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14号政治犯收容所(韩译中)

发表于:2014-05-27 22:49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나는 태어날 때부터 정치범이었다 신동혁

我从出生的那天开始 就是政治犯      申东赫

14호 관리소(평남 개천경험자

14号 管理所(平安南道 阶川) 体验者
2005년 1월 2일 14호 관리소 탈출 

2005年  1月 2日 14号 管理所 逃出
2005년 1월 22일 탈북

2005122日 脱北
2006년 8월 한국 입국

20068月 进入韩国

나의 가족

我的家族

나의 북한식 이름은 신인근 (한국 이름신동혁)이다나는 1982년 11월 19일 북한 평남 개천(14호 관리소)에서 태어났다출생과 동시에 나는 정치범 수용소의 정치범이 되었다

我的北朝鲜名字叫 申仁根(韩国名字:申东赫)。我出生于19821119日 北朝鲜平安南道 阶川 (14号 管理所). 一出生我就成为了政治犯收容所的一名政治犯。

아버지로부터 들은 내가 아는 아버지에 관한 것들은 아버지의 이름은 신경섭이고 평양 근처에 있는 평안남도 문독군 영정리의 한 마을에서 1946년에 태어났다아버지의 형제는 12형제이고 그중에서 우리 아버지가 마지막에서 두 번째 이다나의 아버지가 19살이었던 1965년에 그의 가문의 불행이 시작되었다

我知道的关于爸爸的事情,爸爸的名字叫申京摄。在平壤附近 平安南道 文德郡 应正里的农村 1946年生人 爸爸是 12个兄弟中的倒数第二个 

我的爸爸在他19岁那一年  1965年 开始了 他们家的不幸
그 해 어느 날아침 새벽 날이 밝기 전에 안전원들이 들이닥쳐 모든 가구들을 옮겨가고 가족 모두를 트럭에 태웠다그리고는 우리 아버지 형제들을 모두 차에 태우고 하루 종일 달려 도착한 곳이 국가보위부 비밀특수 수용소인 14호 관리소였다

那年的一天,早上 凌晨天还没亮,安全员们把所有家具搬走家人全部装进卡车,并且 还把我爸爸的兄弟们也都装进卡车,开了一天的车所到达的地方就是国家保卫部 秘密特殊收容所 14号管理所

관리소에 들어서는 순간부터 아버지는 물론 아버지 형제들을 전부 갈라놓았고 짐승취급을 했다고 한다이후같은 관리소에 있는 남동생을 아주 가끔 만날 수 있었다는 것 외에 다른 형제들은 생사조차도 알 수 없었다아버지는 공무직장에 배치 받아서 일을 열심히 하였다고 한다그 결과로 아버지는 같은 관리소의 여성 정치범인 나의 어머니장혜경과 표창결혼을 하였다그 후부터 그들은 남편과 아내가 되었다어머니와 아버지는 5일 정도 같이 지낼 수 있었고 5일 이후에는 다시 갈라졌다이 후특별히 일을 잘하여 가끔씩 표창휴가를 받을 경우를 제외하고는 서로 만날 수 없었다

在进入到管理所的瞬间,爸爸和他的兄弟们 全部被隔离开来,有点儿像野兽取食一样,

在那之后被关在同一个管理所的兄弟 时不时的能够见一见面,但是其他的兄弟就再也没能看见。爸爸被分配到了 工务场所(可能是工厂一类的地方)干活儿 工作非常的努力。结果 作为奖励让和在爸爸关在同一管理所的女政治犯就是我的妈妈张慧静,让他们俩表彰结婚,从那之后 他们就成为了丈夫和妻子。爸爸和妈妈可以在一起生活5天,5天后再次被隔离开,以后 除了活儿干的比较出色之外 可以获得表彰休假 其他时间都不能见面
나보다 몇 년 앞서 태어난 형이 있다는 걸 알았지만 나는 형에 대한 기억이 거의 없다그가 처형당했던 1996년 전까지 나는 형을 3번인가 4번 정도 밖에 볼 수 없었다우리가 아주 어렸을 때 어머니와 함께 같이 살았었을 지도 모르지만 나는 형과 함께 살았었던 기억도 그런 기억이 있었는지조차도 모른다

我知道在我之前出生的有一个哥哥,但是我对于哥哥的记忆几乎没有,在他被处刑的1996年之前 我只见过他34面  虽然我不知道我们在很小的时候是否和母亲一起生活,但是我是否和哥哥在一起生活过我也不太清楚。

어린 시절

童年

나는 12살까지 어머니와 함께 살았다어머니는 농부였는데새벽 5시부터 일을 시작해서 저녁 11시가 돼서야 집에 돌아왔다항상 너무 바빠서 그랬는지 몰라도 어머니와 아들 사이의 다정스러웠던 기억이 나에게는 거의 없다

我在12岁时还和母亲在一起生活,妈妈是一个农民,凌晨5点开始干活要干到晚上11点才能回家,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忙,但是母亲和儿子 之间的那种感情的记忆 对于我来说几乎没有
매일저녁 일을 끝내고 돌아올 때 어머니는 염장배추 3포기와 석탄 한 초롱과 함께 그녀의 몫인 900그램의 강냉이와 나의 몫인 400그램의 강냉이를 타가지고 왔다하지만 어머니의 몫인 900그램에서 300그램은 식량절약이라고 해서 600그램밖에 가지고 오지 못했다사실 어머니의 노동은 9시 30분 정도에 끝나지만 9시 30분부터 11시까지 1시간 30분 동안 하루 생활 사상 투쟁회의에 반드시 참여해야 했다

每天晚上 干完活儿 回来的时候 她都会带回来 盐酱白菜3颗和 煤核一桶跟着拿回来的是她的那份九百克的玉米和我400克的那份。但是在妈妈那份九百克中要省下300

所以她拿回来的只有六百克,事实上 妈妈劳动时间在九点半就已经结束了但是从九点半开始到十一点结束要进行1小时30分的   一天生活思想斗争会议 
실제로 하루 생활 사상 투쟁회의의 목적은 그날 일의 목적달성에 실패한 정치범과 규칙을 어긴 정치범 등을 처벌하기 위한 데에 있다이 시간 동안정치범들은 서로를 비난하고 때리도록 강요받는다밤 11시부터는 통행금지시간이다이것은 수용소 내 모든 정치범들의 기본적인 일과였다

实际上 一天生活思想斗争会议的目的 是为了处罚当天目标没有达成失败的政治犯和违反规定的政治犯们,在这段时间,政治犯们要互相检举甚至强迫互相殴打,从晚上11点开始通行禁止,这就是收容所内 全部政治犯们基本的一课。
종종 내가 어머니가 일하는 곳으로 아장아장 걸어갔지만 어머니는 항상 너무 바빠서 어머니의 애정을 보여 줄 시간조차 없었던 것이 어렴풋이 기억난다오늘날까지 어머니에 대한 기억은 있지만 어떤 특별한 감정은 느낄 수 없다

我虽然颤颤巍巍的往妈妈干活的地方走着,但是妈妈总是那么的忙我连看妈妈痛苦的样子的时间都没有就是这种默默呼呼的印象,知道今天为止关于妈妈的记忆还是有的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어느 날 나는 읽기쓰기더하기빼기 외엔 다른 어떤 것도 배울 수 없었던 5년 과정인 초등학교에 보내어졌다학교 첫날이 어떠했는지 기억나지는 않는다초등학교에는 총 400명 정도의 아이들이 있었고 1학년부터 5학년까지 한 학년 당 2~3개의 반이 있었으며 각 반당 30명 정도의 아이들이 있었던 것은 기억난다그 아이들이 어디서 왔는지 나처럼 이곳에서 태어났는지 끌려왔는지에 대해 한 번도 궁금해 하지 않았다.

每天我除了 读 写  加法  减法 之外 再也没能学到其他的东西 5年的小学生活就这么过去了,对于学校第一天的日子 是怎么样的 记的不是很清楚,在小学中一共有400名孩子,从1年级到5年级 一个学年 有2-3个班 每个班有30名学生。 这些孩子对于自己是从哪来的 像我一样为什么出生在这里 为什么抓到这来 没有一点儿好奇。

내가 9살이었을 때 하루는 학교에서 수업 때 항상 군복 입었던 선생님이 몸수색을 하여 한 여자아이의 주머니에서 밀 이삭 5알를 찾아내었다선생님은 우리 앞에 그를 무릎을 꿇어앉히고 정신을 잃을 때까지 정신없이 때렸다이상하게도 그의 머리는 피가 나지 않고 혹이 사방에 튀어 나왔다우리는 그 여자아이를 부축하고 집에 데려다 주었고 다음날 그가 그날 저녁에 끝내 죽었다는 소식을 들었다.

在我九岁的时候 一天在学校里有个穿军装的老师在搜身,在一个小女孩儿的口袋里找到了5粒麦穗,老师就让她在我们面前跪倒,跪到没有意识,打到不省人事。奇怪的是女孩儿的头部没有流血但是头的周围却起了包。我们扶着那个女孩儿把她带回了家,但是第二天我们就听说 她当天晚上就死了的消息。
어린 여자아이가 매 맞아 죽었는데도 아무런 책임이 없다니군복을 입은 선생님들은 모든 권한이 그들에게 있었다이것이 바로 보위부 14호 관리소의 일상적인 현상이었다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女孩儿也能给打死 难道就没有什么责任么!穿军装的老师们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权力。这就是保卫部14号管理所得日常现象

내가 10살 때인가 한번은 어머니 농촌 지원 전투에 나도 같이 나간 적이 있었다그때 우리 학급은 마침 부모들의 작업반으로 지원 나갔다 우리들이 할 일은 모내기 전투였다아침 아홉시부터 우리는 작업을 시작 하였다각각 자기부모들이 맡은 포전에서 모내기를 하는 것이다그날 계획은 그날로 넘쳐 수행하여야 한다그날따라 어머니는 좋아 보이지 않았다아침부터 머리가 좀 아프다고 하였다아무리 머리가 아파도 나와서 일을 하여야 한다나는 어머니를 도와 열심히 거들어 주었다그러나 우리 모자가 맡은 일은 더디게 진행되었다.

我在十岁的时候曾经和妈妈一起出去到农村支援过,那时候刚好是我们学籍随着父母的工作班出去 我们的工作是插秧,我们早上九点开始工作 各自跟随父母在田里插秧

一定要超过超额完成当天的计划量,那天 妈妈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早上开始头就有些疼,但是无论怎样还是要出去干活儿的,我非常努力的帮着妈妈,但是我们母子的工作仍在缓慢的进行。
그러자 담당 보위 지도 요원의 입에서는 갖은 욕설이 튀여 나왔다그리고는 어머니가 맡고 있는 논두렁에 무릎을 꿇고 두 손을 높이 들고 점심 먹고 나올 때까지 있으라는 것이다다른 사람들은 다 점심 먹으로 들어갔는데 어머니만 논두렁에서 볕을 받고 있는 것을 지켜보아야만 하였다정확히 1시간 반 뒤 보위 지도원은 어머니에게 다시 일을 시작 하라고 하였다어머니는 이미 약할 때로 약해져 있었고 심하게 벌을 받았으며 점심조차 먹지 못했다그럼에도 불구하고오후 3시 쯤그녀가 쓰러질 때까지 최선을 다해 일했지만 그날 계획을 하지 못하여 그날 저녁 사상투쟁회의에서 비판무대에 올라서서 두 시간 동안을 무릎을 꿇고 무려 40명한테서 한 사람 한 사람 둘러가며 비판을 받았다.

然后 从担当保卫指导的要员的嘴里就蹦出了辱骂的话,他们让妈妈在自己干活的农田边上双膝跪倒两手举高,一直让妈妈跪到出去吃中午饭的时候,其他人都去吃中午饭了

但是妈妈还是在田边上顶着烈日那样跪着,一个半小时之后 保卫指导员 才让妈妈重新开始干活儿,这时候妈妈已经非常虚弱又接受了严厉的处罚连午饭也没有吃,即使那样也没有人管他,到了下午三点 她晕倒为止,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工作还是没有完成当天的工作量,在那天晚上的思想斗争会议上  登上了批判舞台 两个小时 双膝跪倒

足有四十人围着她 一个一个的对她进行批判。
내가 12살 나던 해중학교로 올라가면서 엄마와 갈라져 살아야 했다그때부터 수업은 하는 것이 없고 매일 일만하였다김매기가을걷이거름 나르기 즉 농촌 지원 등 각종 일을 했다배우는 것 없이 일만하였다

在我12岁那年,要上中学了必须要和妈妈分开了,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上过课

每天就是干活,拔草 秋收 施肥,就是农村支援等各种活儿,没有学习只有干活儿

중형 발전소 건설 작업

重型发电站 建设工作

1998년 봄부터 1999년 가을까지 중형발전소 건설에 우리 학생들이 참가하였다학생들의 나이는 13살에서 16살 정도였다이 기간 동안 나는 많은 아이들이 사고로 죽는 것을 보았다그전에는 공개처형과 시체들을 보긴 했지만 사고로 인한 많은 아이들의 죽음을 보는 것은 이번이 처음이었다가끔5명에서 4명의 아이들이 하루에 죽어나갔다한번은실제로 사고로 인해 8명이 죽는 것을 목격하였다미장공 3명이 높은 콘크리트벽 위에서 일하고 있었고 옆에서 이들을 보좌하고 있던 15살짜리 여자아이 세 명과 남자아이 두 명이 일하고 있었다내가 회반죽을 실고 가고 있을 때 아이들이 있던 시멘트벽이 무너지는 것을 보았다“조심해콘크리트벽이 무너지고 있어!”라고 소리쳤지만 때는 너무 늦었고 아이들은 무거운 시멘트벽 아래 깔렸다우리는 그들의 시체를 거둘 수 가 없었다아무렇지 않게 보위부원들이 “하던 일을 멈추지 말고 계속해!”라고 소리쳤다다시 한 번 말하지만이런 일들은 수용소 안에서 흔히 일어나는 일 중 하나 일 뿐이었다.

1998年春天开始到1999年秋天截止,我们学生们参加了重型发电站的建设工作

学生们的年龄普遍都是13岁到16岁之间,在这期间 我看到很多孩子因为事故而死亡

在这以前虽然我看见过公开处刑和尸体但是因为事故死这么多孩子还是第一次。

 有时一天5个孩子中死了4个,实际上我还目睹过一次事故死了八个人的事情都有

有三个泥瓦匠在很高的混凝土墙上工作旁边有三个15岁左右的女孩和两个男孩儿在帮着工作,我在去装灰浆的时候看到了孩子们在的那面墙倒塌了。

“小心 水泥墙倒了”虽然已经喊了 但是为时已晚孩子们被压在了沉重的水泥墙的下面,我们没有办法给他们收视  不管怎样保卫部员们却说:“别停下继续干” 虽然我们再也没有说话,但是这样的事情在收容所里 只不过是多发事件中的一个罢了

불로 고문당하다. 

火刑

1996년 4월 6일 아침 8시 경 급하게 학교로 오라는 전달을 받았다무슨 영문인지 몰라 따라가니 운동장에 승용차 한 대가 서있고 누군지 모를 사람 다짜고짜 내 손목에 수갑을 채우며 눈을 보이지 않게 가리고 승용차 뒤에 나를 태워 어디론가 한참 데리고 갔다내 육감으로 승강기를 타고 아래로 내려가는 느낌이 들었다그리고는 어느 방 같은 곳에 들어서면서 내 눈을 풀어주었다눈을 뜨니 방에는 아무것도 없고 책상과 의자에 사람 한명이 앉아 있었다

1996年46日 早上八点 收到了紧急集合到学校的通知,也不知道是什么通告就跟着去了 在操场上 有一辆车,不知道是谁 上来不由分说给我戴上了手铐然后给我蒙上了眼睛让我看不见,把我塞进了那辆车里 带我去了一个地方,我感觉好像是坐电梯往下走 并且进到了一个房间一样的地方,把我眼前蒙的东西解开,睁开眼睛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意思 然后坐着一个人。
그는 나에게 종이 한 장을 주면서 읽어보라고 했다거기에는 나의 아버지의 형제들의 이름이 적혀있었는데 첫째 큰아버지와 둘째 큰아버지가 56년 전쟁당시 치안대에 가담하였다가 월남하였다고 적혀있었다처음으로 아버지와 아버지의 다른 형제들이 무엇 때문에 관리소에 들어왔는지 짐작되었다맨 아래에 내 이름을 쓰고 손도장을 찍었다

他给了我一张纸然后让我读,上面写着是我父亲的兄弟的名字,第一条是大伯和第二条大伯在56年战争期间参加治安队越过38线到南方去的事情,第一次了解到 爸爸和爸爸的兄弟们 为什么进入到管理所里,下面写上我的名字然后摁上手印
그곳이 바로 그 어느 곳에도 알려지지 않은 14호 수용소의 지하 감옥이었다나는 7호 감방에 들어갔고 감방은 어둡고 작았으며 천장에 달려있던 작은 전기불외에 다른 빛은 없었다내가 금방 도착 했을 적에 의자에 앉아있던 사람이 우리 엄마와 형이 도주를 기도하다가 새벽에 체포되었는데 우리 식구가 무슨 음모를 꾸미고 도주를 시도하였느냐는 것이었다

哪个地方就是谁也不能告诉的 14号管理所的地下监狱,我被送进了7号监房 监房又黑又小 天花板上挂着一个小的电灯泡,再没有其他的光了,在我马上就要到达的时候之前,妈妈和哥哥正在为逃亡而祈祷着,但是在凌晨就被抓了 那个在椅子上坐着的人想知道我的家人在策划什么阴谋企图逃亡。
그것은 나에게 끔직하고 생각지도 못한 일이었고 그 소식에 나는 놀라 펄쩍뛰었다다음날 나를 다른 방으로 데리고 갔는데 그곳에는 각종 고문도구들이 있었다두발 목에 수갑을 채우고 양손에는 밧줄을 메고는 내 옷을 전부 벗기고 난 후 천장에 손과 발을 매달았다그리고는 누군가 누가 도주 계획을 세우기 시작했는지 자백하라고 강요하였다나는 아무것도 모른다고 대답하였다

那对于我来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我一听说那个消息时我吃惊的跳起来,第二天我被带到了其他的房间 在那个房间有各种刑具,两个脚脖子戴上脚镣 两手被绳子帮上,我的衣服全部被脱光,然后把手和脚掉在天花板上,并且强行的让我自白 是谁策划了逃亡,我说我不知道
이상하게도 그 당시 나는 겁이 없어졌다그것이 지금도 나에게는 의문이다그들은 숯불을 피우기 시작하였고 그 숯불을 내 등에 가져다 대기 시작하였다내 허리 부위가 따가워지기 시작하였다나는 너무 참지 못하여 몸을 요동치었다그러자 그들은 끝이 뾰족한 갈고리로 내 사타구니를 찍고는 관통시켜 몸이 요동을 치지 못하게 하였고 끝내 나는 기절하였다

奇怪的是 当时我 并没有被吓到,到现在我还是很奇怪,他们开始打开炭火,那个炭火靠近我的后背,靠近我腰的部位,我真的受不了身体开始晃动,然后他们用带尖的钩子穿透我的下体钩住不让我的身体晃动,我晕了过去。
얼마 만에 정신을 차렸는지는 나도 모른다내가 눈을 뜨자 격한 냄새가 요동하였다내가 기절해서 오줌과 대변을 보았던 것이다겨우 무릎을 꿇고 일어나서 보니 허리가 쓰리고 아팠다손으로 만져보니 피가 만져지고 상처가 느껴졌다하루 이틀 지나면서 운신하다가 힘들어지고 썩어가는 냄새가 코를 찔렀다냄새 때문에 간수들도 내방으로 들어오려고 하지 않았다그 후 얼마 지나지 않아 나를 건넌방으로 옮기었다그곳에는 나이 많은 남자가 있었다그의 말에 의하면 자기짐작으로 그 방에 있은 지 20년이 훨씬 넘었을 거라고 했다그는 몸에 살이 하나도 없이 진짜 뼈에 가죽만 씌워져 있었다그는 자신에 대해 더 이상 말하지 않고 조용히 나를 돌봐주었다

什么时候醒来的我也不知道,我一睁开眼睛就闻道一股很冲的味道,我昏死过去之后 

由于大小便失禁的原因,我好不容易跪着起来,腰火辣辣的疼 用手一摸感觉到流血的伤口,过了一两天之后身体可以动一动了,一股腐烂的味道进到了我的鼻子里,因为味道太臭了看守们都不愿意进我的房间,没过多久我搬到了对面的牢房里,在那里有一个年龄很大的男人,据他自己说自己估摸在那间牢房里呆着超过了20年,他看上去一点肉也没有,真的就是皮包骨,他没有再说什么 就是那样默默的照顾我。
한번은그가 나에게 식량 절반을 덜어주면서 “너는 어리니깐 살려면 더 먹어야 한다”라고 말했다그분의 따뜻한 보살핌이 있어서 일까아니면 하느님이 있어서일까나는 먹기 시작했고 내 건강도 회복되기 시작했다그와 한 방을 같이 쓴지 여러 달이 지났을 쯤 어느 날 나를 불러내는 것이다그때 해골처럼 앙상했던 모습이 나에게 너무나 큰 친절을 베풀던 그분의 마지막 모습이다나는 지금도 그분을 잊지 못한다나는 나를 낳아준 부모보다도 그분을 더 사랑한다그분은 나의 부모들도 주지 못했던 강한 의지를 나에게 심어주었다

有一次 他分给我一半的粮食并说“你还是孩子想活命的话就得多吃”这就是他温柔的关怀?难道上帝真的存在?我开始吃东西身体也开始恢复了,和他在一起关在一个牢房里几个月之后有一天我被叫了出去,他像骷髅一样的摸样但是却给了我最大的亲情,这是他留给我最后印象,我到现在也不能忘了他,我比生我的父母还要爱他,他给了我父母给不了的那种坚强的意志
나는 방으로 옮겨졌다방안에 들어서니 뜻밖에도 아버지가 무릎을 꿇고 앉아있었다그때서야 내가 잡혀들어 올 때 아버지도 잡혀왔다는 것을 알 수 있었다그들은 나와 아버지에게 감옥 안에서의 모든 상황을 노출시키지 말라며 서약서를 쓰게하고 손도장을 찍게 했다그날이 11월 29일이었다

我搬进了一个房间,在进到房间的时候让我很意外的是,爸爸在那里双膝跪坐着,我这才知道我被抓进来的时候爸爸也同时被抓了过来,他们跟我和爸爸说了一下监狱里所有情况让我们不要有什么企图并且让我们在契约书上签字画押,那天是1129
공개처형당한 어머니와 형

妈妈和哥哥公开行刑

서약서 절차가 끝난 다음 눈이 가려진채로 밖으로 나왔는데 그날은 나에게 평생 잊혀지지 않는 날이다나는 무려 7개월 동안을 빛 한 점 안 들어오는 지하 감방에서 생활하였다그들은 우리 부자를 수많은 사람들이 모여는 곳으로 데리고 갔다그곳은 바로 사형 터였다그 사형 터는 1년에 2~3번 정도의 공개처형이 있는 곳이었다그들은 수갑을 풀어주며 우리를 맨 앞자리에 앉히었다우리는 멀리서 2명의 남녀를 끌고 나오는 것을 보았다거의 가까이에 다가 왔을 때 뜻밖에도 그 두 사람은 나의 어머니와 형이었다

契约书 这个程序结束之后,眼睛被蒙上然后到了外面,那天对我来说一声都不能忘掉,

我足有七个月没有见到阳光在地下的监狱里生活,他们把我和爸爸带到了有很多人聚集的地方,那里就是刑场,那个刑场在一年内公开行刑的差不多有2-3次,他们把我们的手铐解开让我们坐在最前面的位置,在我们很远的地方看到捆着两名男女出来了,走近一瞧让我意外的是 那正是我的妈妈和哥哥。
형은 몸이 너무 허약해 보였다얼굴에 살이라고는 하나도 없었다어머니는 몸 전체가 퉁퉁 부은 듯하였다공개처형할 때 사회자가 크게 읽은 것의 정확한 내용은 기억 못하고 있지만 ‘민중 반역자 장혜경과 신희근을 총살하시오’라는 마지막 말은 들을 수 있었다형은 미리 세워놓은 나무말뚝에 묶어 놓았는데 머리에 한곳가슴에 한곳허리에 한곳허벅지에 한곳을 묶었고 어머니는 기역자 형식의 말뚝에 밧줄을 매달은 곳으로 데리고 갔다먼저 어머니부터 시작되었는데 어머니는 팔을 뒤로 묶이고 나무상자위에 올라서게 하였다이 광경을 차마 지켜 볼 수가 없었다세상에 자기 엄마와 형이 교수형과 총살을 당하는데 그것을 지켜볼 아들과 아버지가 어디 있으랴아버지 쪽을 보자 머리를 푹 숙이고 눈물만 흘렸다

哥哥的身体看上去很虚弱,脸上连点儿肉都没有,妈妈身上看上去全都肿了,公开行刑的时候 监督员大声朗读的内容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人民的叛徒 张慧静和申熙根 处于极刑”,这最后的一句话我还是记得的,哥哥先被绑在木头桩子上,头 胸 腰还有大腿都给帮上,妈妈呢被带到了一个“ㄱ”型的用绳子绑着的木头庄子那里,首先从妈妈开始 妈妈的胳膊向后绑着 然后上了一个木头箱子,这个情景真的看不下去了,在世上哪有儿子和爸爸看着妈妈和哥哥行刑的,我往爸爸那里看 爸爸的头低着流着眼泪
공개처형 후 아버지와 나는 다시 갈라져서 아버지는 관리소 편의사업소 건설작업반으로 가고 나는 다시 학교로 갔다그 후 나의 학교생활은 순탄치 않았다선생들은 나를 반역자의 아들이라고 아무 이유 없이 때리거나 벌을 주었다내가 너무도 소변을 보고파 선생한테 소변을 보겠다고 하여도 그냥 바지에다 싸라고만 하였다나는 항상 배가 고팠다한번은 너무 배가고파 땅을 보면서 걸을 때 소똥에서 강냉이 알 세알이 보이는 것이다소가 강냉이 이삭을 주어먹고 소화시키지 못하여 나온 배설물이다나는 그것이라도 주울 수밖에 없었다배가 고프니깐 그 강냉이 알 3알을 옷소매에 닦아가지고 먹었다끔찍하게 보일 수 있겠지만 그 날은 운 좋은 날이었다

公开行刑之后爸爸和我再次被分开,爸爸去了管理所里的事业所建筑工作班,而我则又回到了学校,那之后我的学校生活就没怎么顺利过,老师们经常说我是叛徒的儿子没有什么理由就来打我处罚我,我想小便报告给老师即使老师看到了却让我尿在裤子里,我经常地饿肚子,又一次肚子很饿 看到地里有一摊牛粪里面有几粒玉米,这是在给牛喂食的时候没有消化就出来的排泄物,我只有把它捡起来,因为太饿了 我把那3粒玉米用袖子擦了擦就吃了,虽然挺起来骇人听闻但是 那天算是一个好日子了。

강간당한 나의 사촌누이

我的表姐被强奸

하루는 사촌누나가 다른 정치범들과 함께 도토리를 주우러 산에 올라갔다 경비대의 눈에 들켰다그들은 숙모와 누나를 물러놓고 경계선까지 올라왔다고 하면서 말을 시켰다

有一天我的表姐 跟着其他政治犯们到山上采橡子,被警备队发现了 他们问我的婶婶和姐姐 并且让他们到境界线上来有话要说。
나의 사촌누나는 당시 21~22살이었는데 대단히 곱게 생겼다경비대 두 명중 상관인 놈이 누나에게 다가가 희롱하기 시작하였고 숙모가 반대를 하자 숙모를 뒤로 묶어놓고 눈을 가리었다그리고 그들은 대낮에 사촌누나를 성폭행했다.

我表姐当时21-22岁 长的挺漂亮的,警备队两名军官禽兽走近我表姐开始调戏,我婶婶当然不让,婶婶被向后绑着然后眼睛被蒙起来,他们在白天对表姐进行了性侵害
숙모가 기절했다가 눈을 떠보니 누나는 숨을 헐떡거리며 정신이 없었다는 것이었다경비대는 어디 갔는지 없었다고 한다누나는 끝내 일어나지 못하고 죽었다

婶婶晕倒后再睁开眼睛看到表姐间断的喘着气没有意识,不知道警备队去哪了,那天表姐就再也没起来死了
그때 숙모는 정신이 돌아가지고 그 다음날 새벽부터 길바닥에 앉아 놈새끼들이 내 딸을 죽였다며 통곡을 하다가 어디론가 잡혀 갔다그리고는 소식을 들을 수 없었다이렇게 우리 집의 가족이나 친척들은 하나 둘씩 사라졌다

婶婶回过神来 第二天凌晨开始 就坐在路上痛哭说那些天杀的 把我女儿弄死了,然后就被抓走了再就没有什么消息了,我的家人还有亲戚们就这样 一个两个的消失了
어쩌면 우리아버지 대가 완전히 끊길지도 몰랐다비단 우리가족 뿐만 아니라 수용소의 전체 5~6만 명의 수용 수들이 이런 죽음 앞에 무방비로 노출되어 있다.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爸爸一家 就这样断绝了, 不光是我的家族 在收容所的5-6万人的

人们中在面对这样的死亡都是毫无征兆和防备的。
피복 공장에서

在被服厂
나는 중학교를 졸업하고 피복 공장에 배치되었다나는 여기서 기계 수리공으로 일하였다피복 공장에서 약 2500여명이 일을 하고 있었는데 2000여명은 여자였다여자들의 나이는 20대부터 40대까지 다양했는데유별나게 수용소의 10대 20대 30~40대 여자들 조차도 사회에 있는 일반인들과는 달리 전반적으로 곱게 생겼다

我在中学毕业之后 被分配到了 被服工厂,我在那里担当机械修理工的工作,被服工厂里一共有2500人在工作其中2000是女人,她们的年龄从20岁到40岁不等区别于在收容所的其他各年龄段的女人们 和在社会上一般的人不同的是长的都很好看。
문제는 단체복을 입고 있는 그들이기에 그들은 속내의조차도 변변히 입고 다니지 못하고 있다그러니 그들은 보위지도원들의 탐욕에 그대로 드러나 있다내가 알고 있기로는 피복 공장에 약 7명의 여자들이 보위지도원의 사무실 청소를 교대로 하고 있었다그들은 하루에 한 번씩 돌아가면서 순번제 청소를 하는데 일반 여자들은 그 청소 당번에 뽑히려고 무던히 애쓰던 기억이 난다그래야 보위지도원은 물론 총반장의 폭행으로부터 잠시나마 벗어날 수 있으리라고 믿기 때문이다.

问题是  穿着团体服装的他们甚至在他们的心里这件衣服穿的也不是很体面,就是这样保卫指导员也要辱骂她们她们也要听着,据我所知 在被服工厂不少于7名女子轮班到保卫指导员的办公室进行清扫,她们一天去一次每天要清扫很多便,一般的女孩儿如果想要被挑选出来进行当次的清扫要够努力,因为相信 能够被看上哪怕是一小会儿,所以保卫指导员 当然 从总班长的暴行就开始了。

내 같은 학급 동창생 중에 박춘영이라는 고운 여자아이가 있었다그의 나이는 지금 살아있으면 24살이다그 아이도 보위지도원의 사무실 청소담당에 뽑혔다. 4 달 후 내 친구의 입에서 박춘영이가 임신한 사실을 알게 되었다박춘영이가 임신한 사실을 나를 포함하여 같은 학급 동창생들이 4명 정도가 알고 있었다우리는 그의 임신 사실을 비밀로 지켜주고 있었다그러나 배가 점점 불러 오면서 더 숨기려야 숨길수가 없게 되었다그는 끝내 임신 사실을 들켰고 하룻밤 사이에 온데간데없이 사라지고 말았다아무도 그에게 무슨 일이 생겼는지 몰랐다이일은 단지 박춘영 뿐만이 아닌 그의 사무실에서 청소를 하는 여자들도 언제 어떻게 그런 일을 당할지 알 수가 없다

和我在一个学籍的一个叫朴春英的漂亮女孩儿,她要是活到现在的话也有24岁了,那个孩子也被挑选到保卫指导要员办公室去清扫。4个月后我从朋友那里指导朴春英怀孕的消息,春英怀孕的消息加上我同一学籍的人一共4个人,我们把她怀孕的事情秘密的封锁起来,但是肚子一天一天的鼓起来,想藏也藏不住 最终她被发现怀孕了,一天晚上就消失了 也不知道去哪了,也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情,当然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朴春英一个人 在办公室清扫的女孩儿们她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碰到那样的事情
어느 날 재봉기 받침대를 등에 지고 2층으로 가지고 올라가다가 손에 힘이 빠지면서 떨어뜨려 재봉기 받침대가 부셔졌다이것이 문제가 되어 나는 보위지도원에게 불려가 네놈은 재봉기 받침대도 못 가져온다고 하면서 네놈의 손이 문제이니 총 작업반장에게 손가락을 자르라고 하였다총 작업반장은 식칼로 내손을 책상위에 올리고 칼을 번쩍 들어 내손을 내리쳤다순간 오른손 중지가 잘라져나갔고 이렇게 나는 손가락 하나를 잃었다

有一天 我要背着缝纫机支架上2楼,上去的时候由于手上突然没劲了缝纫机支架掉下来了支架摔坏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被保卫指导员叫了过去 那个家伙说缝纫机没能拿过来是我手的问题,竟然让总班长把我手指剁掉,总班长拿着菜刀把我的手摁到桌子上,一刀就剁在我的手上,瞬间我的左手中指剁了下来就这样我少了一个手指头。
2004년 중반 밤 11시 사상투쟁회의가 끝난 뒤 그때는 웬일인지 4명의 보위원들이 같이 참가하였다보위지도원이 우리에게 어느 호실에 이가 많은가를 물은 것이었다그러자 남자호실 여자호실 반장들이 일어나 자기네 호실이 이가 많다고 하였다그러자 지도원은 약을 주겠으니 그것으로 목욕을 하자고 하였다그러면서 각각 한 호실에 20kg짜리 물통을 두통씩 주었다여자호실 5명과 남자호실 7명이 목욕을 하였다

2004年 年中的一天晚上11点 思想斗争会议结束之后,不知什么事情4个保卫员们一起参加的,保卫指导员问我们哪个房间里的虱子多,这么一说 无论男房间还是女房间的班长们都起来说自己房间里的虱子多,所以指导员说要给我们药用那个东西来洗澡,然后给了各个房间20公斤容量的水桶两个,女房间5个人和男房间的7个人用那个洗澡。
그때는 아무 일이 없었다그때 그들이 준 약은 쌀뜬물 같은 뿌연 물이였는데 냄새는 밭에 농약으로 쓰던 우아독수라고 하는 농약의 냄새가 났다그들이 목욕을 한 후 1주일이 자나면서부터 그들의 목에서는 붉은 반점이 생기면서 곪아 터지기 시작하더니 거의 한달 뒤에서는 살이 문더러 떨어지기 시작하였다

那个时候什么活儿也没有,那时候他们给的那个药像淘米水一样浑浊味道像农田里用的一种叫“啊毒手”的农药,他们在洗完澡之后的一周开始 脖子上长了红色的斑点,开始腐烂溃烂,几乎就在一个月之后开始掉肉
그리고 그들은 모두 고역에 시달리면서 자리에서 일어나지 조차 못하였다그들이 거의 죽어간다고 생각할 즈음에 트럭한대가 오더니 그들 모두를 치워가는 것이다그리고는 아무소식이 없다지금 생각해보면 끔찍한 광경이다혹시라도 내가 그때 그물로 목욕을 했었더라면 나는 지금 대한민국 이 자리에 없었을 것이다.

并且 他们全都受着折磨连站都站不起来,正当他们想着几乎要完了的时候,来了一辆卡车把他们全部带走处理了,什么消息也没有,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如果当时我也用那个水洗澡了 现在我也不会出现在韩国。
2004년의 어느 하루나는 박 씨라는 성을 가진(이름은 기억이 나질 않는다정치범이 피복 공장에서 내가 일하던 곳으로 왔다나는 그에게 기계 수리하는 법을 가르쳐주도록 전달받았다여러 대화를 나누며 우리는 좋은 친구가 되었다그는 이런저런 이야기를 해주며 처음으로 내게 수용소 밖 세상을 알려주었다이 젊은 친구는 아시아들의 몇몇 나라를 여행해봤고 나에게 그가 경험했던 바깥 세상에 대한 많은 것들을 얘기해줬다그는 기회가 나는 대로 수용소를 탈출해서 수용소 밖의 세상을 경험해 보라고 다독여주었다

2004年的一天,我带着一个姓朴的政治犯从被服工厂来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名字我记不住了)我负责教他修理机械的方法,经过几次接触后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他跟我说了这样那样的话,我第一次了解到收容所以外的世界。这个年轻人去过亚洲的几个国家旅行过,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外面的经验。他跟我说了让我有机会逃出收容所到外面的世界
수용소로 부터의 탈출

从收容所出逃
그러던 2005년 1월 1일 나는 하루 휴식하면서 아버지를 만나러 갔을 때 아버지는 나에게 특별한 소리를 하지 않았다그렇게 하루가 지나가고 다음날 2일 피복 공장에서는 화목을 한다고 하면서 약 25명의 남자여자들이 산으로 올라갔다여기 책임자는 총반장이였다우리는 화목을 하면서 산으로 올라가고 있을 때 철조망이 눈에 띠었다순간 다른 사람들이 보나 하고 보니 화목을 하고 있었다.

200511日 我在休息 去见爸爸的时候 爸爸没有跟我说什么特别的,那样过了一天第二天被服工厂说要植树 需要男女25人上山,这里的负责人是总班长 我们边植树边上山的时候看见了铁丝网,瞬间其他人都看见了但是他们还是在那里植树。
그때 내 머릿속에 떠오른 것이 어머니와 형의 처형장면과 감방에서 고문 받을 때 그 악몽이 머릿속에서 스치어지나갔다그때 나에게 떠오른 것이 저 철조망을 넘어가자하는 생각이 떠올랐다더 다른 생각이 할 필요조차 없었다다른 사람들의 눈치를 보면서 경계선이 가까이로 접근하니 눈에 확 안겨 왔다그때 눈이 거의 무릎가까이 까지 쌓여 있었는데 나는 살금살금 다가갔다경계선 바로 옆은 경비대들이 순찰로가 있어 눈이 다 치워져 있었고 그 너머 약 1미터 정도 아무것도 없는 흔적선 그리고 전기 철조망이다나는 이 철조망을 넘다가 총에 맞아 죽거나 전기에 붙어죽는다고는 전혀 생각하지 못하였다가 오직 하나 저 철조망 밖으로 나가자 하는 것 밖에는... 

那时候 在我的脑海里 出现了妈妈和哥哥行刑的场面和在牢房被考问的时候,那个噩梦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我又有了越过那个铁丝网的想法,甚至不需要再想别的,看着别人的眼神警戒线越来越接近,我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 那时候眼睛和膝盖几乎就要长到一起似的,我轻轻的走过去 就在警戒线旁边有巡查的警备队员们在巡逻雪都收拾了,再往那边一米 就是什么也没有的痕迹线和电网,无论我是在翻越铁丝时被枪打死还是被电网电死,完全没有想那么多,只有一个就是翻过那个铁丝网逃出去。
철조망을 살펴보니 첫선과 두 번째 선사이가 조금 벌어져 있었다나는 더 생각할 새 없이 경계선 쪽으로 달리기 시작하여 철선과 두 번째 선사이로 몸을 들이미는 순간 밑바닥에 무엇에 찔리는 느낌과 순간 두 다리 하체부분이 전기에 붙으면서 정신이 아찔하였다그래도 나는 본능적으로 앞으로 기어 나왔다나는 정말 운이 좋았다내가 수용소의 철조망을 탈출할 때 전기에 붙은 순간에도 정신을 놓지 않았다뒤를 돌아보니 철조망은 내 등 뒤에 있었다순간 내 마음은 그 무엇에도 바꿀 수 없는 환희를 느꼈다그때의 내감정이 무엇이었는지 말로 다 표현할 수 없다

我在观察铁丝网的时候发现第一条线和第二条线之间有点远,但是我没有想那么多开始向警戒线那边跑,当身体通过那个铁丝网和第二条线的时候瞬间下面感觉到了疼痛 两条腿下体触电了马上精神感到恍惚,就即使是这样我也本能的像前面爬着出去,我的运气真好,我在翻越收容所的铁丝网的时候在触电的一瞬间我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向后一看那铁丝网在我的后面 瞬间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欢喜。那时我的心情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

나는 정신없이 산골짜기 아래로 내리 뛰었다한참을 내리 뛰다가 바짓가랑이가 끈적끈적한 느낌이 들어 가랑이를 올려 보니 두 다리에서 피가 흘러 나왔다그때야 나는 내가 철조망 사이로 넘어 올 때 전기에 붙었다는 것을 알았다그래도 그 상처를 돌 볼 경황이 없었다나는 상처를 그냥 놔두고 골짜기로 뛰어 내려갔다.

我没有意识的 向山沟下面跳了下去,好一会儿 我的裤脚开始有一种粘稠的感觉,把裤脚向上一卷 两条腿在流血。那个时候我才知道 我在通过铁丝网的时候触电了,就是这样我也没有照顾伤口的心思,我没有管伤口就向山沟里跳了下去。
마을로 들어가니 불 꺼진 집이 한 채 있었다다짜고짜 집에 들어가 밥을 먹고 쌀을 훔쳐가지고 다시 나왔다훔친 쌀을 장마당에 팔고 그 돈으로 경비대에게 뇌물을 먹여 검문소를 안전히 통과할 수 있었다

我到了一个村子里有一灭灯的家,也不管什么进去之后就找饭吃然后偷大米出来后,我把偷来的大米拿到集市上去卖,用卖得的钱去贿赂警备队 为了能够安全的通过检查站。
자유를 향한 길

通向自由的路
정치범으로 태어나서 수용소 밖으로 탈출하여 처음으로 북한사회를 보았다불과 20일 밖에 되지 않았지만 그 기간에 나는 북한사회가 새롭게 느껴지었다기적적으로 두만강을 건너 2005년 1월 중국에 도착하였다

一出生就是政治犯的我从收容所逃了出来,第一次看到了北朝鲜的社会,虽然只是过了短短的20天但是在那期间我却对北朝鲜的社会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奇迹的是在2005年的一月我渡过了图们江来到了中国。
국경근처 한 산골마을의 중국인의 집에서 소 방목을 하며 1년간 일했다일 년을 일하고 떠난다고 하자 나에게 중국 돈 600원을 주었다. 1년 일하고 600원을 받은 것이다나는 그 집에서 나와 버스를 타고 장춘으로 간 다음 거기서 기차를 타고 북경에 내리었다북경에서 다시 청도로 오는 버스를 타고 청도에 도착하였다

在国境附近有一个山村在一个中国人家里 放了一年的牛,干了一年之后我要离开了给了我600人民币,干了一年得了600块钱,我从那家出来之后坐客车到了长春 然后在那里坐火车去了北京,在北京我坐上了去青岛的车最后到了青岛
청도에 도착하여 한 한국식당에 들어가 한국남자에게 도와달라고 사정했다그는 나를 상해로 데려가서 영사관으로 데리고 들어가는데 성공했다상해의 영사관에서 6개월을 보낸 후 한국으로 올 수 있었다.

到了青岛之后我去了一家韩国饭店 请求一名韩国男人的帮助。他把我成功的带到了上海的领事馆 在上海领事馆里六个月后 我来到了韩国
2007년 11월 신동혁

200711月  申东赫
자료제공 북한인권시민연합

资料提供:北韩人权联合会

最后编辑于:2014-10-29 19:22
分类: 韩语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