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侦探柯南之飘(17)——原著铅笔君

春日慧光 (●0●慧光小法师)
学习委员|火眼金睛|年度最6责编
路人甲
417 2 0
发表于:2013-09-23 09:16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每日一章转载同人文《名侦探柯南之飘》~~~

原著作者:铅笔君(百度贴吧ID为Death|铅笔君)



第一卷:神秘的女孩 第十七章:他/她是谁?(二)

    路旁的一家西餐店里,小兰、木下秀子、飘和柯南坐在一张桌子两边,正享受着服务员送上来的甜点。当然,这次是木下秀子请客的。

    她虽然很心疼自己的钱包,但当时为了摆脱周围众人的窃窃私语,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说起来,这也怪飘这个丫头当时的多嘴。于是,在呵了一口冰镇橙汁后,秀子转过身来,对着坐在旁边的飘说道:“飘,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好吗?”

    “为什么啊?”飘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奇怪地问道。

    “因为,因为,反正你不要说出去就是啦。”秀子“因为”了好久,却最终没有把原因说出来,而是直接蛮横地提出了要求。

    小兰看着秀子的神情,好象明白了什么,于是打发飘和柯南去旁边的杂货店买东西,等到只剩下她和秀子两个人的时候,才张口说道:“秀子,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吗?能告诉我吗?”

    木下秀子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虽然在队里面只是普通的队员,但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一般的歹徒还真没放在我眼里。可是那天晚上,面对那个黑衣人,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杀人狂事件。于是,身体立刻就不听使唤了。若不是后来的那个男人的声音,恐怕我已经死掉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小兰微微一笑,说道,“毕竟你是女生嘛,总会有怕的东西,这没什么可丢人的。我也很怕妖魔鬼怪这一类东西的,如果有坏人戴着妖怪的面具出现在我面前,虽然我能打得过他,但恐怕也会吓得动弹不了呢。”

    “我不是担心这个!”木下秀子使劲地甩了甩头,说道,“是因为我当时骗了飘,所以才会怕她把当时的情形跟别人说。”

    “哦?”小兰疑惑道。

    木下秀子深深地低下头,用几乎像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我当时对飘说,坏人是被我打跑的,而且还说,自己是空手道社的王牌。如果她把这些都说出去的话,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是这样啊。”小兰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说道,“那你就应该把真相跟飘说清楚啊,请求她的原谅,并请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木下秀子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她会原谅我吗?”

    “没问题,我不会怪秀子姐姐的。”这个时候,飘和柯南刚好回到了桌子旁边。听到两人的对话,飘突然出声,把木下秀子和小兰吓了一跳。

    “‘秀子’——‘秀子姐姐’。呵,有趣。”这时,飘身后的柯南眼睛一亮,好象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微微地露出一丝微笑。

    “你们不是买薯片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兰有些诧异,问道。

    “因为这家西餐厅里就有卖薯片的啊。”说着,飘笑嘻嘻地拿出了两筒薯片,递给小兰和木下秀子。

    而柯南则坐到小兰身旁,对木下秀子说道:“秀子姐姐,你看起来和飘很要好的嘛。”

    “嗯。”木下秀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因为我们可是在杀人狂事件中一起患过难的嘛,感情自然不一般了。”

    事实上,她却是因为获得了飘的原谅,所以才格外兴奋,对飘也显得格外的亲切。

    “那么,秀子姐姐,你还有更要好的朋友吗?”柯南继续问道。

    听到这话,木下秀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说道:“本来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的,可是她已经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柯南!”小兰看到秀子的脸色,知道柯南的话触到她的痛处了,忙开口阻止。

    “没关系的,兰。这件事情已经憋在心里好久了,现在说出来,舒服多了。”木下秀子笑着回应了小兰的好意。

    “她叫什么名字啊?”柯南继续问道。

    “宫本小百合,是学校有名的校花,还上过报纸呢。兰,你还记得她吧,在那次龙本大酒店的舞会上。”木下秀子说道。

    当她提到“宫本小百合”这个名字的时候,飘的眉毛微微地动了一下,马上被一直注意着她的柯南发觉了。

    “嗯。”小兰点了点头,说道,“那次,还是她最后把怪盗基德给逼走了呢。当时,她好象是和一个大学生一起来的啊,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呢。”

    “是上官飞鸿,那个天才的大学生发明家。”木下秀子渐渐地进入了八卦的状态,“他把那张请柬交给飘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呢。后来我问起她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还慌慌张张地掩饰。呵呵,她当时那张红扑扑的脸蛋真的好可爱啊。”

    “哎,是吗?他们两个会不会是好朋友啊?我可听说,小百合可是从流氓手下救出了那个大学生呢。”小兰也起了兴致,和秀子闲聊起来。

    “呵呵,照我看啊,他们可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哦,只是他们不肯承认罢了……”

    ……

    听着两个年轻女孩的八卦,柯南的眼睛里渐渐升起了一丝狂热:“宫本小百合的失踪、飘的出现、龙本大酒店的舞会、上官飞鸿,已经搜集到不少的线索了,只要顺着这些线索调查下去,一定能够知道飘的真实身份。”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飘,却发现此时的飘正神情恍惚地望着窗外,眼神里有一丝哀愁,也有一丝的眷恋……

    “秀子姐姐,既然那个宫本姐姐是校花,那么你有没有她的照片啊?”柯南再次张口提问,将另外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但令柯南奇怪的是,在飘的眼神里,似乎有着一种异样的东西。

    “你要她的照片做什么?”小兰奇怪地问道。

    “看看嘛。”柯南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飘看了看柯南的样子,不屑一顾地说道:“切,小色狼。”

    木下秀子想了一会儿,为难地说道:“这个好象有些难办呢。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在我们相处的一年时间里,并没有一起照过相啊。我手上并没有她的相片。”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呢?”小兰诧异道,“难道你们去公园或者游乐场玩的时候不照相吗?再说了,像春游秋游那样的集体活动里也应该有大家的合影吧。”

    “没有的。”秀子摇了摇头,说道,“小百合这个人很怪的,她很少出去玩,更是从来没有参加过集体活动,即使出去玩的时候也是从来不照相的。所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恐怕只有她的家里以及学校的学生档案上面才有她的照片了。”

    “那么,秀子姐姐,你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吗?”柯南继续问道,只是这次,他的声音有些急切。

    “柯南,你打听人家的住址干什么?小百合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你就算去拜访也不会有人接待的。”小兰在一旁说道。

    “去了也没用的。”木下秀子淡淡地说道,“就在她失踪后不久,她的家就因为电线短路发生了火灾而全部烧毁,现在那里再也找不到她曾经生活过的痕迹了。”

    “什么!”柯南一惊,隐约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想了一会儿,微微地笑了,说道:“我想,小百合在学校的档案也一定不见了吧。”

    “应该叫小百合姐姐。”小兰立刻纠正他,然后说道,“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啊。就在几周前,我们学校发生了盗窃案,装学生档案的箱子被窃贼拿走装赃物,很多学生的档案因此而损毁或失踪了,只能重新制作档案了。这个案子可是新一亲自破解的呢。”

    说到这里,小兰脸上出现了自豪的光芒,仿佛当时破案的是她自己一样。

    “想不到我也有失误的时候呢,这哪里是普通的盗窃案啊,如果我猜的没错,这起案件的真正目的是毁灭或带走宫本小百合的档案。”柯南想道,“干净、彻底,不留丝毫的痕迹,很高明的犯罪手法啊。再加上宫本小百合从不和别人合影这一事实来看,高中生的身份恐怕只是一个伪装而已,她的真实身份应该是某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之一。”

    想到这里,柯南懊丧地抓了抓头发:“哎,越来越复杂了,所有的线索也全都断掉了。等等,还有一个线索——上官飞鸿。”

    而另一边,看着柯南低头沉思的模样,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

    晚上,毛利小五郎坐在办公桌前收看冲野洋子的演唱会,而飘和小兰则在厨房里做饭,趁此机会,柯南悄悄地溜下了楼,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公共电话亭里。

    “喂,博士,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对着电话机,柯南说道。

    “好啊,新一,你要查什么人的资料?”电话里传出了阿笠博士的声音。

    “一个被称为天才发明家的大学生,名字叫做上官飞鸿。等下次我到你家去的时候,你再把资料给我。”柯南谨慎地看着电话亭两边,说道。

    “好的,新一。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电话里,阿笠博士关切地问道。

    “还好啦。那么,博士,我挂电话了。”还没等阿笠博士出声,柯南便挂上了电话机。出了电话亭后,看看左右没人,他这才撒腿向毛利家跑去。

    ……

    而另一面,在厨房里,飘也在和小兰说着悄悄话。

    “小兰姐姐,好久没有看到新一哥哥了,他跑到哪里去了啊?”飘问道。

    “不知道啊。”小兰遗憾地摇了摇头,“他一定在什么地方侦破疑难的案子吧。他这个人一向是这样的,一见到案子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可是他也不能总是不露面啊。”飘的语气里带着怒气,好象在替小兰感到不平。

    “没关系的。”小兰笑着说道,“一旦他的案子解决了,就会回来的。”

    “看来,小兰姐姐对工藤新一还是挺有信心的嘛。”飘这样想着。

    过了一会儿,她好象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问道:“小兰姐姐,新一哥哥失踪的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找到柯南的啊?”

    “我是在阿笠博士家看到柯南的。”小兰说道,“那天我往新一的家里打了好几个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就跑到他家去看看。结果到了新一家门口后,却发现他的家里锁着门,新一一直没有回家,于是就想找阿笠博士问一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阿笠博士家里的时候,我恰巧发现了柯南。根据阿笠博士的说法,柯南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暂时寄住在他的家里。但是因为博士本身是单身汉,没有照看小孩子的经验,所以想委托我照看柯南。”

    “是这样啊。”飘想了想,然后又问道,“很奇怪啊,小兰姐姐。当你发现新一哥哥不在家的时候,第一想法就是到阿笠博士家里去看看,而不是到别的地方找,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新一和博士很要好啊。”小兰说道,“从小时候起,新一家就一直和阿笠博士做邻居,新一和博士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呢。博士每次做实验出了事故的时候,都是新一给他上药的。后来,上国中二年级的时候,新一的父母到美国去发展了,而新一则留在了日本。于是他就经常跑到博士家里去蹭饭和借宿。所以我发现新一不在家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一定在博士家里。”

    “哦。”飘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新一哥哥的父母为什么要抛下他去美国呢,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这你都不知道吗?”小兰冲着飘笑了笑,说道,“新一的爸爸叫做工藤优作,妈妈叫做工藤有希子……”

    “优作、有希子!”飘失声叫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飘?”小兰疑惑地看着飘,说道。

    “啊,没什么,请继续。”飘说道。

    小兰奇怪地看了飘一眼,继续说道:“他的爸爸工藤优作是个著名的推理小说家,写了《暗夜男爵》、《女高中生侦探-由希的事件簿》等作品,非常畅销呢。他的妈妈工藤有希子曾经是非常红的演员哦,19岁就囊括了多项大奖,好厉害呢。20岁的时候,她闪电结婚,宣布退出演艺界。不过,到现在为止,她依然是很多日本男人的梦中情人呢。他们夫妻俩去美国的时候,也想到要带新一的,可新一不知道为什么总也不肯答应,于是就留在日本了。”

    “新一哥哥该不会是因为你,所以才没有去美国的吧。”飘看了小兰一眼,坏笑着说道。

    “因为我?”小兰呆了一下,然后脸立刻变得通红,扭扭捏捏地说道,“讨厌啦,你说什么啊,怎么可能是那个原因嘛。我才不会喜欢那个脑袋里面只有推理的家伙呢……”

    她嘴里说着,手也没有闲着。于是,她手中的卷心菜遭了秧,被剥下来的菜叶四处飞舞……

    ———————————————————————————————————————

    第四天一早,柯南便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家门,坐车赶去了阿笠博士家里。

    “哦,是新一啊,怎么来的这么早?”阿笠博士正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收看着电视,见柯南推门进来,打招呼道。

    “我比较着急,所以就早来了。”柯南说道,“阿笠博士,资料查到了吗?”

    “嗯,你等一下。”阿笠博士说着,跑进了办公室,一会儿拿出来了一份文件,交到柯南手中,说道,“这个人也是上大学后才出名的,我也只能查找到这些资料。至于他的住址、联系方式什么的,可就查不到了。对了,新一,你要这些干什么?”

    “我要调查一件事情,可又不能让飘和小兰知道,所以只能到你这里来看资料了。”柯南一边翻阅着文件,一边说道。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啊,和小兰以及那个叫飘的女孩有关吗?”阿笠博士问道。

    “是和飘有关。”柯南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怀疑她就是我们班隔壁二年A班的宫本小百合。”

    “这个你前天已经说过了。”阿笠博士说道,“但她和那个上官飞鸿有什么关系?”

    “我以前曾经和小兰参加过铃木财团的一次舞会,是在龙本大酒店里。那时这个上官飞鸿和宫本小百合也参加了舞会。并且我昨天才知道,舞会的请柬就是上官飞鸿给宫本的,她们两人的关系不简单。”柯南说道。

    听完柯南的陈述后,阿笠博士沉吟了一会儿,看向柯南,问道:“我记得你说过,飘在坐新干线的时候,对那两个黑衣人的身份非常感兴趣。”

    柯南点了点头。

    “那么新一,飘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么?”阿笠博士继续问道。

    “不,我没有告诉她。”柯南说道。

    “那么,在把她的真实身份弄清楚以前,不要让她知道你的事情。”阿笠博士严肃地说道,“从你以前的叙述里至少可以证实两点:第一,她认识这两个黑衣男子,但不知道和他们是敌是友;第二,她也服用过使你变小的那种药物。”

    “飘和那两个人应该是敌人吧。”柯南想了想,说道,“因为在琴给我服用这个药物的时候,我曾经听他说过,这个药物是‘组织’开发出来的毒药,用来杀人灭口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这里产生了使人变小的作用。如果她也服用了那种药物的话,是有很大几率被毒死的,她不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做实验。只有一种可能,飘也是被琴或者他的同伙灌下这种药物的,他们原本企图杀死飘,却阴差阳错地也使她变成了小孩。”

    说到这里,柯南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说,如果飘是琴和沃克的同伴,那么他们两个肯定会从飘身体的变化怀疑我的身份,进而进行调查。但事实上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你说的也有道理,新一。”阿笠博士说道,“不过,这只是众多可能性的一种而已,在她的身份没有弄清楚之前,一定要对她多加防备。”

    “我知道。”柯南点了点头,说道。

    ——————————————————————————————————————

    另一方面,飘也来到了上官飞鸿的家里。

    “哦,你说的就是这个孩子?”上官飞鸿拿着柯南的照片,说道。

    “对。不过他可不像是个孩子哦,成熟、老练,尤其是推理能力,让很多警察和侦探都望尘莫及。虽然他经常表现出一副孩子模样,但我知道,他那是装的。”飘一边喝着手中的那杯“血腥玛丽”,一边说道。

    “按照你的描述,他应该和你一起生活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要调查他呢?”上官飞鸿问道。

    “那时是不想多生事端,以至于给自己添麻烦。但现在,他的行为越来越古怪了,好象还开始调查起我的身份来。”飘回答道。

    “如果真让他把你的身份调查出来,那也是好事呢,谁叫你失忆了呢。”上官飞鸿打趣道。

    飘轻轻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他是朋友,那么这就会是一件好事,也让我知道了自己究竟是谁;但如果他是敌人,那么,这样的调查会危及到我的安全,也会牵连到小兰姐姐的。”

    “如果调查的结果是敌人呢?”上官飞鸿看着飘,问道。

    “自然是要让他人间蒸发了。我不会让一个满怀敌意的人来威胁小兰姐姐的安全。”飘说着,眼睛里闪出了一点寒光。

    但转眼间,那寒光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自嘲的微笑:“不过,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因为,根据我的观察,他很有可能是一个我熟悉的人。”

    “谁?”

    “工藤新一。”飘说道,“工藤新一失踪的那天晚上,柯南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很难说这只是一种巧合。而且,这孩子与阿笠博士十分熟悉,他的蝴蝶结变声器和那个奇怪的鞋子就是阿笠博士给他做的。但听小兰姐姐说,与阿笠博士如此要好的也只有工藤新一一个人而已,这是疑点之二。最后,我还多次听小兰姐姐提起,柯南长得和工藤新一很相似。若非他现在是个小孩子,我几乎已经可以认定他就是工藤新一了。”

    上官飞鸿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我会帮你查一下那个工藤新一和阿笠博士的资料,明天放学的时候交给你,相信会对你的调查有些帮助的。”

    “那就谢谢你了。”飘笑道。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啊。”上官飞鸿故作大方地说道。

    紧接着,他好象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说道:“哎呀呀,你看我,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重要的事情?”飘有些疑惑。

    “你等我一下。”上官飞鸿站了起来,冲着飘神秘地笑了笑,然后走进了书房。

    一会儿,他就走了出来,同时还拿着一个小女孩戴的环形发夹以及若干黑色的小纽扣。

    “送给我的?”飘指了指自己,疑惑地问道。

    “当然了,难道我能戴这东西么?”上官飞鸿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可是,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我的生日?好象不是啊。”飘拿起发夹,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说道。

    “这可不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是工具。”上官飞鸿见飘越猜越离谱,只好自己揭开了谜底,“这个发夹事实上是个通讯器,可以直接和我的手机连接。发夹靠近耳朵的部分是听筒,一个末端可以伸出话筒,只要你一按这个按纽,就可以连接到我的手机上了。就像这样。”

    说着,他将发夹戴在了飘的头上,并演示了一遍。

    “呵呵,这东西真有趣啊。有了这个通讯器,我就不用总是往你这边跑了。”飘笑着说道。

    然后,她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黑色纽扣,问道:“这些又是什么东西?”

    “。”上官飞鸿说道,“既然你现在在调查那个叫‘柯南’的孩子,那不妨先在他的身上试用一下。”

    飘点了点头,然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在想什么?”上官飞鸿问道。

    “我在想,如果柯南就是工藤新一的话,那他是怎么从高中生变成小孩子的?”飘说道。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从高中生变成小孩子的?”上官飞鸿反问了她一句。

    “是啊,如果知道了他变小的原因,那么我变小的原因也就水落石出了。”说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分类: 杂货铺
全部回复 (2)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