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唐代的外来文明》

发表于:2014-12-06 17:02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作者: 爱德华·谢弗 / Edward H. Schafer
出版社: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The Golden Peaches of Samarkand: A Study of T'ang Exotics
译者: 吴玉贵
出版年: 2005-12-1
页数: 423
定价: 98.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薛愛華作品
ISBN: 9787561332573

这本书的另一个名称是《撒马尔罕的金桃——唐朝的舶来品研究》,书名来源于一个史书记载的真实故事。在七世纪时,撒马尔罕(康国)曾两次向唐朝宫廷进献一种“大如鹅卵,其色如金”的黄桃(也叫金桃),并被允许种植在皇家园林中。可惜后来该植物大概因为水土不服湮没无闻,找不到任何记载,终成一种珍稀缥缈且不可考的物种。

不过,作者还是把金桃与中国文化中喜闻乐见的寿桃、仙桃联系起来,认为该事物富于神秘浪漫色彩,也可代表那些在历史长河中仅短暂闪耀一时的外来事物。选择它作笔记是因为它是西方研究唐代文化的一本经典之作,作者爱德华·谢弗是著名的汉学家,这本书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唐代中国(尤其是,自七世纪唐朝建国到八世纪玄宗统治的和平安定期,统治者较有作为)有很大的国际影响力,为世界文明贡献了很多精彩篇章。同时,唐代又是一个视野和心胸极为开阔的朝代,对外来文化一般来说非常宽容和喜好,宗教信仰等只是其中之一,这从本书中总可以发现其他引人入胜的内容。

唐代的通商路线主要有两条,即今天的人们所了解的: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于2014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它经敦煌、吐鲁番,联结了于阗、帕米尔、撒马尔罕、波斯等国家和地区。现在的国际货运快铁从西部的腹地出发,到达欧洲的波兰仅需不到半个月时间。而当时的陆上丝绸之路既辉煌又百般艰辛,而且为了避开戈壁沙漠还要绕行一些地点,难免耗费巨大。

海上丝绸之路顺理成为商人们乐于选择的另一种旅行方式,它主要通过跨越南中国海(现在也是东南亚的热点地带)和印度洋来进行,东西方的商船都随季风的周期性转移而启航,广州因此成为一个首屈一指的通商口岸城市,其重要性甚至在当时居住中国的外国作者著作中有非常真切的反映,如荷兰人高佩罗脍炙人口的通俗小说《大唐狄公案》。

在唐朝时,使得隋亡的大运河工程也真正发挥了自己通达南北的作用,运河航运使得沿岸城市随之发展兴盛起来,扬州成为这样的一个典型代表——古人用“烟花三月下扬州”、“骑鹤下扬州”表达了对它的喜爱和向往。运河漕运得到后代统治者的重视,一直延续到明清,这是后话了。

实际上,以金桃为名还使人想起:除却了占了对外贸易很大比重的香料宝石、丝绸瓷器等主要项目外,一些我们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普通事物也有其外来源头。早在汉代,张骞就把葡萄从西域引进了内地,在唐代葡萄的效用更是在民间广为人知,供朝廷享用的葡萄酒酿制业也发展起来。外来的“胡椒”因品种优良,比国内的“蜀椒”、“秦椒"更受欢迎,名称也一直流传下来了。朝鲜的“新罗松子”、原生长于粟特、呼罗珊以及波斯等地“阿月浑子”(又叫胡榛子)、独立于唐政权的南诏地区传来的“蔓胡桃”等坚果也由贸易输入。

与金桃命运不同的是一些其他植物在中国存活下来,在异域文化中长久生生不息。除中国土生的豆蔻外,来自印度支那和马来半岛等地的豆蔻也受到人们欢迎,后来成为诗人们诗歌中的常用词。菩提树作为一种神圣的树,在唐代以前就传入了中国,多种植在寺庙之中;备受赞扬的娑罗树也被作为礼物,多次引进中国。不同于用雍容华贵的牡丹,人们心中另外两种家喻户晓、平易近人的名花——水仙和莲花,最初都有从外国舶来的痕迹。

《唐代的外来文明》内容很丰富,几乎涉及唐朝生活的各个方面,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当时社会的衣食住行、世俗宗教、皇家乃至民间的喜好,爱德华·谢弗的考证完全依据中国典籍,力求严谨,条理也非常清晰。总之,整本书内容的精彩是几则笔记所不能涵盖的,非常值得一读。

 

下面是书内页一幅插图

 

 

 

最后编辑于:2014-12-24 16:20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14) 回复 反向排序

  • 1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