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社】宅女 狄金森的一首诗

娟然w如拭 (娟儿) 鬼畜
61 2 0
发表于:2014-05-23 15:2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一只小鸟落向幽径——

并不知道我在看他——

他把一根蚯蚓啄成两半

再将那家伙生生吞下, 

 

接着他顺便从草上

饮了露珠一颗——

然后又跳到墙边

让一只甲虫爬过——

 

他用疾眼扫视

急匆匆东瞟西瞅——

如同受惊的珠子,我想——

转动他茸茸的头

 

他像冒险者一般,小心

我给他一点面包皮

他却舒展开羽翼

向家里轻轻划去——

 

轻于分开大海的双桨, 

一片银光不见缝隙——

或蝴蝶,跳离正午沙岸

游过时没有水花飞溅。

       狄金森堪称文学史中的第一号宅女。她像所有的宅女一样,热爱房屋。她写过无比热爱房屋的诗。狄金森是惠特曼的反面。惠特曼(《哦,船长!我的船长!》有多么强大、强悍,狄金森就有多么孱弱、柔弱,惠特曼向着天空挺起坚硬而壮硕的脖颈,而狄金森要低下她的眉眼,低下她的身段,要低到尘埃里去。

      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首诗,回来搜索的时候,出现的都是啥子一只小鸟落在高压为11万伏的电线上,哦,我已经跟物理绝缘好多年了有木有。。。。。。

这首诗叫啥名字嘞?不晓得啊,我也不敢乱取,这只鸟,不一般。

本来有不同的译本,我把最后一句的改成了我看到的书本上的句子,原来是:

轻于跳离正午沙岸的蝴蝶

游过时没有水花溅起。

你喜欢哪个呢?

   狄金森在看鸟,或者,在观察鸟,像许多人的童年一样,都看过蚂蚁,观察过蚂蚁。狄金森似乎拥有一个全知的视角,但仅仅是似乎,因为在鸟回归海面方向之后,面对“一片银光不见缝隙”,狄金森的视域也就受限于此,她不仅无法尾随它的回归,连鸟存在过的迹象和证据都无法找到,就像我们童年见过的蚂蚁一样,一旦它进入洞穴,谁又能描摹洞穴中的景观呢?
  人或鸟,人或蚂蚁,或者人与水,人与水之中的鱼,实际上是一种互为“他者”的关系,有一种永恒的隔绝与隔裂存于其中,或者换言之,人尽管是自然中的存在物,但人这一存在物与自然却有着命定的隔绝与疏远。这就如同无比热爱自然的梭罗所说:“我们没有看到自然博大、可怕、非人性的一面,我们就没有看到纯粹的自然。

如此富有哲理的话不是俺想出来的,大家欣赏欣赏吧

分类: 诗歌联盟军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为你读诗
  • 诗歌创作
  • 诗歌推荐
  • 诗歌鉴赏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