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美好的东西,不会在一瞬间改变(在美国,第一次被担架抬进抢救室)

XiaoruiTong (简单橄榄)
【A+研究所】荣誉会员☆网校制霸
铁杆会员
257 37 5
发表于:2015-05-08 01:0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当大多数事情都顺风顺水的时候,你以为生活被这么平淡快乐略加些小纠结般继续。然而,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也许很难想象许多引以为常的事物,会在一瞬间彻底改变。
     比如,我从来没有想过,有天我会躺在担架上,被抬进抢救室。从来没有想过,从一瞬间之后,我哪怕稍微动动左腿,就会感到一阵剧痛。
----------------------------------------------------------------------------------------------------

【本文为小蕊原创,请勿侵权】
     从南卡的一所大学开会结束,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个推开门就能看到湖水、每天伴着依稀的鸟叫醒来的美丽地方。我想,回去之后,就要回归按部就班的读博生活了。
     亚特兰大转机途中,我和同行的bmp,雨一起登上转机的轻轨。同行的女孩叫我过去抓住手抓杆小心摔倒,我走到她身旁听话地抓住了那根杆,漫不经心地站着。估计过一两分钟就会到新的登机口,再过两小时登回学校的飞机,时间足够,毫无惊喜。
     这时,看到了身边的一对老爷爷老奶奶。老爷爷用臂膀抱住老奶奶,一边自己保护着他,一边把她让到手抓杆,想让她抓住保持平衡。每见这种情况我总是感动,一个人一生到老总要护你周全,除了父母之外的那个人,是难得的幸福。我发现老奶奶想抓我正抓着的地方,就下意识地松开手,往旁边移动,去找下一个可以让我抓手的地方。
突然,毫无预兆地,轻轨就启动了。强大的加速度成了一股难以抵抗的后冲力,将我的身体重重地向后推。
     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我听到周围人的尖叫,感觉到他们在各方摇晃着找回平衡,努力又无意识地让开了一条空道,我怕碰到别人害别人摔倒,于是并没有侧移,就顺着人群中那个空道,直直地到了下去。在我的左后方,是另一个老奶奶坐在轮椅上。眼看着我要碰到她的脚了,她的尖叫尤为惊人。当时我很害怕,担心万一跌倒砸到她的脚怎么办,但身体快跌倒最低点,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稍微往另外一边倒些。
     于是,我重重地摔在地上,的确碰到了她的脚,但更重地撞到了她轮椅前部那块放脚的金属板。老奶奶还在喊,不知是被我的跌倒吓到,还是喊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轮椅。伴着她的叫声,我更害怕了,因为我同时感觉到自己腰臀部一阵剧痛,忍不住痛的我也开始叫出声来。Bmp马上过扶起了我,随着起身,被撞到的地方更痛了。我忍不住痛的尖叫,从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刚才的老奶奶,看到我无人扶都站不住的惨样,终于安静了下来。车厢内短暂的混乱,就这样归于平静,只有我一个人在制造声音。
     轮椅上的老奶奶向bmp解释,“她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我踩脚的地方。”Bmp点个头就没再管其他的了,我痛苦的表情已经让同行的他们意识到这次摔倒的严重性了。
也许没有人想到摔倒一次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包括我自己。所以跌倒的瞬间,没有人试图拉住我,连我自己也没有试图动一动来缓冲,就傻傻地硬邦邦地重重地跌倒了。
     一边痛苦地叫嚷着,一边勉强地移出轻轨。他们二人扶着我,定在机场一处的墙壁上,无法移动。只要我左腿稍用力,腰臀部就难以抑制地剧烈作痛。刚才轮椅上的老奶奶也下了轻轨,在不远处问他们我怎么样,他们客套地说了声还好就赶紧回过头来看我。人群在下车后全部分散了,剩下我们三人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我极力忍受着身体的痛,嘴巴很硬地跟bmp抱怨:“我早知道就抓好手抓杆不让老奶奶了,就是因为想让才会没站好,可我跌倒的时候老爷爷只顾护着老奶奶别被我撞到。他们怎么那么坏!”Bmp知道我是一时气话,只管安慰我别说话,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试探性地动动,都因为剧痛无法移动,站在那个点,我们没人知道要怎么办。Bmp叫来了机场的相关人员,他说即使叫了人来,也只能大概看一眼,在这里根本没法治疗,顶多给我点止疼片,最好去医院查看。
     我的脑海里闪过许多琐事,我的受伤,会耽误我们三人的行程,我和bmp明天都有期末考试,他们二人今晚都有约定的会议,若是去了医院,进了抢救室(Emergency Room),这个传说中的抢救室一定会贵到让我肉疼,我没有随身带保险信息,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家医院才会被我的保险承认。大家知道,在美国看医生,没有医疗保险,大点的事很轻易就会积累许多花费,有人因此破产呢。这样想着,我实在很怕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去医院,带来这一系列的麻烦。可我又无法移动,更别提去登机了。工作人员试着向我建议:“你还是检查下吧,你现在这样没法动,即使坐上飞机也会很煎熬。”我转向bmp和同行的女孩雨,用中文和他们讲道:“可我不想耽误事情,明天都还要考试,而且现在去抢救室会很贵的吧,也不知道保险会管么?”雨坚决地劝我:“都这时候了还想这做什么?万一很严重怎么办?”Bmp接着说:“咱们去查查,看有没有撞到骨头,否则耽误下去可能会更严重。”
     虽然这些琐事让我不情愿去医院,可我现在只能僵在原地的身体也没有其他选择。被他们劝动,我想暂时别管其他的了,先去检查下吧,万一以后都不能动了要怎么办。
     机场的工作人员找来轮椅,我甚至都没办法坐上去。“我只能站着,稍微动动就会剧痛。”我痛苦地讲。“小姐,你这样站着我们没法送你去医院,待会坐车也要躺下来的。”工作人员无可奈何地对我讲。“好吧,我试试。”虽然我不愿动,但又是一次毫无办法。我挣扎着试出一种不那么痛的姿势,蹭着裙子爬上了轮椅,只能爬在轮椅上。“就这样吧,这个姿势不太疼。”我为自己终于上了轮椅送了口气。“你这样舒服么?我看着一点都不舒服。”工作人员继续建议我调整姿势。费了全身的忍痛的勇气,我终于勉强调整着回到坐姿。
     工作人员推着我一路向前,进电梯下到机场停车库,光线略暗的停车库里,停着一辆救护车。接着,我就看到了那个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接近的东西——担架。
     我被要求躺在担架上,因为移动就会剧痛,我坚决不许别人碰我,于是只能自己再次挣扎着爬上担架,测压着身体右侧,把剧痛的左侧放在上面。不压左侧的时候,却是一点痛感都没有。
     躺在担架上,车门关了,我、雨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被关在在救护车后面的隔间,bmp去了驾驶室坐。一路上,工作人员不停地询问着我的各种信息,社会安全号、住址、受伤的情况等等。我想到在这个地方,生病到这么痛苦也要先回答这一大堆问题才能被治疗,就有些接受不了。工作人员偶尔和我们开开玩笑,看着我的表情,极力想说服我注射止痛剂。后来知道这位小哥想在这车厢里给我注射止痛剂,我坚决不肯。只要不动,我没痛到那么夸张,而且眼前的人和环境,都让我在心里打问号。

     透过救护车的后窗,我看到亚特兰大依旧灿烂的阳光、郁郁葱葱的树木和繁忙依旧的街道,一切似乎都没变,我却换到了担架上。我迅速地回想了下之前的琐事,航班可以改时间,考试的问题只能跟教授申请改时间重考,医疗保险的问题bmp也会打电话咨询好,抢救室再贵也没有我的身体重要,再说顶多几百美元,虽然是意外的花费,但无法避免,就用一星期的工作抵了吧。这样想着,我的脑袋渐渐放空,这时我斜躺着,身体的左边也不再剧痛了。这一瞬间,我居然开始享受这难以置信的一切了。
     终于到了医院,我这时开始怀着轻松的心情被抬进抢救室。医生很快就来了,初步检查之后告诉我会先注射止痛药,再拍X光,检查下骨头有无损伤。见到医生,我的心里安定多了。
我来美国三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进医院。以前有小病就自己抓些国内带来的药吃吃,实在忍不住会去看学校的门诊或者外面的急诊,他们的设施比较简单,能处理常见的病痛,都是独立于医院之外的。这第一次进医院,居然是被抬着进来的。
     注射过后,医生看我移动不变,就将X光的机器抬进了病房。几十分钟的等待之后,结果显示并没有伤到骨头,我们都松了口气。止痛剂渐渐开始作用,我可以勉强站起来,只要将重心放在右脚就好,也可以勉强走路,情况在这两个小时内,又开始转好了。医生对我讲道:“应该是严重的肌肉撞伤,虽然痛,但是你年轻,又身体健康,一定可以恢复好的。”医生的话,给我吃了定心丸,也让我在这样心情稍好的时候想到刚才车厢里被老爷爷护住的老奶奶。幸好是我,若换做一位老人,情况一定比我严重好多倍。我消掉了因为身体的痛而冒出来的抱怨,开始站在正常的角度看待这次问题。让我不要去抱怨路人冷漠或自私,事发紧急,谁都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虽然有许多方式我可以避免受伤,但已经发生,也没有必要再回头说当初怎样。这么不经意的小事就能让人进抢救室,看来以后要处处小心,不能再漫不经心地走路,漫不经心地以为生活真的会平常下去,没有意外。
     付掉了抢救室的200美金,其他的医药费稍后会寄送账单到家,希望不会太吓人。
     就这样,不到两个小时后,我就被轮椅推出了医院,站在医院门口等回机场的出租车了。雨在医院拍了些照片,说真不敢相信除了路过在这吃了火锅,还会再来医院走一趟。Bmp很高兴我没有伤到骨头,帮我揉着受伤的地方,还能轻松地开玩笑要是被别人看到他的举动,会不会以为他是在骚扰女生。我们又能开始说说笑笑了。
于是,大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亚特兰大机场。改好机票时间后,工作人员问我需不需要轮椅。“我应该可以勉强走路的。”我弱弱地讲道。“小姐,你只有四十分钟时间,从这儿到登记口路可长着呢。”工作人员劝我道。被她说怕了,于是乖乖坐上了轮椅。被推着过安检,再次进轻轨,换成是我坐在了轮椅上。我跟推轮椅的小哥聊着今天的事情,他说:“这还真是讽刺。”我也觉得,三小时前撞到轮椅上,三小时后坐在轮椅上出现在受伤的轻轨里,是可以用讽刺来总结。
---------------------------------------------------------------------------------
     晚上回到家,匆匆复习,压着左边身子睡下。早晨挣扎着起床,仍然是碰到左边就剧痛,只能被人拉着一点点往起挪,尽量不让左边的腰臀部用任何力气。老师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学校政策要求有了医生的证明就可以改时间。我终于还是一瘸一拐地赶在早晨七点半出现在考场,身穿睡衣。痛到这份上,我只能穿睡衣这样宽松的衣服,换衣服和起床都成了折磨。考完试,要马上赶去学校门诊复查,希望会有用吧。
     老师收走了试卷,还有几位同学在讨论题目,苦着脸说也许又拿不到A了。同桌向我抱怨:“最后一道题目好简单,可是我没有时间做了居然。”我说:“别想太多,身体健康就好,你看像我这样,差点就来不了了。考过了就别再想了。”同桌会意地笑了,不再提考试了。

     我庆幸这次进抢救室,虽被痛苦折磨过,终是没有大碍。我想通过这次经历让自己学会,不要再漫不经心地生活,不要以为走路这样被视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就会一直存在下去,不要以为美好的东西,不会在一瞬间改变。

------------------------------------
豆瓣:@ 简单橄榄
微博:@ forever简单橄榄

最后编辑于:2015-05-08 01:05

本帖来源社刊

全部回复 (37) 回复 反向排序

  • 5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