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7)——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86 3 0
发表于:2013-09-05 16:4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七章:寻找杀人狂(二)

    另一边,在女明星冲野洋子家里。

    毛利小五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右手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居然睡着了。他似乎忘记了小心烟火的告诫,但香烟是不会停止燃烧的。只一会儿时间,烟灰就积成了长长的一段,在重力的作用下,终于脱离了烟蒂的束缚,向下跌落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裤子上。烟灰上还带着的火星迅速地烧穿了他的裤子,烧到了他的皮肉上。

    “啊——”灼伤的疼痛将小五郎唤醒,他一声惨叫,忙不迭地用手掸着裤子上的烟灰,但那灼烧的感觉却是怎么也掸不掉的。

    正当毛利小五郎手忙脚乱的时候,目暮警部走了过来,双手压住他的肩膀,敬佩地说道:“毛利君,你太厉害了。案情正如你所推理的,分毫不差,我真该对你刮目相看了,名侦探!”

    “呃,我么?”毛利小五郎用手指了指自己,傻呆呆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而兰则来到毛利小五郎身旁,侧着身子看向椅子后面,发现柯南正靠在椅子后面,擦着头上的汗水,好象刚完成一件十分费力的工作一样。

    这时,一名警察跑了进来,向目暮警部报告道:“警部,刚才在米花公园外,有一名女孩和一名女童报案,说遭受到不明男子袭击。根据警探们分析,很有可能是近来猖獗一时的连续作案杀人狂。”

    “杀人狂!”这个词打破了屋内原有的气氛,令大家都莫名紧张起来。

    目暮警部面色沉重,向周围的警察作了一番布置。除了留下几个警察继续处理冲野洋子家的案件外,其余的人都被带走,赶往案件发生地。

    就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毛利小五郎的声音:“警部,请等一下。”

    “什么事情,毛利君?”木暮警部转头问道。

    “我要跟你一起去。”毛利小五郎带着难得的严肃神情说道,“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绝对不能放过那个残害可爱女孩子们的凶手,一定要将他亲手捉住。”

    “嗯,很好。”木暮警部点了点头,“有了你的参与,想必这件案子能够很快地水落石出吧。”

    “那当然。”毛利小五郎挺直了腰杆,斗志昂扬地说道,“有了我,全日本最厉害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加入,案犯一定插翅难飞。是不是啊,警部。”

    “呃,也许吧。”看着小五郎那趾高气昂的样子,木暮警部的头上出现了一颗斗大的汗珠。

    “真棒呢,爸爸现在好有自信哦。”兰握紧了拳头,兴奋地说道。

    而柯南则在一旁暗自腹诽:有自信是不假,至于最后能不能抓到罪犯就难说了。

    这时,冲野洋子走了上来,冲着毛利小五郎鞠了一躬,说道:“谢谢你了,毛利先生,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哪里哪里,能够为洋子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哈哈哈哈……”得到了大明星的感谢,毛利小五郎又开始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全然不顾周围人等的尴尬表情。

    好不容易等到他的笑声停了下来,冲野洋子忙说道:“既然毛利先生又有新的案子要办,那么就让山岸用我的车送你们一程吧。”

    “不必了,我坐木暮警部的车走。就请山岸先生把小女和这个小鬼送回家吧。”毛利小五郎转过身来,看着步美、光彦和元太三人,说道,“至于这三个小鬼嘛……”

    兰赶紧说道:“就让他们三个和我们俩一起回家吧,今天太晚了,他们走夜路很不安全的。”

    “也好。”小五郎点了点头,“不过记得一定要给他们父母打电话,否则他们父母会着急的。”

    “晓得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兰笑眯眯地说道。

    这时,柯南跑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身边,央求道:“叔叔,我想和你一起去。”

    “不行!”毛利小五郎斩钉截铁地否决道,“你这样的小孩子,怎么能搀和到案件里去呢,只会给我们添麻烦。兰,看好这个小鬼!”

    “好的,爸爸。”小兰走到柯南身旁,拉住柯南的手,说道,“柯南,办案是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

    “我知道了。”柯南低下头来,颓丧地说道。

    看到柯南的样子,毛利小五郎长出了一口气:“现在的小孩子啊,是越来越不让大人省心了。”

    ———————————————————————————————————————

    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楼下,一辆奔驰车骤然停下,毛利兰和四个小学生相继从车中走了出来。

    “谢谢您送我们回来。”走出车外后,小兰对着司机山岸荣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哪里哪里,今天还要好好感谢毛利侦探和你们呢。”山岸荣谦虚道,“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出了这种事情,今天晚上要给洋子小姐换个住处了。”

    “说的也是呢。那就不打扰您了,再见。”兰挥了挥手。

    “再见。”说完,山岸荣一踩油门,汽车便飞驰而去。

    待汽车走远后,兰蹲下来,对着步美、光彦和元太说道:“好了,今天太晚了,你们三个今天就住在这里吧。和柯南、飘睡一个房间,应该能够挤下的。”

    “麻烦你们了。”三个小孩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了,我们上去吧。飘一直留在家里做饭呢,也许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呢。”兰一边笑着对步美等三人说话,一边拉着柯南向楼上走去。

    步美等三人随后跟上。

    一进办公室的门,小兰就喊道:“飘,我们回来了。你看我把谁带回来了。嗯,飘?”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飘,你在吗?奇怪啊,怎么到处都找不到,她到底上哪里去了呢?”小兰找遍了整个屋子,又到三楼去找了一遍,却都没有找到飘的影子,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了。

    “我想,飘也许去买菜了吧。”正当兰有些焦虑的时候,柯南站在旁边说话了。

    “是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小兰随口问道。

    “首先,屋子里没有搏斗的痕迹,说明飘不是被强迫带走的;然后,案板上放着青椒等蔬菜,都已经切好了,菜刀等厨具也放在一旁没有收好,说明她是在做菜的过程中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离开的;”柯南摸着下巴分析道,“最后,家里的菜篮子不见了,说明她一定是去买菜了。”

    “哎,柯南好厉害啊!”听完柯南的分析,小兰放下心来,赞叹道,“如果新一在这里,恐怕也会这样分析吧。”

    听道小兰提起工藤新一,柯南缩了缩脖子,转移话题道:“小兰姐姐,我们不要管飘了,快做饭吧,我们快饿死了。是不是啊。”

    他转过头来向步美等三人问道。

    “是啊是啊,我的肚子快饿扁了呢。”元太顺着柯南的话说道。

    “没办法啊,家里没有萝卜了,做不了饭呢。”兰说道,“飘应该是买萝卜去了。我们再等一会儿吧,等她回来我们就可以做饭了。”

    四个小孩子点了点头。

    于是,五个人来到三楼的客厅里,兰打开电视机,几个人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待着飘的回来。

    可是,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飘还没回来。兰又开始担忧起来,不时地走到窗前,焦急地看着楼下的街道。

    又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四个小孩子已经无聊地打起瞌睡来。忽然,兰的一声叫喊把他们惊醒:

    “他们回来了!”

    众人清醒过来后,随着兰一起跑到了楼下,发现飘和毛利小五郎站在楼梯口,而飘的手里还提着菜篮子,里面装着三根大白萝卜。

    “我回来了。”飘和小五郎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还知道回来!”兰骤然发飙了,长久等待所产生的焦虑与不满在这一刻突然发泄了出来,吓得小五郎、飘以及另外四个小孩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

    “特别是你!”小兰把火力锁定了飘,“我不是告诉过你留在家里吗,怎么还出门!出门买菜也就算了,怎么一下子买了这么长时间?如果遇到了杀人狂该怎么办!”

    “对不起,小兰姐姐。”飘把头低下,轻声说道,“本来早就该回来的,可是路上碰到了那个所谓的杀人狂。”

    “这个不是理由,就是真的碰上了也不行!等等,你说什么?碰上了什么?”听到了“杀人狂”三个字,小兰的头脑总算清醒了一些。

    “是这样的。”毛利小五郎赶快跑出来打圆场,“今天的那个关于杀人狂的案件,报案的两个人里,有一个就是飘。她留在警察局里录口供,所以回来的晚了些。”

    “什么,你真的遇到杀人狂了!”兰惊讶道,但她随即发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快进来吧,进来再把事情说清楚。”

    于是众人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飘,你今天一定要说清楚。”进到办公室里,兰双手叉着腰,疾声厉色地说道。

    “好,我说,我说还不成嘛。”飘今天着实被小兰的凶悍吓坏了,于是将自己在大街上遇到杀人狂,追踪罪犯来到米花公园,出声吓跑罪犯救下受害者,又跟踪他到了一片居住区等等事情说了一遍。

    “厉害!”听完了飘的讲述,步美、光彦和元太三个人惊叹道。毫无疑问地,飘的这番冒险经历着实吸引住了三个小孩子,尤其是步美,眼睛里已经满是小星星了。

    “厉害什么厉害。”小兰没好气地说道,“飘,难道你忘记了那天在仓库里和歹徒搏斗的事情了?你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做这种事情是相当危险的!以后没有大人在身边,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再做这种事情了。”

    “我知道了。”飘再次低下了头,委屈地说道。

    “好了,别觉得委屈了。”看到飘的样子,小兰的心软了下来,柔声安慰道,“你今天毕竟救了一条人命呢。今天就由我来下厨,好好慰劳一下你。”

    “好啊!”听到小兰的这句话,飘欢呼了起来,转眼间就把刚才的委屈扔到了九霄云外。

    见她这个样子,柯南的头上流下了一颗斗大的汗珠:“这个家伙,变脸变得还真快呢。”

    “等一下,兰。”就在兰转身要去厨房的时候,毛利小五郎突然在身后开口说话了。

    兰愕然地转过身来,一脸的疑问:“怎么了?爸爸。”

    “是这样的。”毛利小五郎说道,“明天你去给飘请一个假,她要协助警察们调查这桩杀人狂的案子。”

    “怎么能这样呢,爸爸!”兰不同意这个安排,“让一个小孩子参与到这种血淋淋的案子里去,太过分啦!”

    “没办法啊。”小五郎解释道,“她是这个案子的两个报案者之一,必须要协助警察办案啊。而且,有很多警察在周围,她不会有危险的;他们也不会让她接触到那些血淋淋的照片的。”

    “可是……”小兰还想反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什么可是的,飘明天一定要去。”毛利小五郎斩钉截铁地说道,“好了,兰,快去做饭吧,我们快饿死了。”

    ———————————————————————————————————————

    第二天早晨,飘早早地来到了米花公园,发现木暮警部已经开着车等在了这里。

    “早啊,木暮警部。”飘上前打招呼。

    “早啊,小朋友,今天要麻烦你协助我们办案了。”木暮警部回应道。

    “没关系,小兰姐姐已经到学校去替我请假了。”飘回答道。

    然后,她又看了看周围,有些奇怪地问道:“木暮警部,秀子姐姐没有来么?”

    “那个家伙今天肯定会迟到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她一会儿吧。”木暮警部没好气地说道。

    飘一头黑线。昨天做笔录的时候,木下秀子就跟目暮警部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瞪了半天,好象天生的冤家似的,最后还是一个叫做高木的警官给拉开的。现在看来,目暮警部的气还没消呢。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也不知道等待了多长时间,等得飘已经昏昏欲睡了,还是不见木下秀子的到来。

    就在木暮警部忍耐不住要开车的时候,一辆出租汽车忽然停在了公园外的道路上,接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梳着齐耳短发,身穿校服的女孩子急匆匆地钻出了汽车,快步向这里跑了过来。

    “抱,抱歉,我今天起床晚了。我没有迟到吧。”跑到汽车跟前,女孩停下了脚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飘看了看手表,对女孩说道:“秀子姐姐,现在是六点四十五分,你迟到了四十五分钟啊。”

    “哦,是吗?”秀子一呆,随即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十分抱歉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嗯,既然来了,那就快上车吧。”木暮警部瓮声瓮气地说道。他等得心里冒火,但又不好在飘的面前直接冲着这个女孩子爆发出来。于是,等秀子上车后,他猛地一踩油门,汽车箭似地飞驰出去,转眼间就驶出了米花公园。

    汽车开走后,公园路旁的灌木丛里,四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柯南同学,他们好象不是在这里办案啊,怎么办呢?”见车子开走,步美忧心忡忡地对柯南说道。

    柯南扶了扶眼镜,想了一会儿,胸有成竹地说道:“如果他们不是在这里办案,那一定是到了昨天飘说的那个地方了。那里离这儿不远,我们马上走过去还来得及。”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过去吧。”元太急不可耐地说道,“如果我们破获了案子,那些警察叔叔说不定会请我们吃鳗鱼饭的。”

    柯南、步美、光彦的心里同时产生了一股悲哀:这家伙,难道就知道吃么?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八章:寻找杀人狂(三)

    距离米花公园不远的一处居民楼下,三三两两的便衣警察徘徊在周围。虽然四周的店铺还没有开张,但由于便衣警察们的光顾,这条街已经显得很热闹了。

    忽然,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打破了这里的热闹气氛。来到住宅楼下的时候,随着轮胎和地面刺耳的摩擦声,那辆汽车的车尾猛地甩了过去,然后稳稳当当地停在了道边。

    飞车急停,这是电影里才会有的特技镜头啊,居然在这里出现了!这一突发的事件,把周围的人,包括便衣警察在内都给唬得一愣愣的,直到木暮警部和飘从汽车里走出来。至于木下秀子,已经头晕目眩地倒在车后座上了。

    见到木暮警部,一个便衣警察忙跑了过来,对着他敬了个礼,说道:“警部,我们已经按照吩咐布置好了。到现在为止,住宅楼里的居民还没有人出入。”

    “锁定嫌疑人了吗,高木?”木暮警部问道。

    “是的,警部。”那个叫做高木的警察流利地向木暮警部汇报道,“昨天晚上700740的时候,这栋楼的一楼由于电路检修而停电,所有的电灯和监视器都停止了工作,所以无法从监视录象里知道出入的情况。不过这栋楼的保安们在有人进入大楼的时候都会跟他打招呼。根据声音判断,在断电的这段时间内,进入楼内的人有五个:分别是住在一楼的佐藤刚宪先生,住在三楼的清合正雄先生以及他的妻子清合真由美,住在四楼的田中正荣先生,以及住在五楼的出涉川先生。”

    “嗯,看来嫌疑人就是在他们五个人之中了。等到搜查令一到,我们就可以进入他们家中搜查了。”木暮警部说道。

    “警部,我看一楼的佐藤刚宪先生可以排除嫌疑了吧。”高木说道。

    “怎么了?”木暮警部反问道。

    “是这样的。”高木回答道,“佐藤先生年纪已经很大了,腿脚又不好,平时走路都困难,怎么可能是嫌犯呢。”

    “高木君,难道你忘了那起银行家杀人案件了吗?”木暮警部说道。

    “银行家杀人案件?”高木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莫非是工藤新一同学帮助我们破获的那起案件?”

    “是啊,就是那件。”木暮警部说道,“那个案件里,真正的凶手,不就是装作腿脚不灵便的老爷吗。所以,我们不能受到假象的迷惑。”

    “是的,警部,我明白了。”高木向木暮警部敬了个礼,然后跑到一边继续布置任务去了。

    “真想念新一那小子啊。”木暮警部自言自语道,“如果他在这里的话,犯人肯定跑不了。”

    “那新一哥哥到哪里去了呢?”听到木暮警部的话,飘奇怪地问道。

    “谁知道呢。”木暮警部回答道,“自从他破获了云霄飞车杀人案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许小兰知道他的下落吧。”

    不,小兰姐姐也在四处寻找他,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飘心里暗自想着。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大楼的收发室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叔叔,你有没有这栋大楼里居民的记录啊?警察叔叔们要查一下他们的资料。”

    飘和木暮十三扭头望去,只见收发室前,柯南正掂着脚尖,跟屋子里的保安说话,他的身后站着步美、元太、光彦三人。

    “是吗?”那个保安人员说道,“本来这些资料是要为居民保密的,但既然是警察们需要,就暂时借给你们好了。”

    说着,将一个厚厚的本子递给了柯南。

    “谢谢叔叔了,我们一会儿就还回来。”说着,柯南就带着步美等三人,转头走出了大楼门口。

    但还没等他们走出几步,就迎面被一个高大的身体挡住了,柯南等人抬头一看,是木暮警部。此刻,他正把双手抱在胸前,非常严肃地看着他们。

    “你们四个这是在干什么啊?居然冒用警察的名义。如果你们是成年人,这样的行为已经足够让你们入狱的了。”这时,木暮警部旁边的旁边的飘开口说话了。她的神情很严肃,暗示此事的后果很严重。

    “我们,我们是在想,能不能帮着警察找找线索,争取早日把罪犯抓住。啊哈哈哈哈……”柯南结结巴巴地找完理由后,挠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起来。

    “那么,你们找到线索了吗?”木暮警部问道。

    “这不是刚开始找么?”柯南回答道。

    “我们这里是在办案,不是在玩过家家,快把记事本还回去!”听完柯南的答案后,木暮警部的愤怒骤然喷发,冲着他们大吼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真是的,一点也不相信我们。”看着木暮警部远去的身影,柯南小声嘀咕道。

    “好了,不要抱怨了。”飘在一旁说道,“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今天学校放假么?还是你们逃课?”

    “我们只是听说某人要去参加一项惊险刺激的探案活动,于是过来看一看,也许还能帮一下忙呢。”柯南双手抱在脑后,神情轻松地说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听到有案件,所以心痒痒了吧,大侦探。”飘微笑着说道,然后,她指了指步美等三人,“不过,他们怎么也过来了?”

    “他们硬要跟着我来,又有什么办法。”柯南非常无奈地说道。

    二人的对话里隐隐有将步美三人看作累赘的意思,这令元太非常不满:

    “喂,我说你们两个家伙,少看不起人了。我们一定会对你们有所帮助的!”

    “还帮助呢,只要不捣乱我就已经烧高香了。”飘耸了耸肩,说道,“你们还是赶快去上学吧,迟到了可是要罚站的哦。”

    “我们不会捣乱的。”光彦坚定地说道,“这虽然是我们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事情,但我们一定会做好的。”

    “是啊,让我们参加破案吧,我们一定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的。”步美在一旁可怜巴巴地说道。

    受不了他们的软磨硬泡,飘只得无奈地说道:“好吧,你们就跟在我身边吧。不过要记住,不要到处乱跑哦。”

    “耶!”得到飘的同意后,三个小孩子高兴得欢呼了起来。

    “他们的干劲可真足啊。”柯南看着三人高兴的样子,感慨道。

    “你的干劲也很足啊,大侦探。”飘说道,“好了,你发现了什么线索了没有?”

    “我们刚来,怎么可能有线索嘛。”柯南说道,“倒是你,该给我们介绍一下案情的进展情况了。”

    飘点了点头,说道:“那天,我跟踪犯人来到这片地区后,犯人就失去了踪影。报案后,我又四处打听,可周围的人们都没有看到那么古怪的黑衣男子。这里人多眼杂,穿着那么古怪一定会被人发现并记住。如果没人看到,就说明他一定是躲在了什么地方。我看了一下,这里附近都是繁华的商业区,后面是很深的河流,唯一可以供犯人躲藏的地方,只有这栋住宅楼。”

    说着,她指了指那栋大楼。

    “可是这栋楼的门口有保安人员的,黑衣男子的衣着那么特别,保安人员一定会留下很深的印象。”柯南分析道。

    “不会有印象的。”飘说道,“这栋楼的一楼在昨晚700740的时候因为进行线路检修而断电,所以一片漆黑,而犯人在这里消失的时间正好是725分。所以,即使犯人着装奇怪,保安人员也不会看清楚的。”

    “那会不会是犯人把那套奇怪的衣服换下来后,再穿着平常的衣服逃跑呢?”光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问题警察也想到了。”飘回答道,“这附近的所有地方,这栋楼的内部,警察都已经找遍了,包括后面的那条河,警察们也已经打捞过了,但都没有发现犯人作案时的衣服和凶器。而且周围的民众当时也没有看到过携带大包裹的人。这说明犯人是穿着那套衣服躲起来的,而且就是这栋楼的居民之一。”

    “既然这样,那警察查了一晚上,有什么发现没有?”柯南问道。

    “当然,通过对门口监控录象的检验和对本楼居民的排查,最后发现,这五个人有嫌疑。”飘说着,翻开柯南手里的记录本,指着上面的名字,说道,“他们是……”

    正在他们拿着记事本分析的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传了过来:“飘,你和一群小鬼在那里干什么?”

    几个小学生转身望去,只见木下秀子捂着额头,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很明显,她的头现在还有些晕。

    “秀子姐姐,他们几个是我班上的同学啊。”飘向木下秀子介绍道。然后,她又向柯南等人介绍说:“这位是和我一起报案的木下秀子姐姐。”

    “你们好啊,小朋友们。”木下秀子弯下腰,微笑着打招呼道。

    “秀子姐姐好。”柯南和步美等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秀子姐姐,听飘说你是和她一起报案的,你还记不记得被袭击时的情景了。”柯南问道。

    “这个嘛,”木下秀子咬着手指,说道,“当时我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于是就大喊一声,转过身来拿出这个对着他,他就不敢动弹了。”

    说着,她从书包里拿出一瓶防狼喷雾剂。

    “后来,好象有个男人到了附近,发现了我们,喊了一声。那个罪犯害怕被前后夹攻,于是就逃跑了。”木下秀子说道。

    “那个男人是谁啊?”柯南问道。

    “不知道啊。”木下秀子摇了摇头,“事情就奇怪在这里呢。那个罪犯跑了以后,我向那个男人致谢,可是喊了好几遍,也没人回应。那个男人好象就是在罪犯逃跑的一瞬间消失了一样。我甚至想到了,是不是鬼神显灵帮助我。”

    说到这里,她闭住了嘴,脸色有些难看,好象仍然对当时的情形感到害怕。

    而步美和元太则抱紧了身体,瑟瑟发抖。

    “大家不要害怕。”光彦在一旁说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是这样的。”柯南同意光彦的说法,然后转过头问飘道,“飘,你应该看到了那个神秘男人的身影了吧。”

    “没有啊。”飘把两手一摊,“我只看到了犯人的身影,并没有其他人。”

    她这话一出,步美和元太颤微微地挤到了一起,而木下秀子的脸色也变得更难看了。

    “哎呀,大家怕什么啊。”见此情景,柯南解围道,“现在是白天啊。太阳底下会怎么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呢。”

    想起现在是白天,木下秀子、步美和元太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秀子姐姐,”飘拉着木下秀子的衣襟,问道,“目暮警部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做什么事情呢?”

    “谁知道那个老头子要干什么?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却丢到一边不管了。”木下秀子气乎乎地说道。她仍然对方才目暮警部的“高超”驾驶技术感到不满。

    “我想,他是要你们辨认罪犯的衣物吧。”柯南说道,“毕竟当时只有你们两个看到了那个罪犯的衣着。”

    “说的也是呢。”木下秀子恍然大悟道。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青年走了过来,问道:“几位,我能不能问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出现了这么多陌生的面孔?”

    “我们是在……”元太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柯南堵住了嘴。

    “大哥哥,你是谁啊?”飘警惕地问道。

    “我是那家饭店老板的侄子,叫横纲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小饭店,说道,“我今天休息,准备来帮叔叔的忙,却看到了很多陌生的人。”

    “那你昨天晚上700740的时候在这里吗?”飘继续问道。

    “没有啊。”横纲二说道,“我昨天600就回家去了,结果到家才发现自己的家用摄影机没有带走,于是又返回来取。回到这里的时间嘛,大概是820左右。”

    “你带摄影机来干什么?”柯南在一旁问道。

    “是这样的。”横纲二解释道,“我是个摄影爱好者,平时经常没事就拿着家用摄影机四处转。昨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准备拍一些叔叔店铺周围的风景,于是就把摄影机带来了。”

    “那你拍到什么了吗”柯南问道。

    “只是一些普通的风景罢了,这里只是条普通的商业街,没有什么好东西可拍的。倒是我600回去的时候,摄影机仍然开着,对着那栋大楼白白地拍了几个小时,真是浪费空间啊。”横纲二非常惋惜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柯南和飘对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兴奋的情绪。

    “那,大哥哥,你昨天拍的内容还在吗?”飘问道。

    “在,还没来得及处理呢,有什么问题吗?”横纲二疑惑地问道。

    “那好极了。”柯南兴奋地跳了起来,说道,“这对警察破案很有帮助啊!我马上告诉目暮警部去。”

    ……

    半个小时后,住宅楼旁边的一家音像店里。

    横纲二的摄影机已经被带来,正在租用的电视机里放映。摄影机忠实地记录下了从600820分左右的时间内,大楼及其周边的情况。只是在700740分住宅楼断电的时候,由于大楼一楼的光源全部熄灭,因此摄影机只能拍摄到大楼正面能够被周围灯光照射到的部分,其他部分则一片黑暗。

    “这下麻烦了,所有的线索全断了。”看完录象后,目暮警部走出音像店,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目暮警部?”飘奇怪地问道。由于音像店面积有限,因此在放映的时候,飘、柯南等小孩子没有被允许进入。

    “根据录象显示,在700740分这段时间内,大楼的正门口并没有黑衣人进入。而且这栋大楼只有一个入口,黑衣人不可能从其他的地方进入大楼内部。”目暮警部说道,“这样一来,以前所做的一切假设都要推翻了。也许黑衣人早就逃跑了,并不在大楼里啊。”

    “难道说,我们抓不到罪犯了么?”步美在一旁攥紧了拳头,说道。

    “那还用问。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我们就没有办法抓到罪犯了。”光彦在一旁说道。

    这时,柯南那冷冷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现在就下结论还太早了吧,我们的线索还没有中断呢。”

    “你说什么?”目暮警部问道。

    柯南从衣袋中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口袋,里面装着一只白色的口罩,说道:“这是我们在米花公园的灌木丛中找到的,附近就是案发现场。所以,这很可能是犯人在匆忙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掉落的。”

    “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目暮警部咆哮着一把夺过塑料袋。

    “我,我忘记了。呵呵,呵呵……”柯南好象被警部吓到了,干笑了两声,手足无措地站在了那里。

    这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木下秀子忍不住发飙了:“喂,我说你这个老头儿,干嘛和孩子过不去啊!你看你把他给吓的。”

    “老头儿?”目暮警部也发火了,“你是怎么跟警官说话的!还有,我有那么老么?”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周围的警察见此场景,纷纷摇了摇头,便各自走开了,只剩下几个小孩子不明所以地站在那里。

    飘则拉住了刚要走开的高木警官,问道:“警官,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其他的警察好象对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一样。”

    “是这样的。”高木小声说道,“秀子小姐的父亲原本是一个黑帮里的头领,在一次警方的行动里被目暮警部亲手抓获。这以后,秀子小姐就处处和目暮警部作对,警部自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像现在这样的场景,其实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是这样啊。”飘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向旁边扫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柯南不见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小朋友?”正在飘走神的时候,高木问道。

    “啊,没有了。谢谢警官了,再见。”说完后,飘离开高木警官,走到了步美等三人身边。

    “步美,你们看到柯南了没有啊?”飘问道。

    “柯南?他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步美疑惑地四处打量,然后好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用手指着住宅楼,兴奋地说道,“他不是在那里吗?”

    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柯南正沿着大楼的外墙,一边走一边四处查看着。

    “这家伙,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元太见柯南又一次一声不响地离开大家,生气地说道。

    “也许,他是有了什么发现吧。”光彦摸着下巴,一副思考者的模样。

    “那,我们赶快去问问他吧。”步美说完,便向柯南跑去,元太和光彦也随后跟上。

    看到他们那急匆匆的样子,飘耸了耸肩,也向柯南那里跑去。

    跑到跟前,却见柯南正疑惑地看着步美三人,问道:“你们三个怎么过来了?”

    “柯南,你丢下我们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步美问道。

    “你一定找到了线索了吧。”光彦也是一脸期待地望着柯南。

    “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来散步哦。”元太挥了挥他那粗壮的胳膊。

    “你们怎么会这么想呢?”柯南一拍脑门,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我的铅笔掉了,我是找铅笔找到这里来的。”

    “不会吧。”听到柯南的解释,三人顿时泻了气,颓丧地走了回去。

    “你也不过是在骗骗小孩子而已。”待三人走后,飘看着柯南,说道,“你一定是有了什么想法了吧。”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柯南笑了笑,继续沿着大楼的外墙走着,说道,“不错,我是觉得,罪犯依然在这栋居民楼之中。”

    “为什么?”飘跟着柯南向前走去,同时饶有兴趣地问道。

    “根据你的叙述和现场的各种情况分析,我不认为罪犯能够跑出这个范围。”说着,柯南抬起头,看着飘的眼睛,说道,“尤其是在他的口罩掉落了以后。”

    “哦?”飘只说了一个字,等待着柯南继续说下去。

    “一个能够被其他男人的声音吓走的罪犯,必定不是一个胆量很大的人,也不会是一个卤莽的人。当他的口罩掉落后,一定会担心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来,所以必定会选择黑暗的地方前进和隐藏。然而在这附近,哪里才是在黑夜中见不到光亮的地方?”

    “停电时的大楼,以及后面的那条河。”飘接着话茬说道。

    “不错。”柯南点了点头,边走边说道,“那条河水太深,而且河边建有高高的栅栏,穿着那身厚重的衣服是没办法攀爬栅栏的,更没办法穿越河流或者顺着河流逃走。于是,剩下的地方就只有这栋住宅楼了。想必目暮警部也得到了相同的结论了吧。”

    “可是,住宅楼里所有居民的嫌疑都已经被排除了。”飘提醒道。

    “是啊,这是个问题。我想,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录象里的画面只拍到了大楼的正面,至于大楼其他处在黑暗中的部分则无法拍到,如果犯人是从其他的地方进入大楼的,那么……”柯南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旁边的墙壁。

    他们此时已经绕到了大楼的后面,正对着河流的地方。在大楼的后面,有一段外墙是向内收缩的,呈“凹”字形,柯南所看的,正是这一段墙壁。

    “我知道罪犯是怎么做的了。”柯南看着墙壁,说道。

    “哦?我看看。”飘顺着柯南的目光,端详着那段墙壁,突然有所明悟,“莫非……”

    柯南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