诗人期盼的正常的现实生活,在我们看来多么的稀疏平常的日常活动,竟成了要多好有多好。

    在有风暴也有革命的年代,诗人对生活发出的豪情诗意的愿景,就是今人正过着的庸常的生活。荷尔德林早有诗作《人,诗意的栖居》,海德格尔更从哲学的角度来将此分说。 “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 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现实生活与诗意并不是对立的,但是现实生活中的人,往往盲目偏执,人人缩在自己封闭的壳里,对现实的出境浑然不觉。许多人受不了无牵无挂的空虚绝望,急于抓住一点实在的东西。所以,我对于理论的东西总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倘若一个人在我面前大谈某个理论某个主义,我大概总是一会儿看看你一会儿看看云的。现实的生活需要体察,间或生出一些小趣味,偶尔有一点小浪漫,面对无聊虚空蹉跎能够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拣出快乐来,存着希望,那离我所希望的诗意的栖居就是很近的。就如多多的能够,我若能够一个人散散步,能够在需要温暖的时候被温存,大家独立又依靠,想吃想睡想看美景能做想做的事,这就是诗一样的生活。不需要那么神秘,不用理论的粉饰。

    我这一些“不知所言”您就当看叶子掉落,不必留意。请去留意你生活中现实的生活。


最后编辑于:2014-04-07 18:33
分类: 诗歌联盟军
全部回复 (4)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为你读诗
  • 诗歌创作
  • 诗歌推荐
  • 诗歌鉴赏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