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虫大分享】馋不是罪,是有品位。

范家嘟嘟 (千仞云欻) 高级粉丝
76 48 4
发表于:2014-11-02 19:02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 馋",在英文里找不到一个十分适当的字。罗马暴君尼禄[lù],以至于英国的亨利八世,在大宴群臣的时候,常见其撕下一个个又粗又壮的鸡腿,举起来大嚼,旁若无人,好一副饕餮[tāo tiè]相!但那不是馋。埃及废王法鲁克,据说每天早餐一口气吃二十个荷包蛋,也不是馋,只是放肆[sì],只是没有吃相。对某一种食物有所偏好,大量的吃,这是贪得无厌

      "馋",则着重在食物的质,最需要满足的是品味。上天生人,在他嘴里安放一条舌,舌上还有无数的味蕾,教人焉得不馋? "馋",基于生理的要求;也可以发展成为近于艺术的趣味。 也许我们中国人特别馋一些。"" 字从食,本义是狡兔,善于奔走,人为了口腹之欲,不惜多方奔走以膏馋吻,所谓“为了一张嘴,跑断两条腿”。真正的馋人"为了吃,决不懒。"

       我有一位亲戚,汉军旗,又穷又馋。一日傍晚,大风雪,老头子缩头缩脑偎着小煤炉子取暖。他的儿子下班回家,顺路市得四只鸭梨,以一只奉其父,父得梨,大喜,当即啃了半只,随后就披衣戴帽,拿着一只小碗,冲出门外,在风雪交加中不见了人影。他的儿子只听得大门哐啷[kuāng lāng]一声响,追已无及。约一小时,老头子托着小碗回来了,原来他是要吃榲桲[wēn bó]拌梨丝!从前酒席,一上来就是四干、四鲜、四蜜饯jiàn榲桲[wēn bó]、鸭梨是现成的,饭后一盘榲桲[wēn bó]拌梨丝别有风味(没有鸭梨的时候白菜心也能代替)。这老头子吃剩半个梨,突然想起此味,乃不惜于风雪之中奔走一小时。这就是 '馋"。

      人之最馋的时候是在想吃一样东西而又不可得的那段期间。希腊神话中之谭塔勒期,水深及颚[è]而不得饮,果实当前而不得食,饿火中烧,痛苦万状,他的感觉不是馋,是求生不成求死不得。"馋" 没有这样的严重。人之犯馋,是在饱暖之余,眼看着、回想起或是谈论到某一美味,喉头像是有馋虫搔[sāo]抓作痒,只好干咽唾沫。一旦得遂所愿,恣情享受,浑身通泰。对于家乡风味总是念念不忘,其实千里莼羹chún gēng,末下盐豉[chǐ]”也不见得像传说的那样迷人。

      我曾痴想北平羊头肉的风味,想了七八年;胜利还乡之后,一个冬夜,听得深巷卖羊头肉小贩的吆喝声,立即从被窝里爬出来,把小贩唤进门洞,我坐在懒椅上看着他于暗淡的油灯照明之下,抽出一把雪亮的薄刀,横着刀刃片羊脸子,片得飞薄,然后取出一只蒙着纱布的羊角,撒上一些焦盐。我托着一盘羊头肉,重新钻进被窝,在枕上一片一片的羊头肉放进嘴里,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睡乡,十分满足的解了"馋"瘾。但是,老实讲,滋味虽好,总不及在痴想时所想像的香。我小时候,早晨跟我哥哥步行到大鹁鸽[bó gē]市陶氏学堂上学,校门口有个小吃摊贩,切下一片片的东西放在碟子上,洒上红糖汁、玫瑰木樨[xī],淡紫色,样子实在令人馋涎欲滴。走近看,知道是糯米藕。一问价钱,要四个铜板,而我们早点费每天只有两个铜板。我们当下决定,饿一天,明天就可以一尝异味。所付代价太大,所以也不能常吃。糯米藕一直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后来成家立业,想吃糯米藕不费吹灰之力,餐馆里有时也有供应,不过浅尝辄止,不复有当年之"馋"。

     "馋",与阶级无关。豪富人家,日食万钱,犹云无下箸[zhù]处,是因为他这种所谓饮食之人放纵过度,连馋的本能和机会都被剥夺了,他不是"馋",也不是 "太馋",他麻木了,所以他就要千方百计的在食物方面寻求新的材料、新的刺激。我有一位朋友,湖南桂东县人,他那偏僻小县却因乳猪而著名,他告我说每年某巨公派人前去采购乳猪,搭飞机运走,充实他的郇[xún]厨。烤乳猪,何地无之?何必远求?我还记得有人治寿筵[yán],客有专诚献“烤方”者,选尺余见方的细皮嫩肉的猪臂一整块,用铁钩挂在架上,以炭火燔炙[fán zhì],时而武火,时而文火,烤数小时而皮焦肉熟。上桌时,先是一盘脆皮,随后是大薄片的白肉,其味绝美,与广东的烤猪或北平的炉肉风味不同,使得一桌的珍馐[xiū]相形见拙chù。可见天下之口有同嗜,普通的一块上好的猪肉,苟处理得法,即快朵颐[yí]。像世说所谓,王武子家的蒸饨,乃是以人乳喂养的,实在觉得多此一举,怪不得魏武未终席而去,人是肉食动物,不必等到“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平夙有一些肉类佐餐,也就可以满足了。

      北平人“馋”,可是也没听说与谁真个馋死,或是为了"馋"而倾家荡产。大抵好吃的东西都有个季节,逢时按节的享受一番,会因自然调节而不逾矩[yú jǔ]。开春吃春饼,随后黄花鱼上市,紧接着大头鱼也来了。恰巧这时候后院花椒树发芽,正好掐下来烹鱼。鱼季过后,青蛤当令。紫藤花开,吃藤罗饼,玫瑰花开,吃玫瑰饼;还有枣泥大花糕。到了夏季,“老鸡头才上河哟”,紧接着是菱角、莲蓬、藕、豌豆糕、驴打滚、爱窝窝,一起出现。席上常见水晶肘,坊间唱卖烧羊肉,这时候嫩黄瓜,新蒜头应时而至。秋风一起,先闻到糖炒栗子的气味,然后就是炮烤涮羊肉,还有七尖八团的大螃蟹。“老婆老婆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过年前后,食物的丰盛就更不必细说了。一年四季的"馋",周而复始的吃。


馋非罪,反而是胃口好、健康的现象,比食而不知其味要好得多。

                                                         

                                                                              本文作者: 梁实秋


 

虫虫你是否时常犯“馋”呢?

 


 期回顾:煤炭与钻石


 
最后编辑于:2014-11-02 19:55
分类: 懒虫大分享

标签: 爱生活

全部回复 (48) 回复 反向排序

  • 4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懒虫电台
  • 懒虫进化室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