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繁花也有落

芸梦乾雪 (寂静的喧哗) 玉楼春
1 1 0
发表于:2015-01-28 12:20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回忆。

那一年的夏天,老巷子转角里的老树花开的很盛,馥郁的花香肆意蔓延,盈满了整个巷子。

他穿着白衬衫配黑西装裤的校服,安静的走过那条巷子,经过那株老树下。细碎的花瓣缓缓的飘落,净白净白的,在风中轻微的打转,如一朵朵圣洁无暇的雪花,渐渐地落满他的肩膀,粘在他那同样雪白的衬衫上,让他忽然有一种神仙气质。他看着这棵老树,交错相叠的粗壮树根深深地扎入地底,汲取着一点点的养分,粗糙的老树皮上也落满了白花,如落了一地的雪。

老树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他祖母的祖母那一代,春夏秋冬的反复更替,经历了漫长岁月打磨的老树虽然沧桑,沟壑般纵深的纹路清晰如干枯的河床,却反而透着一股苍劲的意味。

老树默默地迎着阳光,洒落着阴凉,在季节里悄然的酝酿,静静地准备着下一次的繁花盛开。或许,在行人匆匆的时候,它会突然绽出美丽的花海,偶引蜂蝶,或香泽过客,他就寂静地、甘甜地奉献出它最美的东西。

他和她就在花海下认识。

初见,他惊叹于她的美,在醉声中与她相识,心里欢喜着这棵老树为他准备的这场美好邂逅,他因此而笃定了眼前美丽的女孩将会陪伴他走过这一生,他也因此而憧憬着未来……拾起一朵莹白的花,他讷讷地送到她面前,糊里糊涂地说:“我觉着,我们的相遇是老树的安排,我没有什么见面礼给你,就把这朵花送给你吧,你就如同这里盛开的花,很美,美到极致。”

她欣然的接过他的花朵,浅浅一笑,暗想着眼前的他真是傻里傻气,不过好像傻傻的他也很可爱。她不知道,在她浅笑的刹那,在他的眼里便如盛开了最美的花,他对她的迷恋已经无可救药。

几次树下的约定,他和她一次又一次相聚在树下,或站着,或坐在老树粗壮的根上,又或者,躺在地上,他们彼此健谈着,熟悉着。

那时,花还在盛开。

从邂逅的惊喜,到相知的甜蜜,再到相爱的幸福,他,渐渐的喜欢上了这棵老树,这一树的白花,还有这个繁花盛开的季节。于他而言,是老树用自己美丽洁白的花海,给自己造了一个缘,或许是前世今生五百次回眸的缘聚,但少不了老树的帮衬,他在心里感谢老树,感谢上苍给定的缘分。

这一年,他们十七岁,这个年纪也同繁花般璀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里,彼此住进彼此的心里,冥冥中默许的情感线,自此相互纠缠牵扯在一起,在年轮里,缓缓的延伸。

又一年。

地上散落了一地的书籍,白花花的卷子如雪片纷飞,一本本厚厚的书在凌乱的风中无规则地翻动着,风停时,书页的内容是一篇文章——毕业季。

这一年,他们双双毕业了。

老树顶着烈日,覆盖了一地的绿荫,他们头靠着头躺在树叶铺垫的地上,放肆的大笑着,眼角晶莹的几滴泪,庆祝着毕业的解脱,但也悄悄地暗示着即将离别的不舍,是的,不舍。他对她说:“等我,四年”。她默酿了许久,美丽的脸上犹自带着一点红晕,呢喃了一声:“嗯。”他把手放到她脸上,轻轻地摩挲,指间触到她的眼角,是湿的,那一刻,他的眼里,也水雾弥漫。
这一次,老树没开花。

  时间如风,绕在指间倏地流逝,匆忙中的人,感受不到一丝它的经过。他和她,最终还是要离别。在火车站里,他和她热情相拥,她去的北方,而他却选择留在南方。他对她软声细语嘱咐了好多遍,说他会抽时间去看她,看着她安静地点头,他的心里也稍微放心了点,虽然不舍,但还是要离别。目送她的火车驶向远方,他的心里却一阵彷徨。

后来,他和她还常联系,每天一个电话,嘘寒问暖的话他一连说几遍也不觉得烦,他只知道,电话那头的她在静静地听着,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听着,他以为可以就这样一直下去……

时光在远去。

他渐渐的把每天一次的电话,减到隔天一次,又或者每周一次,到最后,却忙到忘了打电话给她,而她,却也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他,他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没有抽时间去看她,哪怕一次。忙碌的他,心里渐渐淡出了那份纯真的感情,而远在北方的她,似也如他一样,将这份感情,抛远了。

其实他心里还是在乎她,但他不知道她的想法,隔了那么久没有联系过她,或许,他在她心里已经可有可无,于是,他选择了退出,虽然痛,但是他爱她,愿意给她从新选择自己的生活,选择她自己的爱。他不知道,她的心里,也和他一般的想法,她爱他,也选择了不去干预他的生活,把一份情怀收好,时间,总会冲去一切。

哪怕再相爱,也会陌路。

于是,他们彼此不再联系。

听家里说,老树又开花了,正在忙事业的他,心里却一阵心痛,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分别如此多年,如今已经事业有成的他,却分外怀念当年和她在一起的季节,特别是在老树下那段时光。他决定见她一面,地点,定在那棵老树下。

终于联系上了她,他表明了自己的意向,她淡淡的应了一句:嗯。

一如当年。

大概有七年的时间,他们终于又来到了老树下。而彼此的眼里,却没有了那份初见时的惊喜和激动。他跟她寒暄了几句,问她过得好不好,她同样淡淡的回答说好。他跟她诉说着着七年来自己的经历,从在学校担任社团主席到忙碌学习、准备考研再到忙着找工作以及最后自己开公司……一切的一切,看着很普通,但没有说想她。而她,也说着她的七年,求学,求职,工作到结婚生子;如今她的孩子已经两岁大了,白白胖胖的,很可爱。听她提起自己的儿子,他的心莫名的很痛,如被撕裂成千八百瓣的残花,纷纷扬扬地落尽记忆的尘埃里。

初相爱那时,他无数次幻想过他们儿女绕膝,而如今,她的孩子,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最终,他还是问了她,当年,很久没有联系她,她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自己新的另一半,而选择,把他忘记?她同样问了他这个问题。

她先回答的,她以为他找到了自己的新生活,所以她选择被遗忘,选择了放手,让他自由。大学的四年,她一直记着他,她是毕业以后才有男朋友之后才结婚的。

听到她的话,他的心更痛,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跟她匆匆道别,离开了那个巷子转角里的老树……他不敢对她说,不敢说他也和她一样的想法,他怕她更加伤心,他至今都没有结婚,因为,他一直记着她。

他走之后,她也走了,没有多少留恋,他们都不知道,老树早就落尽了花,叶子尚茂的枝丫上,早已寻不到一朵还绽放的花……

他失落了一个月,夜里纷纷涌来的全是和她在一起的回忆,从他红肿的眼睛里,分明可以看到浓浓的不舍之意。他独自走到老树下,想最后缅怀一下当年在老树下的美好记忆,从此放下。
  站在老树下,他看着老树落了大半的枯黄叶片,地上稍微残留一点尚未融进泥里的花瓣,他突然笑了,笑的撕心裂肺······

原来,繁花也有落。

或许,当年的青春,当年的初恋,就同繁花一般,美好而圣洁。

但,终有落时。

他想起一句话:回忆如墓,淡薄如素,不如相忘于江湖。
最后编辑于:2015-05-17 11:50

本帖来源社刊

分类: 柳下三生缘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