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0)——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271 0 0
发表于:2013-09-08 22:41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章:寻找杀人狂(五)

    503号房间里,出涉川正在接受目暮警部的询问。

    “出涉先生,从800你回到家来一直到刚才的这段时间内,你都在哪里,做些什么?”目暮警官部道。

    “有你们这些警察,我还能做些什么?当然是躺在床上睡大觉啦。”出涉川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香烟,然后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

    “你撒谎。”他刚说完,一个斩钉截铁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众人转身一看,是站在门口,双手撑住膝盖,还在喘着粗气的柯南。

    等气喘匀了后,柯南直起身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道:“刚才我来敲你家的门时,没有任何人开门;而过了一会儿我再次来到你家附近的时候,却发现你正站在门前开门准备进去。这说明从817825的这段时间内,你并没有在屋子里。”

    “这个么,我是觉得屋子里太憋闷,就出去走了走。”柯南的证词使得出涉川慌张起来,忙向目暮警部辩解。

    “出涉先生,你现在是在向警方提供证词,任何虚假的言论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希望你能够记住。”目暮警部坐在沙发上,非常严肃地对出涉川说道。

    “啊,这个我明白。我只不过是刚才忘记了而已,经过小朋友的提醒,现在已经想起来了。”出涉川干笑着说道。

    “那么,我们要查看一下你的房间,你不反对吧。”目暮警部趁热打铁,提出了搜查的要求。

    意料中的,初涉川没有反对:“没有关系,警官。”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警察们开始搜查。

    柯南则走出门去,转到了旁边的504号房间。

    504号房间已经被警察们用门卫的钥匙打开了,几个警察正在房间内紧张地搜查着,飘则站在一边,东敲敲,西看看,不知在捣鼓些什么东西。

    根据门卫处得到的资料显示,这个房间是一个名叫横野浩二的人租下的,并且每个月都按时把房租交来。奇怪的是,自从这个房间被租下后,这位横野浩二就再也没有来过,房间也就一直这么空着。

    这里可能是犯罪组织用来藏匿物品的仓库。

    当初柯南看到504号房间的资料时,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有什么发现么?”柯南走进屋子后,对飘说道。

    飘摇了摇头:“这里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来,而且那架梯子和那个旅行包也不见了,不知道被他藏到了哪里。我怀疑,这里可能有机关。”

    “机关吗。”柯南喃喃地说着,同时向四周打量着。

    当他的目光接触到房门时,整个人忽然定住了,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

    “发现什么了吗?”飘走过来问道。

    “嗯,”柯南点了点头,“这个房门的位置好象和旁边503号的不一致,门轴离墙很近啊。”

    “莫非……”飘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到了房门外。过了一会儿,她又走了回来,只是这次,她的脸上带着舒心的微笑。

    “找出问题所在了吗?”柯南问道。

    “是的,”飘看着墙边的书架,说道,“那后面的墙壁里有夹层。”

    “叔叔,麻烦你们把这个书架挪开好吗?”飘刚说完,柯南就跑到了正在搜查的警察那里,央求道。

    “我们在工作,小孩子不要捣乱。”毫无结果的搜查已经令警察们十分烦躁了,现在又出现了个异想天开的小孩子,他们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可是,你听,”说完,柯南敲了敲旁边的墙壁,发出“空空”的声音,“这后面好象是空的啊。”

    “什么?”警察听到这话,好象发现了新大陆似地,立刻跑到了墙边,把耳朵贴在墙上,同时用手指敲击着墙面。

    “不错,确实是夹层。”那个警察在敲了好几次后,终于确认了柯南的话,立刻转身招呼他的同事们,“喂,你们几个快过来,帮我把这个书架搬开。”

    然而,当几个警察跑到书架旁边,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后,却依然没有把它搬开。这个看似小巧的书架好象已经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

    “它应该是被锁住了吧。”飘喃喃地说着。接着,她走到书架旁边,左看看,右瞧瞧,然后抓住书架上的一个地球仪,用力向旁边转去。

    “喀啦啦”几声响动之后,整个书架像大门一样向旁边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空间。警察们见此情形,立刻冲了进去……

    ……

    “太好了,犯人的罪证被找到了,我们也可以松口气了。”504房间内,看着忙忙碌碌的警察们,飘松了口气。

    “不,还没完呢,凶手并不是那个出涉川。”柯南在一旁浇了一瓢凉水。

    “为什么?”飘有些诧异。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柯南扶了扶眼镜,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还需要你帮一下忙。”

    “什么忙?”飘问道。

    柯南把嘴凑近飘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

    503号房间,出涉川正在心不在焉地和目暮警部谈话。自从旁边的房间发出了几声响动后,他便像丢了魂一样,说话也是漏洞百出。

    看到他的情形,目暮警部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正说着话,一个警察突然从门外闯了进来,向目暮警部报告道:“警部,我们有重大发现。”

    “找到了什么?”目暮警部问道。他头也没有回一下,只是两眼紧紧盯住了面前惊慌失措的出涉川。

    “找到一架伸缩梯,此外,还找到了一套黑色服装以及口罩、绒帽以及弹簧刀等物品,经报案人检验,确认为杀人狂当时所穿的衣物。”警察报告说。

    “嗯,很好。”目暮警部点了点头,“知不知道这些东西的所有人是谁?”

    “我们在梯子上和弹簧刀上分别提取了几枚指纹,现在正在送交技术部门检验。”那个警察说道,“此外……”

    “还有什么事?”目暮警部转身问道。

    “我们还在墙壁夹层里搜查到了一些。”警察报告道。

    “什么!”目暮警部大惊失色,“赶快说清楚。”

    “是。”那个警察敬了个礼,然后拿起记录本,说道,“一共搜查到伯莱塔92F型手枪三支,格洛克17型手枪一支,柯尔特M2000型手枪两支以及自制气枪一把,另有9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弹1200发。”

    他的话音刚落,又一个警察跑了进来,报告说:“警部,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那些指纹,都是属于出涉川先生的。”

    “出涉川先生,”听完报告后,目暮警部铁青着脸,对着出涉川说道,“你对此作何解释?”

    此时的出涉川已经失魂落魄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喃喃地说道:“不,这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干那些事情。”

    目暮警部走上前去,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吼道:“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狡辩么!”

    这个时候,出涉川才清醒了一些,站直了身体,对目暮警部说道:“我承认,那些是我替组织藏匿在这里的。但是那些杀人狂的衣物,是我今天回到家后偶然发现的。因为害怕,所以我把这些东西藏在了旁边504的夹层里。警官,我是被人栽赃的,连续杀害几个女孩子的罪行,真的与我无关啊。”

    “好了,”目暮警部一挥手,打断了出涉川的辩解,“你有什么话,等到了警局再说吧。把他带走。”

    立刻走过来两名警察,给出涉川戴上手铐,然后一左一右地夹住他,将其带出门去。

    “等一下,目暮警部。”正在这个时候,飘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人是被栽赃的。”

    听到这句话,目暮警官和其他警察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飘。

    “目暮警部,请你调查一下,那件黑色风衣的纽扣上是否有嫌疑犯的指纹。”飘说道。

    目暮警部把目光转向方才报告调查情况的那个警察,他忙说道:“没有,风衣的纽扣上没有发现任何指纹。”

    “这就奇怪了。”坐在沙发上的飘微微一笑,“莫非犯人在穿戴衣服的时候是不用手的么?”

    “这个。”目暮警部和众警察们面面相觑。是啊,有谁在穿衣服和脱衣服的时候是不用手的呢?只要用手,就肯定会在纽扣上留下指纹。而这件风衣上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如果他戴着手套穿衣服,就不会留下指纹了。”高木想了一会儿后,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不错,有这个可能。可是,如果嫌疑犯知道戴着手套穿衣服,为什么不知道戴着手套拿弹簧刀呢?”飘反问道。

    这下,高木警官也被噎住了。是啊,如果罪犯懂得戴手套穿戴衣服以避免在纽扣上留下指纹,那又怎么会大意得在弹簧刀上留下指纹呢?除非他是个疯子。

    “只有一种可能性。”飘神秘地笑了笑,“衣物、凶器是真正的罪犯为栽赃而放在出涉川先生家里的。当然,上面真凶的指纹已经被擦掉了。而出涉川先生在转移罪证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在弹簧刀上留下了指纹,至于衣物,只要手不碰到纽扣,就不会留下任何指纹。”

    “听起来是很有道理。”目暮警部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那你说,真正的犯人是谁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真正的犯人是住在601号房间的中川慧子小姐,那个优秀的杂技演员。”飘说道。

    “高木,你快去把中川慧子小姐请过来。”听完飘的话后,目暮警部立刻对高木下达了命令。

    “是。”高木一转身,飞快地跑出门去。

    “你为什么认为真凶是中川慧子小姐呢?”高木跑出门后,目暮警部问道,“她可是在842供电恢复的时候进入大楼的啊,而且录象显示,她并没有穿着那套服装,而且只带了一个小手提包,根本无法把衣服和凶器藏匿在身上。”

    “因为她是个优秀的杂技演员。”飘回答道。

    “杂技演员?这和案情有什么关系?”目暮警部疑惑道。

    “大楼后面有一段外墙是呈‘凹’字形的,凹进去的两段墙壁中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如果一个成年人撑开双手双脚,完全可以顺着这段墙壁爬到三楼的窗户处,然后从窗户翻进大楼内部的走廊里。然后,罪犯在家里换好衣服后,再沿着原路来到大楼外面,然后大模大样地从大楼的正门进入。这种行动,对于身材壮硕,体重有100多公斤重的出涉川先生来说,是比较费力的;但对于名杂技演员中川慧子小姐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飘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目暮警部点了点头,“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中川慧子小姐有嫌疑啊。”

    “目暮警部,你到阳台看一下,在铁栏杆上是不是有奇怪的痕迹?”飘说道。

    听到飘的话后,目暮警部来到阳台,果然在一旁的铁栏杆上发现一处被摩擦过的痕迹。

    “是有一处被摩擦过的痕迹,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目暮警部问道。

    “不止这里有奇怪的痕迹,在上面的603号房间、602号房间以及中川慧子小姐所在的601号房间,都有奇怪的痕迹。这个柯南曾经做过调查。”飘顿了顿,转过头来对着沙发后面说道,“是不是啊,柯南。”

    “是这样的。啊哈哈哈哈。”柯南从沙发后面走了出来,同时非常尴尬地笑着。

    “都有这样的痕迹……”目暮警部摸着下巴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道,“难道你认为……”

    “不错。”飘点了点头,“这些痕迹是601号房间的中川慧子小姐从601号房间的阳台,经过602号房间、603号房间,最后来到503号房间的过程中留下的。再结合中川慧子小姐著名杂技演员的身份,可以得出结论,栽赃给出涉川先生的人就是她。”

    “原来如此。”目暮警部有些明白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拜托,我今天可是有急事的,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话音刚落,一个打扮入时的时髦女郎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住在601房间的中川慧子小姐。

    “我们现在怀疑你与‘杀人狂’连续杀人事件有关联,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中川慧子小姐。”听了中川的话后,目暮警部说道。

    “什么,我与这个案件有关?笑死人了。”中川讽刺道,“证据不是在这个家伙家里找到的吗,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了她的话,目暮警部把视线转向高木,严肃地问道:“高木,你向中川慧子小姐介绍过案情了吗?”

    “没有。”高木连忙摇头。

    “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证据是在这里找到的呢?中川慧子小姐。”目暮警部找到了中川话里的毛病,质问道。

    “呃,”中川有些语塞,但她立刻找到了理由,“我猜的。要不是你们找到了证据,干嘛给他戴上手铐啊。”

    中川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出涉川。

    见她狡猾地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目暮警部知道,必须要动用最后的撒手锏了。

    “在你房间阳台的铁栏杆上,以及602房间、603房间和这个房间阳台的铁栏杆上,我们都发现了奇怪的痕迹。经过分析,我们认定这是在你从自家阳台沿着602房间、603房间潜入这个房间的时候造成的。你来一个黑社会男人的家里做什么呢?中川慧子小姐。”目暮警部逼问道。

    “没,没什么。”中川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你是带着罪证来栽赃的吧。”目暮警部说道。

    听到这话,中川怔住了。但没过一会儿,她吁了口气,镇定了下来,微笑着说道:“不要冤枉人啊,警官。我确实来过这个男人的家里,但也只事觉得他行事反常,想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我是罪犯,你有证据吗?”

    “看起来,你的好奇心很重啊,中川小姐。”目暮警部确实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可以证明中川是罪犯,只得和她打起了哈哈。

    “好奇心好象并不能成为我是罪犯的证据吧,这可是一个讲法制的国度呢。”中川冷笑道,“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

    说完,她转过身去,分开堵在门口的警察,向门外走去。

    “等等。”飘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事情啊?小姑娘。”中川转回身,笑呵呵地问道。

    看到她眼中的得意神色,飘淡淡地说道:“有个证据可以证明,你就是杀人狂。”

    “哦,是什么证据呢?”中川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口罩。”飘说道,“目暮警部,你可以检查一下那与黑色风衣一起发现的口罩,上面没有汗渍、唾液和皮屑等存在过的痕迹,是一副新买的,还没有使用过的口罩。”

    “是这样吗?”目暮警部转过头来,向刚才报告调查结果的警察问道。

    “是的,我们在口罩上面没有检测到任何使用过的痕迹,是一副新买的口罩。”那个警察回答道。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中川双手抱在胸前,满不在乎地说道。

    “罪犯在米花公园的犯罪现场逃跑的时候,把戴着的口罩遗失了。这副口罩,被柯南拣到,交给了目暮警部。然而在罪证中又发现了一副口罩,而且还是新买的,这是很明显的嫁祸行为啊。”飘叙述道,“不过,这个罪犯还真是笨呢,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很明显,谁买的这副新口罩,谁就是真正的凶手。是不是啊,中川姐姐。”

    飘说着,转过头来看着中川慧子的脸,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

    而中川慧子则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拽着衣襟,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

    飘继续说道:“我记得,楼下的杂货铺里就有口罩卖的,而且和那个新买的口罩一模一样。要不要我们去问一下最近来买过口罩的人呢,中川姐姐。”

    目暮警部走了过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中川慧子小姐。”

    “没有了,那事情就是我干的。”承认罪行后,中川慧子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也轻松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凶残的事情?”目暮警部责问道。

    “为什么?”中川笑了一声,脸上却是一副凄惨的样子,“还不是因为那个狐狸精,抢走了我的男朋友不算,还抢走了我的工作,还当众地嘲笑我。我一定要报这个仇。”

    说到这里,她的脸极度地扭曲了起来。

    “你说的那个狐狸精是……”目暮警部问道。

    “就是第一个受害者,横田美惠。”中川颓丧地坐到了地上

    “那你在杀害了她之后,为什么又要连续伤害其他无辜的女子?”飘质问道。

    “因为,在杀了横田后,我心里的仇恨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了。只有在每一次杀人之后,我的心里才会感受到复仇后的轻松。”中川低下头,说道,“于是,我一次次地穿上那身黑色的衣服,走到大街上寻找猎物……”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消失了,而她本人也沉浸在了深深的自责中。但又能如何呢?罪行已经犯下了,一个个生命也已经消逝了。

    “杀人成瘾啊”,飘想道,“因为仇恨而杀戮,因为杀戮而成瘾,最终,她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人的心灵,总是有着光明和黑暗的两面,如果不注意控制,心中的魔鬼便会控制住身体,酿成一出出的悲剧。”

    “哎,小鬼,你躲到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搞什么恶作剧啊?”正在飘神游天外的时候,木下秀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房间,一眼就发现了躲在沙发后面的柯南。

    “啊,没有,我没有干什么。哈哈……”柯南一边摇着双手否认,一边干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但那样子反而更加让人怀疑了。

    “我记得上次在冲野洋子家里的时候,这个小鬼就躲到了毛利先生的椅子后面吧。”高木回忆道。

    “嗯。”目暮警部点头表示同意,“这小鬼看来很喜欢恶作剧啊,也不知道他家的大人是怎么教育他的。”

    “不用你多嘴。”柯南腹诽道。

    “你叫柯南,是不是?”此时,木下秀子看着柯南,问道。

    “是啊,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柯南疑惑地问道。

    “因为下面有位学长在找你哦。”木下秀子说道,“她可是我们空手道社的主将呢,而且获得过大赛的冠军,好棒哦。”

    “空手道社主将,大赛冠军……等等,你说的莫非是小兰姐姐?”柯南大惊失色。

    木下秀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看来某人要吃苦头了。”飘在一旁幸灾乐祸。

    ——————————————————————————————————————

    果然不出飘所料,在楼下找柯南的正是毛利兰。她此时正在为柯南等人擅自逃学的行为而火冒三丈,见柯南等人走出大楼,立刻把他们拉到一旁一顿狠批。在毛利兰疾风暴雨般的批评之下,柯南、步美、元太、光彦等四人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事情还没有完,因为这次逃学事件,柯南等四人被罚在教室外站了一个下午。而且,放学后,老师又给他们留了很多的作业,以示惩罚。

    飘也不轻松。

    案子了结后,她的肩膀再一次被目暮警部连拍数下,几乎肿了起来。这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以至于以后一见到目暮警部就躲得远远的。

    然而更令飘郁闷的是,那些像苍蝇一样闻风而来的记者们险些把她堵在了大楼里,若非小兰怒气爆发带着飘杀出重围,恐怕第二天“小学生名侦探”飘的照片就要上报了。她这才明白了,柯南为什么要央求她一起演双簧。这个家伙,实在太阴险了!

    ——————————————————————————————————————

    当天夜里,飘和柯南的卧室中,灯光一直亮着。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柯南仍然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喂,飘,我今天使用蝴蝶结变声器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小兰姐姐和其他人。”柯南正写着作业,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布幔的另一边,飘虽然侧身躺在被窝里,但也没有睡着,回应道:“为什么?那么好玩的东西,难道你要藏私吗?”

    柯南笑了笑,说道:“不是的,反正你就照我的话做就是了。至于具体原因,我以后会跟你讲清楚的。”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鬼。”飘嘟囔着。

    “这么说,你是答应喽。”柯南问道。

    “好吧。”飘说道,“不过有个条件,如果我以后有什么秘密被你知道了的话,你也要替我保密。否则,我就会把你的秘密说出来。”

    “一言为定。”柯南淡淡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案件发生的那天夜里,关键时刻出现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你一定有什么东西没有说。”

    “什么东西没有说啊?”正在这时,周围忽然响起了小兰的声音。柯南一惊,手中的铅笔差点掉到了地上。他跳下椅子,打开门向外看去,黑暗的办公室里,哪里有小兰的影子啊?

    这时候,布幔的另一端,传来了飘“吃吃”的笑声:“现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难道你会模仿别人的声音!”柯南惊道。

    “是啊,和你的蝴蝶结变声器是同样的功能。”飘说道,“我说柯南,你的那个小东西还真不错啊,哪里弄到的?”

    “阿笠博士给我做的。”柯南说道,“你是不是也想要一个类似这样的小东西?”

    “你是有条件的吧。”看来飘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是啊。”柯南说道,“你来帮我写作业吧,我明天就带你去见阿笠博士,怎么样?喂,飘。”

    他说了好几遍,可布幔那边却再也没有声音传过来,好象飘已经在一瞬间睡着了一样。

    “真是狡猾的家伙。”柯南心里想道。

最后编辑于:2013-09-08 22:42
分类: 杂货铺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