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 艾小玛

娟秀醉猫 (醉猫~) 融会贯通
16 1 0
发表于:2015-01-30 15:37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我的同事雅文

某次下午茶中,我和毛小蕊谈起这件事情,她说,“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谁会想到家庭生活平稳的人妻会和相识一周的男人私奔。况且,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

没错。雅文确实不像是会私奔的人。

尽管我和她没有到闺蜜的程度,但作为每天上班都坐在她旁边,经常一块儿去吃午饭的人,我认为自己对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她过着再平常不过的生活,25岁,被家里催婚,最后通过相亲和一个老实男人结了婚;拥有一份还说得过去的工作,在燕郊供着一套小房子;下班就回家,周五晚上从来不和同事出去喝酒看电影。

我和雅文是一个组的同事,她负责数据整理的工作。这份工作在我看来有点无聊,但她总来得很早,日复一日地制作表格。总监Nancy很少会关注她,其他同事对她礼貌而客气,大多数人更愿意和会讲冷笑话的文案厮混在一起,对比组里其他精力旺盛爱自High的家伙,雅文未免显得太安静,甚至有点格格不入。

不过大概是这个原因,我还挺喜欢和雅文待在一起的。

我和她经常去楼下的日料小店吃午饭,菜单上的拉面和铜锣烧是我的心头之爱。每次我们吃甜品的时候,都会分享一些彼此的故事,尽管这么做在职场上做这样的事情似乎有点越界,但是她是一个很不错的谈话对象,不爱搬弄八卦,同时还有点喜欢绘画。

渐渐地,我对她有越来越多的了解,比如她喜欢电影,尤其是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比如她觉得和老公有点聊不到一起,比如婆婆希望她快生孩子,而她正在努力躲避这个责任,比如她没有谈过多少的恋爱……很快地,我们成了比同事多一点的朋友。

图2/4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有一天,我请雅文去“牛舌那些事儿”吃烤肉。这家店的环境和味道都不错,所以来的人特别的多,如果不定位至少要等上半个小时。实际上,我请雅文吃饭,是有一事相求。

“什么?你想让我帮你盯广告片拍摄的事情?”雅文拿着夹子给牛排翻着面,有些吃惊地看着我,“我当然愿意试试看,反正听起来比统计微博转发量有意思多了。我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Nancy不会同意吧?”

Nancy是我们的总监,谨慎细微是她的全部人生写照。当我以身体不适要求休假的时候,她几乎要用眼神杀死我。但在我的卖萌打滚和坚持下,她还是帮我签了假条的,条件是要找个靠谱的人来交接工作。说起靠谱,我自然想到的是雅文。

“没事,”我吞下了一口牛舌,味道比想象中更好,“我要休假,Nancy让我找个靠谱的人盯这事儿。只要你同意,她那边应该没啥问题。”

“但我从来没有盯过广告片的拍摄。”

“其实挺简单的。”我循序渐进地劝导,如果雅文不答应,假期估计就得泡汤了,“导演和制片我都找好了,里面有一个摄影师还是我朋友,有他在片子肯定没问题。反正那天客户也会去,你把客户服务好了就行。”

“我没有和客户打过交道。”雅文看起来有些犹豫,“要是我把项目搞砸了怎么办?”

“没事,客户人挺好说话的,是个小帅哥。拜托了,这段时间我加班加的快累死了,再不休假我会疯掉的。看在我们关系不错的份上,你就帮了我这个忙吧。”

雅文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好吧。”

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

一周以后,我照旧回到了北京办公室。广告片的拍摄很顺利,客户还写了一封表扬的邮件,我给大家买了小礼物,看起来这个项目皆大欢喜地结束了。

图3/4
雅文早上没有来公司,她说有一些话想和我聊聊,在老地方见。

我不知道她打算和我说什么,饭点的时候,我按时赴约,雅文已经点好了餐,要的是牛油果蟹肉沙拉和两碗味增拉面。

这一切看起来平凡地不能再平凡,我们点了同样的餐,坐在一贯靠窗的位置,甚至给我们倒茶的小美女还是上次那个。我以为她会聊聊公司的事情,家庭的琐碎事情,办公室的谁谁谁又怎么样了之类的。她一开口,就把我吓了一跳。

“我爱上了谨冬。”

“什么?”

“我们在一起了。”

“你开玩笑吧?”我只不过离开北京一周而已。

“谨冬?帮咱们拍广告片的那个摄影师?”

“是他。”

“可是,你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雅文不理会我的惊讶和崩溃,她脸上的充满少女般的梦幻表情,“可是,我爱他,我们在一起真的真的好开心。”

“这不是真的……”我把脸埋到掌心中,努力整理混乱的思路,“你这是婚外情啊。”

我和谨冬是合作关系,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在片场见面,仅有的私交也只是在朋友圈里互相点赞而已。谨冬是个好看的男生,身材修长,喜欢穿着浅蓝色的T-shirt,笑容和说话都暖暖的,听说他以前在北影上学的时候还当过模特。在工作上,他是一个的蛮可靠的摄影,专业技能和审美都很好。在私下,感觉他喜欢漂亮妹子,熬夜,抽烟,参加派对,至少每天早上起来打开朋友圈,他总显示在第一个,发自己又去哪儿玩,又在哪个明星的派对上喝多了之类的。

我不知道雅文能和他有什么交集,他们怎么看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家伙。

“这一切都怎么发生的?”我抛出了心中巨大的疑问。

“我去盯广告片,和他们沟通拍摄细节,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图4/4
“认识,嗯哼,然后呢??”

“后来拍完片子,大家一块儿去簋街吃火锅。我们都喝了点酒,迷迷糊糊之间就发生了所有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对于雅文含糊其辞的解释有些不明白,“这难道不是一夜情吗?”

“开头确实是一夜情…后来,我们整整一周都在一起,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是……嗯……怎么说呢……他是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人,我从来没有认识过这样的男生。我和他在一起,感觉到特别的幸福,,那种强烈的幸福感简直快要让我疯掉了。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但是就是停不下来。我们在一起度过的这一周,比我这辈子经历过的快乐还多!”

“一周?你老公不得气疯了?”

“我骗他说要出差。”

“太可怕了!”我努力告诫自己不要去评论他人的生活,但还是忍不住,“这对你老公太不公平了吧!他就是被蒙在鼓里啊!你们倒玩得开心了,他可怎么办?你得认真考虑这件事情!”

“我知道。”

“你不能这么对他。你不应该再去见谨冬。”

“我控制不了。我觉得我没有爱过我老公。”

“你不能伤害无辜的人!你当初要是不爱他,你就不应该结婚。”

“我知道。但是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那种日子了!”雅文声调变得激动起来,旁边的情侣朝我们看过来。她不好意思地掩住嘴,尽量控制激动的情绪“我不指望你能认同我。很多女人也就图个家庭稳定,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你根本不知道和不爱的人一起生活是什么感觉,真的特别令人疲倦。

“我努力告诉自己要努力维持婚姻,我还在当当订了教人怎么做好女人的书,可我做不到!你明白吗?我做不到!我为什么要把人生都浪费在和婆婆吵架上?我为什么要为不爱的男人洗衣做饭生孩子?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给我不爱的男人?我选错了,我要重新选!

“我以前从来不相信人能为真爱放弃一切。但是我现在不在乎,我只想和谨冬在一起,我根本不在乎会失去什么。我只有和他在一起才会幸福。我不能错过唯一一个能让我幸福的机会。我不会对我老公觉得内疚,房子我也不要了,我就想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生活,我有错吗?”

我应该站起来义正词严地把盘子摔到她脸上,指责她缺乏责任心和契约精神。

但是,这一刻,我被她歇斯底里的自我辩护和莫名其妙的勇气吓坏了。

那次午餐后,雅文提交了辞职。

总监有些吃惊,但还是批了。我问她下一步怎么打算?她没有说太多,只是说安排好以后会告诉大家。我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些什么,就此作罢。

在离职前的最后一天,她把桌子上的书和笔记本放到小箱子里。夕阳缓缓地透过落地窗,散在雅文的脸颊上,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唇角扬起的甜蜜微笑令我觉得担心和不安,脑海中闪过四个字?飞蛾扑火。

当雅文离开之后

雅文私奔了,没错,和谨冬一起私奔的。

这个消息掀起了巨大的波澜,雅文的丈夫把她微博上的好友都骚扰了一次,四处询问她的消息。比其他朋友稍微更惨一点的是,他通过雅文QQ的历史聊天记录找到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不断地给我打电话,坚决地认为应该和我聊一下。

我们约在星巴克见面。

雅文的丈夫是一个长相有点粗鲁的人,可能这个形容词有失尊重,但这确实是我的第一感受。

他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衬衫,外面还套着一件松垮垮的外套和尺寸过大的裤子,一说起话来,黝黑的皮肤都挤成一团,露出牙齿上不均匀的斑点。

当我问他要喝什么咖啡的时候,他表现出了尴尬的神情,嘟囔地说了一句“我没来过这儿,随便吧”。我纠结了一下,最后买了两杯拿铁。

他一直在絮絮叨叨说着和雅文的往事,他们是怎么相亲的,他给了她家多少礼金,她一直不愿意生孩子,

而他和母亲一直在容忍这件事情……听到别人生活中的琐碎小事儿总是令人觉得尴尬,我心烦意乱地搅拌地咖啡;最终,当他说道“她结婚和别人好过,我都没有说什么!”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问了一句,

“你希望我为你做点什么呢?”

他被我的问题问的有些错愕, “我想找到她,问问她为什么要跟别人走!“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我耸耸肩,事实上我确实不知道。

“我哪里对不住她了?”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巾用力地擤鼻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响声,脸涨得通红,又开始自顾自地唠叨起来。

“感情的事情很难说的明白吧。”我打算含糊其辞地说几句,迅速结束这次谈话。

“我妈为这个事情都进医院了,家里被闹得鸡犬不宁。你看,”他从裤袋里掏出几页被揉得皱巴巴的A4纸,重重地放到桌子上,“她就留下这么个东西就走了!你说说她是什么意思?!”

我扫了一眼雅文留下来的信,大概内容无非是她决定要离开这个家,去寻找自己的生活之类的,等安顿下来会协商离婚事宜。信里的内容措辞之强烈和坚定,每个词都透露着“我后悔和你结婚了,我现在要过找自己的幸福了“,难怪眼前的男人会如此恼羞成怒,他必然会狠狠地羞辱到了。

“她大概就是信上写的意思吧。”我把信推回给她,“像上面写的,她想寻找真爱。”

“都多大岁数还爱?爱能干什么吃?爱能换钱花?!结婚为的是什么,重要的是传宗接代,哪有什么爱不爱的?”他激动地嚷嚷起来,用力地拿着咖啡杯敲着桌子,“像咱们这种老大不小的岁数,就应该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说是吧?她不愿意做家务我都没说什么,现在还跟别人找爱去了?!我要找到她,非跟她没完!为了爱不爱这种破事跟别人跑了,迟早有她后悔的!”

可是,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啊,因为有了爱,才让柴米油盐的生活显得不那么糟糕令人厌倦。

我在心里嘀咕,却不敢说出来,否则这个愤怒的男人,一定会把咖啡杯砸我脸上。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着雅文的丈夫。他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但他拥有和大多数普通人的愿望,就是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他只是在婚姻的问题上过于匆忙仓促选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而且,雅文结婚的时候也应该多多少少抱着“认命”的心情吧。他们是两个抱着理性态度结婚的成年人,唯一的错误在于,他们高估了人类的理性。

不是结局的结局

这个事情就无疾而终地过去了。

我把雅文的丈夫加到通话黑名单里,雅文只给我发过一条短信“我很好,勿担心”,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回什么才合适,干脆就算了。

朋友圈里仍然有他们的传闻,Amy说雅文和丈夫离婚了,两人在民政局还打起来了,而雅文和谨东在上海生活,住在八佰伴附近;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谨冬和瑞丽的模特好上了,雅文在拍摄片场里扇了小模特一巴掌,然后她当天晚上就割腕自杀,幸亏被及时送到医院了;再后来,听说他们分手了,谨冬回到了北京。

有一年圣诞节,我去银泰XIU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朋友还邀请了谨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朋友开他玩笑,问他为什么和雅文分手。

他想了一下,很认真地说,“我把那件事情当成是偶然事件,老了以后可以和子孙炫耀的那种,她却把一切的赌注都压上来了。我们以为彼此是一路人,其实不是。”

只是命运的安排

我前段时间去北海度假,和雅文见了一面。

雅文结束了上海和北京的生活,在北海找了一份小文员的工作。她变得很平静,没有什么笑容,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她一根又一根地抽烟,。当我提到谨冬的时候,她眯起眼睛,扬起微笑回忆曾经的美好时光。

“他让我以为生活有第二种可能,当我刚开始抓住这种可能的时候,他又夺走了这种可能。”雅文努力的扬起头,但我还是看见她眼眸里湿润的水珠。

“后悔吗?”我问她。

“有点后悔,又有点不后悔。你说,你和不爱的人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比较悲哀,还是不顾一切追求爱,最后却弄个遍体鳞伤比较悲哀?如果我这辈子不遇到谨冬,现在可能还过着稳定的生活吧。说来说去,都是命。”

“都是命。”我在心底重复了一次。

分类: 读写生活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