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同人】十年羁绊

会梦 (会梦)
【A+研究所】宣传部长&荣誉会员☆网校制霸
路人甲
602 1 3
发表于:2013-08-18 10:1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窗外的天空变得一片灰蓝,深沉的黑暗吞噬着白天仅存的一缕缕光线,夜晚正在降临。从这个窗口无数次的看到这样的场景,一成不变,以至于我都忘了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这个——除了一张病床就一无所有的房间,从病床上七八岁的小男孩在沉睡中成长到和我差不多的年龄推理,应该差不多十年了吧?我从未离开过这个房间,因为病床上躺的那个就是——我。更确切得说我是他的灵魂,我只能默默注视这尘世的一切,所有的动作都不会影响到任何人。  
      我在等一个人,她说她是死神。在我以灵魂状态出现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她告诉我,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所有的灵魂在脱离肉体后会失去部分记忆,所以可以在尘世逗留十年,用于回想生前的记忆,而我处于生与死的边缘,是要和她一起去冥界,还是回到那个身体里,一切取决于我自己。虽然我早早得告诉她我的选择,她却执意让我等待这十年。现在……她快要来了。  
    “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吗?缥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无论多久,我的心意都不会改变。已经习惯了她毫无声息得出现,我转向一身黑衣的她淡然一笑即使回到那个身体,也回不到她的身边,一切都毫无意义啊。”  
    我觉得她在轻轻叹气,尽管我无法透过黑纱看清她的面容。  
    “11日还有一点时间,我陪你走完这段时间吧。她一如十年前般固执。  
    “谢谢。既然无法推辞,就欣然接受吧,更何况她的声音打破了我十年的沉寂和孤独。  
    夜幕笼罩了世间的一切,当然……也包括这个房间。我和她沉默得伫立在床头,一切依然沉浸在黑暗中。已经……不会再有人来这个房间了吧?昔日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出类拔萃的小学生江户川柯南都已烟消云散。这个房间曾聚集了很多人的泪水,同校的三个小学生、过去的名演员、当红的推理小说家、做些奇怪发明的博士、关西名侦探、还有——兰。唯一一个我从开始就记得的人。只有一个清冷的茶发女孩倔强得在我的床边骂了我一声傻瓜。十年来我的记忆逐渐恢复,我记起了来过这个房间的人——步美、光彦、元太、母亲、父亲、阿里博士、服步平次、兰。仅仅只有她的名字我还没有想起来。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我知道她是和我一样被毒药缩小的同伴,我知道十年前我毁灭了黑暗组织,却因为太过执着于解药而让她和我一起被大火包围在满是炸弹的摩天楼顶,我知道爆炸前一刻我把她从楼顶推向正从空中接近的白色怪盗,我更知道解药已经无从制得,我亦无法回到兰的身边,即使运气让我依然存活却长眠不起,所以我已经没有回去的意义。十年的时间终于把我的存在冲淡,唯独这个女子依然会每天来到这个房间,让我看到她如同病床上的自己从78岁直至现在,今天……她会来吗?  
    清冷的人造光线从房间的门口透入,随着墙壁上开关的声音,这种光线充满了整个房间,如同出现在门口的这个清冷女子。她的茶发有些凌乱,虽然是这种天气却依然衣着单薄,蓝色的双眸有些红肿,似乎刚哭过。  
    她例行公事般得替沉眠中的我洗漱擦拭身体,当毛巾接触到我额头上方被刘海遮住的淡淡伤痕时,她让动作停顿了数秒,凝视着这个不仔细看就不会发现的伤痕。随后她一如既往得坐在我的床沿,开始对我说话,尽管只是自言自语。  
    “呐,大侦探。步美和光彦在谈恋爱了哦,元太气鼓鼓得三天没来上课。你的女朋友候选人又少了一个,呵呵。她冷淡的声音配合嘴角恶作剧的弧度,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怪盗KID发出预告函,说要得到深海沉冰,服步扬言今晚要让那个小偷伏法,最近他们两人把整个日本警界闹的天翻地覆呢。她轻笑着把手里的报纸放在床头那一叠的最上面。
    “你的父母给你生的那个弟弟——工藤柯南,越来越像你了,连推理时的表情都一摸一样。”  
    “阿笠博士最近有点瘦了,可能是我督促得好吧?她滔滔不绝得讲下去,对着不会回答的我微笑。  
是啊,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没有工藤新一的世界,没有我,地球依然转动。我也可以安心离开了,我释然得笑着。但她提到的下一个名字,却让我思维停顿。  
    “兰,她……”她的笑容随着话语停顿……”她支唔着仿佛我能听到,虽然事实如此。她和新出今晚会结婚。她很费劲得把后半句话挤了出来。  
    我很惊讶我依然平静,十年了,我让她等待了十年,也该放手了,她终于找到了新的幸福,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留恋的了。  
    “工藤,我该……怎么办?她的声音在颤抖,垂下的茶发刘海遮住了双瞳,随即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看到有液体从她的脸颊滑落,她竟然在现在把十年前欠我的眼泪还给我,让我猝不及防得跟着伤感,不自觉得伸手去替她拭泪,却发现眼泪穿过了手指,我毕竟还在灵魂状态。  
    我知道,她在我沉睡之后,坚持宣称柯南和新一不是同一个人,甚至不惜用变声器冒充我的声音给兰打电话。直至今天,工藤新一收到毛利兰婚礼的邀请,她替我而说的谎言也终于要被拆穿。傻瓜我同样把她的话还给了她。  
    “工藤,请你醒过来好不好?她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抚病床上的那个我的脸颊否则我欠你的一切该如何还你?”  
    “醒过来,好不好?她的泪水再次滑落因为……我爱你。”  
    我反应过来时,双臂已经环绕着她瘦弱的肩膀,尽管她无法感觉到。原来,她同样等了我十年。    
    有关她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复苏。  
    “我的代号是——SHERRY”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能保护好我姐姐?”  
    “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最后的记忆——在大火包围的摩天楼顶。  
    “不行,火已经把道路堵死了。炸弹已经无法拆除。我已经陷入绝望的谷底。抱歉,这里就是你我的葬身之所了。我瘫坐了下来。       
    “最后不是和她在一起,你后悔了吗?她却依然平静得向把她卷进来的我开着玩笑。  
    “呵呵。我竟然在这种关头被她逗乐了你还真是不可爱啊。”  
    “呐,工藤,其实你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很像。也是在我67岁时吧,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大小,真是讽刺。她坐在我旁边。那时候在组织安排的野外求生训练,我被熊袭击了,有个和我年龄相似的小男生救了我,记得他的额头上方弄伤了,还有他说过和你一样的话我会……保护你的。’”  
    “是吗?我轻轻触摸自己额头上淡到几乎看不见的伤痕笑了,因为我看到白色的身影在向这里靠近。我拉着她跑到玻璃窗前,敲碎了玻璃的同时,我把还在诧异的她从高楼推向空中的KID让我最后再保护你一次吧,好好活下去,……爆炸声吞没了我叫她的名字。  
    我想知道她的名字,真的很想。最后的钟声开始敲响。我转身面对自称死神的女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我发现她笑了,如同我推那个茶发女孩般,她同样把我推向我的身体。我在诧异同时拉下了她的黑纱,明美?我叫出了她的名字。  
    “请你……给她幸福。她在笑容中消失。  
    “嗯。”  
    “这么冷的天应该开空调啊。被寒冷包围的我发出抱怨,同时笑着面对呆在那里的茶发女孩。你瘦了好多啊。”  
    我看到她湛蓝的双瞳中的自己如此有气无力,以致于被她抱紧时丝毫不能动弹。  
    “……醒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嗯。我为了节约体力用一个字回答。  
    她忽然有些惊惶失措得放开了手,现在应该还来的及。她摊开的手中有一颗胶囊虽然没有了资料,我还是做出了解药,吃下它就不必复健,细胞再生可以迅速恢复肌肉机能。你快去阻止兰的婚礼。她有点慌不择词”  
   “不用了。我把她的手合拢,你欠我的,用这个代替就好。把她的脸拉近,我慢慢贴近她的嘴唇……  
    十年未曾割断我们的联系,记忆终于在沉睡中苏醒  
    牵绊跨越时间的距离,纵然沉睡也无法忘却情意  
    你的名字已经镌刻在我的生命   
    用已沉眠了十年之久的声音  
    道出我徘徊在心中的决定          
    现在的你是否能够聆听      
    我要给你幸福的决心  
    新年钟声敲响之际        
    让我给你幸福       
    好不好       
    ……  

    十年牵绊THE END 



【哀的独白】 

"<<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道出失踪真相,跨国黑色犯罪集团难逃天罗地网>>……"我望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照片上的工藤就像十年前一样的自信,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笑容中多了一丝幸福的迹象…… 
幸福?是啊,他和小兰是终于花好月圆了……我烦躁地放下报纸,却被工藤身后的一个身影给吸引住了.,毛利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一定很开心她的新一终于回来了吧?……她和工藤在一起还真配啊……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工藤已经找到它的归宿了,很快,我的归宿也会来的吧?……早知道结果是这样,我又何必当初出逃?我又何必投奔他,傻傻的以为他会保护我?至始至终,他要保护都只是她,不是我……我又何必,何必……爱上他?! 
"博士!"工藤新一兴奋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我的东西都装好了吧?" 
"好了好了,都在你的房间里,"博士从厨房探出脑袋来,",新一,就这么走啦?我给柯南提供了十年的食宿,就这么走啦?" 
"哪里~~~我还会回来的嘛~~~"新一冲进房间,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再见啦!柯南!再见啦,博士!等我把那帮混蛋绳之于法之后,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一个细细的女声传来:"你太低估他们了." 

……突然的沉默…… 

博士朝着书房里一个瘦小的身影指了指,摇了摇头,关上了窗户.新一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却冷不丁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进来吧,这么鬼鬼祟祟的." 
"灰原……"新一舔了舔嘴唇,"……没事么?" 
"我很好."灰原冷冷答道
"……再见……" 
"再见."灰原头也不抬,很干脆的回答道
新一最后看了灰原一眼,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

【新一的独白】 

一声简单的再见,我就这样走了出去,就这样离开了我住了十年的柯南的家,离开了灰原……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感觉,那声再见,会是我和灰原说的最后一句话……?!不不,不会的,不要乱想……不会有事的,黑衣人他们很快就会被我绳之于法,灰原也就不用天天生活在阴影之下了……可是,她为什么会说我太低估他们了?…………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一种罪恶感?我真的就这样把她留在那边了么?现在我的身份已经暴露,黑色组织也一定会找上灰原的,…… 
天啊!灰原有危险!! 

【哀的独白】 

"灰原!灰原!"新一的声音再次从院子里传来,我暗暗皱起了眉头.他是怎么搞的
"有何贵干?忘了什么吗?"我站起身,仍是没有表情的
"灰原,把东西收拾一下,住到我家去."工藤以他一向的命令语气说道,我的心一紧,却仍是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我挺好的." 
"不行!你还住在这里的话会有危险!"工藤急急说道,"黑暗组织随时会找上你,你明白吗?这里不安全,你有可能会出事!" 
我摇了摇头:"没用的,到哪里都一样的……" 
",如果你到我家去,至少还有我会保护你,不是吗?"工藤坚定地说道,"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 
我愣住了.,保护我?……是真的吗,,想要保护我?……十年来我所企盼的,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滑入我的耳朵……可是我为什么……? 
"灰原,快点,你今天晚上就住到我家去……"工藤还在那边接着说着,我的心确是已经碎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傻,他不属于我的,他不属于我的…… 
"够了,"我打断他的话头,工藤的目光直直的射向我,我却没有抬头."你去保护小兰吧.他们也可能会盯上她的……小兰是你最重要的人,不是吗?他们的绝招就是用你最重要的人来威胁你……" 
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在颤抖.十年前,要不是姐姐为了我,为了我们可以退出那个组织,而被杀害……我想,我一定是姐姐最重要的人吧?…… 
"快回去找小兰吧,"我异常平静地说道,"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 
我看着工藤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最终消失在夜幕苍苍之中,我听见自己的心掉到了地上,碎成几千几百片,却是音乐般地响.我还是失去他了,十年来……我最终还是……不属于他…… 
几滴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滑了下来,我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任随自己泪流成河…… 

【新一的独白】 

也许,她说得对,我是太低估他们的能力了,……可是,我的心,为什么很痛?很不舍……每每看到她无助的样子,还要强装笑容,努力去关心别人,我就会心痛……这个女孩,她承受了太多太多的不该,最终,她又得到了些什么呢……,就这样走了吗?就这样留着她一个人,等待着黑暗组织的残酷报复吗?…… 
,我想保护她,这十年来,我一直在保护她,现在,我想保护的,还是她
新一转过身,迎着呼啸的北风奔跑起来.灰原,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哀的独白】 

我静静地趴在桌上,任凭泪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却已经麻木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他们终于来了…… 
"灰原,"一个熟悉的声音牵动了我的每根神经,我的心再次开始颤抖.可能吗,真的,可能吗
我抬起头,透过泪光,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自信的帅气的脸,工藤的脸……他的眼里带着深深的惋惜和不忍,那种目光,柔情的目光,…… 
"灰原,我想保护你,"他说道,伸手把我揽入怀中.我的心跳在一瞬间停止了,只听见他的声音:"我想保护你,我想保护你,我想保护你……" 

〖新一§哀〗 

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几条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滑了进来.十年了,我们一直在等的,就是他们.我们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但是我们已经不再害怕了.因为我们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力量,是他们所无法抵挡的.As long as we are together,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__________________ 
好孩子是很听话很宿命的
很宿命的好孩子是注定了拥有一片黑色心情的
我很宿命
我的黑色心情....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1)

  • 3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