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4)——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Carol)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11 3 0
发表于:2013-09-02 15:28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四章:江户川柯南(一)

    夜幕下,一个理着光头的胖子抱着一只大皮箱站在一堵被黑暗笼罩着的墙边。他神情紧张,还不时地看看腕上的手表,好象在等什么人似的。

    “让你久等了,懂事长先生。”随着话音,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黑色礼帽,而且还戴着黑色墨镜,身材有些矮胖的人出现在了光头的身旁。

    “动作怎么这么慢,我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那个光头胖子埋怨道。

    然后,他看了看左右,神秘地说道:“我是按照约定,一个人来的。”

    “我知道。”黑衣人说道,“我已经在云霄飞车那里拿到那个东西了。”

    “快点,快把那个东西给我。”一听到“那个东西”四个字,光头胖子立刻急切了起来。

    “不要紧张,先把钱拿来。”

    光头胖子咬了咬牙,然后打开皮箱,交到了黑衣人的手里,说道:“拿去,这些总够了吧。”

    工藤新一从墙后探出半个头来,看得几乎呆住了,那个打开的皮箱里面,全是一叠叠的钞票,大概有一亿日圆左右的样子!

    “好了,现在成交了。”黑衣人说道。

    “快把那东西拿来!”

    黑衣人一挥手,一个黑糊糊的小东西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落入了光头胖子的手中。

    “这是你们公司走私枪械的证据底片,对不对?”黑衣人说道。

    光头胖子接到那东西后,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但片刻以后,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对黑衣人说道:“底片就只有这些吗?”

    “那当然。”黑衣人说道。

    光头胖子得到了黑衣人的保证后,紧紧地攥着底片,惶惶张张地跑开了。

    见到这场交易后,墙角后的工藤新一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悄悄地从他背后走了过来,然后举起了手中长条状的东西,狠狠地挥了下去。

    听到脑后的风声,工藤新一忙回过头来,却只见到了一片雪亮的刀光……

    “噗”,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头颅便已经带着溅起的血花飞了起来。他的最后一眼,只见到了一头几乎拖到地面的黄色长发,以及一把淌着鲜血的武士刀……

    ————————————————————————————————————

    “呃”,飘猛地抬起头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书桌、椅子、黄色的台灯以及桌子上被冷汗打湿了字迹的作业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又是一场噩梦啊。

    “最近的噩梦还真是多呢。”飘苦笑着想道,“上次做了个断头的噩梦,结果白天在隧道里就真的发现了一个人头。希望这次的噩梦仅仅是个梦才好。”

    虽然是这样希望的,但飘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于是,她跳下椅子,打开房门,准备去找小兰确认一下工藤新一的安全。

    她刚走进办公室,就发现小兰风风火火地从办公室里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着:“不行,我一定要去新一家看一看。”

    而小五郎则站了起来,冲着小兰喊道:“等一下,你走了,我的晚饭怎么办?”

    但此时,小兰已经跑远了。

    飘看了看毛利小五郎,见他正颓丧地坐在办公桌前,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办公桌上则满是废纸、烟头以及空的啤酒罐子。

    “怎么了,毛利叔叔?”飘问道。

    “还不是工藤新一那小子!”毛利小五郎愤怒地说道,“天黑了也不回家,害得我们家小兰为他担心,害得我吃不上晚饭。将来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人做我女婿的!”

    说完,一拳重重地捶在了桌子上。但很快,他就抱着疼痛的拳头叫了起来。

    “怎么,新一哥哥还没有回家么?”飘心里有些黯然,那个噩梦不会真的应验了吧。

    这时,毛利这才发现是飘这样的一个小学生在和他说话,立刻摆出一副大人的架势:“喂,小鬼,你终于醒了。醒了就赶快上楼做作业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我工作。”

    看着毛利小五郎桌子上成堆的垃圾,飘彻底无语了,难道说他的工作就是制造垃圾吗?

    当然,这只是腹诽,飘并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样会招来小五郎的雷霆大怒的。这点在她第一天进小五郎的家门时就已经领教了。

    “可是,叔叔,我饿了,没有心思写作业了。”飘决定赖在这里等着小兰回来,于是脸上装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

    看着可怜兮兮的飘,小五郎也没什么脾气了,他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无精打采地说道:“我也很饿啊,可是小兰不在家,没有人做饭。”

    “要不,我试着做饭吧。”飘试探着说道。

    “你?”小五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你会做饭么?”

    “以前好象做过。”飘摸棱两可地回答道。

    听到这里,小五郎大手一挥,非常有气魄地说道:“那好,你就试试看吧。”

    但在心里,他做的却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打算,反正,大不了不过是饿上一顿饭而已。

    ……

    半小时后。

    毛利小五郎那张狂的大笑声再次回荡在办公室里。只见他一手拿着一杯鲜红的鸡尾酒,另一只手握着筷子夹住一块寿司,兴奋地对飘说道:“小鬼,想不到你的寿司做得这么好,而且还会调制鸡尾酒,叫……,这个,叫什么来着?”

    “血腥玛丽。”飘回答道,同时,悄悄地擦了下头上的汗。

    “幸亏现在没有人进来,看不到叔叔的丑态。”她心里想着。

    正在此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毛利小五郎的进餐,这令他十分不高兴。

    “难道他不知道打扰别人用餐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小五郎嘀咕道,但他还是拿起了电话听筒。

    “你好,这里是毛利侦探事务所。”小五郎漫不经心地说道。

    也不知道电话里的那个人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小五郎的脸色渐渐变了。

    “是,是是,什么?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到。”说到这里,毛利小五郎挂上了电话,然后伸出右手,摆了一个酷酷的造型,说道,“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再次出马了!”

    说完,他便一阵风似地冲下了楼。只留下了还在端着饭碗、不明所以的飘一个人。

    —————————————————————————————————————

    “哼哼哼哼,”出租车内,毛利小五郎狂笑着,“犯罪案件又在呼唤着我,呼唤着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了,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毛利兰和一个七岁的戴眼镜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身旁,而驾驶室的副驾座上,则坐着飘。

    “为什么你会在这个车上?”小五郎冲着兰喊道。

    “因为这个孩子他自己跑上来的。”小兰针锋相对。

    “车!车!”正在此时,那个小男孩好象第一次坐车似地欢呼了起来。

    这一举动吸引了毛利小五郎的注意力:“这个家伙是谁?”

    “是阿笠博士亲戚的小孩子。”小兰回护着男孩,回答道。

    “那么,小鬼,你怎么也上车了?”小五郎又把话题转移到了飘身上。

    “毛利叔叔,你的东西忘了带了。”飘拿出一只塑料袋,说道,“皮鞋一只,领带一副,梳子一把,发油一瓶,还有刮胡刀一把。”

    “呃。”直到这个时候,小兰和那个男孩才注意到小五郎的状态: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脸上的胡子茬密密麻麻的,衬衫外面直接套了件西装,领带却不见踪影,两只脚上只有一只皮鞋,右脚上的袜子还破了一个洞,大脚趾从洞中伸出,惬意地扭动着。

    小兰看得满脸黑线:“爸爸,你就是这样去见主顾的吗?怪不得你一直接不到生意呢。”

    “这个,这个,小意思啦。”小五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一把抢过袋子,吼道,“好了,你们现在可以下车了,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不可能,这里是高速公路!”小兰不满的叫声从疾驰的出租车中传出。

    ———————————————————————————————————————

    一个宽敞的院落里,被害人的父亲谷董事长正在介绍受害者的情况。

    “被绑架的小女孩是我的独生女谷晶子,今年十岁。我的管家麻生曾经亲眼看到犯人……”

    飘站在小兰身边,看着那个陌生的男孩在毛利小五郎身边一跳一跳地,不知要做什么,不由得对他产生了好奇之心。

    这时,小五郎拿着谷晶子照片的右手垂了下来,那男孩趁机一把夺过照片,看了看,然后开口发问了:

    “被绑架的时候,情况是怎么样的?”

    顿时,他把大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谷董事长问毛利道:“这个小孩是谁?”

    “啊,没什么,是朋友的孩子……”毛利小五郎赶紧手忙脚乱地解释了起来,然后,一把拎起男孩,把他扔到小兰身旁,吩咐道:“小兰,看好这个孩子。”

    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谷董事长的管家麻生说道:“麻生先生,请你叙述一下案发当时的情况。”

    “好的。”麻生整理了下思路,说道,“那个时候,小姐刚从学校回来……”

    不止是毛利小五郎,那个男孩此刻也在认真地倾听着麻生关于案件的叙述,而且还时不时地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上前去,继续问道:

    “那个男人的特征呢?”

    “我眼睛不好,看不清楚。”麻生回答道。

    “真是伤脑筋啊。”男孩感慨道。这时,他忽然发觉有谁在背后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只见飘一脸严肃地站在他身后,见他转过头来,便向旁边指了一指。

    男孩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旁边的毛利小五郎攥紧了拳头,头上冒着青筋,正非常生气地盯着自己。

    见此情景,男孩讪讪地笑了笑,一步步地向旁边挪去,想要在小五郎发作前逃开。

    但为时已晚。“当”地一声,男孩地头上出现了一个清晰地大包,眼前也出现了无数飞舞的星星。

    然后,毛利小五郎冲着飘大吼道:“看好这个小子,不要让他来打扰我的工作!”

    飘点了点头,然后拽着男孩的后衣领将他拖走了。

    二人来到兰身旁,小兰蹲下身子,把男孩拉了过来,温柔地说道:“不可以哦,柯南,不可以打扰爸爸的工作。”

    “他叫柯南?”听到小兰的话,飘问道。

    “是啊,他叫江户川柯南,是阿笠博士亲戚的孩子。他和你一样,都是七岁哦。”兰微笑着回答道。然后,她又向柯南介绍道:“这位是秋叶飘,你可以叫她飘哦。她现在寄宿在我家,从今天起,你们就要住在一间屋子里了,先认识一下吧。”

    “住在一间屋子里?”二人听到这话,都愣住了,转过头来四目相对,然后同时反对道,“这怎么可以!她(他)是个女生(男生)啊。”

    “没办法啊,”小兰把两手一摊,“家里的房子有限嘛。再说了,你们还是小孩子,怕什么啊。”

    这时候,在小五郎那里,谷董事长吼叫的声音传了过来,立刻把三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可恶!除了这个要求外,他们竟然还要钱。”

    “什么?”管家麻生惊诧道,“钱?”

    “就是刚才,有人打电话过来,要求我准备使用过的钞票三亿元。”谷董事长说道。

    “这不可能。”麻生似乎不太相信,争论道,“老爷,会不会是您弄错了?”

    “少罗嗦,你给我闭嘴。”谷董事长吼道。

    与此同时。

    听过谷董事长与麻生的叙述,柯南默默地走到墙边,用脚掂起一只皮球,来来回回反复耍着。但看他的表情,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柯南,你在想什么?”飘走到柯南身边,问道。

    而柯南则一边用头顶着球,一边回答说:“我在想,麻生的话有些不对劲。”

    “是有些不对劲。”飘把双手抱在胸前,背靠着墙,一边看着柯南掂球,一边说道,“麻生似乎非常肯定,绑匪并没有金钱要求,这很可疑,好象他就是那个绑匪一样。”

    “也许,案子是麻生勾结另一个人干的,只是后来那个人变卦了。”柯南说道。

    “不可能吧,从麻生非常肯定的语气上看,有第二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飘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这些毕竟只是怀疑而已,还没有任何证据。”柯南叹了口气,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就在他一停顿的工夫,皮球脱离了他的控制,向远处一棵大树滚了过去。

    发现皮球弹开,柯南连忙跑过去拣球。然而就在他跑到那里,弯腰准备把球拣起的时候,一阵低沉的咆哮声从大树旁边的灌木丛响起,还没等柯南反应过来,一只半人高的大狗便从中蹿了出来,向柯南扑去。

    这一突发事件惊动了全体在场的人,小兰更是迅速地向柯南跑了过去,想要及时解救他。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柯南并没有被狗咬伤,他只是用一根手指把皮球转得飞快,便吸引了狗的注意力,而且还消除了它的敌意,与之成为了好朋友。

    “哎,真看不出来啊,你对付狗还是蛮有一套的嘛。”飘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好奇地上下打量了柯南。

    “那当然了,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和一只叫‘约翰’的狗玩,所以知道它们的习性。”柯南有些得意地说道。

    “是吗。”小兰走了过来,蹲下抚摩着大狗背上的毛,说道,“正巧,我们家附近也有一只狗叫‘约翰’的。我和新一小的时候经常和它玩呢。你是不是经常和它玩啊,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听到这话,柯南不由得呆滞了一下,然后好象要掩饰什么似的,挠着头,不自然地笑着说:“我说的是我们家附近的狗,和你说的不是一只,只是重名而已,巧合,巧合啦,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谷董事长走了过来,奇怪地说道:“这真是奇了,巨无霸(狗的名字)除了家里人外,是从来不亲近外人的。”

    这句话一说出口,柯南突然愣了一下,好象想到了什么。接着,他一边抚摩着巨无霸的脑袋,一边转过头来,对谷董事长问道:“你说这只狗,如果看见陌生人,不管是谁都会叫的,是不是?”

    “是啊,因为巨无霸是看家狗中最为优秀的。”谷董事长回答道。

    这句话好象突然提醒了毛利小五郎,使他陷入了思考之中。

    而另一方面,在听到这句话后,管家麻生则蹑手蹑脚地向后退去,想要从现场逃离。但还没等他走多远,便被毛利小五郎叫住了。

    “你要去哪里,麻生先生?”小五郎一步步走近麻生,逼问道,“你刚才说的话里,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潜入院子里的犯人把小姐带走,再利用那棵树逃走,而看家狗却没有叫,这是不是很奇怪啊?”

    “啊,这个,这是因为……”麻生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在你的供词中,含糊不清的地方太多了。事实上并没有所谓的黑衣人存在吧?麻生先生。”小五郎继续逼问道,“应该是你绑架小姐的吧,对不对?”

    “麻生,你这家伙!”听到小五郎的推论,谷董事长立刻暴怒了起来。

    “非常对不起啊,老爷。”麻生一见事情败露,立刻跪到地上,向谷董事长讨饶。

    看到这一幕,飘轻轻地吁了口气,对柯南说道:“你挺厉害的嘛,柯南,这么快就找到真凶了。我都要怀疑你这里是不是小孩子的大脑了。”

    说着,她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然而,柯南却没有表现出小孩子受夸奖时常见的高兴神情,依然沉静地说道:“不对,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没这么简单?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飘有些惊诧。

    这个时候,谷家的仆人突然拿着移动电话走了过来,说道:“老爷,有您的电话。”

    “告诉他,说我现在很忙,等一下再打给他。”谷董事长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但是……”仆人却没有按照谷董事长的吩咐去做,仍然颤微微地将电话递了过去,就好象这电话里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似的。

    见此情景,谷董事长只好拿过电话,没有好气地说道:“喂,我姓谷。”

    “三亿元都已经准备好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啊?”谷董事长似乎被这个电话弄糊涂了,但只一眨眼工夫,他就清醒了过来,对着电话吼道,“喂,你到底是谁?”

    “我刚才打过电话,我就是绑架你女儿的人。”电话里的声音依然冷冷的,不见一丝急躁与愤怒。

    “这怎么可能?凶手他已经,他已经……”谷董事长结结巴巴地说着。

    似乎是为了让谷董事长确认事情的真实性,电话那头传来了晶子的声音:“爸爸,快来救我。”

    但很快,电话便被歹徒接了过来:“我可是很没耐性的,如果不赶快准备三亿元,你女儿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听了这话,谷董事长双腿一软,一下子瘫到了地上,带着哀求的声音对着电话说道:“拜托你,千万不要伤害晶子,一定要让晶子平安无事地回来啊。”

    “喂,尽量地拖延话题,争取用话套出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毛利小五郎在谷董事长身后悄悄地说道。

    “位置?”谷董事长习惯性地回问了一句。

    但这句话引起了歹徒的怀疑:“你的身边是不是有警察啊?”

    “啊,不是的,他不是警察。”谷董事长慌忙否认道。

    这时候,从电话里突然传出了晶子的声音:“爸爸,我被他关在学校的仓库里,从窗户能看到好大的烟囱。”

    话刚说到这里,晶子的话便止住了,只能从电话里听到“呜呜”的声音。很明显,她被绑匪捂住了嘴。

    “难道真是麻生先生的同伙么?”飘很疑惑,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柯南,却发现,柯南正拿着一份地图,聚精会神地看着。

    这时,小兰走了过来,问道:“柯南,你在做什么?”

    “啊。”柯南好象被小兰吓了一跳,但马上就恢复了镇定,转过头来笑着对小兰说道,“我在想,从绑架到现在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他们应该就在附近的某个地方吧。”

    “附近的某个地方?这的确是缩小了查找的范围,但如果一个个学校去查找,还是太浪费时间了。”飘暗自想到。

    “柯南,你要到哪里去?”这时,飘的思路突然被小兰的声音打断了。她抬头望去,只见柯南骑着那条叫做巨无霸的大狗,飞快地跑出了门去。

    “兰,快,跟上那条狗。”小五郎这一次倒是机敏得很,迅速地作出了判断,然后和兰一起,跟着柯南的踪迹一齐跑出了门去。

    飘也想跟着一起去,但跑了两步才发现,自己的腿太短了,根本跟不上小兰和毛利小五郎的速度。无奈中,她只得回到了庭院里,坐在树下默默地等待。

    不经意间,她的目光扫过房子的一个角落,发现那里竟然有一双旱冰鞋,而且,大小正巧合适……

    ———————————————————————————————————————

    “呼,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还剩下两所学校没有找过了,晶子一定就在其中一所之内,得再加把劲才行。”柯南骑着大狗,一边在路上跑着,一边想道。在这之前,他已经搜查了事发地点五所学校里的三所,但没有一所符合条件的,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剩下的两所学校里了。

    这时,对面突然来了一个瘦小的白色身影,速度飞快地来到他面前,猛地停下,拦住了他的去路。柯南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拦路的竟然是飘,而且她的脚下穿着一双小巧的旱冰鞋,怪不得速度这样快。

    “你怎么跟来了?”柯南奇怪地问道。

    “为了帮你节省时间,我已经找了两所学校了,并不符合条件。”飘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该不会和我找的是同样的两家学校吧。”柯南说道。然后,他打开了一张地图,摊开拿到飘身前,问道,“你找的是哪两家学校?”

    “这家,还有这家。”飘在地图上指出了两个地方。

    “怎么会这样?五所学校居然都不符合条件。”柯南惊诧道,“难道是我的推理错了?错在什么地方?难道他们不在这附近吗?”

    “会不会是晶子说错了?她毕竟是个小孩子,而且天这么黑,她不可能把东西看得非常清楚的。”飘在一旁说道。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柯南。只见他抬起头来东张西望,最后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一栋长方形的大酒店。

    “那栋房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飘问道。

    柯南没有回答,只是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好象英勇作战的战士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般。

    “如果我没有猜错,情况应该是这样的。跟我来!”话音刚落,他便骑着大狗飞也似地冲了出去。

    飘虽然一头雾水,但也只能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只见柯南骑着狗,围绕着大酒店奋力奔跑,跑到了酒店侧面这才停下来。

    “知道怎么回事了吧。”柯南侧过头来,对拄着膝盖气喘吁吁的飘说道。

    “嗯。”飘喘息了一会儿,直起身来说道,“在黑夜之中,这栋大楼的侧面,看起来还真的像一个大烟囱哩。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这种可能性都能被你想到。”

    “彼此彼此,你不也想到了么?”说完,柯南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飘,喃喃道,“你真的是小孩子么?”

    “你呢?”飘微笑着回了一句。

    “好了,不说这些了。”柯南把头转了回去,“现在该办正经事了。附近可以把这栋大楼的侧面看成是烟囱的学校是……”

    “二桥中学。”飘说道。

    “没错。”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