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你的脚镣(DRM_精神分析_朱晓刚) 释梦,潜意识,精神分析 开聊啦~~

DRM_朱晓刚 (精神分析-朱晓刚) 四海生平
3263 177 14
发表于:2014-12-04 21:36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如果您对精神分析,释梦,潜意识奥秘有兴趣,欢迎留言交流讨论哦

(文BY:朱晓刚)为了存活下去,我们需要存储一些了解世界和自己的经验知识,而不用每次遇到相同或类似的情景,都要再从新学习认知一遍。而为了减轻大脑的记忆负担,提高提取和应用这些经验知识的运作效率,就要求这些知识一定是便于携带和随时提取的。我们从对过去经历、情景的体验记忆中提取这些知识,利用这些知识来对现在和未来的体验、情景做出预测,指导我们的外在行为反应,这种内部的记忆、知识往往来自早年,或者说,来自早年的记忆、知识、经验的总结,形成了我们的内部工作模型,我们依此生活。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是依靠过去来应对现在,指向未来的。但是为了方便记忆与提取,我们往往只选取现实世界的某些点来代表一个事物,这些点,我们称之为表征。比如:我们形容北方人为爽直,外向,大气,个头高大,爱面子等等。但是正如我们常说的,地图不是领土。表征性取样永远不是现实本身,而且现实一直在变,当年取样的样本,往往不具有普遍性、代表性、也与现在的现实世界不同,因而,完全按照地图生活,会很危险,完全不按照地图生活,全靠自己每次重新探索,会很累,平衡两者,灵活地运用地图,是一个人心理健康的标志。

内部表征地图一旦形成,就会影响我们当下的体验、反应,甚至是体验当下和对当下做出反应的姿态(即:预设立场)。如果早年的依恋关系是安全的话,我们会敢于探索、思考、感觉、感受以及去行动,并且具有开放性与灵活性。对内部工作模型来说,就是我们有能力并且愿意开放,愿意根据新的体验修改旧有的表征/地图,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新世界现实/地形地貌。而若早年的依恋关系有回避、矛盾或混乱的印记,那么我们不敢探索开放自己,固持着旧有的地图,却希望在现实当下已经改变的地形地理中到达彼岸。我们的“反应灵活性、适应性”无疑将大大受损。

在婴儿的非言语沟通中,无论是什么引发了父母的调谐、共情性反应,都会被婴儿纳入到“规则”之中;同样,无论是什么会激起了父母的厌恶性反应(或没有注意到,非调谐性反应),都会被婴儿排除在“规则”之外,或是形成“禁忌”的规则。这些有关自我和他人的原始经验教训在早期互动中被习得了,即被记忆、被表征、被内化。婴儿从这些早期交流互动中所推论出来的“规则”(条件反射和操作性条件反射),不仅决定了他们如何表现,也决定了他们允许自己如何去感受、期望、思考和记忆的内容。人生从很早就被套上了各种“规条”的枷锁,这种枷锁,不是来自“规条”本身,因为那些“规条”经验在彼时彼地的情景下,是适合的,有利婴儿存活和发展的。真正的枷锁是来自“你只能这么思考,只有这么思考才是对的”,这使得个体死抱着当年的经验不放,用之应对以后的成年生活,以及此时此地的情景。而带着脚链,你无法跳出一曲美丽的人生生命之舞。


什么影响到个体一定要死抱早年的经验不放呢?答案是:养育质量,或亲附关系。安全型的养育方式,个体就相对灵活应用早期经验,他们既能获得智慧,也能获得何时使用这种智慧的智慧。而其他非安全型教养方式下的个体,就显得相对比较僵化,僵化地使用早期经验,僵化地采取体验现实生活的姿态,等待他们的无疑将会是悲剧式的命运。

成人的父母,按照自己的内部工作模型,有选择性地,有限制地对婴儿的行为做出反应,他们的孩子内化了这种互动方式,所以,不安全型的依恋关系往往代代遗传。

对于早年有不安全依恋经历的患者,为了整合最初关系中没有能够提供的体验,和治疗师(或爱人、子女)建立一段新的依恋关系,这对他们也许至关重要。儿童期的依恋关系形成了自我最初的结构,患者对治疗师的依恋则在现在、成人、求诊时重新构建自我的结构,治疗情景提供了一种可能,把不安全的工作模型转变为“努力后挣来的”安全模型,脚镣由此被打开。(支持原创,转发请注明源于朱晓刚的博客) 

如果您对精神分析,释梦,潜意识奥秘有兴趣,欢迎留言交流讨论哦




调查/投票区

1、如果朱晓刚老师开精神分析解梦课,约吗?
最后编辑于:2015-01-13 09:30

本帖来源社刊

分类: 名师专栏
全部回复 (177) 回复 反向排序

  • 14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