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4【日译中】天声人语-从头再来 从新开始

taniyamaaki (唯有努力 不负初心) 译译生辉
32 4 0
发表于:2015-02-04 14:0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标红❤为自己认为值得学习和笔记的地方

蓝色❤部分为自翻

绿色❤为沪江日语提供的参考翻译

深蓝❤为其它版本参考翻译(本篇:新浪博客_华南虎

灰色❤为自己的思考和笔记


方言による語らいは、はた目にも温かい。やりとりの角がとれ、よそ行きの言葉では伝えにくい本音が内輪話のごとく響き合う。先月他界した福島県の詩人、斎藤庸一さんの「嫁こ」には恐れ入る

若要通过方言谈心,目光需要柔和。磨平针锋相对的棱角,以客气礼貌的语言将难以传达的真心话像对方内心话一样地让其产生共鸣。上月仙逝的福岛县诗人斋藤庸一的《出嫁人》大概就是这种类型的。

(自翻,下同)

 即便是在旁观者看来,用方言交谈也透着一股温馨。圆润通畅,用一本正经的话语很难沟通的心意,也能在这种自家人交谈的氛围中得到心领神会的交融。上个月去世的福岛县诗人斋藤庸一先生有一首《媳妇样儿》传世,读之令人叹服。

(新浪博客_华南虎)

用方言说话,听着都觉得温暖。言语间锋芒尽去,一本正经的言辞难以表达的真情,就像跟自己人说话一般婉婉道出。上个月仙去的福岛县诗人斋藤庸一有首诗《媳妇》,实在叫人佩服。

(沪江天声人语翻译讨论组_ omodog)

用方言进行交谈在旁观者看来也颇具温情。除去争论的菱角,就好比那些用客套话难以表达的真心仿佛成了知心话一般响彻彼此心扉。于上月逝世的福岛诗人齐藤庸一先生的作品【讨媳妇】,我很是欣赏。

 (沪江天声人语翻译讨论组_ chuchu_613 

▼〈たった一言申し上げやんす/おらに嫁さま世話してくれるだば/どうかこういう嫁こをお願い申しやす〉と始まり、ハイカラ好きはごめん、やや子を産める腰を持ち、ぼろを着て色っぽくと、土地の言葉で注文が続く。一言どころではない

“俺再多缩上一句哈/那驮着我妹子远嫁的骡马/请这样她奔向幸福的康庄”以此开头,对于追逐潮流的人来说可能敬谢不敏,弓着腰要生娃儿,衣衫褴褛地(穿个大破袄子)艳俗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话儿地侃要求,半句都嫌多。

一改:だば 理解成驮东西的马了…要死…应该是个方言的语尾助词?还是是什么成分...

俺再多缩上一句哈/要娶我家姑娘的话/以后就拜托您这样照顾啦~(不对 第三句理解错了(看完了最后)

二改:俺再多缩上一句哈/要娶我家姑娘的话/“请这样把您家姑娘交给我照顾吧!

(这句自己翻得简直是错得不听见!!!

诗的开头是这样的:“说句丑话您还得见谅/您要是帮俺找媳妇/帮忙给找个这个样儿的来”。要求还挺多,用当地的土话说了一条又一条:赶时髦的不要、要有个会生娃的好身板、有点穿旧衣服也盖不住的姿色,等等。

 “俺只说几句:想找媳妇照顾俺,请帮忙找这样的”。这是开头,接着用方言源源不断地提条件:时髦姑娘不行的,有能生娃的腰肢的,穿破衣衫也好看的……这可不止“几句话”。

开头是【鄙人仅一言/谁家有姑娘/愿侍俺粗人/拜请嫁进门】,接下来便是【追求时髦的女子不予考虑、能生孩子、衣衫褴褛也百媚生娇】等等用当地话表述的要求。这哪能称得上是一句话啊。

▼これを標準語の個条書きで「嫁の条件」とでもしたら、この欲張りもんと拒まれよう。すました言葉はえてして心に届かない。頼み事も約束も、大切な用件であればあるほど伝え方が問われる

用普通话逐条写来应该就是“嫁女的条件”,这贪得无厌的条件还是拒绝吧。一本正经的话往往传达不到心里去。想拜托的事情、约定,越是重要的事情越是考验表达方式

如果把这些要求用标准语逐条写成一篇《找媳妇标准》的话,恐怕就会被人看作是贪得无厌而不屑一顾了吧。装腔作势的语言往往是难以打动人心的。无论是嘱托还是承诺,事情越重要就越要讲究表达方法。

如果照这个用普通话一条条列出“娶妻条件”来,人家肯定会嫌你贪心,拒你而去。一本正经的言辞往往说不到人心里去。求人帮忙,或者订立约定,越是重要的事,表达的方法就越要紧。
如果将这些要求按官方语言写成条款并冠名为【娶媳妇的条件】的话,大概会被拒绝说: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吧。正经的话说不到人心里去。不论是求别人办事还是约定,越是重要的事情就越讲究其转述的方法。 


▼かつて民主党が掲げた政権公約には、聞こえのいい文言がすまして、いわば正座で並んでいた。「します」の羅列である。子ども手当など、いくつかの「します」は正座に耐えかね、ひざを崩して転がる。「マニフェストは生き物」とは便利な言い訳だ

以前民主党公布的政权公约(民生条款里,就净是个一本正经(高高在上的文言语句, 可以说需要正襟危坐地来听。处处罗列着敬体的“します”、针对儿童的补贴等,好几十个“します”根本听不过来,马上坐姿就崩了动了起来。“刻板的檄文亦为活物(要把刻板的公文变活)”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民主党先前提出的施政纲领,尽是些文邹邹的漂亮话,就给人一种正襟危坐的感觉。完全是“します”的罗列(译注:します是日语中敬语的一种,放在句末,意思是:“要、做……”。)。而像儿童补贴等承诺,也排了好几个正襟危坐的“します”,结果呢,自己也坚持不住了,膝盖一歪就躺倒了。而所谓“市政纲领是活的”的说法只是一种对自己有利的狡辩而已。

从前民主党提出的政权公约里,好听的言辞俨然端坐,“要怎么样要怎么样”密密罗列。儿童补贴等几个“要怎么样”耐不得长久跪坐,膝盖一软,翻倒了。“政权公约是活的”,这不过是讨巧的借口。
在民主党曾经发表的执政宣言中充斥着娓娓动听的文语,也就是将它们以恭敬的跪坐形式排列在一起。即敬体【します】的罗列。儿童补贴等多个【します】终于难以忍耐跪坐而随意得盘坐起来。所谓的【公约是有生命的】则是信手拈来的借口。


▼参院選の公約は、甘言より財源らしい。それはいい。だがこの生き物、いつゴロリと寝そべるか知れない。そう思わせるのも公約を軽んじた罪である。期待を裏切っても選挙のたびに水に流せると考えたか、何ごともなかったかのような改変には、もくろみ違いへの反省がない

 选参议院的公文,比起好听的话来说更像是谁钱多谁有话语权。这倒也罢了。但是这个“活物”什么时候随地一躺就睡着了谁也不知道。这么一想的话这个公约也有一点连带责任。违背了期待的选举如同打了水漂,其实啥也没有被改变的现状,对于和出发点背道而驰的反省却一点都没有。

然而,参议院选举的公约似乎又偏于财源而不是漂亮话了。这倒也罢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活的”东西什么时候又将躺倒。给人以这样的感觉就是轻视公约的罪过。或许他们以为背叛了人们的期望也无所谓,每次选举后不就付诸东流了吗?这种一事无成的变革就在于根本没有对违背初衷的做法作出深刻的反省。

这次民主党的参议院选举公约,看来走的是财源路线,而不再是甜言蜜语。这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次这个“活物”什么时候轰然倒地,谁也不知道。使人产生这种想法,这是民主党小视公约之罪过。背叛民众期望后,还指望每来一次选举就前嫌尽弃?这若无其事的改变,不见对预期错误的反省。 

参议院选举的公约与其说是花言巧语似乎更像是财政来源。但是这个有生命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骨碌睡到了。究竟是认为即便辜负了选民的期待再度选举时付之流水便是了,还是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呢?对于这样的改变,民主党没有表露丝毫计划错误的反省之意。 

▼民主党はあたふたと国会を閉じ、風があるうちにと選挙に走る。〈おらに一票世話してくれるだば〉とあれこれ並べる前に、〈一言おわび申し上げやんす〉だろう。本気でやり直すには、ふさわしい手順と伝え方がある。

民主党手忙脚乱地结束了国会,疾风走刃般(趁这东风未歇)又搞起选举。“给俺投一票噻”在罗列各种条件之前,应该说的是“我首先得说句抱歉了哈~”如果是真的打算整改的话,至少选个合适的表达方式吧。

最近,民主党匆匆忙忙地结束了国会,趁着风未停息就直奔选举而去了。在“您要是投俺一票的话”下摆出一条又一条之前,得先来一句“说句丑话您还得见谅”吧。就是说:如果是真格地要从头来过,就必须要有适当的程序和表达方式。

 民主党手忙脚乱地结束国会,趁还有点东风,赶紧选举。在说这道那“想找选民投俺票”之前,应该是“俺先说声对不起”吧?如果真想重新来过,是有合适的顺序和表达的。

民主党慌慌张张得关闭了国会,乘着还有点人气奔走于选举活动中。面对他们【如果投我们一票的话】等等这样那样的花言巧语,选民们大概会回答道:【非常抱歉】吧。真的想要从头开始是有相应的步骤和宣传方法的。

 

自我总结:妈呀……_(:з」∠)_

深蓝字和深绿字的理解和遣词造句都是不错的,推荐之。淡绿可参考,蓝字就不要看了(捂脸


【来源】天声人语翻译讨论组:从头再来 从新开始

最后编辑于:2015-02-04 14:50
分类: 日语
全部回复 (4)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