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译汉】What Young India Wants?序言(4)2014.4.2

Nishi1412 (Nishiनिशि ) 路人甲
241 6 0
发表于:2014-04-02 22:22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愧疚

与此同时,我的事业腾飞了。我在银行做得相当不错。但这其中有一些插曲:那家使我的事业起步的公司——百富勒,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倒闭了。我不得不在物价高昂的香港失业了几个月,但是最终我在高盛——一家世界领军级的投资银行里,找到了新工作。

在高盛,我所属的部门是评级咨询部(Rating Advisory Department)。我们和上级一起指导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政府提升信用评级,并帮助他们与严苛的国际评级组织建立联系。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同时也是我所做过的最激动人心的工作之一。我们会见了各国财政部长,评级机构的首脑以及许多经济学家。我潜心研究政府数据,希望能读懂它们的意义。也正是在那里我学到了大量的关于国家经济的知识。为了帮助政府摆平国际收支(balance-of-payments)危机,我在泰国和菲律宾呆了几个月。这次接触使我对经济学精通起来。在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们身上,我发现了一个不同之处:诚然,作为政客,他们甚至在国家开支方面都精于取悦民众,但是对待经济增长和外国投资,他们是很严肃的。所有的远东地区的亚洲国家无不经历了外国资本的改造。这些政治家意识到了流入本国的国际资本的潜力。这些国家的财政部长们游说硅谷的公司在他们的国家建立工厂——在印度,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外国投资者们要求有序的投资平台,无关税而且公平的市场,他们要求能够轻松开始商业运作的环境,以及政府建设与世界接轨的基础设施的保证。还有透明而健全的法律制度。不管怎么样,满足要求对这些国家的民众还是有好处的。因此,如果引进得当的话,外国投资者就可以帮助这些国家发展。印度政府希望引进境外投资但是却忽略了随之而来的基本要求。在远东的亚洲国家,政客们也玩弄政治手段,但他们不会把这些与商业扯在一起。

我一度满怀热情盘算着印度能怎样发展。开放经济”,”吸引投资创造友好的商业环境,这些想法在我的脑袋里挥之不去。

的确,这是些很不错的想法。但它们如此的天真。我知道这些解决方案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印度无法实践它们。我也不知道如何让我祖国的人们——不管是平民还是决策者——相信,我们现在是不对的。我简直想在屋顶呐喊,如果我们再不引起重视,和这些国家竞争,我们就落后了!然而,我还是毫无办法。

尽管对我的祖国充满热爱之情,也充满信心,我还是无法避免地开始愤世嫉俗和感到挫败。我成了那种典型的痛心疾首,却置身事外的不切实际的NRI(某个政党,暂时没查到)咨询师。每当我听到印度政治家们颁布的差劲政策,我就心灰意冷。每次出现种族或是地区冲突的新闻我就痛苦不堪。“我们到底都在做些什么?”我曾经问NRI党员们。马来西亚的财政部长可以为了在科伦坡附近建一座芯片制造厂亲自去因特尔游说,我们的政治家却勾心斗角相互欺诈!

算了吧,这是印度。这些永远不会改变的。朋友对我说道。

是的,我本应该也本能够忘掉这些的。我们的日子过得不错。在银行有足够的存款,房间里吹着冷气,一个投资银行家式的生活方式也使我们得以奢侈地在世界上到处旅行。人们进一步给我提出了建议:”管好你自己吧。凡是聪明人都离开了这个一团糟的国家。

但我就是忘不了。我就是无法让自己跟印度脱离关系。没有一天我不关注印度正在发生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那种矛盾的结合——既倾心于香港的繁荣,又吵着印度得变得更好——不知道为什么。

我对自己拥有的如此之多感到愧疚。我住在香港的豪华中产区,每年的租金比在新德里买一套公寓还多。我每周到一个没去过的亚洲国家首都,搭乘商务舱,住时尚旅馆。我们曾经在顶级酒店,一顿饭的折扣达到100美金(原文We had $100 per meal allowances in the finest hotel,可能译得不准),而在我的祖国,人们找一份月薪与此相当的职业都还很难。我的生活主要得益于我在祖国拿到的学位。做为回报,我想做些事。从未想过我会有机会这么做。毕竟,21世纪开始了,生活对于我也是充满了未知。


最后编辑于:2014-04-05 21:18
分类: 英语
全部回复 (6)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