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1)——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Carol)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56 3 0
发表于:2013-09-09 22:1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一章:老伙计(一)

    “快看,好漂亮的面具啊!”

    “真的耶,是全部由黄金做成的面具,一定能换很多鳗鱼饭。”

    “就知道鳗鱼饭,这是古埃及的珍贵文物呢,具有极其重要的考古价值。”

    米花市博物馆内,步美、元太和光彦此时正聚在展台前,对一具黄金制成的面具争论不休,而在他们身后,飘和柯南则安静地观看着。

    “喂,柯南,那个面具是怎么回事啊,能给我讲讲么?”飘看了一会儿,低声对柯南说道。

    “咦,你不知道么?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柯南奇怪地看了飘一眼,说道,“那是古埃及法老图特卡蒙死后所戴的面具,前额部分装饰有鹰神和蛇神,象征上、下埃及,下面垂着的胡须,象征冥神奥里西斯。这件面具是世界上最精美的艺术品之一。”

    “那么,你说的那个图特卡蒙,一定很有钱了。”听到柯南的话,元太转过身来,说道。

    “是啊。”柯南点了点头,“当图特卡蒙的陵墓在1922年被发现后,人们从他的陵墓里清理出了数千件珍贵的工艺品和器物等,包括黄金、珠宝和各种雕象。”

    “哇,那简直是一个大宝藏啊。”步美的两只眼睛冒着星星。

    “不错不错,如果我们能发现一个这样的宝藏,就一定能够成为大富翁的。”元太憧憬道。

    “别做美梦了。”光彦在一旁泼凉水道,“宝藏哪里有那么好发现的。首先要有一份藏宝图,然后要解开藏宝图的谜语找到宝藏的位置,找到宝藏的位置后,还要注意各种机关陷阱。所以,要想通过找到宝藏而一夜致富,那只是人们的幻想罢了。”

    “光彦,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好不好。”

    “真是的,你这小子就会给别人泼凉水。”

    光彦的一句话浇灭了步美和元太的宝藏梦,两个人的情绪都低落了下来。

    看到这个情景,柯南忙在旁边打岔道:“好了好了,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没有发现的宝藏的,就看我们运气好不好了。”

    “就是就是,还是柯南知道的多,比你这书呆子强多了。”元太一听柯南的话,立刻重新精神了起来。

    “柯南,你好棒哦。”步美此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见两个小孩子变脸跟翻书一样快,飘摇了摇头,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小兰姐姐还在东京铁塔那里等着我们呢。”

    “是啊,”柯南看了看手表,“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黑下来了呢。我们赶快走吧。”

    于是五个小孩子一起走出了米花市博物馆。

    路上,步美和元太还是很兴奋。步美一边走一边对柯南说道:“柯南,如果我们有一张藏宝图的话,也一定会找到宝藏的。”

    “但愿如此吧。”柯南腹诽道。

    这时,一阵风吹过,将一张纸片吹落到了五人身边。元太把纸片拣了起来,发现上面净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

    “喂,你们看,这个是不是藏宝图?”元太挥舞着纸片,冲着大家喊道。

    “哪里有那么巧啊。”光彦凑了过来,看了看纸片,说道,“看这样子,不过是几个简单的图形罢了,肯定是哪个小孩子胡乱画的。”

    “你真罗嗦。”元太生气了,“跟你这书呆子说不清楚,我找柯南去。喂,柯南。”

    “什么事情啊?”柯南走了过来,问道。

    “你看这是什么?”元太把纸片交到了柯南手中。

    “看起来好象是小孩子随便画的图形。不过,”柯南托着下巴,认真地看着纸片,说道,“这些图形排列得如此整齐,又不像是小孩子随便画上去的,好象是在暗示着什么东西。”

    “是暗示宝藏的位置。”步美兴奋地说道。

    “对,对,这是一张藏宝图。”元太同样十分高兴。

    “柯南,这不会真的是一张藏宝图吧。”就连一向泼冷水的光彦也认真了起来,严肃地看着柯南。

    “应该不是吧,”柯南挠着头笑道,“哪里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啊?”

    “到底是不是啊?”步美疑惑地问道。

    “喂,不要含含糊糊的,快说。”元太着急地问道。

    “你说的是‘应该’两个字,那么就是说,也有是藏宝图的可能喽。”光彦向前走了一步,逼问道。

    “也许,也许是吧。”在三人的注视下,柯南只好给了个摸棱两可的答复。

    “好,我们去找宝藏吧。”元太大声说道,“从现在起,我们五个人就是少年侦探团,我来担任团长。”

    “好。”步美和光彦一致赞同。

    “我为什么要和这帮小鬼在一起啊。”柯南一拍额头,无奈地想道。

    “好,现在就去寻宝。出发!”少年侦探团的元太团长发出了命令。

    “是。”步美和光彦应了一声,便和元太一起,向前迈出了一步,但随即又不动了。

    “怎么了?”柯南奇怪地问道。

    “我们,我们该往哪里走啊?”步美说道。

    “是啊,是啊。”元太附和道。

    柯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我再看看藏宝图吧。”柯南说道。

    元太把藏宝图交给柯南,柯南看了半天,然后把纸片翻转过来,将画着图形的那一面冲着大家,指着最上面的图形说道:“你们看,这个图形像什么?”

    三个小脑袋一齐凑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藏宝图。

    “莫非是东京铁塔?”光彦看了一会儿,说道。

    柯南点了点头。

    “好,我们出发。”元太再次命令道。

    “好。”光彦和步美应和道。

    “等一下。”柯南阻止了他们,然后转头对站在一旁默然不语的飘说道,“飘,我们一起走吧。”

    “啊,”飘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说道,“你们去玩宝藏游戏吧,我要去逛街。”

    “真是个没趣的家伙。”元太有些不悦。

    “看她的样子,好象有什么心事啊。”光彦看着飘,说道。

    “别管这些了,我们还是快去找宝藏吧。”步美没有注意道飘的异常,急切地说道。

    步美的话得到了另外两个人的赞同,三人转身就向博物馆的大门外跑去,柯南急忙跟上。在跑出大门前,他回头看了飘一看,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

    待四个人跑远后,飘来到大门前。大门左边的石柱上,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有一个勺子形状的刻痕,在勺子的中间还有一个简易的蝴蝶形状图案。刚才在博物馆内,飘也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标志。

    “好熟悉啊……这到底是什么标记?”飘蹲了下来,抚摩着石柱上的标记,喃喃自语道。

    “哎,小姑娘,你认识这些标记吗?”正在飘苦思这些标记来源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飘抬起头来,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站在她的身边,正慈祥地看着她。

    “我不认识这个,老奶奶。”飘站了起来,礼貌地回答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标记的,刚才在博物馆里的时候,也看到了一个这样的标记呢。”

    “不止这边有,在那边还有好几个呢。”那个老奶奶说着,用手指了指正北的方向,然后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年轻人无聊了胡画乱刻,这种随意损坏公物的行为可真不好呢。”

    说着,她把头转向飘,说道:“小姑娘,你要记住,公物是大家的,不能随意损坏,知道么。不要学那些不上进的年轻人。”

    飘点了点头,乖巧地回答道:“我知道了,老奶奶。”

    “这就好,这就好。”老奶奶说着,拄着拐杖缓缓地走开了,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对了,我要去买什么东西来着?哎,人老了,记性也不行了……”

    “正北方向么?”等老奶奶走后,飘看了看她手指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看石柱上的标记,那标记的勺柄部分正指向上方。

    “如果把这个石柱的表面当作一张地图的话,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一般规则,这个标记的勺柄所指向的应该是正北方向。”想到这里,她有看了看博物馆,想道,“我记得博物馆里的那个标记,勺柄是向着右的。如果刚才的推论成立的话,也既指向东方,就是这个石柱的方向。莫非,这些勺柄所指的方向,就是下一个标记的位置?”

    为了验证这个判断,飘向北穿过街道,然后沿着正北的方向一面墙一面墙地找去。

    果然,在她找到第三面墙的时候,在一个不起眼的墙角,找到了第三个标记,勺柄指向也是正北方。

    “我的推断果然没有错啊。”飘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这又是什么,另一个藏宝游戏么?为什么我会对这些标记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莫非和我以前的记忆有某种关系?”

    想到此处,她再不迟疑,立刻着手寻找第四、五、六个标记,以便找出这标记中所蕴涵着的,自己失去的一部分记忆。

    一个个标记被找了出来,而飘也已经走出了很长的一段路了。渐渐的,她发觉周围的景物变得有些熟悉,好象是以前经常走过一样。于是,她便按照记忆中模模糊糊的路线,继续向前走去。

    ————————————————————————————————————

    穿过公园、医院、步行街,走过废弃的大桥,飘来到了一片居民区内。

    这片居民区里的都是一些60年代建造的老房子,最高的居民楼也只有五层而已。楼房的年代虽然久远,但造得还蛮结实,比近些年建造起来的某些华丽的高楼大厦牢靠多了。

    居民区里的居民大多是一些怀旧的老人,也有一些经济窘迫的大学生住在里面,给这个暮气沉沉的居民区增添了一丝活力。不过,他们大多群聚在那栋最高的五曾楼里,除了一个既年轻又古怪的家伙以外。

    飘现在就站在这个家伙的门前。她清楚地看到,在墙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里,也刻着一个,不,是四个勺子形状的标志,这些勺子的勺斗部分重叠,中间是一个蝴蝶形状的图案,而勺柄则向外散开,呈现出一个“十”字。

    “看来,目的地到了。”看到这个标志,飘舒了口气,随即踮起脚尖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大学生模样,国字脸,戴着黑边方框眼镜,额前留着刘海的人打开了房门。他在看到飘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蹲了下来,问道:“小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是看到那个找来的。”飘指了指墙角处的标记。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小孩子刻下的。”大学生面色古怪地否认道。忽然,他好象发现了什么似地,怔怔地看着飘的脸,表情也很奇异,好象非常喜悦,又似有些忧伤。

    “我说,不请我进去坐一坐么?”飘被大学生看得有些不自在,出声提醒道。

    “啊,抱歉。”大学生从发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忙站起身来把飘让进屋子里,“请进。”

    进入房间后,飘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四处打量着这个大学生的屋子。

    屋子很干净,不象一般单身男子的房间那样脏乱,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布置令飘感到很熟悉。

    “我说小朋友,你想喝点什么?”把飘带到客厅里后,大学生问道。

    “老样子。”飘淡淡地回答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习惯性地脱口而出。

    “老样子?”大学生一愣,随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工夫,大学生端着一个托盘回来了,并将托盘放在了飘身前的茶几上。托盘里放着一瓶伏特加酒、番茄汁、西芹、橙汁、冰块、一些调味品以及摇酒壶、盎司杯、吧勺、滤冰器等物品。

    看到大学生端上来的东西,飘愣了一下,头脑中的一些记忆逐渐苏醒。然后,她笑了笑,将伏特加倒进了摇酒壶中,然后又将番茄酱、橙汁以及一些调味品倒了进去,轻轻地摇了摇。之后,她将摇好的饮料倒入杯中,加入冰块、西芹,一杯鲜红的鸡尾酒就这样做成了。

    整个过程中,大学生都抱着双手站在一旁冷冷看着,直到鸡尾酒制成后他的脸色才有了一些改变。看着桌子上那杯鲜红的饮料,他的嘴里蹦出了几个字:

    “血腥玛丽。”

    飘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那杯血腥玛丽,轻轻地品尝了起来。

    “原来是你。”大学生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坐到了飘对面的沙发上,问道:“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不知道。”飘干脆地回答道。

    “不知道?”大学生非常诧异。

    飘指了指自己的头,说道:“我这里出了一点问题,以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今天也只是凭着记忆中的一点点线索找过来的。”

    “失忆了啊。”大学生摇了摇头,露出苦涩的笑容,说道,“你不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吧。”

    “确实如此。”飘也苦涩地笑了笑,“我已经不记得关于自己的事情了,现在的名字叫做秋叶飘。”

    “那你还记得我么?”大学生坐直了身体,严肃地问道。

    “和你在一起的一些事情,刚刚都已经回忆起来了,上官。”飘干脆地回答道,“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你的名字呢。”

    “难怪会这样呢。”大学生把头向后一仰,靠在了沙发的背上,说道,“你以前就一直上官上官地叫我,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我怀疑你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然后,他又坐直了身体,神情严肃地说道:“不过,从今天起你就要记住了,我的名字是上官飞鸿,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以后也不要再叫我‘上官’了,就叫我‘飞鸿’吧。”

    “好的,上官。”飘微笑着回答道。

    听到这话,上官飞鸿一个没坐稳,栽倒在了沙发上。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看到上官飞鸿吃瘪的样子,飘捂着嘴笑了一会儿,说道,“飞鸿,你能跟我说一下我以前的情况吗?”

    “好吧。”上官飞鸿看着飘,回忆道,“你以前就挺神秘的。所以,虽然我们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也只是知道,你原来的名字叫做宫本小百合,是米花高中的学生。你离开我的时候,大概已经是高中二年级了吧。”

    “宫本小百合。”飘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好象回忆起了什么东西,默默地不再说话。整个屋子陷入了沉寂之中。

    为了打破这沉寂的气氛,上官飞鸿说道,“你这次来,是想和你的老伙计见面的吧。”

    “老伙计?”飘疑惑地说道。

    “唉,你连他都忘了,他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呢。”上官故作伤心状,说道,“好了,我来带你去见他。”

    飘应了一声,站起身来,随着上官飞鸿走进了书房。她也很想见一见这位“老伙计”,也许在见了它后,能多找回一些自己的记忆也说不定。

    进入书房后,上官飞鸿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深红色的硬皮书来,然后走到书架前,将它插入一排红色硬皮书的空隙中,书架下方立刻响起了“喀啦、喀啦”的机关响声。待响声结束后,他抓住书架上的地球仪,将其向左旋转了半圈。立刻,整个书架便向左移开,露出了墙壁上的一道门。

    跟着上官飞鸿走入门中,飘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不小的实验室,有着各种简易实验设备,甚至还有几台简易的车床。

    “难道你要开工厂么?”飘看了看这间实验室,打趣地问道。

    “哪里是开工厂啊,只是做一些有趣的小玩意而已。”上官飞鸿说道。然后,他走到墙角的一个保险柜前,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交到飘的手里。

    “打开看看吧。”上官飞鸿说道。

    飘点了点头,打开盒盖,又将里面的油纸一层层地剥开,一把小巧的表面镀有白色珐琅的HKP7型手枪便露了出来。飘将其拿到手里,立刻,一种难以描述的熟悉感觉从手中传来。看来,这是她以前用常用的武器。另外,飘注意到,这把手枪的枪柄处刻有“Asecretmakesawomanwoman”的字样。

    “这就是你说的‘老伙计’?”飘把枪拿到手里,四处瞄了描,说道。

    “这是你以前对它的称呼。”上官飞鸿耸了耸肩。

    “不错,确实是我以前常用的武器。把它拿到手上,心里感到很塌实呢。”飘把枪在食指上转了两圈,微笑着说道。

    “不得不承认,你玩枪的动作很帅。”上官飞鸿说道,“不过,现在的你可只是一个小孩子哦,用这样的杀伤性武器可不好吧。”

    “说的也是呢。”听到他的话,飘点了点头,但脸上却难免地浮现起了一丝惆怅,“虽然HKP7型的后坐力很小,但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力量啊。”

    看到飘黯然的样子,上官飞鸿笑着说道:“不能随意使用‘老伙计’,很失落吧。不过没关系,我有一样东西,正好适合你。”

    说完,他走到保险柜前,又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交到了飘的手里。不过,这盒子从外表看,好象是装戒指的。

    “这是什么东西?”飘问道。

    “戒指形状的。这可是我花费了三天时间研究出来的东西呢。”上官飞鸿得意地说道。

    飘打开盒子,从里面捏出戒指形的来,看了看,说道:“能把做到这么小,你还真厉害呢。”

    “那当然。”上官飞鸿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飘的肯定。

    “不过,”飘把头转向上官飞鸿,说道,“你见过七岁的小女孩戴戒指的么?还有,这个戒指环这么大,根本套不住啊。”

    “这是为一位十七岁少女定做的,你当然用不了。不过,可以改动一下。”上官飞鸿说着,把戒指拿了过来,来到实验台前,准备对这个戒指进行改造。

    “那你忙吧,我先出去了。做好后叫我一声。”飘把手枪藏在衣袋里,和上官飞鸿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出了密门,回到客厅。

    一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飘的脸就“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拿起茶几上的血腥玛丽,一边饮着,一边寻思着:

    “这个家伙,居然把做成戒指的形状。难道他不知道送女孩子戒指代表什么意义吗?”

    她在这边胡思乱想着,而另一边,上官飞鸿很快地完成了戒指的改造工作。改造之后,戒指环的直径缩小了,而戒指表面的蓝宝石也换成了米老鼠的卡通图案。飘试了一下,戒指正好能够套在她的左手食指上。

    “不错啊。”飘点了点头,“特别是这个卡通图案,一定会被认为是玩具的,这样就不会被人怀疑了。喂,你怎么老看着我?”

    在飘试戒指的时候,上官飞鸿一直看着她的脸,这让飘感到很不自在。

    “你脸红了。”上官飞鸿淡淡地说道。

    飘大窘,忙解释道:“这是喝了酒的原因。哎,小孩子果然还是不应该喝酒的。”

    “是这个原因么?”上官飞鸿疑惑地问道。

    “就是这个原因。”飘慌乱地掩饰着。

    “哦,我知道了。”上官飞鸿点了点头,说道,“以后你再来的话,我会给你准备果汁饮料的。”

    见蒙混过关,飘不由得松了口气。

    “好了,天快黑了,你是留在我这里吃晚饭,还是回去?”上官飞鸿看了看窗外的落日余辉,说道。

    “我还是回去吧。”飘说道,“否则等我的人会着急的。”

    “好,那我就不送你了。”上官飞鸿点了点头,“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吧。”

    “当然,我又不是路痴。”飘说道。

    上官飞鸿笑了笑,目送着飘走到门口。

    打开门后,飘忽然转过身来,说道:“谢谢你。”

    “不客气。”上官飞鸿淡淡地笑道。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飘说道,“你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

    “如果说,你以前是我的女朋友,你相信不?”上官飞鸿饶有兴趣地看着飘,说道。

    “不信。”飘脸色一沉,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上官飞鸿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唉,脾气还是那么冲啊。”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