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那年时光

Toto2014toTO (大家就叫我user吧) 高级粉丝
6 0 3
发表于:2015-02-02 15:08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温柔乡里薄情郎
空有一副好皮囊
哪家闺女命不好
哭了鼻子断了肠 
                      -----题记
1.
我叫之雪,W市乌托镇人
我是个孤儿,这是我的故事
故事,是从一个叫温柔乡的地方开始的。

2.
W市远郊便是乌托镇南门巷仁寿街
一条古道贯穿乌托镇,一顺开到了镇北门静思祠堂
这里就是我被遗弃的地方
这里就是我被收留的地方

我是静思庵里的杜师太收留带大的孤儿,虽然说是尼姑庵,但其实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祠堂,供奉着些许古文经书,菩萨佛像
旧时村里人迷信,逢年过节,丧葬礼葬,香火祭祀,也都是在这一小小祠堂内进行的。
我和师傅一样,可以算是吃万家香火长大的,我以为我也会和师傅一样,清晰寡欲的离去

但往往故事没那么简单。

3
“最难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
又怕人看轻.........”

“之露!别唱了,让师傅听到了,又要罚你..........”我怒斥道

夏夜的乌托镇天空清澈明朗,美丽的星空看着人的心仿佛也要醉了

也难怪那些正在小溪边洗衣服的年轻小尼姑们,也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唱起来欢快的歌
之露是这里最小的弟子,十五岁的年纪,是一年前流浪到此被师傅收留的
而已经三十一岁的我,也许早已无法理解少女们内心的悸动了和渴望了

起码,我是这么想的.........

“之露!你哪里听到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的,你忘了我们的身份了吗?”
我有些愠怒,师傅交代最年长的我,照顾好这些小小年纪的师妹,好好引导她们而不误入歧途,我不能就此失职........

”这是上次村口二蛋给我唱的,上次他家来祠堂祭祀香火的时候,他偷偷跟我唱的呢,他说他一眼就爱上我了“

之露幸福的说着,还特意讲爱字提大了嗓门,也许是因为师傅不在这,周围的师妹们,虽然羞红了脸,也都开始小声窃笑起来

”你懂什么,二蛋那个小鬼能知道什么是爱,你能知道什么是爱,你是出家人,心里本就如静如止水,要是你们平时修行到位了,还会被这些尘俗杂物乱了神?“
我提醒之露,其他的师妹们似乎察觉了我的不满,便一一沉默了,大师姐说的话也是有分量的,虽然我说的这些教育既无佛性,更无哲理,但回想起师傅之前教导,装装样子,糊弄几个小妮子,却还是能管教的住的。

”师姐,我当然知道了,二蛋说我腚儿大,将来娶做婆娘定能生个带把的娃!“
”小师妹,你还真想以后还俗做婆娘呢“一个师妹说道
”小师妹,你看你这是六根未净啊,才呆这么一年就想汉子了?你这可真不是当尼姑的料儿啊“另一个师妹说道

“无礼!一口一个婆娘汉子的,你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吗?”

我提高了声音
突然觉得,眼前这一群十五六岁的师妹,也许真真和那些村里赤脚跑泥,和男娃娃一起乱扔炮仗的野丫头一样,让人觉得无奈

也许.........都是因为她们不是师傅一把手带大的吧.......
再望向之露,却也只是默默低下头嘟囔着:又不是我选的做尼姑.....都什么时代了,不说婆娘还说文言文么.....

我叹气,却再也没提起什么
夏日的夜依旧很清澈
乌托镇的夏天似乎永无尽头,美丽而粗暴的展示着自己,让人心口闷热躁动。


4.
“哎,你们听说了吗?外乡的那个温柔园里要来我们这祭祖啦”
“什么呀?温柔乡温柔园的人啊,外乡人呢,干吗来我们这祭祖?“
”这你不懂了吧,咱们师傅这的古佛可是这十村八店有名的,这香火也都是上品,温柔乡那些地主元老当然是找好的啦“
”对了,他们那个地方,温柔园不是听说出了个俊少爷嘛,不知道会不会来呢!“
”对啊对啊,听说长得特别好看呢.....别说了,待会师姐知道了又该不高兴了“

盛夏的早上,城镇往往比人醒的更早

我像往常一样做早课,却在门外听到了两个师妹的闲谈
 
温柔乡,地如其名,是一个山水秀丽的地方,传说那里水土温和湿润,居民都白净秀美,井水不煮自甜,土壤不肥自沃
甚至连鸟鸣,都透着一股温柔的地方 

早年战乱,温柔乡水土肥沃,附近则建有兵营,这里男丁多战死,或是充军不归,家家户户恐有男婴,女风盛行,喜女不喜男,久而久之竟难有男婴出世,至今仍然是阴盛阳衰,男丁稀少的”女儿国“

但关于此地,传言甚多,战乱后,温柔园一居何家便是最早一批开田种果的地主,葡萄草莓甚至是荔枝等南国珍惜难养水果都一一承包,在这样一个年代,娇贵的水果养起来很困难,若不是家里财力雄厚完全负担不起,可偏偏温柔乡水土温和肥沃,硬是让这群娇贵的人将这娇贵的水果养的年年丰产。 于是时至今日,何家变成了当地的大户

那个俊少爷,却也是名声四起,就连我不常出门,也能在偶尔在集市上买些斋菜时听到些许言语
传说此人不学无术,是典型的败家大公子,极其贪图女色享乐,一直都绕着女人堆里
孩童们甚至编起来了儿歌
温柔乡里薄情郎
空有一副好皮囊
哪家闺女命不好
哭了鼻子断了肠
虽然我不知道这好皮囊究竟是真是假,又或许只是为了押韵,但我想,这等富家花花公子,想必也是一脸横肉猥琐的中年男人罢了

但是我想错了............




5.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像女人的男人。这让我想到多年以前,我仍是少女时偷偷看那红楼梦时,形容黛玉的模样
两弯似蹙非蹙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如果续了长发,简直比女人还要美........
可,可一个男人,为何会长成这样....白嫩漂亮,甚至是娇弱........
那少爷进来时,除了师傅,院内的尼姑们都愣住了..........当然,我是回神最快的一个........师傅则看都没看他,对进来的何夫人行了礼

”何夫人远道而来,恭候多时,请坐,用茶..“师傅很简单干练,既不失理解,又毫无些许献媚

而再看看我们,虽然是出家之人,却也都是泥腿出身,长在乡间村野,平日里接触的不是师姐师妹便是村里糙汉老农.......第一次见到这一大队穿着和光鲜亮丽的富贵财主,却也有些不知所措...........第一次觉得,贵气逼人。原来是真的!惭愧惭愧!

”师太啊,这一次来呢,一是为我们温柔园的祭祖,二来呢,是想给我这体弱多病的小儿求香,这个,真是劳烦你们安排了“

师傅和何夫人继续说着些套话,可后面的我却听不进去了,我想,在场没几个人也会认真去听.........师妹们偷偷摸摸的在门后偷看着那个少爷,我是随师傅出门接待的,却无处遁形,只能低着头,回避着那一大堆富贵逼人的财主,和那个美到不像话的少爷.........

这是我吗?可我,早已不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了..........我跟随师傅这么多年,参禅读经,自以为清心寡欲,悠然自在,却又为何因为这世俗的财气和美色乱了心神........更何况

那只是一个一身素衣的少年,他看起来也许只有二十岁,可能只有十八岁..........

我为什么会在意这样一个孩子..........

”喂.....尼姑姐姐,你干嘛不敢看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我一愣,抬起头,却发现那张白无血色的脸靠的我如此近,也不由得心头一颤......

他的睫毛好长,卷卷的翘起一截,眼睛乌黑的似乎要把我看穿..........

”尼姑姐姐,你放心吧,你师傅和我妈已经进内房商量祭祀事宜了,你可以和我说话的,你看你那些小尼姑们都在门后偷看我呢?你干嘛不看我呢?“
他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孩子,脆生生的,让我无法联想起那个贪图女色的花花公子........

”芙蓉红妆,酒囊饭袋,皆乃带肉骷髅,不看也罢“
我转过身去

姐姐你真有意思啊,你该不会是嫌我丑吧,我明明这么漂亮,出家人打诳语可不好哦” 

胡闹的孩子,我心里闷想着,便不再回话

那少爷干笑了两声,便坐回了椅子上开始吃草莓

等等,草莓!!?
他哪儿掏出来的这么大的草莓!

他看了看我有些惊讶的等着他,便从裤裆里掏出来一个袋子,里面便是一颗一颗硕大鲜嫩的草莓

草莓乃是个稀罕物,更何况在这乡间,出家人清心寡欲,本应该是粗茶淡饭,却是难得吃的一次甜口的,水果这样的奢侈品,是更加少之又少

多年前师傅从市集上带回来一些橘子,被我们几个也是狼吞虎咽一顿狂扫,当时师傅也笑我们,说我们意志不坚,慧根不净,在诱惑面前毫无坚守,只记得最小的那个师妹也是无奈的说:可是,吃个橘子关慧根什么事啊,我就是喜欢吃啊.......
多年以后我一直记得那句话,对啊,我们就是喜欢吃甜的水果,为什么不行呢.......... 

看着草莓发楞,那少爷便以为我嘴馋,他笑呵呵的掏出一个大草莓递了过来
“姐姐来一个吧,我家多.....我看你们这也难得吃顿水果,尝尝鲜也不错啊”,他单纯的笑着

哼!你怎么知道我又没吃过!就许你们家种草莓,别人家就没草莓了!再说了,你这草莓从裤袋里掏出来,鬼知道是什么怪味,无礼!下流!”           见他是个孩子,我放下了之前的些许戒心,也开始随性起来......
”额.......可这是有袋子隔着的呢!干净着呢,你瞧,我这吃着没事儿呢“ 说完那少爷便急忙忙的吃了一个证明给我看

而且他很明显的在故意吧唧吧唧嘴吃的很开心
似乎.......是在告诉我这个有多好吃

那一刻我又被那个脸庞给弄的愣住了.........那就是美,我清楚知道,虽然在这三十一年来,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感情。可是那一刻,我脑子里却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抢走那块草莓,甚至,靠近他,靠近这样一个男人...........

我急忙的退回了房内。脸上烧着厉害,不停的翻着经书, 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6.
”之雪,该吃晚饭了“师傅进门后,对我说着
”哦“
”之雪,那个何夫人家因为行程安排的关系,这几天就住在乌托镇,如果遇上我不在,何夫人有些什么问题你负责一下吧,这些我早就教过你的,对于祠堂内的很多事你都知道怎么处理了,这个我不用再教你了吧“
”不用了师傅“
”之雪,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
”哦,师傅,额,没有,师傅,只是有点饿了,我去吃晚饭了“
说完,我便匆匆离开,不想当着师傅的面,让自己失态............

”大师姐,你真幸福!我们可都看到了哦,你和那个漂亮的少爷.......“我一到餐桌,师妹们便围了起来
”看到了什么,你们都别乱想”,我有些恼怒,也许是害怕被看穿,也许是其他,脑子也乱成了一团。心里,却一直想着那个没吃到的大草莓,还有多年前那个师妹说的那句话
吃个橘子关慧根什么事?我就是喜欢吃啊...........

夜里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安静一点,可却是有些躁动
是夏夜太热吧,我刚想开窗透透风,却发现后面,正站着那个少爷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走前门进来的啊,额,问了好久你的房间呢!”
“你进来干吗?!"
"也没什么,之前看姐姐你挺喜欢草莓的样子给你就带了一些.........”说罢,那小少爷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里面正是草莓
“你看这次不是从裤裆里掏的,我之前都没口袋,只好系在裤子上了,放在外面甩啊甩的容易掉,所以就系在里面了.........”

我.........被那个孩子给彻底打败了

“小混球,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故意试图给他留个坏印象

“我叫何小卿,老姑婆,你叫什么名字?” 

“无礼!你叫我什么!”,我提高了声音

“啊啊啊啊!原来我们不是在玩用脏话问名字游戏吗?”。小少爷一脸无辜

“什么乱七八糟的!叫我之雪大师!懂吗?”,我威胁道

“可是明明你一点也不像大师啊”

“让你叫你就叫!话这么多!”,眼下并无他人,欺负一下这个小鬼,泄泄愤,谁让他老是让我出丑!

“小混球,问你几个问题”
“恩”
“你是个大色狼吗?”
“我想应该是吧”
“这是什么回答?是不是?”
“我很喜欢漂亮女人........我也喜欢和她们在一起”,说道漂亮两个字,我又看向他的脸,真是难以想象他和一群女人厮混在一起的场景
“你这么点小屁孩,多大啊,懂男欢女爱吗?!”我问
“起码比尼姑懂啊”,那小少爷坏笑道,这小鬼比我想的要聪明的多........
“我就喜欢女人了,我喜欢看她们,我喜欢摸她们,你不喜欢漂亮的女人吗?水水灵灵的,感觉就是吸引人,哪像男人,就像是粗糙的泥巴一样的,我不知道大家都这么反感好色的,就像喜欢美丽的花,喜欢蓝蓝的天,我喜欢裸体的女人不也很正常吗?既然女娲娘娘造出了女人,那为什么我就不能迷女人呢、。”
没羞没躁的话从他的嘴里出来,竟让我感觉不到一丝别扭

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这张精致的外壳下似乎没有灵魂,就像是一个欲望的火撑起来的壳。这种感觉来的毫无依据,却又丝毫不让我意外。

“那你知道,即使不是出家人,对待爱,也应该专一的吗?”,我试探着这个小恶魔,似乎想费劲一切瞬间去了解他,即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才是我第二次见他而已.........

“姐姐,对于一个尼姑来说你懂的还真多呢,其实我不是骗子,所以我才说真话,其实我从小到大就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我觉得那些姐姐们都好温柔,好香....好软,我和她们在一起很舒服,有时候在街上走着,碰到了漂亮的女人,我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男欢女孩,后来知道的情感知道了爱,才发现自己不是大家眼里的正人君子...........可我就是喜欢了,没办法的呀.......”

小少爷躺倒在床上,似乎说着别人的事,平平淡淡,也许早就被太多人非议,让他觉得他人怎么看已经不重要了............

“我想这上就有这种风流命的男人也说不准呢?他只属于”某个女人“,他也只爱”某个女人“,而我可能碰巧就是这样的人了,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我身子弱,活不过十八岁,让家里人好好让我享福这么些年,眼瞅着这块十八岁了,家里人慌了当初求福,其实我一点也不怕死,我的肺病本也治不好,这么多年我在这么多女人的怀里睡过,已经是多少人羡慕的事儿了.........那算命先生跟我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可我TM还不是个英雄就把我给冢了,还真是可笑,姐姐,其实,看到你开始的那一刻就挺喜欢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不妖艳也不妩媚,偏偏还是个尼姑,和我之前的姑娘完全不一样,可感觉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奇怪呢”

那小少爷淡淡然的说,让我觉得他似乎在开玩笑的给我讲了一个好长的好荒唐的笑话

可半响我却笑不起来,沉默让气氛变得尤其尴尬........

于是他苦笑了一下,打破了沉默


”姐姐,这本经书这个梵文是什么意思啊“


7.
世间哪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翻译道

他听了听,也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我总觉得,其实,他是懂的,他只是想知道,我懂不懂他而已...........
”这个背后是什么意思呢“,小少爷柔声问道

”我不知道“
”有什么故事呢?“
”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如果一个男人长得和女人一样美,那这肯定是佛的诅咒“,我恶狠狠的说,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很恨他,我突然觉得我就像是被他操控的棋子,他温柔年少,纯洁简单,但却并不是如此,就像无牙毒蛇那般危险.............

”诅咒,什么诅咒?“,他并不恼,声音依旧温柔
”佛祖看你风流成性,对女人毫无尊重且玩弄她们,于是诅咒了你,让你一辈子都和女人一样“
我搜索着自己以前在村里听到过哪些悍妇的叫骂词语,希望能够让自己发泄一通,却发现自己仍然很气愤,只是不知道和谁在较劲

”也许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尊重女人的男人了“,小少爷目光似乎暗淡了下来
"姐姐,给你说个故事吧

 
曾经山上有一个寺庙,其中老和尚振振有词地说,如果一个人从一生下来就被严加看管,与外界隔绝,那么这个人长大后定然不会有什么欲望和杂念。恰巧,老和尚捡到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便想通过事实来证明他的真理,随即收养于庙中,整日吃斋念佛,足不出户。这样日复一日过去,等到小和尚长到十八岁时,老和尚带小和尚下山了。在街上,小和尚无比高兴,见什么都觉得新鲜,觉得好奇,老和尚一一耐心讲解,唯有问到两样东西的时候,老和尚违心地曲解了。这两样东西是鲜花和女人,老和尚告诉小和尚鲜花是毒草,不能碰,也不能闻,否则会中毒身亡,而女人就是诗经上讲的妖怪。晚上回到寺庙,老和尚随即问小和尚:“你今天都看到了些什么?”小和尚兴奋地说:“猫、狗、马、羊……还有毒草和妖怪。”老和尚会心地笑了。然后,老和尚又问:“那你最喜欢什么?”

但小和尚高兴地说:“毒草和妖怪。”

姐姐你觉得故事怎么样?”

“我觉得愚蠢之极,你回去吧,很晚了”,我下了逐客令

那小少爷也惺惺的回去了

可那一夜,我却发现自己再也睡不着了


8
小少爷是在三天之后走的,在他走的那天,他说他家里人在县城里弄了一台相机,说是可以拍照用的
临走前,拍了一张给我,我从没见过相机,但却并没有那么兴奋,只觉些许失落

其实在三天之前的那个夜晚,我就知道自己义无反顾中了情毒
毫无理由的被那个空有皮囊的混子给夺走了初心

在我已经三十一岁的那年,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确真正是一个女人


一个其实十分软弱的女人

就像他自己所说,那个小混子也许真的就是那种天生的风流命,他不受规则和道德束缚,像一颗美丽的水晶,美好但空洞。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明明知道他的本质却还是义无反顾,也许人性本如此,又或许,师傅告诉我们的,那美丽的空壳,如盛夏水果般容易消逝腐烂,可,我就是爱吃那水果。

又或者,这仅仅是我佛性不够吧............

一个月后,我再次看到小少爷的时候,他是搂着一个穿着妖娆的成熟女子走过街头的,两人的距离之近,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尴尬,他白皙的手指像是一条蛇爬行在哪个妖娆女人的臀部,刺激着我。可即使在哪个时候,我也没有恨过他


只怨自己命本如此


半年后,十八岁的小少爷,因为肺痨病死

一年后,师傅离世。

同年,我在乌托镇的仁寿街口,上吊自尽...............

远处师妹们似乎并不知道师姐去哪儿了,小溪边仍然有欢快的歌声

最难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
又怕人看轻.........

但是这一次,没人会打断她们了



9.
我并没有见到小少爷的游魂

我想也许他早已投胎

而我,却因为痴,化成了这里的一个幽灵


我自出生便待在尼姑庵内,三岁识字起便读经背文

我自以为死后会成佛,却没想最后成了鬼

怨念化作一滴滴眼泪,控制不住的溜了出来...........





10.尾声
....................这里就是鬼哭街吗?  

对啊年轻人,半夜会听到有鬼在哭的哦    
















后记
温柔乡其实,是一部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笔者就构思起来的一篇文章,但其实最初的设定和后面的剧情都因为鬼哭街这篇文章的更先出现而做了很多很多很多改动
从很大程度上来讲,温柔乡的存在其实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理想,这个地方是笔者曾经勾画过千遍万遍的地方,山水优雅美丽,女人之乡,没有暴力,战乱,矛盾,只有美人的温柔和水果的甜美。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而这个小少爷更是一种超现实的人物,他美貌惊人,却极度贪图美色,贪图享乐,他乐忠于沉浸于女人之中,也确实一直沉浸在女人之中(多么幸福的混蛋!) 
小少爷的很多理念,还有其中和主人公之雪的很多对话,其实是笔者认为文中最出彩的地方,关于佛与欲,其实也算是一个陈旧老套的话题。一个欲望的极端遇到了另一个极端纠结缠绕在一起的故事,其实笔者大可以讲故事写的刻苦铭心化,甚至写出许多两人的故事与交往,让故事更加饱满感性,也更加具有说服力,但是当真正下笔的时候,觉意识到这是多么的不必要。文章对两人的刻画很浅,交集也很浅,许多交集都是通过对话和内心体现出来的,笔者一直在有意避免刻画两个人的感情,描写之雪有多么爱小少爷,或者小少爷有多么爱之雪,因为这根本就是一项不可能完全的描写,或者说,当这样描写出来之后,其实整篇文章会大大失色。
温柔乡本来就不该是如酒一般的文章,它应该和鬼哭街一样,都是如水的文章,而笔者其实却是恰恰是不善于写这样的故事
之前的许多,香水,龙舌兰,梦里,化猫,等等很多文章,其实大多都有一个光怪陆离或是离奇复杂的剧情,这些就是如酒的文章。但文章如酒,好喝却不能多品,这边是笔者认为,为什么温柔乡更适合更多读者的原因。就像笔者以前说过很多次那样,好的文章,能让各种各样的人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


-----user献给那年的文字















后记
温柔乡其实,是一部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笔者就构思起来的一篇文章,但其实最初的设定和后面的剧情都因为鬼哭街这篇文章的更先出现而做了很多很多很多改动
从很大程度上来讲,温柔乡的存在其实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理想,这个地方是笔者曾经勾画过千遍万遍的地方,山水优雅美丽,女人之乡,没有暴力,战乱,矛盾,只有美人的温柔和水果的甜美。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而这个小少爷更是一种超现实的人物,他美貌惊人,却极度贪图美色,贪图享乐,他乐忠于沉浸于女人之中,也确实一直沉浸在女人之中(多么幸福的混蛋!) 
小少爷的很多理念,还有其中和主人公之雪的很多对话,其实是笔者认为文中最出彩的地方,关于佛与欲,其实也算是一个陈旧老套的话题。一个欲望的极端遇到了另一个极端纠结缠绕在一起的故事,其实笔者大可以讲故事写的刻苦铭心化,甚至写出许多两人的故事与交往,让故事更加饱满感性,也更加具有说服力,但是当真正下笔的时候,觉意识到这是多么的不必要。文章对两人的刻画很浅,交集也很浅,许多交集都是通过对话和内心体现出来的,笔者一直在有意避免刻画两个人的感情,描写之雪有多么爱小少爷,或者小少爷有多么爱之雪,因为这根本就是一项不可能完全的描写,或者说,当这样描写出来之后,其实整篇文章会大大失色。
温柔乡本来就不该是如酒一般的文章,它应该和鬼哭街一样,都是如水的文章,而笔者其实却是恰恰是不善于写这样的故事
之前的许多,香水,龙舌兰,梦里,化猫,等等很多文章,其实大多都有一个光怪陆离或是离奇复杂的剧情,这些就是如酒的文章。但文章如酒,好喝却不能多品,这边是笔者认为,为什么温柔乡更适合更多读者的原因。就像笔者以前说过很多次那样,好的文章,能让各种各样的人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

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太久没有写作,手太生,多多包涵





分类: 社团活动

  • 3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