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社腐文组】长啸歌之乱世春秋(六)苏公子 第三节 By Ice小幽

zsy200601 (奈落の蜗牛) 还虚
111 4 0
发表于:2014-12-04 05:3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苏公子 第三节

文/Ice小幽


站在刚才那家相公馆的正门口,是的,玉潇又绕回来了。因为自己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助人为乐,另一个是把全城的当铺翻个底朝天。想想做贼似的搜查全城当铺的行为有点儿低级,还不如花点儿钱助人为乐一下。于是玉潇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玉潇还从未这样进过烟花之地,迈入了门口之后,忽然觉得自己开始在那边犹豫,除了傻站着还是傻站着。人还没站多安稳,便挤过来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那女人先是上下打量了玉潇一番,终于冲玉潇谄媚的笑了笑,“这位公子,不知您是中意我们馆里的哪位啊?瞧您面生,要不要我给您介绍介绍?”

看着不远处几个浓妆艳抹的小倌正要挤过来,玉潇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摇头,“我不是来找乐子的。”

“那,”那个老鸨又狐疑地瞄了玉潇几眼,“你是来卖身的?”

“我,”玉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强忍要杀人的冲动,没好气的说,“我来赎一个人,把梦心领出来吧。”说罢,直接丢给那老鸨一锭金子。

对方看到灿灿发光的金子,眼睛都不会眨了,兴奋之情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可掂了掂手里的金子,却叹出一口气来。

“怎么,”玉潇见她脸色有变,问道,“还嫌不够吗?”

那老鸨无奈且不舍地把金子又塞给了玉潇,说道,“我们这样的小城市,一锭金子买什么都够了。可惜啊,公子,您来晚了一步,人刚被袁公子提走了。”

“袁公子?”玉潇有种不祥的预感,“哪个袁公子?”

老鸨弯腰凑近玉潇小声说,“就是我们城里都叫做‘袁阎王’的那位。”她直起腰,有些悲怨地说道,“不是我胡说,送去他家的人,好多丢了命,要不怎么叫‘阎王’呢。”老鸨转身冲玉潇摆了摆手,带着些呜咽的说道,“要怪就怪梦心他命不好吧。”

玉潇掂量着帮人帮到底,立即到袁府去了一趟,然后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悦来客栈。扣了扣自己房间的门,开门的是一个白净的少年,此人正是拿走玉潇玉佩的罪魁祸首。与白天那邋遢的扮相完全不同,清洗了一番,换上了干净衣物后,总算是让玉潇看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这少年也就是十六七岁样子,生得眉清目秀,明眸皓齿,这样梳洗干净后,倒像是一个贵族公子。刚刚开门时,玉潇差点儿没认出他来。

“梦心没跟你一起?”那少年刚打开门,就焦急的询问道。

一提起这件事情,玉潇有些愧疚起来,伸手递给对方一枚玉佩。和玉潇那个又大又圆又美的玉佩不同,这枚十分朴素,也普通的很。

然而却刺激到了对方,少年一把抓了过来,放在眼前,“这不是梦心父母留给他的那个吗?我见他总是戴着。怎么在你这儿?”少年有些狂躁的摇着玉潇,“梦心他怎么了?”

“他、他、他死了,”玉潇第一次发现自己也会磕巴,“我去找他时,他已经被袁府拉走了,等我追到袁府时,他已经不行了。”

“‘袁阎王’那个畜生,”少年握紧双拳,紧紧咬着嘴唇,几乎要滴出血来了,“我要找他算账!”

“梦心临死前有话给你,”玉潇一把抓住那个已经疯狂的冲动少年,“他劝你不要替他找袁家报仇,毕竟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去根本就是送死,何况,他说你自己还有大仇未报。”

那少年愣了一阵儿,忽的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都是我害的,梦心是替我死的。袁阎王一开始要找的人就是我,因为气他伤他的人是我。”

玉潇看他哭的凄厉,于心不忍,也弯下身,伸手搭在他的背上,“你不要太过自责,害死梦心的毕竟是袁家,不是你。”

那少年摇着头,抽泣道,“不、不,就是我,袁阎王知道梦心跟我最好,故意拿他出气。因为我跑了,我怕了,我太想活下去。梦心,我对不起你!”

玉潇见他那难过的样子,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自处了,也只能默默地站在他身前,等他接受眼前的事实。

死者已逝,独留生者痛苦于世间,自古如此。

黎明悄悄的逝去,微风吹过时间的痕迹。除去打着哈欠,抻着懒腰,刚刚走出庭院的人们,晨光也绘出了伫立在墓碑前的,两行孤单的斜影。

“他救过我,我没能报答他,还把他带向了一条死路,”长久的沉默后,少年终于开了口,“就连他死了,我也没有能力厚葬他。”玉潇看向那草堆的坟墓,以及墓前木制的墓碑,这样简陋的坟墓,更显墓中之人凄惨的命运。

孤零零的墓碑前还摆着一个头颅,正是那个无恶不作的袁阎王的。其实昨夜玉潇去袁府的时候,便已斩杀了这厮,皆因当时他见到梦心的惨状太过震撼。玉潇记得他抱起这个弥留之际的人时,发现他已被伤的体无完肤,浑身都是在流血。作为一个刺客,玉潇没少杀人,但从来都是尽量给对方致命一击,从未为了自己乐趣虐杀谁。而一个好好的人,竟变成了这幅惨状,玉潇心中顿时生起一股巨大的怒火,毫不迟疑的杀了那个袁少爷。

然而今天,对着梦心的墓碑,看见旁边仍在默默流泪的苏袖。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愧疚,后悔自己杀的晚了。自己是否越来越冷血了呢,如果刚看见苏袖被追打的时候就救下他,那时去找来梦心,一切就都来得及,一条善良无辜的生命就不会这样凄惨的消逝。

他一时有些恍惚,特别是听到梦心昨日临死前提醒的那句“大仇未报”。想想这些年的自己,为了报大仇,可能做过很多错事。不知为何,耳边又响起当日满街子国百姓的哀嚎,混合着昨日苏袖凄厉的哭声,玉潇一时间有些苦涩。

“我要变强,”身边的少年忽然说道,一改之前悲痛的表情,换做决绝的神情。

“想法是很好,可是想变强可不是一两天的事情,”玉潇好心的提醒,“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你除了轻功还过得去,武功基础并不是很好。若是想学得上乘武功,还是找个正经人拜师学艺才好。”

    “嗯,我看你挺正经的。”那少年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玉潇听得出对方的意思,但没有料到他能有这样的要求。可是他不想再趟什么浑水,此刻想也没想,便回答道,“不可能。”

“为什么?”那少年不解的表情倒是令玉潇颇为无奈。

“不行就是不行!”玉潇懒得解释。心里暗道,我一个杀手,还要时时带上你,岂不碍事。

谁料,那少年突然跪向玉潇,磕头便拜,“之前的冒犯我跟您道歉,但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您就收留苏袖为徒吧。”这一举动真是让玉潇吃惊不小,想到苏袖平日里说话总带着几分倔强,即便是前不久,玉潇所见得那副落魄模样,嘴上也是不饶人。也不知现今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让他抛却了平日里的骄傲,竟拜起大不了他几岁的玉潇为师。

此情此景,玉潇只觉那少年脸上绝决的表情异常的熟悉,复又想到了那句“大仇未报”,终不忍心拒绝,随即道,“好吧,跟我走可以,但你必须一切都听从我的。否则,我随时都可以把你扔在路边。”

“是,师父。”那少年连忙应道,脸上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见他突然听话了起来,玉潇倒是不适应了。

====================《小幽华丽丽的分割线》==================



在小幽的上一个助攻贴之后,最近社团人气儿有好转的迹象呢~八错八错~

看来我还得继续加人气啊~

不过今天说好要码1w的,结果浪到现在只写了3000多。。。ORZ

滚回去继续码字了

【传送门】上一章 苏公子 第二节

                                      下一章

                                                 返回总目录

最后编辑于:2014-12-04 05:36
分类: 连载
全部回复 (4)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完结(撒花)
  • 未完结(慎)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