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5)——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87 3 0
发表于:2013-09-03 17:5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五章:江户川柯南(二)

    黑暗的仓库中,一个身着粉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坐在地上,身上绑了一圈圈的绳索,嘴上也贴着胶纸。而在她的旁边,一名戴着鸭舌帽的高瘦男子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夹着一只香烟,另一只手则拿着一部手机。

    此刻,他把手机贴在耳旁,正在与人通话。

    “现金准备好了么?”男子问道,声音不带半分感情色彩。

    “已经准备好了,正在赶往公园呢。我说这位先生,能不能让我听一听晶子的声音?”电话里,谷董事长哀求道。

    高瘦男子微微一笑,猛地把小女孩拉了过来,一下子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布。

    嘴巴得到了解放,晶子立刻放声大叫起来:“爸爸,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救晶子!”

    “啊,是晶子,你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听到女儿的声音,电话里的谷董事长高兴得几乎哭了起来,忙不迭地问了好些话。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嘴被重新堵住的“呜呜”声。

    “喂,别像个娘们似地哭哭啼啼的。”高瘦男子嘲讽道,“想见女儿就快点把事情办妥。到时候,你想和女儿说多长时间的话都行。”

    “不过,”男子话锋一转,“你如果敢报警,那就等着给你的宝贝女儿收尸吧。”

    正在这时,从仓库门外,忽然传进来一个声音:

    “你不会得逞的。”

    “是谁?”绑匪被吓了一跳,立刻跳了起来,掏出明晃晃的刀子,一个箭步跃到仓库的大铁门之后,利用铁门的掩护,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可是,他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那个说话人的影子。

    “笨蛋,看下面。”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声源就在绑匪身旁。

    绑匪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儿和一只半人高的大狗就站在仓库铁门的入口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只大狗已经咆哮着扑了上来。绑匪惨叫一声,手中的尖刀应声而落,人也被大狗扑到了仓库里面。

    不用说,这一人一狗自然就是柯南与巨无霸了。

    趁着绑匪与巨无霸撕打的时候,柯南走进了仓库,来到晶子的身前,帮她撕下了嘴上的胶布,然后动手解她身上的绳索。

    “谢谢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见救星前来,晶子非常高兴,张口询问来人的姓名。

    “工藤新……啊,不。”柯南说到这里,好象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什么似的,慌忙改口,“我的名字叫做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侦探?”晶子有些奇怪,这么小的侦探,还真少见。

    “是啊。”柯南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巨无霸忽然发出了一阵哀鸣,然后一瘸一拐地跑出了仓库。

    柯南回头看去,只见绑匪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衣杉凌乱,神情凶恶,胸口还有一丝血迹,好似刚从修罗场中出来的恶鬼一般。并且,他的右手提着一跟棒球棍,显然,这就是刚才伤了巨无霸的凶器。

    “可恶的小鬼,去死吧。”绑匪嚎叫着扑了过来,球棍从上向下,狠狠地向柯南匹去。柯南向旁边一闪,轻易地将这一击闪了过去,然后猛地跳起,高抬起右腿,抽向绑匪头部。

    然而,绑匪只是大手一张,便抓住了柯南那细小的脚踝。

    “小鬼,不要看不起人。”绑匪大喝一声,猛地将柯南向旁边一甩,将他摔进了体育器械堆里。

    幸好柯南摔落的地方是一堆足球,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但这一下子,已经使他受伤不轻,难以爬起来了。

    尽管如此,绑匪仍然不打算放过他,提着球棍走到他的身旁,狰狞的脸上流露着残忍的笑容,说道:“小鬼,这次要让你知道,当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罢,双手握住球棍,用力砸了下来。

    “完蛋了。”柯南头脑里闪过一个念头,忙缩起脑袋,将双臂举起护住头部,希望用双臂的代价保护头部,至少能够使其少受伤害。

    然而,等了许久,双臂骨折的痛苦依然没有出现,却有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好象是木棍落地的声音。柯南睁眼一看,只见绑匪依然站在他面前,却痛苦地弯下腰来,左手紧紧捂住右臂的上半部分,血不断地从指缝间流出。那根作为凶器的球棍,则跌落在一旁。

    而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飘手里握着一把尖刀,正冷冷地注视着绑匪,鲜红的血液正一滴滴地从刀身上落下。仔细看去,那不正是绑匪刚才使用的那把刀吗,现在却成为了重创原主人的利器。

    “好狠的丫头,你究竟是什么人?”绑匪恶狠狠地问道。

    “制服你的人。”飘回答道。

    “啊哈哈哈哈。”绑匪大笑起来,好象听到了一件天下间最可笑的事情一样,“要制服我,就靠你手中的小刀?现在的小孩子啊,想象力真是越来越丰富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骤然转冷:“现在,就让叔叔好好教教你,让你认清现实吧。”

    说着,他的右腿忽然抬起,脚尖一勾,便勾住了地上的球棍。接着,他的右小腿猛地踢出,脚上的球棍便打着旋向飘飞去。

    此时,以飘的个头和弹跳力,想要跳出球棍的攻击范围,已经来不及了;手中的刀则根本对付不了球棍这种硬物,反而容易伤到自己。于是,飘一把扔掉了刀子,双臂在胸前交叉,准备硬抗球棍的攻击。

    “碰”,球棍砸到双臂组成的防线上,被挡了出去,球棍最终没有打在飘的身体上,她的双臂也没有任何骨折的迹象。尽管如此,她毕竟是小孩子,双臂的剧痛还是让她疵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这个时候,绑匪的身影已然来到了飘的身旁。还没等她有所动作,一只大手便捏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小鬼,你真是把我惹火了。今天,就让你们三个葬身一处吧。”说罢,左手中的力量骤然加大,掐得飘的额头青筋直冒,脸上也几乎要滴出血来。她虽然奋力挣扎,却也无法挣脱那铁钳似的手掌。

    “住手,住手啊。”柯南斜靠在体育器械上大声叫着,并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去支援飘。可惜,他受的伤也不轻,已经没有站立起来的力气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飘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弱。

    终于,飘的挣扎停止了,而绑匪的嘴角也露出了残酷的笑意。

    “住手!”

    正在这时,一声大喝忽然从绑匪身后传来。他愕然转过身去,却见一只白玉般的腿凌空踢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正中他的胸口,踢得他向后倒飞出去。

    而飘的身体也借着这一踢脱离了绑匪的手掌,落到了地面上。刚一接触地面,原本一动不动的飘就像是突然复活了似的,双腿一弹,向旁边跃出五六尺,然后睁开眼睛,双手捂着脖子,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飘,你还好么?”来人发话了。借着从窗口射进屋子的微弱光线,飘发现,前来解救他们的,是小兰。

    “我,还死不了。小兰姐姐,这个人很厉害,你要小心。”飘说道。

    兰点了点头,双腿微屈,两只前臂一前一侧横在腰间,摆出了格斗的姿势,双目前视,紧盯着绑匪的一举一动。

    接二连三地遭受打击,使得绑匪恼羞成怒,他拣起掉落在身旁的球棍,爬了起来,喉叫着冲向了小兰。待冲到近前,他把球棍猛地一挥,扫向了小兰的头部。

    见次情景,小兰不慌不忙地向后轻轻一跃,恰好避开了球棍的锋芒。然后,她的双腿猛地发力,高高跃起,同时,右腿横扫而出,正好踢中绑匪下巴。

    绑匪如遭雷击,顿时向后飞出数丈远,待落到地面时,他已经无法动弹了。

    “好厉害!”小兰这一记漂亮的侧踢,把柯南和飘看得目瞪口呆,连自己身上的伤痛都忘记了。

    等到柯南和飘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小兰已经解开了晶子身上的绳索。

    “小兰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柯南问道。

    “我追着你们跑到附近,看到巨无霸从这里跑了出来,就进来了。”小兰说道。

    “啊,小兰姐姐,幸亏你来的及时,要不我们都要没命了呢。”飘心有余悸地说道。

    “还说呢,你们两个小孩子,自己跑来抓坏蛋,既不叫警察,也不找大人来帮忙。看,差点没命了不是。记住,以后不要这么卤莽了。”小兰弯下腰,一本正经地教导着,好象家长在教训顽皮的孩子一般。

    “是。”两人齐声回答,但心里却都有些不服气。

    这个时候,巨无霸又从门口跑了进来。随着它“摸”进来的,还有毛利小五郎。

    只见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绑匪身旁,见他已经无法动弹,便踹了两脚,然后大声说道:“你就是歹徒吧,是不是?遇到我毛利小五郎,你就跑不了了。绑架的犯人,被我毛利小五郎抓住了,哈哈哈哈……”

    见到他这个样子,柯南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而飘则把脸转了过去,好象不忍心再观看这丢脸的画面。

    —————————————————————————————————————————

    最终,还是晶子亲自揭开了这起真假绑架案的真相。原来,晶子的父亲谷董事长一直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和晶子在一起。于是,感觉受到冷落的晶子委托管家麻生制造了一起虚构的绑架案,企图迫使父亲的公司停业几天,以便使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父亲在一起。却不料中途遇到了一个真正的绑匪,这才有了后面的一连串事情。

    知道真相后,父亲谷董事长很受触动,于是命令麻生准备去澳洲的机票,要和晶子一起去澳洲度过一个星期的假期。

    回家的路上,兰向毛利小五郎说明了柯南的情况,并请求他收留柯南。一向吝啬的毛利小五郎这次因为完美地侦破了案件,并且获得了一大笔佣金,心情正好,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兰的请求。

    事情到了这里自然是皆大欢喜,然而飘和柯南的麻烦好象才刚开始。

    晚上,在小兰的安排下,飘和柯南虽然万分不情愿,但最后还是睡在了一间屋子里。当然,在二人的强烈要求下,小兰在飘和柯南的床铺中间拉起了一条布幔。

    深夜,飘那里毫无动静,好象已经睡熟了;然而柯南这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头脑中总是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最后干脆坐了起来。

    “怎么了,大侦探,睡不着么?”飘的话从布幔的那一端传了过来,感情她也没有睡着。

    大侦探?她怎么会那样说我?难道是我在解救晶子的时候说的话被她听到了?那么,我的第一句话有没有被她听到?

    想到这里,柯南试探着问道:“飘,你是什么时候来到仓库的?”

    “和你一起到的,只是前脚和后脚的关系。”飘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我的话,你都听到了?”柯南继续试探道。

    “当然。”飘非常肯定的回答。

    听到这两个字,柯南已经开始出汗了,他定了定神,继续问道:“可我并没有看到你。”

    “那是当然的,因为我就躲在角落里,看着你和那绑匪的一举一动。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及时救下你。”从语气可以听出来,她有些得意。

    柯南心里有些不快,冷哼了一声,说道:“那我该感谢你喽?鬼鬼祟祟,突施冷箭,怎么看也不像是小学生能够做出的事。”

    “彼此彼此啦。”飘的声音依然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某人的头脑能够侦破连大人都无法解决的案件,更不象是小学生的能力哦。”

    “因为我聪明嘛,呵呵。”柯南挠着后脑勺,干笑着。

    “而且——”飘故意拉长了声音,“而且我清楚的记得,某人曾说过,自己是‘工藤新’,新什么来着?”

    听到这句话,柯南的心一紧,忙解释道:“我哪里说过这样的话啊,是你听错了吧。”

    然而飘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她直接把头伸过了布幔,神秘熙熙地说道:“你想说的,后来又被掩饰掉了的名字,应该是‘工藤新一’吧。”

    听到“工藤新一”这四个字,柯南觉得仿佛有一颗惊雷在头脑里炸响,整个人都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说道:“没这回事啦。”

    “哼,看你的样子已经可以肯定了,你说的就是‘工藤新一’这四个字。”飘冷哼道,“居然敢在外面假冒新一哥哥的名字,这事情如果让小兰姐姐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呢?让我想想啊。”

    说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右手的四指轮流敲击着地面,摆出一副思考的神情。

    听到飘的前半句话,柯南只感到身体发冷,忍不住要哆嗦起来;但在听到了飘的后半句话后,却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顺着她的话说道:“不就是挨一顿训,然后被罗罗嗦嗦地教育半天么,谁在乎啊。”

    说着,他把脸转了过去,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那好啊,我明天就告诉小兰姐姐去。”见柯南不就范,飘一赌气,便把头缩了回去,同时嘴里还不忘了继续要挟。

    “哎,别。”柯南连忙阻止她。好家伙,这事情要让小兰知道了,会不会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呢,柯南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飘见柯南就范,又重新把脑袋伸了过去,笑眯眯地说道。

    “说吧,你想怎样?”柯南不愿继续和飘绕下去,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这个嘛。”柯南很干脆地提出了问题,这让准备继续绕下去的飘碰了个钉子。但她反应也很快,马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老师留的作业好没劲啊。既然你这么聪明,能不能帮我写一下呢。”

    柯南的肺快要气炸了,闹了半天,飘居然要求自己帮她写作业,难道她懒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作业还是自己写才好,否则就没办法掌握知识了,考试的时候照样没辙。”柯南强压住火气,语重心长地说道。

    “考试?不怕!”飘干脆地说道,“正因为这些知识都已经掌握了,所以写作业这种重复性劳动才是无聊的事情啊。”

    “已经掌握了?你真的是小孩子么?”柯南惊诧道。

    “你说呢。”飘反问道,“快点做决定吧,我还要考虑明天要不要把这个重大新闻告诉小兰姐姐呢。”

    “算你狠。”柯南咬牙切齿道,“我会帮你写作业的,不过,你可要记住你的话哦。”

    见达到了目的,飘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缩回到自己那边。而柯南仍然睁大了眼睛,一边看着飘的那个方向,一边思考着:

    “这女骇很奇怪啊,她以前见过我的这副模样么?怎么刚见面,就好象见到了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呢?”

    而在布幔的另一边,飘也没有睡着:“真奇怪呢,我现在怎么丝毫不担心新一哥哥的处境了呢?莫非因为有了新朋友就把他忘记了?我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