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6)——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Carol)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46 2 0
发表于:2013-09-04 23:29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六章:寻找杀人狂(一)

    星期一的早晨,飘和柯南背着书包,和小兰一起走在去帝丹小学的路上。相比于小兰和飘神采奕奕的状态,柯南却好象没有睡醒似的,一路上不停地打着哈欠。

    看到柯南的样子,小兰不由得埋怨起来:“柯南,今天是你上学的第一天啊,昨天晚上怎么不好好睡觉呢?瞧,今天没精神了吧。”

    “一想到今天要上学,我昨天就兴奋得睡不着觉。哈哈哈哈……”柯南看着小兰,干笑着,但心里却充满了对飘的不满:

    “都怪这家伙,非逼着我帮她写作业。结果她玩得高兴,睡得也塌实,我却要写作业到很晚。”

    这时,似乎心有灵犀一般,飘看了他一眼,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使得他更加郁闷了。

    “兰姐姐,今天我带他去学校就可以了啊,为什么你一定要跟着来呢?”飘在冲着柯南吐了下舌头后,把注意力转向了小兰。

    “去报道的时候要有监护人在哦。”小兰回答道,“况且,这一段时间不太平呢。你没看电视上说吗,这一段时间,有不少女孩子在夜里被人袭击呢,死了三个,重伤五个,好可怕哦。所以了,我要保护你们啊。”

    “那兰姐姐不怕被袭击吗?”飘继续问道。

    “袭击我?”小兰微微一笑,“如果那家伙敢在我面前出现的话,哼哼……”

    说着,她右拳猛地击出,砸在旁边一株大树上,打得树皮四散飞溅,树干上清晰地留下了一个拳印,也看得飘和柯南目瞪口呆。

    “如果那家伙敢出现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的。”小兰收起了拳头,昂然而立。

    “呵呵,敢找空手道主将麻烦的话,那家伙一定是神经有问题。”柯南在一旁想道。

    “哇,太帅了!”飘的眼睛里则满是小星星,拉着小兰的手央求道,“兰姐姐,教我这一招好不好啊。”

    “好啊。”小兰蹲来到飘面前,蹲了下来,“不过练空手道要吃很多苦头哦,你能坚持吗?”

    “能。”飘难得地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

    ——————————————————————————————————————

    上学的第一天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事情,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放学后,飘和柯南一起结伴回家。

    飘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一边蹦蹦跳跳地走在柯南前面,有时遇到了掉在路上的饮料瓶或者空罐子什么的,便一脚将其踢到垃圾桶的旁边。

    “真是个顽皮的小孩子啊。”柯南想道,“难道以后就要跟这样一个小孩子同住一个屋檐下么?真是悲哀啊。”

    想到这里,柯南紧跑两步,插到飘身前,将她脚下的一个铁罐子抢了下来。

    “你干什么啊,柯南。”见铁罐子被抢,飘不满地对柯南喊道。

    柯南没有回答,而是用脚尖一挑,将铁罐子挑到半空中,然后飞起左脚,将其径直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想踢球的话,你现在的水平可不行呢,再练两年还差不多。”踢完后,柯南把双手插进兜里,洋洋得意地说道。

    “好……好厉害。”飘呆呆地看着柯南,说道,“你如果从现在就开始训练足球的话,到了高中的时候,肯定会成为全国的足球英雄的,甚至去欧洲踢职业联赛也没关系。”

    “我踢球可不是为了去踢职业联赛哦。”柯南看了飘一眼,说道,“我可是为了锻炼运动神经才练习踢球的。”

    “为了锻炼运动神经?”飘疑惑道。

    “是啊,作为一个侦探,需要冷静的头脑、准确的判断、细致的观察力以及在关键时刻制服罪犯的能力。而这些能力都可以通过平时的体育锻炼得以加强。比如说福尔摩斯,他在平时也有练习剑术的。啊,说到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他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了。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那样的冷静、沉着,富有理性和教养,有着极强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不论多么狡猾的罪犯,到了他的面前都无所遁形……”一提到福尔摩斯,柯南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越说越得意,最后竟然到了忘形的地步。

    “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你刚才说的‘作为一个侦探’,是什么意思?”飘从他的话里听出了问题,于是开口说道。

    “‘作为一个侦探’,这个……”听到飘的疑问,柯南呆滞了两秒钟,然后笑了起来,说道,“我的意思是,我长大以后要像福尔摩斯一样,做一个名侦探。呵呵……”

    “原来,你是这样的想法啊。”飘恍然大悟,“怪不得前天在那个仓库里,你对晶子说自己是个侦探呢。”

    “是啊,是啊,就是这样的。”柯南忙不迭地点了点头,然后偷偷擦了擦头上的汗。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叫喊传入两个人的耳朵,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嗨,飘同学,柯南同学,你们等一下。”

    二人转过身来,只见步美、元太、光彦三人正一路小跑地从后面赶上来。

    三人跑到近前,停了下来。步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飘同学,我们是好朋友啊,你怎么不等我们一起走呢?”

    “啊,抱歉了。”飘两手一摊,说道,“我要把这个家伙送回家啊。要不,半路走丢了,小兰姐姐可饶不了我的。”

    “那么说,你们正好顺路喽。”光彦说道。

    “不是啦,我们都住在小兰姐姐家里。”飘说道。

    “住在一起?”元太挠着头皮想了想,说道,“你又这么照顾柯南同学,难道说,你是他的姐姐?”

    “可以这么理解吧。”飘把头转向柯南,“是不是啊,弟弟?”

    “喂,你不要乱说话,哪里有那样的事情!”柯南很生气,大声否认。

    “应该不是这样的。”步美说道,“柯南姓江户川,而飘姓秋叶,他们怎么可能是亲姐弟嘛。”

    “是的,是的。”柯南满面笑容,使劲点了点头。

    但步美随后的话让他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们应该是异姓姐弟的关系。”

    “噗嗤”,听了这话,飘不禁掩嘴笑了起来;而旁边柯南的头上则直冒青筋。

    见到他们是这样的反应,步美等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话。

    笑够了,飘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好了,你们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情啊?”

    “是这样的。”步美走到柯南面前,说道,“柯南同学,你刚来学校,一定很怕生吧,我们来做你的朋友,好不好?”

    “不好!”柯南余气未消,气呼呼地转过身体,说道,“谁要和你们这群小鬼做朋友啊。”

    说完,迈开步子,向家里跑去,只留下了飘和目瞪口呆的三个人。

    过了半天,三个人才反应过来。元太撸了撸袖子,生气地说道:“这可恶的家伙,个性真差劲,我非让他好好吃点苦头才行。”

    光彦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地说道:“他应该是因为生气才这么做的。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呢?难道因为我们说他和飘是姐弟关系吗?”

    步美则拉着飘的胳膊,问道:“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为什么要生气啊?”

    “不要理他,他不过是发发小孩子的脾气罢了。”飘看着柯南跑远的方向,说道。

    “小孩子?”元太缩了缩脖子,小声对光彦说道,“她的语气和班主任老师好象哦。”

    光彦点了点头。

    这时,步美再次问道:“那,你们到底是不是姐弟关系啊?”

    “你说呢?”飘神秘地笑了笑,然后说了声“拜拜”,便转过身,向家里走去。

    步美等三人则呆呆地站在原地,满头雾水。

    ———————————————————————————————————————

    傍晚时分,毛利侦探事务所里。

    毛利小五郎正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电视;柯南趴在沙发上,翻看着《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而飘则站在厨房里的一张椅子上,和小兰一起做饭。

    正在这时,一阵门铃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把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毛利小五郎非常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把门打开一线,然后对门外的人说道:

    “毛利侦探事务所今天公休,有事情的话,请明天一早再来。”

    说完,便转过身去,准备走开。但突然间,他的身体好象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似的,双眼圆睁,一动也不动。过了两三秒钟的时间,他终于动了,慢慢转回身去,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来人,结结巴巴地说道:“难道,难道你就是,冲野洋子?”

    “是的。”站在门外的冲野洋子摘下女式礼帽,礼貌地回答道。

    “不会吧,偶像怎么会到我们家里来?”听到父亲的叫声,小兰惊叹着走了过来,发现在门口站着的的确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大明星冲野洋子。

    “我有事要拜托您。”冲野洋子对毛利小五郎说道。

    然而此时,毛利小五郎已经一阵风似地跑进了办公室旁边的杂物间,令冲野洋子、兰以及跑过来看热闹的飘和柯南不明所以。

    一阵闹腾之后,杂物间的门打开了,浑身上下涣然一新的毛利小五郎出现在门口。笔挺的西服、铮亮的皮鞋、洁白的衬衫、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以及刮得干干净净的胡子,这一切都使他和之前那个邋遢大叔判若两人。这巨大的变化让冲野洋子、兰、柯南以及飘都惊诧不已。

    “你好象有心事啊,小姐。”毛利小五郎优雅地说道。他那副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样子让飘和柯南感到一阵阵发寒。

    寒暄之后,双方坐下,冲野洋子向毛利小五郎介绍了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

    “你说什么?你的住所被不明的人监视了?”毛利小五郎义愤填膺地喊道。

    “是的。”冲野洋子说道,“每一次回到家里,家具的位置都变了样。还有,还有人寄一些莫名其妙的照片给我,而且,每天都有不出声的电话打来。”

    说到这里,冲野洋子不由得瑟瑟发抖起来。

    “真的好吓人呢。”毛利小五郎正气凛然地说道,“怎么可以对洋子小姐做这种事情!”

    这时,一直站在洋子身后的那个男人张嘴说话了:“所以,我们想委托您秘密调查。”

    “你是谁?”毛利小五郎问道。

    那男子递过自己的名片:“我是洋子的经纪人,叫山岸荣。”

    “嗯,我知道了。”小五郎说道,“我会秘密进行调查的。那么,请在这里写下地址,还有电话。”

    说着,毛利小五郎拿出一份委托书,放在冲野洋子面前。

    洋子应了一声,拿起笔来就要写。这时,毛利小五郎又拿出一个贴有洋子照片的相框,说道:“然后,顺便在这里签下名。别忘了,写上‘给小五郎先生’。”

    洋子点了点头,一一照办了。

    事情完毕后,毛利小五郎把洋子送到门口,吹嘘道:“有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话,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放心吧。”

    正当他们要走出门的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小兰说话了:“我也可以去吗,我想看看偶像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啊,飘,柯南。”

    柯南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而飘则摇了摇头,说道:“天这么晚了,我想留在家里做饭,可以吗,小兰姐姐?”

    “好吧。”小兰同意了,“那你就留在家里,等我们回来哦。”

    飘点了点头。

    随后,小兰和柯南就跟着毛利小五郎走出了家门。

    临出家门前,小兰再次提醒飘:“现在很晚了,外面不安全,一定留在家里,不要到处跑哦。”

    “知道了,小兰姐姐。再见。”飘挥了挥手,将小兰等人送出家门。

    ——————————————————————————————————————

    “青椒四个,鸡蛋两个,牛肉一块,油三汤匙,萝卜……呀!萝卜呢?”

    众人走后,飘重新回到厨房,站在椅子上,拿着菜谱准备做菜。但当她配菜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没有萝卜了。

    没办法,飘只能提着菜篮子出去买菜了。这次她准备走得远一点,到三条街外的一家大型菜店去买菜,因为那里的菜比较便宜。

    然而就在她刚走到第二条街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了,好象有点淡淡的血腥气味,又好象有些透骨的冰凉,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杀气!”飘一惊,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脱口而出。紧接着,她便收束心神,精神进入高度紧张的状态,来回扫视着四周的人和物,希望能从中找到这种感觉的来源。

    虽然已经是夜里了,但这条街却依旧繁华,来往的人川流不息,这给飘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不过,依靠那敏锐的感觉,她依然在一杯茶的时间后找到了那杀气的来源——一个双手抄着衣兜,头带黑色绒帽,身穿黑色风衣的怪人。

    之所以说他是怪人,是因为他的穿戴,居然在炎热的夏天里,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就连脸上也没放过,带着一副宽大的口罩,把脸遮得只剩下了一双眼睛。不但如此,他还把风衣的领子竖了起来,好象生怕有一丝冷气接触自己的皮肤似的。

    路人纷纷对他投以猜测的目光,但此人毫不理睬,依旧我行我素,径直向前走去。

    飘远远地缀着他拐了几个弯,这才确定,这个怪人是在跟踪一个梳着齐耳短发,身穿轻便的休闲装,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从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气来看,这个女孩子要倒霉了。

    要提醒一下这个女孩子么?飘一边远远地跟踪着怪人,一边犹豫着。

    然而这个女孩子似乎并没有发觉大祸即将临头。她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轻轻地哼着歌,在街边看到感兴趣的商品也常常停下来驻足观看。而她一停下脚步,怪人和飘也不得不停下。就这样,三个人走走停停,一路来到了一个公园里。

    夜里的公园一片漆黑,人际罕至。而且,公园的道路往往迂回曲折,道路旁边也常常种植着茂密的灌木丛。要想在这种环境里从事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这里真是进行犯罪活动的好地方啊。看着周围的环境,飘心里感慨着。

    那怪人好象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加快了脚步,飞快地缩小与女孩之间的距离,似乎准备在这里完成犯罪行动。只是这样一来,他的脚步就变得沉重了起来,“踏、踏”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公园里显得越发清晰。

    显然,女孩也听到了这脚步声。她猛地转过身来,冲着身后的道路大喊了一声:“是什么人?”

    发觉行迹已经泄露,怪人干脆放慢了脚步,也不回答女孩的问题,只是一面“嘿嘿”地笑着,一面一步步地向着女孩走去,同时右手慢慢地从衣兜里掏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飘可以看到,他的右手里握着一跟金属短棒似的物体,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了。”发觉怪人一步步地逼近自己,女孩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忙从皮包里拿出一瓶防狼喷雾剂,哆哆嗦嗦地举在自己面前,同时厉声喊着。

    怪人站住了,但好象并不是因为防狼喷雾剂的威胁。只见他冷笑一声,手腕一抖,右手里的金属短棒似乎变长了一截。借着月光,飘看清楚了,那根本不是什么金属短棒,而是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

    时间似乎凝固了,杀气从怪人的身上汹涌而出,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骤然浓重起来,几乎使人呕吐出来。

    飘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很明显,这个家伙已经准备动手了,而那吓得发抖的女孩看样子绝对不是这个怪人对手的。若没有人阻止的话,明天早晨,这里将有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被人发现。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飘的心里越来越焦躁。直接跑过去阻止是根本不可能的,反而会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如果大声呼救的话,这里人烟稀少,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听见,自己也会暴露。现在,如果有一个强壮的男人路过就好了。

    强壮的男人!

    飘的眼睛一亮,一个模糊的想法逐渐在心头生成。

    ……

    黑衣怪人动了,但只是很缓慢地向着女孩一步步逼近,同时把玩着手中的弹簧刀,好象刚捉到了老鼠的猫一样,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猎物。

    忽然,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快给我出来!”

    黑衣怪人听到声音,猛地回头,却发现一道手电筒的光柱从身后扫过,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刺目的光芒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被人发现了!黑衣怪人十分慌张,伸出左手遮在眼前,挡住手电筒的光柱,然后纵身一跃,窜入了旁边的灌木丛,一会儿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随着黑衣怪人的逃跑,那个在关键时刻出现的男人也瞬间失去了踪迹,任凭女孩呼喊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有一丝回应。

    怎么回事,难道是……鬼……么?

    想到这里,女孩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吓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路边的灌木丛里又传来了“沙沙”的声音,这才把女孩从呆滞的状态中惊醒。可是,当她想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女孩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直到一个七八岁的女童从灌木丛里钻出来,她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轻松了起来。

    “姐姐,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女童好奇地眨着大眼睛,问道。

    “我……我在……我在看星星,哈哈,看星星。”女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用手揉着麻木的双腿,“你是谁啊?”

    “我叫秋叶飘。”女童回答道,“姐姐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木下秀子。”女孩说道,“我说小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天这么黑,你一个人四处乱跑是很危险的,赶快回家去吧。”

    飘并没有走开,而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没有危险,是你有危险吧。我刚才看见一个穿黑衣服、拿着刀的怪人急急忙忙地从这里跑了出来,跑到一个地方就不见了。你是不是被他袭击了?”

    “才没有呢……你说什么,那个人跑了?”木下秀子反应过来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那个人是个坏人,不能让他跑了,得赶快去报警。”

    “我已经报告警察了。”飘眨了眨眼睛,说道,“我看你刚才站都站不起来了,是不是被那个坏人伤到哪里了?”

    “我怎么可能被他伤到呢。”木下秀子扬起下巴,骄傲地说道,“我可是学校空手道社的王牌啊。”

    “那么说,那个坏人是被姐姐打跑的喽。”飘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这个……就算是吧。”木下秀子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我明白了。”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电视里常常有这样的镜头:高手在打败敌人后,还能像没有发生事情一样,照样饮酒或者下棋。姐姐打跑了坏人后就坐在这里看星星,一定也有这样的高手风范吧。”

    “高手风范?哈、哈哈。”木下秀子听到这话,尴尬地笑了两声,忙转移话题道,“我看警察快来了吧,我们得到警察那里去作笔录去。”

    “是啊,已经很长时间了,警察也应该来了。”飘说道,“不过我不是在这附近报案的,警察应该不会来这里。我带你走吧。”

    说完,也没等木下秀子同意,便拉着她走出了米花公园。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