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地方,让你想一去再去?

发表于:2014-11-02 10:30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我想起一个曾经被讨论的很热烈的病症——单曲循环症。该症主要表现为对熟悉的音乐,一遍又一遍地听,却早已不知在唱什么。当然,这也包括总是看同一部电影,读同一本书,游同一个地方,重复多次而欲罢不能的状态。——来自德瑞姆心理学院,微信号为:deruimu


这个病症不是这里要讨论的问题,之所以提到它,是想在提到“故地重游”时撇开关于这个病症的预设,就像省得有些人,一提起美食就会想到胖,一提到登山就想到坠亡一样。因为,故地重游并不是一种病,不过是借由这种方式来平复某种情绪,有时,这对于解决实际问题着实能产生奇效。


有没有一个地方,让你想一去再去?


记得一个端午小长假,本是打算去浙北大峡谷,可却鬼使神差地去了莫干山。


山路盘旋,一路45度角,开手动挡的车走这样的山路可不是容易的活。下午5点多抵达山上第一站——蒋介石官邸。在我和朋友刚从车里出来准备打听官邸住宿费用时见一对情侣从官邸总台出来,还小声交谈着,只听见那女孩说“太贵了,太贵了……”,眼看着他们钻进了宝马车里,我心里犯嘀咕了:开宝马的都嫌贵,那我肯定是住不起了。


我们与她二人也确实有缘,在偌大的莫干山几次会车,擦肩而过,直到晚上7点钟在山腰的太白楼酒家用餐时我们又是巧遇。那时辰,露天餐厅唯有我们四人,陌路相逢,又似曾相识,倍觉着亲切,一时便聊开了,方知这位姑娘来自南京,姓陆。太白楼酒家的老板娘是好客的,尤其是她劝陆姑娘也尝尝莫干雪啤时说,“山上不要紧,山路没有交警”,淳朴逗乐了我们。


第二日我们结伴同游,去了剑池。踏着石板踩着云雾穿过竹林一阶一阶下到深处。来到观瀑亭,看着对面石壁上斑驳的字迹,湿漉漉的石苔,真想探过身子去抚摸,抚摸历史的沧桑,还有那个美丽的传说。


这一说,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这些年,莫干山,这个小地方却是吸引着我一去再去,或一个人,或几个人……


故地重游让你有意想不到的心理收益


每次来莫干山,在行走时我很容易陷入某种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的状态,这是对过去的一种怀念,这种怀念多半是享受的。可为什么我们特别容易被这个地方吸引呢?


我们不由自主地与这种地方发生或爱或恨的关系,很可能是因为这些地方让我们产生对生命中重要人物或事件的心理唤醒。这些地方在我们眼前出现时,就给了我们第二次机会,让我们借着与这个地方或快乐或痛苦的深度情绪互动过程,去医治过去所受到的心理创伤,弥补过去的遗憾。


还记得那次在山下用过午餐送别路小姐二人,我们再次踏上山路仔细寻访山中景致。来到大坑景区,攀着山峰的边缘,一路时晴时雨,“花翻草覆,藤飞树舞;不管淋漓零乱,颠狂得不由自主”。


傍晚时分,我们住进了山脚下的“山前人家”,客房在别墅的二楼,这是套房,有卧室、棋牌室,阳台;下有深谷、巨石、青苔;左有高山、密林、竹园;前有别墅、农家,菜地;上有飞鸟、云岫,而这一切又都点缀在细细的,细细的雨雾中。


吃过晚饭,把桌椅搬到阳台上,描着高山若隐若现的轮廓,听着谷中泉水冲击岩石的声响,还有零星的萤火虫一闪一闪招摇过市,好生热闹。佳人作伴,品着红酒,闻着绣球花香,好生惬意!在这宜动宜静的夜晚,睡意也化着悠悠的思绪,飘过围墙,裹挟着泉水声,渗进竹林,我抅也抅不着……


如今再想起这些,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妙!


写在后面:


虽然去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故地重游一游再游,未必是改善心情的最佳方式,其作用也未必及得上积极锻炼和读书看报,但故地重游提高幸福感的这种作用却不容忽视,毕竟,它能够使人们获得意想不到的心理受益,这些受益往往在其他活动中难以实现的。

分类: 名师专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