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Carol)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492 6 0
发表于:2013-08-30 21:24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从今天开始慧光将在这里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敬请期待~~~

 

 

    夜,黑得不见一丝光亮,只能听到那从天空中砸下来的雨点,密密麻麻地打在大地上发出的响声。唯有一道道闪电挟着炸雷划破天际的时候,世间万物那黑漆漆的身影才能借着电光从这一片浓重的黑暗之中显现出来。

    同时显现出来的,还有汹涌湍急的河边一位黑衣女子高瘦而窈窕的身形。而她的对面,则站着两名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男子。一名矮而胖,正紧张地盯着那名女子;一名高而瘦,留着长长的金色头发,神情冷漠而严肃。三人都没有打伞,任凭雨水打湿了衣服,却一动也不动。

    过了半晌,长发男子终于开了口:“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怎么,要捉我回去领赏么?”女子脸上露出了貌似无害的微笑。

    可面前的二人却深知这笑容是多么的危险。

    “那位先生说过了,拿你的人头回去也行……”矮胖男子似乎很不习惯这种紧张的氛围,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吼了起来,但那金发男子只微微一抬右手,矮胖男子后面的话便被堵了回去。

    “组织很欣赏你,只要你能够回头,可以既往不咎。”过了半晌,金发男子冷冷地说道。

    “既往不咎?”女子用手掩住嘴,好象听到了天下间最滑稽的事情,轻声笑道,“你当我是刚加入组织的新人么?你们所图的,不过是这个东西罢了。”

    她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有手掌大小的木制盒子,晃了晃,说道:“你们只不过是怕我毁掉它,这才没有下杀手,我说的对不对?”

    长发男子没有说话,只是迅速地将一直揣在衣兜中的左手抽出,扬了起来。出现在他手中的,是一柄带着消音器的手枪。

    紧接着,一团火舌从枪口射出。而黑衣女子则一声痛呼,立刻用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风雨中,只见暗红色的鲜血从她左手的指缝间汩汩流出,那个木制的盒子也跌落到了地上。

    “如果只是为了回收它,直接在你的脑袋上开洞就行了。”金发男子依旧不紧不慢地用那没有任何情感的语调说道,“但如果把你活着带回去,那位先生会更高兴的。”

    “是啊,这是一个多好的实验品啊。”女子惨笑着抬起了头,紧盯着金发男子的眼睛,“不过,我会让你如愿么?”

    看到女子决绝的神情,金发男子心头一动,立刻像豹子一般猛地窜出,扑向了对方。

    但为时已晚,只见女子牙关一咬,然后带着嘲讽的笑容跃入了身后湍急的河水中。金发男子只来得及留下她的一片衣角。

    半晌后,矮胖男子走了上来,弯腰拣起掉在地上的木制盒子,打开并数了数里面的东西,对着金发男子说道:“大哥,里面应该有二十一颗胶囊,现在只剩下十八颗。”

    “唔,”金发男子望着漆黑的河面,面色冰冷却又带着些许落寞,说道,“刚才,她的嘴里咬着一颗。而另外两颗,或许被她用掉了,或许被藏到了什么地方……只要找到这个女人就都清楚了。”

    “这么急的水,她还能活着?”矮胖男子惊讶地说道。

    金发男子看着手中的衣角,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一章:飘

    天灰蒙蒙的,绵密的雨丝从阴暗的天空中随风飘落,给这春日的早晨带来了些许阴寒的氛围,让本就陷于春困之中的人们更加打不起精神了。天气不是很好,但比之昨夜的狂风暴雨,现在已经是温柔许多了。

    雨中,两个打着伞的十七八岁的女孩正沿着河岸走来,她们中的一个留着及腰的长发,红润的面庞上常带着温柔的笑意;另一个则梳着还未到肩的短发,头上戴着蓝色的发夹,此刻正望着连绵不绝的雨线,发出哀叹:“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本来要去游乐场的,碰上这场雨,又泡汤了,好烦哦。”

    “不要失望嘛,园子。”旁边的那个长发女生劝慰道,“要不是有这场雨,你就没法领略我的厨艺了哦。”

    “说的也对。”园子的脸上立刻由阴转晴,“兰,等下买完了菜回去后,你一定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哦,我会把那些美味佳肴全部消灭掉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园子一副斗志昂扬的表情,看得兰的嘴角直抽搐:“呵呵,你吃那么多,难道就不怕发胖吗?”

    “放心放心,我的身材是怎么吃也不会胖的,羡慕吧,哈哈哈哈。”说完,园子便对着河面,非常没有形象地放生大笑起来。

    但只一会儿,她就停了下来,诧异地指着另一侧的河岸,说道:“兰,你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兰惊讶地看到,在河对岸的灌木丛中,有一团奇怪的白花花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两个人从不远处的桥那里来到对岸,向那团奇怪的东西跑过去。河的对岸并没有可供行人行走的道路,只有胡乱散布着的灌木丛以及能够把人的脚全部陷下去的烂泥,平时也少有人来到这里,在这样的大雨天更是没有半个人影。但两个女孩子丝毫没有顾及到这些,一阵小跑,来到了那团物事跟前。

    来到跟前,两个女孩子全都呆住了。她们发现,那团白色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大约七八岁左右,浑身赤裸地趴在地上的女童。女童背上有好几条长短不一的伤口,头上也凝结着血块,白花花的身体任凭冰冷的雨水冲刷着。

    “是什么人居然这么狠心,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园子紧张地盯着女童,浑身发抖,也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恐惧。

    而兰则蹲下身子,抱起女童,把手伸到了她的鼻前,然后转过头来说道:“她还活着!园子,快叫救护车和警察。”说完,脱下外套包裹住女童的身体。

    园子这才从呆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忙掏出手机,拨下了电话号码。

    ——————————————————————————————————————

    “这里,是什么地方?”

    放眼望去,这是一片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上下左右前后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而在黑暗中却又时不时地闪现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各色的亮线,就好象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南北两极的极光一样。而在前方不知有多远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人影,静静地飘荡在这片虚无而又多彩的黑暗之中。

    “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地狱吗?”望着这片世界中唯一有点像人的那个影子,惊恐不定的她开口问道。

    “你错了。”从那影子传来了声音,分不出男女,却很温柔舒适,“这个世界上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只有生者的失乐园与死者的安息地。你,现在正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是选择永恒的安眠,还是继续活下去,由你决定。”

    “永恒的安眠吗?好累啊,真想长眠不醒呢。”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不过,真不甘心啊,好象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呢。如果就这样长眠的话,我死不瞑目。”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声音再次从影子处传来,“回去吧,回到你的世界里去吧……”

    ——————————————————————————————————————

    医院的病房外,一位身穿褐黄色衣服,头戴褐黄色帽子的矮胖警官正在和身边一位身材挺拔,面容俊秀的少年正在谈论着什么。

    “新一同学,你对这个案件是怎么看的?”警官问道。

    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从现场痕迹分析看,那个女孩是自己从河水中爬上岸的,那个地方并非第一现场。女孩头上的伤,有可能是钝器重击造成的,也可能是在落水后撞上了岩石,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还无法知晓。而且,女孩并没有遭到性侵犯,背上的伤痕也是被树枝划破的,并非人为。所以,我也判断不出,这究竟是一起犯罪案件,还是普通的失足落水案。现在,只能等女孩清醒过来再询问了。”说完,转过头来,透过窗户,望向病房里面。

    病房里,被救的女童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手上扎着输液管子,安静地沉睡着。而在她旁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兰正趴在病床边上打瞌睡。

    忽然,女童的手动了一下,接着,她的双眼也缓缓地睁开了,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从嘴里发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水……”

    这个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打破了病房里的宁静。兰抬起头来,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然后看到女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医生,医生,她醒了。”看到女童醒来,兰高兴地站了起来,然后推开病房地门,来到走廊里后喊了起来。

    听到她的喊声,医生、护士、警察还有等在旁边的园子和新一都一股脑地涌到了病房门前,最终,在兰的阻止下,只有医生和护士走进了病房。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看着忙前忙后为女孩测试身体数据的医生和护士,兰有些担心地问道。

    “真是奇迹!”医生动容地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居然恢复得如此迅速,真是奇迹。”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兰说道:“放心吧,这位小姐,她没事的。她只是受了些风寒,身体有些虚弱而已,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兰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这孩子是你的妹妹么?”旁边的护士突然问道。

    “不是啊,你为什么这么问?”兰有些奇怪。

    “那是你的亲戚,或者是朋友家的孩子?”已到中年的护士依然在刨根问底。

    “不是啊,我不认识她,只是在河边偶然发现了她而已。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兰说道。

    “是这样啊。”护士眯着眼说道,“能够为一个陌生的孩子跑前跑后地忙这么长时间,你可真是一个热心善良的女孩啊。哎,现在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喽。”

    “哪里啊,您夸奖了。”兰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正在此时,病房的门开了,一个警察把头探了进来,问道:“医生,我们现在可以询问了么?”

    “好吧,不过时间不要太长了,病人需要休息。”医生吩咐道。

    “好的。”警察答应了一声便缩回了头,一会儿工夫,那名矮胖的警官和新一走了进来。

    “小朋友,你告诉叔叔,在你坠河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官搬过一张椅子坐下,掏出了记事本,然后瓮声瓮气地问道。

    谁知,他的出现,却让小女孩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恐的表情。在他问出了话后,小女孩不但没有开口说话,反而抱住被子向后缩了缩身体。

    新一一脸黑线,和兰一起把警官推出了病房的大门,同时说道:“目暮警部,你的脸长得太凶了。瞧,吓到小孩子了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吧。”

    “那,那好吧。”目暮警部无可奈何地将笔记本和记录笔交给了新一,“询问的程序你都知道了吧,我就不重复了。”

    “放心吧。”新一招了招手,然后对旁边的兰说道,“兰,这里就交给我了,你回家睡觉去吧。瞧,都已经熬成了熊猫眼了。”

    “你行么?不会把孩子吓坏吧。”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肯定行的,不用怀疑。”说完,新一便转身进入了病房。

    来到病床前,新一发现,那个女孩子竟然在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注视着他,令他心里直犯嘀咕,“我的脸上不会是长了一朵花吧。”

    用手擦了擦脸,新一确定自己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才对着女孩说道:“嗨,小姑娘,你相信哥哥吗?”

    小女孩丝毫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看来我还是蛮有魅力的嘛。”新一心里暗自得意,继续说道:“那哥哥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可要好好回答哦。”

    “嗯。”小女孩再次点头。

    “首先,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似乎有很大的难度,小女孩想了好半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新一心里非常震惊,想道,“她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新一再次问道。

    “不记得了。”小女孩再次摇了摇头。

    新一有些沮丧,扶着额头继续问道:“那你记不记得在落水前发生了什么事?”

    不出新一所料,小女孩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又摇了摇头……

    十分钟后,病房外焦急等待着的警察终于把新一盼了出来。目暮警部走到新一跟前,问道:“新一,她说了什么没有。是刑事案件,还是失足落水?”

    新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女孩失忆了,被救以前发生的事情一件都记不起来。看来,要知道她的身份和父母,只能采用排查的手段了。”

    “嗯。”目暮警部对旁边的一个警察吩咐了几句,然后对新一说道:“我们要回警局了。你呢,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家去?回去的话,我可以载你一程。”

    “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新一笑道。然后,他看着旁边正在透过玻璃窗向病房内张望的兰,说道,“这儿还有一个小傻瓜呢。”

    ————————————————————————————————————————

    一周后,医院的病房外。小兰和新一站在一起,正在谈论着什么。

    “新一,那个女孩子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有没有找到她的父母啊?”小兰似乎有些着急了。

    “找不到。”新一摇了摇头,“我们几乎把全国的女童失踪案卷都调了过来,可是没有一个符合她的条件。这个女孩子的身世还真是神秘啊。”

    “可是,她明天就要出院了啊,你要她到哪里去安身呢?”兰的两只拳头纂得紧紧的,焦急地说道。

    “要不,暂时送去孤儿院?”新一试探着问道。

    “那怎么行!”兰一口否决道,“这么小的孩子住进孤儿院,太可怜了。”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新一吁了口气,把两手抄进兜里,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除非找个能够收养她的人家。”

    说道这里,新一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小兰看,看得兰的心里直发毛。

    “你看什么啊,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兰警惕地问道。

    新一嘿嘿一笑,说道:“我在想啊,某个人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跑前跑后地为这个女孩子张罗,如果说她是这个女孩子的姐姐,肯定没人会否认。如果由这个人来收养的话,肯定再合适不过了。”

    “说的也是呢。”小兰用手拄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我倒也想过,不过就怕爸爸会反对。”

    “不用担心。”新一说道,“只要你用拒绝做饭相要挟,叔叔肯定会就范的。”

    “嗯,你说的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兰点了点头,但旋即又为难了起来,“这孩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那我以后该叫她什么好呢?”

    “简单,给她起个名字好了。”新一嘻嘻笑道,“梅、兰、竹、菊,既然你叫兰,那她就干脆叫毛利竹,或者毛利菊吧。”

    “笨蛋。”兰有些生气了,“这些名字很难听耶,你就这水平吗?”

    “那你觉得什么名字好?”新一把手一摊,意思很明显——我也没主意了。

    “这……”兰也犹豫了起来,在走廊里来来回回地走着,最后注意力被窗外随风飞舞的落叶所吸引。站了一会儿,她突然有了灵感,转回头来,兴奋地对新一说道:“有了,我们就叫她‘飘’好了”

    “毛利飘?嗯,好名字。”新一点了点头。

    “不。”兰否认道,“她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怎么能用这个姓氏呢。再说了,这个名字和姓氏也不太搭配啊。我想,就叫……就叫她秋叶飘好了。”

    “秋叶飘?”新一拄着下巴想了半天,“好象并没有秋叶这样一个姓氏啊。”

    “我说有就有啦。”兰蛮横地说道,然后,撇下目瞪口呆的新一,转身走进了病房。

    ——————————————————————————————————————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说话的是自己刚睁眼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子。那个穿着深蓝色高中校服,让自己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亲切的男孩离开房间后,这个女孩子便拎着一个小袋子走了进来。

    “你昏迷了两天两夜,现在一定很饿了吧。”女孩在床边坐下,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碗经过简易包装过的热粥,端到了自己面前,“刚刚饿了很久的人,一开始只能喝粥哦,等肠胃缓了过来,才能够吃其他的东西呢。”

    见到食物,自己这才感觉到肠胃中的一阵阵绞痛,确实饿了很久了呢。于是也没有客气,端过粥碗,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而那女孩则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样子,等到自己把这碗粥喝光了,这才说道:“介绍一下,我叫毛利兰。”

    “毛……利……兰……”沙哑的声音,从自己那火辣辣的喉咙里逐个挤了出来。

    “这可不行哦,你可不能这么称呼我,你应该叫我‘兰姐姐’或者‘小兰姐姐’,知道么?”那个叫“兰”的女孩在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后,马上纠正了自己称呼上的问题。而后,当她见到自己准备再次开口,马上阻止了:“你的喉咙现在一定很疼吧,这样就不要说话了,点点头或摇摇头就可以了。”

    自己点了点头。

    “那好,我刚才介绍了自己的姓名,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是什么吗?”兰说道。

    回应她的是一个摇头的动作。

    “那么,你的家在哪里,爸爸妈妈是谁,还记得么?”

    又是一个摇头的动作。

    兰一拍额头,叹了口气,说道:“果然像新一说的那样,你失忆了呢。”

    “失……忆……”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这种症状就叫做失忆。”兰说道,“不过不用担心,新一和警察们已经开始帮助你找爸爸妈妈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的。”

    说着,她便扶着自己躺下,然后给自己盖上被子,说道:“我走了哦,晚上还会来看你的,好好休息吧。”然后便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好象又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转过身来,说道:“对了,我还要再次提醒你,至少今天之内,千万不要吃粥以外的食物哦,否则你的肠胃受不了的。”

    见自己点了点头,她这才放下心来,走出了病房的门。

    她的名字——兰——好漂亮的名字啊,而且人也很温柔呢,就好象……好象……

    突然,一个中年男人的咆哮声冲进了耳朵:“你这个臭小子,太可恶了……”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6) 回复 反向排序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