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发表于:2015-02-03 14:50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崇祯走向煤山的时候,也在走向死亡。
    既然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那么,我就为大明江山,陪葬。
    很多人都认为,那名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一条白绫的皇帝是个昏庸无能、奸贤不分的角儿。其实不然,思维定势总会误导人们的思想。诚然,亡国之君多为不善之流,但并不全为昏庸之辈。比如说,崇祯。
    史书上记载,崇祯每天工作六七个时辰,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崇祯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如此之勤政,整个明朝,除了朱元璋朱棣,估计没有谁能比得上他了。他还十分节俭,自己穿的衣服满是补丁,堂堂一国之君,能做到这个份上,实在是难能可贵。
    其实崇祯是个苦命的皇帝,大明王朝经过他老爷爷爷爷几辈的折腾,到他接手时已经是个十足的烂摊子了——太监专权、朝廷党争、国库空虚、、、、
    哲学讲,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当量变达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会发生质变。
    佛教讲,有因必有果,种下了什么样的因,必然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
    明朝的彻底质变很不幸地在崇祯一朝发生了,明朝中后期那些不负责任的皇帝种下的孽因也终于在崇祯一代结出了恶果。
    陕西连续三年大旱,朝廷开支庞大入不敷出,加上很多官员克扣赈灾的饷银,所以,就在工作做得很不到位,饿殍遍野,流民四窜。而为节省开支裁撤驿站的决定,又使很多十足丢掉了饭碗。穷则思变,农民起义便四处开花(起义军中也有不少士卒)。此为内忧。
    后金烧杀抢掠毫无消停,他们甚至“不辞辛苦”绕过坚不可摧的关宁防线,“不远万里”攻入关内,肆意抢掠。皇太极建国以后,清军更加频繁地攻击大明。边疆不宁,人心惶惶。此为外患。
    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中,明朝的局势十分严峻。当时的陕西巡抚几乎无人愿意做,甚至还有个别官员宁愿自杀也不肯去当这个官,而辽东地区也仅靠着牢固的关宁防线和为数不多的关宁铁骑勉强支撑着。
    官员不愿干了可以辞职,可以拍屁股走人,甚至是一死了事。可是有一个人不能,显然, 这个人就是崇祯。
    他不能倒下,他不能退缩。纵使他再弱小,他也必须扛起整个大明的精神寄托。他必须要有一个君王的底气,一个天子的责任与担当。
    这样的皇帝是活的很累的。走不完的穷山恶水,盼不到的柳暗花明。现实永远是这么残酷,它不给你一点希望,它让你一次有一次地失望甚至绝望,然后紧紧地抓住你,不让你逃离。它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将领的死亡、投降,一片片土地的失去;要让你听农民军高呼的口号;要你听清军轻蔑的笑、、、它是一把尖刀,不直接刺入你的心脏,而是一刀一刀地刺破你的肌肤,割下你的血肉,让你体无完肤,受尽磨难而气竭身亡。
    是的,这样活着,谁都会心力交瘁。可再苦再累你都必须忍着受着,因为你没有死亡的权力。哪怕你误杀了袁崇焕,背上了千古的骂名,你也必须活着!
    有一部电视剧叫《笑着活下去》,主人公吃尽了苦头终于迎来了幸福生活。而崇祯也受尽了苦难,不过,他却没有迎来什么幸福的生活。显示不是童话,你想怎么编就怎么编,也不是电视剧,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现实不是让你笑着活下去,它是要让你哭着活下去。
    一路走来,整垮了魏氏阉党,你气喘吁吁;农民起义四处开花,你焦头烂额;后金(清)频繁进攻,你有心驱之,却又无可奈何、、、你想赈灾,奈何国库空空如也,你想加租用作军饷,怎料农民纷纷揭竿、、、
    当衣服破了一个洞,我们会讲它补好,而当它破了二十个洞三十个洞破得没有修补的必要和可能时,我们绝不会再白费劲去缝补的。当时的明朝也就如这么一件千疮百孔的衣服,焦急的崇祯便是那明知道补补好也要竭尽全力修补的裁缝。
    然而,个人的努力是无法力挽狂澜的,哪怕你有曹文诏你有孙传庭你有卢象升,哪怕关宁防线再牢固、关宁铁骑再强悍,就是袁崇焕死而复生孙承宗返回前线,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永远都不要期待某一个人改变历史,就算冬雷震震夏雨雪,这也不可能成为现实。
    该来的,终于来了。
    于是,你该走了。 
    在悲痛与愧疚中,你走了。
    受了这么多年的煎熬,也是该解脱的时候了,虽然,这并不是你期冀的方式。
    1644年4月25日,崇祯自缢于煤山。
    你不会投降,你不愿被辱,所以,你要以自尽的方式保存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
    你心存愧疚,你痛心疾首,所以, 你必须以一死作为最后的罪己诏。
    我想说,朱由检,你是个好人,你也可以成为一代明君,然而,这不是一个好时代。然而,你却一直挺了这么久,而且挺得这么执着。
    当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当那个外号闯王的农民军首领终于攻入紫禁城时,你最不愿意看到的,还是上演了。
   走吧。
    你颤颤巍巍地走到了煤山,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一条挂在槐树上的白绫。
    结束了。
   原来死,也可以这样快活。
    多少年的梅英疏淡,多少年的冰澌溶泄,东风已暗换了几多年华?多少次的一川烟草,多少回的满城风絮,梅子黄时的雨已冲刷了几度春秋?
    三百多年过去了,煤山也不再叫做煤山了,那棵老槐树早已枯死了。那个朝代的一切,亦如烟云消散在时间的风里。然而,我却常常记起,那名走路很慢以免打了补丁的衣服飘出来的苦命天子,在另一个世界,你还好吗?
    
全部回复 (2)

  • 1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