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江社团 > 手写社 > 帖子

《汉史一幕幕·大风歌篇》010105

发表于:2015-05-11 20:3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第一章  真命天子

第五节



平时就大胆和无礼的刘邦,那天在宴会上表现得更加大胆和无礼。席间,恬不知耻地坐在上宾座位上的刘邦,恣意狎xiá侮诸客,出言不逊,毫无所诎,一直博得吕公的关注。酒阑且罢之时,吕公以目光暗示刘邦稍留片刻,刘邦心领神会,故意拖拖拉拉地留到了最后。吕公见四下无人,即对刘邦说:“臣年少时喜好相人,相人多矣,无一人如刘季之贵相,愿刘季好自珍爱。臣有一亲生女儿,愿为刘季做箕zhǒu之妾。” 箕帚之妾,是种谦词,意思是愿将长女吕雉许配给刘邦。

史书曲意交待,将刘邦的贵相牵引出来,笔法隐蔽得不着痕迹。故事继续推演,添加了一段小插曲:吕公之妻不同意这门婚事,她怒而责怪道:“公起始常欲指望此女富贵,嫁与贵人,沛令与公相善,求之,公却不与,为何私自妄许与刘季?”

吕公答曰:“此非儿女子所知也。” 言外之意,刘邦貌有异相,非女人所能见识。

但凡妇人之见均短视,丈夫之见皆灼识。吕公此举非凡,难怪其妻犯疑,吕公回答愈鄙夷,刘邦贵相愈玄妙。尽管意境生动,刀笔史吏对刘邦的美化却颇露出马脚,吕公嫁女是真,缘于刘邦贵相纯属信口雌黄。如果吕公择婿果真注重异状奇貌的话,为何又将二女儿吕嬃许配给以屠狗为生的樊哙?难道樊哙也有富贵之相? 真实原因不难推断,吕公当时为了避仇而亡匿沛县,试想一个落难的老翁,拖家带口地来到异乡,又要躲避仇家,他最希望得到什么?当然是安全了。刘邦当时担任亭长,常习设五兵,带剑佩刀,持盾披甲,吏卒呼拥左右,手执二尺板的刘邦可以劾按地方治安,一条索绳可以系捕盗贼。而且,在宴会上吕公觉察到刘邦那股豪爽的气势,轻易狎侮诸吏,好大言、无拘束,一下子就给了吕公安全感,他放出一个女儿,换来一座靠山也算值得。虽然刘邦是个穷困且名声差的四十一岁的无赖,但吕雉当时也是三十岁左右的大姑娘,至今待字闺中属于年龄偏大的。于是,一个旷夫,一个怨女适时嫁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至于沛县县令是否真的提过亲?就不得而知了。

       耕也,馁在其中矣。刘邦大概知道这个道理,故而从不参与田间稼穑,不事生产作业,但他也不学习,尽管禄在其中矣。如此,刘邦不耕不学,不忧贫,亦不忧道,只乐游而不忧。乐在刘邦,忧却在吕雉,自从她嫁入刘氏,一副生活的重轭即落在她柔嫩的肩上,吕雉的孑然身影出没于堂前、溷hùn厕、桑亩之间,忙碌于屋后的鸡豚tún狗彘之畜。有一个健壮的陌生小儿比吕雉捷足先登于刘家,在吕雉一双亲生儿女降生之前,此小儿便让她更早地体会作为一名母亲的艰辛。谁都知道此小儿是刘邦与一名外妇露水姻缘铸成的孽债,唯有吕雉婚前不知。多少次吕雉内心出于怀恨或者委屈而闷闷不乐,继而萌生追讨的想法,只是碍于刘邦未能实现,甚至连念头都不敢丝毫泄露。多年以后,吕雉的这个愿望终于实现,其追讨回来的价值远远高于现在的付出,此为后话。


本帖来源社刊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