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4)——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217 1 0
发表于:2013-09-13 21:1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四章:逃亡(二)

    雨停了,一身帆布斗篷的飘躲进了一条小巷里,长出了一口气。自从躲在汽车的后备箱里逃出那个牢笼后,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暂时的安全。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池田义一说的是对的,这里并不是日本,当地的人们都操持着一种听不懂的语言,也许那就是意大利语吧。在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连语言都不通的地方,她根本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存,更别说回到日本了。

    该怎么办呢?飘皱起了眉头,头脑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最终都因为无法实现而放弃了,那种无奈的感觉几乎快把她逼疯了。

    就在她快要当场暴走的时候,一些熟悉的词汇飘进了她的耳朵。

    “是日语!”飘精神一振,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了过去。

    转过一个墙角,她找到了说日语的人,是一男一女两个大人以及和他一样大的一个小男孩。这大概是一个三口之家吧。此刻,他们三个人正走在倪虹闪烁的大街上,一边欣赏着异国的夜景,一边闲聊着自己的见闻。

    “啊,优作,这次的旅行可真是太棒了!这里的人可真热情,意大利菜也很不错,我很喜欢火腿起司牛排呢。”那个女人一边走着,一边絮絮叨叨地说道。

    “是啊,有希子,这里的人很热情,这里的黑手党也很热情。”那个叫优作的男人不紧不慢地回了她一句,顿时给她泼上了一瓢凉水。

    那个叫有希子的女人一听,脸上顿时布满了寒霜:“我说优作,我们是来旅行的。你的脑袋里面不要总是装满那些刑事案件好不好?”

    优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的脑袋里面装满案件,而是我感觉到,这一路上,一直有什么人在跟踪我们。”

    “什么?”有希子一惊,忙回身看去。可她观察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我说优作,你是不是最近写小说太累了,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有希子抬手摸了摸优作的额头,心疼地说道。

    “不是。”见妻子不相信自己的话,优作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拉着妻子儿子向前走去。

    他们走远后,飘才从一条小巷子里探出头来,远远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那个叫优作的男人,眼神像针一样锐利,真可怕。”飘心里想着。

    远远地缀在他们的后面,飘来到了一家三星级酒店前,这是他们入住的地方。酒店门口的侍者笔直地站着,面带微笑,似乎大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恭敬服务的对象。但飘知道,如果有一个衣冠不整的人企图进入酒店的话,侍者脸上的微笑会马上变成寒霜,然后一脚踹在来人的上,将那个穷鬼重新踹回到大街上。

    看来,只好在门口等他们出来了。飘是这样想的。但他们出来了后,自己又该怎么做呢?是立刻跑上前去,把自己的遭遇跟他们说明,然后恳求他们带自己一起回日本去吗?只怕他们会把自己当作小骗子而赶走的吧。不过,既然有了机会,就是硬着头皮也要试一次。

    飘咬了咬牙,下了狠心。

    然而,等待了许久,也不见那一家三口出来。

    此时,旁边的一家饭店里传来了食物的香气,飘的肠胃立刻剧烈地痉挛了起来。她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这个念头一闪过,她立刻感到两腿发软,浑身发冷,几乎连路也走不动了。无奈之下,她只得扶着墙,缓缓地移动到了饭店的窗户旁边,看着里面的食客大快朵颐,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目光恋恋不舍地离开餐厅的窗户,飘缓缓地蹲下身体,坐在了墙角。怎么办?进去向老板讨要一些食物吗……算了吧,一定会被踢出来的。还是偷偷地到他们的厨房里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吧。

    飘紧了紧腰带,将沸腾的饥饿感稍稍压制了一下后,站了起来,走进了旁边的小巷子。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家饭店厨房的后门一定开在这个巷子里。

    拐了两个弯,她看见有个小门开着,一个穿着厨师衣服的胖子站在门口,这里果然是厨房的后门。不过,这个胖子厨师的手里好象拿着一篮子什么东西,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而且,在这个胖子厨师的周围,围了五六个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小孩子。他们此刻正围在厨师周围,睁大了一双双渴望的眼睛望着那个胖子,特别是他手中的篮子。

    难道是饭店在给流浪儿派发食物?想到此点,飘来了精神,快步朝那里走去。

    但还没等她走到那里,胖子已经把篮子放到了地上,然后走回了厨房。他一关上门,围在周围的流浪儿立刻一拥而上,扑向那个篮子。

    飘大急,立刻飞奔向篮子,加入了哄抢食物的行列。但她已经饿了两天,手脚发软,所以一次次地被那些流浪儿推出人群。当她的手伸到篮子里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一小块面包了。

    等到其他的流浪儿散开后,飘从怀里拿出了她藏着的那一小块面包,嗅了嗅。面包那大麦面粉的清香里面搀杂着一股轻微的酶味,看来是快过保质期的面包。

    不过,就是这快过保质期的小块面包也已经让她的胃酸翻腾不休了。飘一张口,一块面包就这样整个被塞进了嘴里。

    胡乱嚼了两下后,飘急急忙忙地吞咽着食物,却立刻被噎住了,想咽咽不下去,想吐吐不出来,那块面包就这样卡在了食道之中。更糟糕的是,飘发现自己的呼吸好象有些困难了。

    正在这危急时刻,飘忽然发现眼前有一杯清水,于是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地大口喝着水,终于将食物冲了下去。

    终于能够呼吸了,飘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抚了抚胸,这才抬起头来,发现给她这杯水的正是之前的那个胖子。此刻的他正笑眯眯地看着飘,脸上满是慈祥的神情。

    “谢谢你。”飘冲着胖子鞠了一躬表示感谢。但她的语言和动作却让胖子的脸上浮现出了怀疑的表情。毕竟,这里是意大利,日语在这里可是很陌生的。

    胖子伸出手来,拉下了飘斗篷的帽子,露出了她的真容:一个黑发黑眼的女孩子。看到这个,胖子厨师好象明白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他看着飘,眼睛里又出现了几分不忍的神采。最后,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象突然衰老了十年似地,转身蹒跚地走回了厨房,关上了门。

    飘被他丰富的面部表情弄糊涂了,不过,这一小块面包和一杯水总算暂时地解除了饥饿的威胁,飘还是很感激他的。再次向着那道后门鞠了一躬后,飘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到那家旅馆前等候那一家三口。

    还没等她走出多远,飘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以及一声声意大利语的呼喊。她回过头,发现不远处的大街上停着三辆黑色的老式福特汽车,六个身穿黑西装的高大男子陆续从车上下来,一边呼喊着,一边朝飘这边跑了过来。

    “追兵!”飘的心一凛,忙撒开腿,向小巷子的深处逃了过去。而她不知道的是,那伙追兵在见她逃进小巷后,纷纷减慢了速度,并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派两个人堵住小巷的出口后,另外四个人掏出手枪,向小巷的深处走了过去。

    而此刻,飘正站在一堵高墙下呼呼地喘着粗气,同时两眼惊恐地向四处张望。原来,她跑进的小巷是一条死胡同,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怎么办?怎么办?”飘焦急地敲打着周围的墙壁,希望有哪处墙壁能够突然倒塌或者出现一个机关门,能够让她逃出生天。但令她失望的是,每一堵墙敲上去都发出深沉、厚实的声音,表明那确实是一堵真实的墙壁。

    慌乱中,她四处乱走,忽然听到脚下的地面发出了一声特别的声响。低下头,飘发现,此刻踩在她脚下的,居然是一个下水道的井盖……

    当追兵来到死胡同的末端时,发现这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三面耸立着的高墙以及偶尔吹拂过的微风,好象在嘲笑着他们的无能。

    ——————————————————————————————————————

    那个下水道的网络是直通大海的,于是,顺着下水道前进的飘最终和那些臭水一起掉到了大海里。

    大海冲淡了飘身上的臭气,但也让她的浑身上下被海水浸透了,没有一处干爽的地方。虽然此时的太阳很毒辣,海风很温暖,但飘知道,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她一定会生病的,恐怕今夜就会是她的丧命之时。

    她找到了一处乱石堆,不远处就有一片茂密的芦苇丛。如果有人靠近的话,她可以飞快地钻进芦苇丛,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在芦苇丛中,飘脱下了身上了衣服,拧干了上面的大部分水分,然后将其平摊在乱石堆上,准备依靠太阳的能量将其烘干。然后,她又重新钻进了芦苇丛。刚才,她在芦苇丛里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鸟窝,里面有三个鸟蛋。如果她能够仔细查找一番的话,相信今后的几天内,她就不用为食物发愁了。

    忙活了两三个小时后,飘收集到了二十多个鸟蛋,并且还抓住了五个手掌大的螃蟹(七岁儿童的手掌),另外还在水边拣到了一条搁浅的鱼。将这些战利品装进一个硕大的鸟窝内,飘拉着鸟窝以及里面的食物,向芦苇丛外走去。

    来到芦苇丛外层的时候,飘突然蹲了下来。因为她发现,在离她晾晒衣服的地方不远处临海的一块大礁石上,坐着一位留着金色头发、戴着墨镜的女子。这名女子此刻正拿着鱼竿,全神贯注地钓鱼,对于不远处乱石堆上平摊着的几件衣服,好象根本没有看到似的。

    见此情景,飘心里存了几分侥幸,再加上对方女人的身份,于是她壮了壮胆子,蹑手蹑脚地从芦苇丛走了出来,向那几件衣服走了过去。

    好象听到了什么响动,那女人微微转了下头,看向了飘这边,顿时把飘吓得魂飞天外,马上隐身于一块石头后面。但那女人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好象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继续盯着水面上的鱼漂。

    见此情景,飘飞快地跑到乱石堆旁,抓起自己的衣服就跑回了芦苇丛。在芦苇丛中换好衣服后,她顾不上带走搜集到的食物,便急急忙忙地跑出了芦苇丛,准备逃离这个地方。毕竟,如果这个女人能够找到这里,那么抓她的那些人也可以找到这里。万一这个女人向追兵告密的话,那就更麻烦了。同样的错误,她可不想犯第二次。

    但当她刚走出芦苇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姑娘,你要到哪里去啊?”

    飘陡然停住脚步,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礁石上的那个女人,发现这个女人正盯着她,脸上还有几分戏谑的表情。原来,刚才的情景,这个女人早就发觉了。

    带着几分好奇、尴尬、不忿以及担忧,飘走向那个女人。待走到她跟前时,飘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说日语?”

    刚才的那个声音是用日语说的,而非这里四处可见的意大利语,但说日语的人却是一个金色头发的西方人,这不能不令飘感到分外疑惑。

    那个女人并没有站起来,也没有理会飘,而是将右手食指竖在嘴唇前,说道:“嘘,不要出声。Asecretmakesawomanwoman。”

    然后便继续盯着水面上的鱼漂,一动也不动了。

    她不动,飘也没有动。她并没有听懂那个女人的最后一句话,但那句话却让飘的好奇心更强了,仿佛这个女人的身上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似的。就这样,飘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一直到太阳坠落到海平面下为止。

    这期间,海面上的鱼漂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似乎这里的鱼对金发女子的鱼饵不感兴趣似的。太阳落山后,女子依然一无所获,只好悻悻地收起了鱼线。在她收起鱼线的最后一刻,飘瞥到,在那个鱼钩上,根本没有鱼饵!

    收好鱼线后,女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身看着飘,问道:“你为什么没有逃走?”

    “恐怕无论我逃到哪里,你都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吧。你一见到我就说日语,而且是在意大利这个地方,我只能认为你是冲着我来的。”飘回答道。

    那女子笑了笑,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飘则再次问道:“你是谁?”

    “我么?”女子笑了笑,说道,“一个花了大笔钱买下你的人。”

    飘沉默了。她猜的没错,自己的行踪早就在那些人贩子的掌握之中。若非这个女子买下自己,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回到那个牢笼,接受更加残酷的惩罚,甚至早已被处决了。

    想到此处,飘抬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要买下我?”

    “因为……”女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抬起头,望向远处的海面。那里,一艘轮船正鸣着汽笛,向港口驶去……

    ———————————————————————————————————————

    “咚”,一个巨大的响声在飘的耳边炸开,吓得她猛地睁开双眼。她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并没有坐在开往美国的轮船中,而是坐在新干线的列车里,旁边是被巨响惊得站了起来的小兰以及毛利小五郎,还有被惊呆了的步美、元太和光彦。飘晃了晃脑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所经历的,是一个梦,只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一点。

    望着左右惊慌失措的乘客们,飘转过头来看着小兰,问道:“兰姐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啊,可能,可能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吧。”小兰也很紧张,但在孩子们面前依然努力表现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喂,你们几个老实地坐在这里,我过去看看。”说着,毛利小五郎站起身来,向着事发的地点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爆炸呢。”飘攥紧了衣角,胡思乱想着,眼前却总是浮现出戴着黑色礼帽,穿着黑色风衣的两个男人的身影。他们两个的面孔,飘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会不会是他们两个干的呢?

    “好可怕啊。”

    “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下子可没心情玩了。”

    “是啊。啊,柯南呢,你们有谁看见柯南了?”

    耳边传来了步美等三人小声议论的声音,飘心想:“是啊,没有看到柯南呢。他该不会也和这起爆炸有什么关联吧。”

    正在这时,飘发现,柯南从发生事件的那节车厢走了过来。

    柯南回到座位上后,小兰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五个小孩子说道:“我现在要去爸爸那边,你们五个坐好了,不要四处乱跑哦。”

    “好。”五个小孩子同声应道。

    小兰这才放下心来,向发生事情的车厢走去。

    待小兰走远后,柯南才发现,飘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

    “你想知道这场爆炸是怎么回事?”柯南问道。

    飘点了点头。

    “是两个黑衣人干的。”柯南拿下眼镜来,擦了擦,说道,“他们和一个女人进行了交易,然后将装有炸弹的手提箱交给那个女人。并且计划好了在那个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引爆炸弹,炸死那个女人,同时炸毁手提箱和这列新干线。幸好,被我发现了。”

    “那两个黑衣人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一个又高又瘦,留着金黄色的长发;而另一个又矮又胖,戴着黑色的墨镜?”飘问道。

    “是的。你怎么这么清楚,莫非你看见他们了?”柯南问道。

    “嗯,看了他们一眼,觉得有些不对劲。”飘说道,“你有没有查到他们的身份?”

    柯南摇了摇头,说道:“我只听到了他们的代号,是琴、沃克。”

    “琴、沃克。”飘反复念叨着这两个代号,头脑中却仍然是梦中那个金发女子的面容。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飘突然想起了梦中的那个金发女子所说的话,这不正是铭刻在“老伙计”枪柄上的那一句么。莫非,刚才的那一系列情节,并非是凭空的梦境,而是十年前的回忆?

最后编辑于:2013-09-13 21:14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1)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