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过你,从此无人像你,年轻时候的爱情

890哎 (Sandra) 正式会员
6 2 0
发表于:2015-07-24 16:11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我喜欢过你,从此无人像你,年轻时候的爱情



1.

不知是谁说过,凶手和恋人都喜欢事后重返现场 ,果真不假,他来了,何子钦。

那天我被闺蜜拉去陪她去西单shopping,她刚分手几天,据她所说是她主动提的,分手原因不详。按理说她不是被甩的一方,理应如释负重一般,但瞧她这几天的举止,不大对劲。之前她每天早上起来都活蹦乱跳地去化半小时的妆,然后穿着一身风尚航标的服装走到宿舍楼下。她那玉树临风的男朋友早已在那等候多时,她倒是不紧不慢,嗲嗲地问道:你是不是等了好久了。

说句良心话,我们宿舍其他几个姑娘连同我都为她那玉树临风的男友(哦,不对,应该是前男友)打抱不平过。特别是在冬天,那小伙穿着一件风衣在楼下冻得直哆嗦,我那亲爱的闺蜜还在洗手间画着眼影、抹着estee lauder。

时过境迁,我那亲爱的闺蜜自从分手后,就再也不踏出宿舍半步,每日三餐并一餐,一个苹果一杯酸奶,憔悴得不像人样。我们有怀疑过她好面子——应该是被男友“勒令退学”。但看她每日茶不思饭不想的黛玉模样,不禁起了怜悯心,都默默帮她圆了谎,个个闭口不提玉树临风男。

没过几天,她就“病情好转”。那天她又在洗漱间鼓捣了半晌,终于容光焕发地站在我面前,像问候男朋友一样对我说:“小菲菲,陪我去逛街好不好,我不要整天呆在屋子里了,我要重见天日,杀对方个片甲不留。”我一时心软,答应了下来。

2.

后来,我就收到了何子钦发来的信息。

你最近有空吗?我想和你吃顿饭。

我没理他。当时闺蜜在大悦城Esprit挑选战袍,我两手帮她拿着战利品,根本没机会去回复他——滚蛋。

他接着又给我发来信息:我只是觉得我们是时候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了。之前的事我很抱歉,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当面跟你道歉。

我想回复“心领了,大可不必”,又觉得有点过于礼貌,干脆回复“你是谁”好了,但是我那亲爱的闺蜜依旧在试衣间墨迹,我腾不出手来。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是何子钦打来的。我想还是等到“无人接听”好了,毕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不太像一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所为。我方菲菲好得也是巾帼英雄一枚,运动会上拿过百米冠军,大一那年也得过专业奖学金。我方菲菲文武全才,怎么能被一个电话吓到。这该死的亲爱的闺蜜呀,你怎么还不出来。

手机铃声消停了几秒后,再次响了起来。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把闺蜜的大包小包放在墙角,准备去接电话。我那亲爱的闺蜜是个缺心眼的主儿,倘若被她发现我把她的宝贝们扔在地上,她肯定杀了我不可。我想我应该快点结束这通电话。

我向右滑动了接通选项,那个久违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的耳畔。

“方菲菲,你是在忙吗?”

“额,没有,我在陪闺蜜逛街呢,刚才没看手机,有事吗?”

“哦。没什么事,我想约你吃顿饭。”

“我这闺蜜最近失恋了,我得陪她,恐怕没时间。你是有什么事吗?”

“我只想约你吃顿饭,没有别的意思。方菲菲,我想你不会连这个机会都吝啬给我吧?”

“可我……”

他打断我的话,“方菲菲,我是诚心来约你吃饭的,如果你还放不下那段过去,你可以拒绝我。”

TMD,我一个文静的姑娘不想爆粗口,但他这招也太绝了,我只能说:“渣男,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恋呀,时间地点,你待会儿发短信告诉我,我这陪闺蜜逛街呢,先不说了呀。拜拜。”

我赶忙挂了电话,我知道我自己的作战水平,在何子钦面前,我根本不值一提。我跟他就不是一个作战级别的,但他曾经误入我的世界,而且,把我打败了。

3.

何子钦曾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心虚,他跟我说过“我是他上辈子上帝欠他的礼物,这辈子终于兑现了。”我也相信,他的确爱过我。

那会儿,他会在学校主马路的十字路口跟我偶遇,然后故意装作看不见我的样子,想跟我撞个满怀。他坏极了,他在球场上打球,一看我就故意把球扔到我身后处,然后对着我喊道,美女,能把球扔过来吗?我从来都不搭理他,在同伴的嬉笑声中,他兴高采烈地绕到我身后捡球,然后走过我的时候会故意运球转身远扣,一次都没有进过,他还找借口——美女你在这影响我运球的磁场呀,你看它总是不愿落在篮中,非要往你这边蹦。没办法,有时候我也不想被他逗笑,但是我还是笑了,“怪我咯”。

他追我的时候,在我舍友眼里,他并不是头号种子。我那亲爱的闺蜜曾经把那些对我无事献殷勤的男生按照排名一一编了号,他排第五名,中等名次,不是热门选手。排名依据是我闺蜜制定的,好像是按照家庭背景、相貌和人品的加权值,我那亲爱的闺蜜将家庭背景放在了首位,所以在她眼里,我应该给隔壁院那位一身土豪气的男生piority。

我拿我亲爱的闺蜜没办法,幸亏那阵子她那玉树临风的前男友也在对她紧追不舍,她没空管我的破事,一门心思跟她前男友出去约会,我倒是耳根清净了不少。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要谈恋爱,学校的十佳比赛,我在学生会的宣传部忙得没空吃饭。作为部长,我一项雷厉风行,干练果断,从来不拖泥带水,那个时候的我,就是他们口中的“女强人”,他们说的一点也不假,虽然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但是无法否定他们说的话。

那天何子钦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我刚跟部员开完会,海报还要继续修改,没有丝毫创意。我坐在椅子上,让部员赶快去吃晚饭,自己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海报发呆。他走进来,轻声对我说:“还没吃饭吧,先吃饭吧,我帮你改。”我一脸惊悚的神情望着他,说:“你怎么在这?”

他打开便利袋,里面有我最爱吃的牛肉咖喱饭,还有我最爱吃的麦旋风,以及一瓶几乎我每天都会喝的味全。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我很惊讶。

“我问了你舍友。”

“你认识我舍友?”

“我一个朋友在跟你舍友谈恋爱……”他好像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他看着我电脑屏幕PS界面,继续说道,“你吃饭吧,我帮你改下海报。”

我那该死的肚子不争气——我把位置让给了他在,自己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我吃完饭的时候,他已经把海报修改成另一个模样了,不过它让我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对他说:“没想到你还是个技术控呀。”

他得意地回答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那一刻,我开始觉得他跟球场上那个坏透了的少年有点不一样,我说,谢谢你的晚餐,这个麦旋风,最近在减肥,你帮我吃了吧。

他贫嘴的毛病又犯了,谢娘娘赏赐,奴才告退。

4.

闺蜜从试衣间走了出来,看到她的宝贝在墙角可怜地并排列着,立马叫出声来,方菲菲,你是不是想死呀你!我赶忙回过神来,立马笑脸迎接她的教训,“我亲爱的闺蜜大人,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闺蜜大人眼睛倒是贼得很,她看到我手机显示栏上亮着信息,一把抢过我手机看了看,立马作出心灵导师状:“我跟你说哦,这个好马不吃回头草,好了伤疤不要忘了疼,你可千万不要中计呀。”

我连忙夺回手机,说:“你现在怎么弄得跟情感专家似的,是不是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爱情,发现自己对前男友太好了?”我故意在“好”上加重音。

“你说什么呢,你可不许胡说,我跟我那谁是和平分手好不好,你不要胡思乱想。”

“你之前不是说你跟他提的分手吗?”

“总之事情很复杂,我不想说这个,我现在在帮你出谋划策!”

“我这事情也很复杂,咱们先不管他们,先去吃披萨去。”

我那亲爱的闺蜜除了热衷于八卦外,吃是她最大的嗜好了。所以为了让耳朵免于灾难,我索性拉她去了必胜客。

这时,何子钦给我发来短信:明天晚上7点,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我们去吃你最爱吃的水晶烤肉,不见不散。

我想给他回复什么,“好”还是“恩”,想了想,编辑了“OK”又删了,最后发过去两字:已阅。

说实话,当年何子钦追我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我对待感情就跟做事一样,从不扭扭妮妮,所以在何子钦接二连三请我吃饭看电影后,我直接劈头问她,你到底想怎么样,本姑娘没空天天陪你吃饭看电影,你有话快说、有那啥快放!

何子钦被我突如其来的彪悍惊愣住了,我转身要走,他一把拉着我的手,说:“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我如果说不能呢?”我说。

何子钦把我抱在他怀里,说:“你不能也得能,除非你能在三秒内逃开。”

何子钦果然是坏透了的男生,关键时候还是采用了强硬措施,当然我并不反感,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答案。

我说:“好吧,我认输!”

5.

我跟何子钦在一起后,宿舍里炸开了锅,我那亲爱的闺蜜说我脑袋进水了——何子钦有什么地方好,除了长得还算一表人才,会打个篮球辩个论,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的?

我反问她,你说的那些除了我就很喜欢,其他待发掘。

闺蜜被我气得半死,彼时的她已经把玉树临风男驯服地服服帖帖。玉树临风男是何子钦的一个朋友,后来我听何子钦说,玉树临风男多金,颜值又高,人品又好,是不可多得的好男生。

我故意气他,要不是他被我那可恶的闺蜜捷足先登了,你小子哪有机会得到老娘的芳心。

他以牙还牙道:“你说真的呀,我帮你跟他说,我不介意,咱们互换下,我看你那闺蜜挺可爱的。”

我反而被他气得半死,你想多了,我那亲爱的闺蜜看不上你。

他哄姑娘开心的方法真是对我的口味,他会说:“世上哪有人敢跟我家菲菲比呀,至少在我心中。方菲菲同学是独一无二的,你说,是吗?”

我当然不要脸地回答他,是,你说得对!

何子钦有时候也会对我的无理取闹不理不睬。比如,有时候我突然间想到有很长时间没有去吃海贼王主题餐厅的火锅了,我会先斩后奏地订好位置,然后给他一个惊喜,但是他并不露出半丝喜悦,因为他那天晚上刚好要赶一篇课题报告。何子钦的学习成绩很好,而且他辅修了双学位,到了大三,他的课程表几乎是满满的。还有,我后来才知道的,何子钦修双学位是为了我,他的第二专业就是我的第一专业,他说有次我跟他抱怨中级财务会计搞得我头疼,那时候,他就做好了修双学位的准备。

但是不管怎样,何子钦最后还是跟我提出了分手。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高级财务会计怎么算,他就提前宣布了我的死刑。

分手那天,我给他送去了精心准备的水果盒,他在自习室复习着待考的专业课。我站在自习室门口,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语气很不好地问我:“你怎么不去自习呢?”

可能语气是正常的,但跟我所希望的喜出望外截然相反,我很失落,也很生气:“给你送吃的,全是我自己削的皮,削了那么久,你半点好话都没有。”

“我真的是最近很忙,你应该去做些正经事,不要每天到处闲晃。”

自从跟他在一起后,我把他看成了我的重心。大三的时候我退了宣传部,课也不多,所以经常出去逛街,顺带帮他买些吃的,我这人不爱学习,所以自习室也很少去。

我说:“你如果嫌弃我是个学渣,那你就找个学霸呀!”

他说:“方菲菲,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他很少叫我全名,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但是作为一名女生,尤其是具有隐形女强人特性的女生,我是不会“低三下四”道歉的,我想大多数女生这时候跟我想的应该一样——我要证明他是爱我的,我想他是爱我的。

我把水果盒砸向他身上,转身离开。我在暗自祈祷,何子钦你最好追上来抱住我,何子钦你是爱我的!

可是他没有。

我听到他愤怒地将水果盒扔进垃圾箱,然后走进了教室。

我无法再回头找他道歉,尊严不允许,眼泪不允许,甚至我在想,我哪里做错了,凭什么我要跟他道歉呀!

那时的我不知道,有些事在不恰当的时间发生就是错误,而且它可能具有毁灭性的威力。

我给我亲爱的闺蜜打电话,让她来接我。

她带着玉树临风男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吹干。

“哎呀,菲,何子钦欺负你了!”

我听了这话,眼泪又夺眶而出了。

我亲爱的闺蜜护短本领高超,他立马命令玉树临风男:“你一定要让你的兄弟过来跟我家菲道歉,不然你就不要来见我了!”

玉树临风男果然把话带到。何子钦当天晚上打电话来,方菲菲,我们分手吧。……

我赶忙挂了电话,一头钻进被窝里,恨不得立马昏睡过去。

我想我要早点睡着,可能一觉醒来,他会给我发短信道歉,然后抱着一大朵玫瑰在楼下等我。

可是,第二天醒来,我翻遍了短信微信,甚至微博,都没有任何“对不起”的字样。

6.

那天吃完披萨,我跟闺蜜回到学校。经过宿舍旁的小花园时,我那倔强的闺蜜突然失声哭了起来。她说:“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那么任性,也不该自私。可是我爱他呀,我是以为他是会爱我的,他是会永远包容我的,但……”

她给我看了玉树临风男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我喜欢过你,从此无人像你。保重!

何子钦跟我分手时什么都没留下,只是那通电话,后来再无其他。他比玉树临风男男决绝得多,当我看到玉树临风男给我那闺蜜发的短信的时候,我在想,何子钦是不是想跟我说同样的话。

我无从得知。

但是我忽然想起某个瞬间,在一个终于找到理由说服自己的早上,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这个姑娘,说:再也不要喜欢上他那样的男孩。

可是那个男孩现在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我跟他的结局会是怎样。

但我可以确定我不会去喜欢他那样的男生。

也许他除外。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遭遇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我们自以为是的以为爱情是永恒的守恒,拼命地证明自己爱与被爱着,但却没有发现在我们考验爱情的同时,那时间划过爱情留下的裂痕也在日积月累地增大,殊不知哪天就会摔落个面目全非。

后来,在那段人事已非的碎片里,只留下两个曾经相爱的身影。

有些事这辈子只会做过一次,有些人这辈子只会爱过一回。


分类: 恋恋物语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