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札记】《汉史一幕幕·大风歌篇》010104

发表于:2015-05-07 20:2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第一章  真命天子

第四节

 

秦王嬴政大举攻楚,对于楚王负刍来说,强敌来犯不啻是个灾难,然而对于刘邦,倒不失为一次机遇,甚至是幸运降临,也就在秦始皇二十三年,刘邦在沛县谋得了一份差事。刘邦本是名无赖,不好读书,终日游逛,无正经的事可做,无论是赀财,还是品行,都无资格任吏。而今,天变了,他所在的沛县被秦国占领,刘邦趁机于新政府门下试吏,结果如愿以偿,做了个泗水亭长。  

亭长的职位很低,充其量是名低级的地方小吏,但与刘邦过去的布衣身份相比,可谓不小的抬升。为此,刘邦还特意令属下——求盗前往薛郡,请当地著名的作冠师用上好的桂竹头层皮做了一顶竹皮冠,称之为:“刘氏冠”。刘邦将其戴在头上,高高翘翘的,心情像雨后的春笋节节攀升,觉得崔嵬wéi长冠是一种象征,证明他已经步入“士”或者“吏”的阶层,满心得意。

经此过渡,亭长一职给刘邦积蓄了最初的政治资本。泗水亭是沛县近郊的一座大亭,故称都亭。郡、县各级官吏常有路过,在接待过往官差的同时,令刘邦的信心和见识长了不少;更为重要的是,刘邦因此结交了沛县的当地官吏,如萧何、曹参等;也因为这个亭长的职务,刘邦有机会外出执行公干。有一次,刘邦去了咸阳,望见秦始皇威仪堂堂的出巡车辇,不由得羡叹道:“大丈夫当如此也!”不断外游的亭长刘邦还不忘结交各地名士,譬如在外黄,他访谒了张耳,两人从此交往甚密……

刘邦发迹于亭长,也惹祸于亭长。如同命运之回互交错,泗水亭长在诸多公务的执行中、在投机逢缘的转捩liè中,发生了一次逆转,致使被逼亡匿,阴差阳错地暴露在抗秦造反的风口浪尖,从而彻底改变了刘邦人生的轨迹,此为后话。

        眼下,泗水亭长给刘邦带来的直接好处是:让他娶qǔ了一位妻子。对于这段姻缘结合,史书不忘肆意歪曲,把刘邦娶妻与其尊贵的长相别扭地捆绑在一起。故事如此展开:有一个叫做吕公的外乡人,因避仇从单shànfǔ县来到沛县。吕公与沛县县令相善,故投奔而来,安家于沛。初来乍到,异乡人吕公自然要拜一拜山头,遂提议设宴款待沛县豪杰、官吏等人。沛县县令也乐意利用这次机会,为吕公筹措一笔安家费,世上最精妙的馈赠莫过于不用自己破费而又让对方钱囊充足,沛县县令给了吕公一次机会——让他借着自己的名头大摆宴席。县中诸多人物因吕公为沛令重客,皆闻讯往贺。一名外乡人设宴,结果宾客云集,背后折射出的不是主人的魅力,而是沛县县令的影子。萧何本为县中主吏,在宴会上也当仁不让,成了管家一类的人物,主收贺钱,他向款待宾客的诸大夫言明规矩:“贺礼不满千钱的,坐于堂下。”此令一下,即将宴请彻底沦落为筹钱的面子聚会。

吕公小宴,延请之客谈不上门第划分,但以钱礼来划分门第。这个门槛难住了穷吏小差,却难不倒同样贫困的刘邦,虽不持一钱,他仍手奉礼帖,谎称敬献贺礼万钱。吕公未见其人,先见此礼,大惊,不知道刘邦是何等人物,自己像块锈斑,急欲粘附刘邦礼帖上的铜钱,慌忙起身,至门口亲自迎接刘邦。

因为万钱礼帖的导引,令吕公有机会目睹刘邦的尊容,刘邦尊容被吕公目睹,让史书找到了一个切入点,趁机恣意发挥,写道:“吕公者,好相人,端详刘邦仪表和容貌,敬重之,延请入座。”大概只因吕公陌生,才被骗得大惊小怪。亭长的薪俸直接由县衙发放,大约月俸六百钱,县中主吏萧何十分了解内情,知道刘邦在骗人,遂提醒吕公,曰:“刘季一向好说大话,很少成事。”将刘邦不靠谱的底细透露给吕公。然而事已如此,吕公的脚迈出了门口,也不得当众缩回去,欢欣的温颜遂强作白白赠送刘邦上宾特权的尴尬。

平时就大胆和无礼的刘邦,那天在宴会上表现得更加大胆和无礼。席间,恬不知耻地坐在上宾座位上的刘邦,恣意狎xiá侮诸客,出言不逊,毫无所诎,一直博得吕公的关注。酒阑且罢之时,吕公以目光暗示刘邦稍留片刻,刘邦心领神会,故意拖拖拉拉地留到了最后。吕公见四下无人,即对刘邦说:“臣年少时喜好相人,相人多矣,无一人如刘季之贵相,愿刘季好自珍爱。臣有一亲生女儿,愿为刘季做箕zhǒu之妾。” 箕帚之妾,是种谦词,意思是愿将长女吕雉许配给刘邦。

史书曲意交待,将刘邦的贵相牵引出来,笔法隐蔽得不着痕迹。故事继续推演,添加了一段小插曲:吕公之妻不同意这门婚事,她怒而责怪道:“公起始常欲指望此女富贵,嫁与贵人,沛令与公相善,求之,公却不与,为何私自妄许与刘季?”

吕公答曰:“此非儿女子所知也。” 言外之意,刘邦貌有异相,非女人所能见识。

但凡妇人之见均短视,丈夫之见皆灼识。吕公此举非凡,难怪其妻犯疑,吕公回答愈鄙夷,刘邦贵相愈玄妙。尽管意境生动,刀笔史吏对刘邦的美化却颇露出马脚,吕公嫁女是真,缘于刘邦贵相纯属信口雌黄。如果吕公择婿果真注重异状奇貌的话,为何又将二女儿吕嬃许配给以屠狗为生的樊哙?难道樊哙也有富贵之相? 真实原因不难推断,吕公当时为了避仇而亡匿沛县,试想一个落难的老翁,拖家带口地来到异乡,又要躲避仇家,他最希望得到什么?当然是安全了。刘邦当时担任亭长,常习设五兵,带剑佩刀,持盾披甲,吏卒呼拥左右,手执二尺板的刘邦可以劾按地方治安,一条索绳可以系捕盗贼。而且,在宴会上吕公觉察到刘邦那股豪爽的气势,轻易狎侮诸吏,好大言、无拘束,一下子就给了吕公安全感,他放出一个女儿,换来一座靠山也算值得。虽然刘邦是个穷困且名声差的四十一岁的无赖,但吕雉当时也是三十岁左右的大姑娘,至今待字闺中属于年龄偏大的。于是,一个旷夫,一个怨女适时嫁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至于沛县县令是否真的提过亲?就不得而知了。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