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3

发表于:2014-11-29 10:50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多久了,如今北国雪已落,你在何处。“

  悬崖边缘,一个身着儒衫,双手负背的男人矗立其上,银色的长发如瀑,随着寒风飞扬,说不出的潇洒,却又带着那一丝落魄,寂寞。

  鹅毛般的大雪自高空飘下,打着旋,落在了男人的脸颊,很快消融,化作水渍,变成了滴滴水珠,沿着脸庞换缓缓流下。

  男人似乎感觉不到那种刻苦的冰寒,又或许,他心中的那件事,他所等待的那件事,他所经历的那件事,远远胜过这寒冷吧。

  男人的眼神如水一般清澈,却又如天宇般浩瀚,也如鹰一般锐利,这是怎样的一种眼神,让人难免沉溺其中,在那黑白交融的眼瞳中忘却了自己,迷失了自己。

  他的眼神,像是在叙说一段故事,一段不是最伤心,也不是最快乐的故事。

  他眺望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峦,高耸穿云的尖峰,以及那无尽的雪。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等了很久,非常想见的人,也只有那个人,可以让他铭记,如刻刀,深深在心中刻上了印记,无法磨灭的印记!

  犹记那一天,也是在这段悬崖之上,也下起了雪的天气。

  他背对着他,留下了一个背影,黑色的蓑衣,黑色的斗笠,空荡的右袖,紧紧抓握着长刀的左手。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坚定。

  仿佛这个约定,只要许下,就是任何人,任何事物,哪怕命运,都没法抹除!

  而他,站立在距离几步远的他的身后,微笑了,他听到这句话微笑了,他知道他不可能失诺。

  若是有人阻挡,他会干掉,若是有事情阻挡,他会忘掉,若是命运阻挡,他会让命运臣服,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种人,无论在那时,还是现在,都很少了。

  飞来崖上,狂风卷起了他乌黑的长发,他将长刀插入雪中,用左手几下子就把长发卷起,黑色的蓑衣随着风,衬着白雪,摆动着。

  ”到时候,我在这里等你。“他张了张嘴,最后只说出这句简短的话,但是,他知道,他一定明白。

  寒风狂啸着,白雪飞舞着,冰霜在发丝间结起了,他的背影在他的眼中模糊了。

  风寒雪厉,南北西东早已分不清。

  忘不掉,那一幕幕豪情万丈,那一幕幕执迷不悟,那一幕幕你在身边的每个日夜,那一幕幕,他不会忘记,他也不会忘记。

  岁月变换,斗转星移,天地变迁,物是人非,他从遇见他的那一刻起,就踏出了凡尘,回望来时的路,已经成了永恒。

  青山遥,碧水长,水转山不转,心有约,无可挡,万山不过几步间。

  经历了无数,命运是否已经改写。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风声萧瑟伴征尘,青山遥,碧水长,隔万里,心无阻,无论斗转星移多少变换,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雪越加的大了,他卷起了衫袖,马步一跨,一拳冲出,扬起了一阵雪花。

  突然,一道寒光闪出,他心中一惊,连忙后跳几步,双手做阻挡状。

  谁知,那道寒光变成了数十道,他知不可躲过,心中一定,朝前冲去,双拳交替冲起,如龙,似虎,一拳接着一拳,那寒光”当“的一声脆响,像是接触到了极为坚硬的东西,速度减缓了下来。

  原来是一把刀。

  一把九尺长的刀,无比狭长,他忽然之间明白这是谁。

  这世间,也只有他能将这把刀舞动的出神入化,也只有他,才配的上这把刀。

  忽然间他笑了,他知道约定没有变,他依然来了。

  ”如今世间人人以你为敌。“那把长刀被收起,只见一个头带斗笠,身着蓑衣的男子将长刀插入白雪中,用手压了压斗笠,朝着他笑道:”一悠然,没想到你活的到极为潇洒,还有这闲情于雪中打拳。“

  ”哈哈,天下都知道我一悠然悠然一剑断黄泉,却不知道我的剑不是剑,是刀,而断了黄泉的武器,不是刀,而是拳。话说,切飞云,你这刀用的习惯么?“

  ”当然习惯了,外界只知道我被你害乱了修为,但是不知道我将心魔逼于右手臂,自行断掉,如今修为又有精进。话说桂宫盛会要开始了,难道你不想去凑凑热闹。“

  ”当然想,不过一个人可没有意思。青灯是个好东西,没想到居然可以再生肉体。“

  切飞云转过身,将长刀握在手中,朝悬崖边走去:”既然如此,还这么磨蹭。“

  ”哈哈,你的本性还是没变。“

  ”开玩笑,我可是切非云。“

  雪更大了,但是却多了些生气,少了些落寂。

 

 

填坑了……这个想了好久……

 

  注:切飞云与一悠然乃是忘年之交

 

分类: 连载

标签: 未完结(慎)

全部回复 (16) 回复 反向排序

  • 1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完结(撒花)
  • 未完结(慎)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