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3)——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35 2 0
发表于:2013-09-11 18:58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三章:逃亡(一)

    距离暗号地图事件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飘一直在研究“老伙计”枪柄上的那句话,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前天,毛利小五郎接到了朋友婚礼宴会的邀请,于是在这个休息日里,带着小兰、飘和柯南,坐上新干线,朝京都进发。

    “啊欠!”在飞驰的新干线上,戴着口罩的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她感冒了。在昨天少年侦探团的一次行动中,飘、柯南、步美、光彦和元太在雨中跟踪一个小偷长达四十多分钟。第二天早晨醒来,其他的孩子都安然无恙,只有飘开始吃起了感冒药。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感冒呢?”飘有些郁闷。

    “因为你的体质太差了。”柯南坐在她的对面,拿着盒饭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安慰下我呢。”飘有些不满。

    “安慰?”柯南很不以为然,“你生病了,就没办法捉弄人了,这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安慰。”

    “你这小子!”飘的脑袋上开始冒出青筋,但只一会儿,她就松懈了下去。看来,因为感冒,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喂,我说你们两个小鬼安静一点,不要吵到我。”只见毛利小五郎一手拿着电动剔须刀,一手拿着小镜子,对着柯南和飘吼道。

    “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朋友婚礼的当天,在新干线上刮胡子。”小兰坐在小五郎对面,不满地说道。

    “这都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毛利小五郎辩解道,“昨天我是和客户讨论事情,讨论得太晚了。所以今天早晨才会起不来的。”

    “说的那么好听,明明就是喝醉了酒,然后在玄关睡着了。”小兰一句话便戳破了小五郎的谎言。

    “呵呵,事实上是,叔叔睡在了街边,是我和柯南把他拖回家的。”飘暗暗想道,“也许,昨天的疲劳过度也是今天感冒的原因之一吧。”

    “哼。”被女儿揭穿了谎言,小五郎感到很没面子,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领带,一边转移话题道,“别忘了,是你说你想来,所以我才带你来的。”

    “因为,结婚典礼是在京都举行的。”小兰满脸憧憬。然后,她把脸转向旁边,说道:“飘,柯南,你们也很想去,对不对?”

    “嗯。”飘和柯南一齐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连这两个小鬼都要带出来。”小五郎不满地说道。要知道,在日本坐新干线比坐飞机都贵,虽然飘和柯南两个人只是小孩,但费用也不少呢,这让吝啬的小五郎着实心疼了一把。

    “那总不能把他们两个小孩子留在家里吧,何况飘还感冒了呢。”小兰说道,“上次的杀人狂事件,真的很让人担心呢,我再也不放心把飘和柯南单独留在家里了。”

    说到这里,小兰顿了顿,看着柯南的脚,说道:“啊,柯南,我刚刚才发现,你的鞋子是新的啊。”

    “是啊,这是阿笠博士送我的嘛。”柯南回答道。

    “又是阿笠博士送的啊。”飘心想,“上次的那个蝴蝶结是个发声器,这次的鞋又是什么作用呢?”

    受到鞋子的启发,飘想到了手上的戒指,把左手伸了出来,抚摩着手上的戒指,想道:“这个戒指型的还没有使用过呢,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正在这个时候,步美、元太、光彦等三人嬉笑吵闹着从另一节车厢跑了过来,然后一下子扑到小兰身后的座位上,闹腾了起来。

    “可是,怎么连这几个家伙也要一起带去?”小五郎被吵烦了,质问道。

    “这有什么关系。”小兰一边帮小五郎整理领带,一边说道,“我已经跟他们的父母拿了旅费了。”

    “真是的,最近的父母怎么搞的。”小五郎一边整了整被小兰系得过紧的领带,一边抱怨道,“这些家伙的父母真有问题,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

    听到这句话,柯南脸色一变,忙跳下座位,向车厢尽头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我去上一下厕所。”

    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跳下座位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飘的手肘。飘的右手一颤,手指不自觉地按了一下戒指旁边的微小凸起物,于是,一道白光从戒指中闪出,又迅速地没入了飘的右手腕。

    “糟糕,第一发麻醉针竟然给自己用上了。柯南这小子。”飘满脸怨气地抬起头,想寻找柯南的身影,却意外地发现,两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男子从车厢尽头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一个高而瘦,留着几乎拖到地面的金色头发,面容冷竣,甚至可以说是冷酷;一个矮而胖,戴着黑色的墨镜,提着黑色的手提箱亦步亦趋地跟着金发男子。

    “这两个人好象在哪里见过啊。”飘想着,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等到她想再看看那两个人的时候,一股不可抗拒的疲惫感猛地袭来。

    “麻醉剂起作用了。看来,得找上官飞鸿,给这个东西加个保险了。”刚想到这里,飘便失去了意识。

    ——————————————————————————————————————

    四周好黑,好冷……

    这便是飘恢复神智后的第一感觉。她朝四周看了看,这里好象是一个破旧的仓库,到处散乱地摆放着木制的大箱子。窗户被木条钉死了,但从木条中透入了“哗哗”的声音,飘知道,外面正下着瓢泼的大雨。

    自己怎么到这里来了,被绑架了吗?不会吧。飘想得有些头疼,习惯性地想揉一揉自己的太阳穴,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而双脚也被绳子缚住了。

    飘大惊,连忙拼命地扭动着身体,希望可以挣脱束缚,但绳子却越来越紧。无奈下,她只好停了下来,朝四处看了看,发现在仓库的一角有块巨大的、棱角锋利的岩石,便挪动着身体,像虫子一样一伸一曲地向那块石头挪动过去。

    “别白费力气了,我们逃不出去的。”正在飘挪动到了石头旁边,转过身去用力地在石头的棱角上磨着缚住双手的绳索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仓库的一个角落里传了过来。

    “谁!”飘一惊,立刻喝问道。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起,“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和你一起逃亡的同伴了吗,优子?”

    “优子?我叫秋叶飘啊,他是不是认错人了?”飘是这样想的,却并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仔细看着声音传过来的那个角落。渐渐地,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仓库的黑暗,看到在那个角落里面,有一个被同样束缚住的七岁男孩,此刻正侧着身子躺在干草堆上。

    “你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飘试探性地问道。

    “啊呀呀,看来你失忆了呢。”那个男孩带着同情的语气说道,“被‘活阎王’揍过的人,多少都会留下后遗症呢。只是没想到,他连女孩子都不放过。”

    “活阎王?后遗症?挨揍?”飘怔怔地想着,但第三个词汇却提醒了她,使得她立刻感觉到头上、脸上、身体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痛楚。

    飘勉强地冲着男孩笑了笑,但因为疼痛,这笑容看起来有点狰狞:“我好象真的不记得一些事情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挨揍,又被关到这里来?”

    男孩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同情:“因为我们逃跑了,却又被抓了回来,所以被关到了这个小黑屋里,还要饿三天饭。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同样逃跑,可为什么你好象没挨揍?”飘疑惑地问道。

    “那是因为,我没像你一样咬人。”男孩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笑意,好象又想到了两个大人被一给小女孩到处追咬的情景,“不过说实在的,我真的很佩服你的那股子疯狂,让人不寒而栗。”

    飘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一场景,更不明白自己是如何从飞驰的新干线上跑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那么……我们……当初为什么要逃跑呢?我们是落在谁的手里?”犹豫了一会儿,飘终于问出了这个有些愚蠢的问题。

    果然,这个问题问出后,那个角落里一片沉默。飘可以想象到,那个男孩现在一定在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

    “我们落在了坏人手里,而且是国际性的儿童绑架集团。如果不逃,等待我们的只有三条路。”男孩的声音相当的低沉,显然,这三条路并不另人愉快。

    “哪三条?”飘问道。

    “男孩,被训练成杀手、佣兵,在训练场和战场上流尽鲜血;女孩,被当作妓女培养,长大后被人玩弄。至于第三条……”男骇的声音停顿了下来。

    “第三条是什么?”

    在飘的追问下,男骇再次开口,说道:“那些无法驯服或者没有利用价值的孩子,则被当作猪一样养着,直到某个时候成为黑市上人体器官的提供者。”

    飘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残酷的事情。但无论怎样,从这个黑屋子里逃出去是永远摆在第一位的事情。于是,她默然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努力地磨起手上的绳子来。

    “我说过,别白费力气了。”男孩的声音再次响起,“这里不是日本,是意大利,他们的老巢。”

    “什么,意大利?”飘蒙了,自己怎么从日本一下子跑到意大利了?莫非自己昏睡了很长时间,又或者自己失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的记忆?嗯,这很有可能。于是,飘再次张口问道:

    “今天是几号了?”

    男孩显然没有料到飘会问这种问题,愣了一下后,说出了一个日期。

    听到这个日期后,飘的思维陷入了混乱之中,因为这个日期居然是十年前的。要么是这个小家伙弄错了日期上的数字,要么就是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虽然头脑有些混乱,但飘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来。不一会,她就将手腕处的绳子磨断了,然后,又解开了脚踝处的绳子,站了起来。

    但当她要走过去解开那个小男孩的绳子时,却被他摇头拒绝了。

    “我可不想被他们当作‘器官猪’来养。”这个男孩子坚定地说道,好象已经认同了自己的命运。

    “难道你想以后过那些刀头舔血的非人日子?”飘冷冷地看着他。

    “那也总比在漫长的时间里遭受虐待强些。”男孩子撇了撇嘴。

    飘站在他的身旁,静静地看着这个胆小鬼,心里满是怜悯和不屑。突然,她好象想到了什么,蹲了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池田义一。”男孩回答道。

    飘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脱下男孩子的袜子,卷成一团塞到了他的嘴里。

    看着男孩子拼命挣扎的身体和惊恐的眼神,飘淡淡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忽视有人告密的危险。你的名字我记下了,如果将来你和我都还活着,我会救你出来的。”

    说罢,她便将池田义一丢到了一边,自己跑到窗户前,透过木条间的空隙,察看着外面的情况。

    仓库外,夜色浓重,大雨如注,若非不远处的高墙上有个探照灯不停地扫来扫去,提供了一些光亮,她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观察了很久,她才能确定,这个仓库只是一个建筑群的一个角落,而这个建筑群外有着一道高墙围住。高墙的上方是铁丝网,不知道有没有通电,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岗楼,岗楼上安装有探照灯,无数道灯光不停地在这些建筑以及建筑旁的空地上扫来扫去。虽然防卫如此严密,但令飘欣慰的是,在高墙下方,一丛丛地生长着很多的灌木,足够隐藏她那瘦小的身体。

    那么,又该如何走出这个仓库呢?飘来到仓库的大门前,推了推,发现门已经从外面反锁了,根本推不动。而窗户上的木条虽然可以轻易损毁,但只要探照灯照射到窗户上,立刻就能发现有人从那里脱逃,这样就大大地缩减了飘逃跑的时间。

    飘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在仓库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开着一扇气窗。气窗的窗口虽然很小,但根据飘的推测,自己爬出去是完全可能的。只不过,这个气窗的位置太高了,距离地面足有三、四米,自己如何够到气窗都是个问题;就算是够到了,爬出去了,可又该如何落地呢?跳下去吗?那只会把自己摔伤,为逃跑行动增加无穷的困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飘开始在仓库里四处翻找起来,最后终于在池田义一躺着的草堆旁边,找到了一盘结实的绳索,其长度足以让自己从窗口滑到地面上。

    找到绳子后,飘开始搬动仓库里的大大小小的木箱子,将他们堆积到气窗的下面,最后终于够到了气窗的位置。然后,飘爬上了箱子,将绳索栓在了气窗旁边的一处突起物上,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收到手中,准备将其抛出窗户。

    正在此时,一道探照灯的光束扫了过来。飘的心头突现警兆,忙收好绳子,躲在了气窗后面。

    光束扫过去后,没有人发现仓库里的异动,飘终于松了口气。这个事情给了她一个提醒,那就是飘荡在气窗下面的绳子也会使自己的逃跑计划提前暴露。如果想要避免这个事情,一是要早光束扫过来前,用最短的时间滑到地面上;二是要在自己滑到地面上后,绳子能够自动缩回窗子里,不留一点痕迹。该怎么办呢?

    飘一边思考,一边扫视着仓库,想要找到一些合适的工具来。当目光扫到池田义一身上时,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跳下木箱堆,向着惊恐不已的池田走了过去……

    没过多久,飘就沿着绳索滑下了气窗,平安地落到了地面上。然后,她手一松,绳子便自动地缩回了气窗,不留一丝痕迹。然后,她按照预定的计划,快步跑到了高墙下,紧贴着墙根移动着身体。一旦发现动静,便立刻隐藏到茂密的灌木丛中。

    另一方面,在飘松手的瞬间,池田义一的身体便像个沙袋似地从高处坠落,重重地摔在了下面厚厚的干草堆中,摔得他直翻白眼。同时,那连接在他身上的绳子也被快速地扯回,最后乱糟糟地堆在了他的身体上面。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