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5)——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Carol)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361 3 0
发表于:2013-09-13 21:17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五章:探病

    “啊,总算活着回来了,真是不容易啊。”毛利小五郎一进家门,便非常没有形象地瘫倒在了沙发上,一只脚搭在了沙发靠背上,而另一只脚则搭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爸爸,你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有小孩子在这里啊。”牵着柯南的手进入家门后,看到小五郎一副松松垮垮的样子,小兰不满地说道。

    “这次旅行经历了这么多倒霉的事情,我放松一下还不行吗?列车炸弹,结婚典礼迟到,钱包被偷……好不容易回来了,那小丫头的病情又加重了,这真是一趟不幸的旅程啊。”听了小兰的话后,毛利小五郎不但仍旧以不雅的姿势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而且还不断地发泄着对这次旅行的抱怨。

    “还说呢,要不是你马虎大意弄丢了钱包,我们怎么会在街上露宿一夜?害得飘的病情都加重了。”一提起这次旅行来,小兰对毛利小五郎更加不满了。

    “那怎么能怪我,要怪也该怪那该死的小偷。”毛利小五郎辩解道。

    “哪里是小偷偷的,根本就是你买东西的时候把钱包放错了地方。要不是柯南帮着我们把钱包找回来,我们现在还得在京都的大街上流浪呢。”说道这里,小兰的眼圈有些泛红了,“我们流浪倒是小事,飘可就要吃大苦头了,说不定会病死的。”

    “怎么又要哭了?那丫头已经进了医院了,不会有事的。放松,放松啦。”毛利小五郎没心没肺地说道。

    “要放松你就放松吧,我和柯南要去医院看飘了。”看着无可救药的父亲,小兰哼了一声,放下旅行包后,便领着柯南转身走出了家门。

    “等等,你走了,我的晚饭怎么办?”见女儿离开,小五郎立刻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走到门口,对小兰喊道。

    “你自己做吧。”小兰头也不回,气呼呼地丢下一句话,便和柯南进入了出租车,扬长而去。

    “她怎么又生气了?我说错了什么话了么?”看着视线中越来越小的出租车,毛利小五郎郁闷地想道。

    ————————————————————————————————————

    出租车里,小兰神色黯然地坐在后排的座位上,一动也不动。柯南坐在她身边,见她这个样子,安慰道:“小兰姐姐,不要担心啦,飘不会有事情的,她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这个医生已经说过了。”小兰说道,“我是在想,飘太可怜了。这么小就离开了爸爸妈妈,又被冲进了洪水里失去了记忆,现在又病成了这个样子。她的命真是太苦了。”

    “小兰姐姐,”柯南摇了摇小兰的胳膊,说道,“我们现在都是她的亲人呢,她一定不会感到寂寞的。”

    “你说的对,柯南。”小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现在都是她的亲人,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是不是?”

    柯南笑着点了点头。

    ——————————————————————————————————————

    医院的病房里,飘安静地熟睡着,左手伸在被子外面,手背上连接着输液器的导管,药液正一滴滴地滴落。

    病房外,小兰通过窗户看了一会儿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飘,转过头来,问身旁的医生:“医生,飘的病情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退烧了,各方面情况都很稳定,距离康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旁边站着的医生上户川政目不转睛地看着病房内的飘,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就太谢谢您了,上户医生。多亏您的医术高超,这才能使飘脱离危险。”小兰看着上户川政,感激地说道。

    “不,先别谢的太早。”上户川政转这时才过身来,看着小兰,说道,“在给这孩子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我发现这孩子的一些指标有些奇怪,她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某些异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高烧的原因。”

    “异变!”小兰一惊,下意识地掩住了嘴。

    “别紧张,小姐。”上户川政说道,“这些异变未必是坏事。比如说,她的神经系统和脑部器官,已经发育到了高中生水平,并且还在不断地发育着。如果光看她的脑部和神经系统,我真要怀疑她是一个高中生假扮的。”

    “怎么会这样呢?”小兰担忧地说道,“她虽然比别的孩子要聪明一些,但也不会这么夸张啊。医生,您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的。”上户川政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当初看到结果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重新检查了三遍以后,仍然是这个结果。”

    听到这话后,小兰低着头,紧紧地攥着衣角,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

    “小兰姐姐。”柯南在小兰身旁,拉了拉她的胳膊,说道,“也许是因为飘太聪明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也许是这样吧。”小兰点了点头,说道,“但我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哦?”柯南有些疑惑。

    小兰拄着下巴,一副思考者的模样,说道:“我想,同样是很聪明的人,新一的大脑是不是也是发育异常的。”

    “呃……”听到这话,柯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上户川政微笑着看着她们两个,继续说道:“在这个病人身上,还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不知道她以前是否有这种情况。”

    “奇怪的事情?是什么,医生?”小兰颇有些紧张地问道。

    “那是在她刚进入医院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上户川政想了想,说道,“有段时间因为人手紧张,所以没有医护人员在她身边照看。等护士到她那里换药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输液用的针头也被拔出扔到了一边;更另人惊诧的是,病人当时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一条条的碎布了,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一条条的……碎布?啊,该不会是……恋童癖!”小兰大惊失色。

    “不是那样的。”上户医生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给病人做了检查,并没有发现遭受猥亵或者强奸的痕迹,只是在她的全身皮肤上有一道道的勒痕,很可能是在她撕扯衣服的时候被破碎的衣服勒的。我想问一下,她平时睡觉的时候是否有撕扯自己衣服的习惯?”

    “她没有这种习惯啊。”小兰否认道,“不信你可以问一问柯南。他一直和飘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应该对她更熟悉一些。”

    上户医生把头转向柯南,却发现他此时正皱着眉头,盯着病房的大门,好象在思考什么问题。

    “小朋友,那个叫‘飘’的女孩平时有没有撕扯自己衣服或者其他布料的习惯?”上户医生打断了柯南的思考,问道。

    “没有。”柯南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上户医生,飘那件被撕碎的衣服在哪里?”

    “就在她床下的纸箱里。这件衣服本来就是准备还给你们的。”上户川政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柯南就一把推开了病房的大门,跑进了飘的病房里。

    “柯南!”小兰刚喊了两个字,便察觉到了不妥,打开病房的门,冲着柯南小声喊道,“你快出来,别把飘吵醒了。”

    “等一下。”柯南说着,便钻进了飘的床下。

    无奈之下,小兰只得重新把病房的门关好,转身与上户医生聊了起来:“医生,有没有人看到,那段时间里,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户川政摇了摇头,说道:“这间病房虽然有三张床位,但一直都只有这个女孩一个病人。而且病房的位置偏僻,平时也没有什么人经过。这里又不是特护病房,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要知道确切的情况,你只有等那个女孩醒了以后亲自去问她了。”

    小兰黯然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开了,柯南走了出来。小兰一把将柯南拉到身边,批评道:“柯南,以后不准随便乱跑,知道了么?”

    “我知道了,小兰姐姐。”柯南挠着头,笑嘻嘻地应道。

    小兰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这只不过是柯南敷衍的话语罢了,一逮到机会,这个混小子一定会跑得没影的,就像新一小时候一样。

    “等等,新一!”小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转过头来看着柯南,发现他的相貌和工藤新一竟有着六七成的相似,若非那副他从不离身的眼镜,竟然和新一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难道新一变成小孩子了?傻瓜,这又不是科幻电影,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呢?我一定是思虑过度了。”小兰紧盯着柯南,心里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柯南被小兰瞧得心里发毛,忙笑着说道:“小兰姐姐,既然飘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呢?”

    “不,柯南,你先回去吧,我今天要留在这里照看飘。”小兰摇了摇头,说道。

    “可是,你明天还要上课的啊。”柯南说道。

    “没办法,只能请假了。飘出了那种事情,现在身边离不了人呢。”小兰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看到小兰坚定的神色,柯南只得和小兰告别。

    小兰微笑着点了下头,说道:“嗯,路上要小心哦。”

    ———————————————————————————————————————

    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柯南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陷入了沉思之中:

    “高中生一样的大脑和神经系统,破碎的衣服,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很奇妙呢。

    飘会不会和我一样,因为某种原因而从高中生变成了小孩子,但却保留了原来的头脑和知识?很有可能。如果是我去医院做检查的话,恐怕也会得出和飘类似的检测结果吧。看来以后还是少去医院的好,很容易暴露身份,或者被人当作怪物的。

    再就是那件衣服了。破裂处的痕迹是不规则的较短的裂纹,而非撕碎布料时常见的狭长裂口。换句话说,那件衣服不像是被撕碎的,倒像是被撑裂的。如果这个推论正确的话,那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结果,莫非飘在短时间内变成大人了?

    等等,如果飘原来真的是高中生,而且是因为和我一样的原因而变成小孩子的话,那这瞬间的长大说明了什么?对,解开那种毒药的效力,从而恢复原来的身体状态是可能的了。

    呵呵,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阿笠博士,要他找到彻底恢复我原来身体的方法。当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搜集飘的资料,弄清楚她短暂恢复身体的原因。

    ……”

    正在柯南皱着眉头思考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搭上的他的肩膀,将他从思考中惊醒过来。柯南抬头一看,竟然是公共汽车的司机。

    “小朋友,你在想什么呢?汽车已经到了总站了,你该下车回家了。”司机和颜悦色地说道。

    “已经到总站了?糟糕,光顾着思考问题,忘记了时间,坐过站了。”想到这点,柯南飞快地跑下这辆公共汽车,跑到另一辆回程的公共汽车上去了。

    ———————————————————————————————————————

    天刚刚黑下来,病房里已经亮起了灯。飘的额头虽然已经不再滚烫,但却依然沉睡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看着熟睡中的飘那微微皱着眉头的样子,小兰叹了口气,拿起旁边不知谁遗落的一份报纸,看了起来,借以打发那无聊的时光。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小兰回过头来,看见柯南背着一个小书包,同时手里提着一个大书包,走进了病房。

    “柯南,你怎么来了?”小兰问道。

    “小兰姐姐,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吧,我已经帮你把书包拿来了。”柯南一边回答,一边把那个大书包放在旁边的病床上,同时解下自己的小书包。

    “谢谢你了,柯南。”小兰笑着说道,“不过,你怎么把自己的书包也拿来了?”

    “叔叔又跑去喝酒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就过来了。”柯南回答道。

    “哦,我知道了。”小兰微笑着抚摩着柯南的头,说道,“原来我们的柯南也有怕黑的时候啊。”

    “哪里有啊,我又不是女孩子,怎么会怕黑呢?”柯南不满地拨开小兰的手,说道。

    “是吗?”小兰坐直了身体,静静地看着柯南,一直到他快要忍受不住那灼灼的目光时,这才说道,“你知道吗,柯南。你刚才那倔强的样子,和新一小的时候好像啊。差点让我产生错觉,以为回到了小的时候呢。”

    听到小兰的话,柯南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然后挠着头,尴尬地笑道:“怎么可能像呢,新一哥哥是高中生,而我只是小学生啦。”

    “说的也是呢。”小兰笑着说道,但看向柯南的眼神却没有丝毫改变。

    见此情形,柯南的冷汗流了下来,说道:“那么,小兰姐姐,你渴不渴啊?我去给你买饮料去吧。”

    说完,他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跑出了病房的门。

    来到病房外,再也看不到小兰的目光,柯南这才停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本来想来找出飘的秘密的,自己的秘密却差点让小兰揭穿了,真可笑啊。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想了一会儿,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柯南摇了摇头,索性不去想它了。转身沿着长廊走了过去——不是出去买饮料,而是去值班室找上户川政医生,他今天在医院值班。

    ……

    值班室的门开着,上户川政坐在办公桌前,正认真地研究着手中的一份份病历,直到柯南的声音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上户医生,你在看什么?”

    “啊,是柯南啊。我这是看病人的病历呢。”上户川政将手中的病历放到了桌子上,转过身来,对柯南说道,“你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又跑到医院来了?”

    “小兰姐姐一个人呆在这里,我不放心,所以过来陪她。”柯南充分吸取了方才的教训,回答的时候调整了自己的言语。

    “是这样啊,你还真是个小男子汉呢。”上户川政拍了拍柯南的肩膀。他虽然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话语里却仍然充满了赞许与鼓励。

    “那么,医生,我能不能看一下这些病历?”柯南踮起脚尖,看着桌子上一叠叠的病历,问道。

    “这可不行哦,柯南。这些可都是病人的秘密,没有他们的允许,我是不能拿给你看的。”上户川政一口否决了柯南的要求。

    “那我看看飘的病历总可以了吧。”柯南退而求其次。

    “这个嘛……”上户川政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不过,就在这里看,不要拿着到处乱跑哦。”

    “嗯。”柯南点了点头,接过上户川政递过来的飘的病历,然后坐在一张椅子上,翻看了起来。

    ……

    “‘高烧41.2℃’。哦,情况这么危险啊,能活下来真不容易呢。

    ‘神智不清,常有梦呓’。当然了,无论是谁,发这么高的烧,都不可能神智清醒的。

    ‘检查结果,大脑与神经系统发育异常,呈早熟状态’。如果是我被检查的话,大概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来吧。

    ‘病人在病中有撕扯衣服的现象,曾将自己的衣服扯碎’。这衣服应该是撑破的,而非扯碎的。

    ‘病人在昏迷期间,曾经误服医用酒精’。这……”

    面对着飘病历上的最后一条记录,柯南眉头紧皱。这一条从来没有听到医生提起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上户川政的声音,把柯南吓了一跳:“小朋友,你能看得懂这个病历么?”

    “有些能懂,有些就不懂了。”柯南挠着头,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将病历递到了上户川政面前,指着最后一条,问道:“医生,这个是怎么回事?”

    “哦,你说这件事啊。”上户川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那是病人刚送到医院没多久的事情了。护士们在用25%的医用酒精给病人擦拭身体退热的时候,她突然醒了过来。也许是太口渴的原因吧,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她抓起托盘里的医用酒精就喝下去了。虽然当时就吐出了大部分,但仍然有一部分医用酒精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那,飘不会有事吧。”柯南紧张地问道。

    “我们当时做了催吐工作,然后让她服用了大量的温开水,当时就没事了。所以也没有跟你们说起。”上户川政说道。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了,上户医生。”柯南将病历交还给上户川政,和他道别后,就走出了值班室,在自动售卖机上买了两瓶饮料后,便向飘的病房走去。

    “资料得到了。”柯南一边走,一边想着,“只是不知道,让飘变身的原因,是重感冒,还是酒精?”

    ……

    当天晚上,小兰和柯南就睡在病房里的另外两张空着的病床上。因为疲惫,小兰一上床就睡着了,而柯南则在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翻来覆去地总也闭不上眼睛。

    “从一开始,飘就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呢。不论是那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与老练,还是超越了小学阶段的文化知识,甚至是她的观察力与推理能力,也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够拥有的。如果再结合这次她在病重期间所发生的奇怪事情,莫非她的真实身份也是个高中生?应该不是这样的。在懂事长千金绑架案中,在与歹徒搏斗的时候,她显示出了高超的格斗技巧以及丰富的临敌经验。在杀人狂案件中,她在紧急时刻吓退歹徒的急智以及当时所使用的变声技术,这些都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所能够具备的。另外,在去京都的新干线上,炸弹事件发生后,她对琴和沃克的事情显得非常的在意,难道她以前接触过他们两个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失忆前究竟是什么身份……”

    突然,一个轻微的声音打断了柯南的思考。虽然声音很小,但在这寂静的病房里,却显得非常清晰: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柯南一惊,坐起身来,左右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影。正在疑惑的时候,声音再次响起,这下柯南看清楚了,是熟睡中的飘在微微翕动着嘴唇:

    “秀子,你一定要冷静啊。实在不行,可以找隔壁的那个工藤新一解决问题。……”

    “原来,这就是病历中所说的‘梦呓’啊。”柯南冷笑着,想道,“‘秀子’是谁?‘隔壁的工藤新一’,感情还和我以前的身份有关呢。莫非是隔壁二年A班的木下秀子?看来,要解开这丫头的身份之迷,线索已经出现了。”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