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班得瑞说自然与人类与音乐

发表于:2015-09-20 00:00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班得瑞,说起来是一根让人感到很陌生的名词,他们不经常出现在大众的视野,没有规模浩大的巡回演唱会,甚至也没有举世瞩目的大奖。从一种角度来说,他们是音乐界的隐士,是世人眼里遥远而又缥缈的记忆,甚至是一无所知。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他们拥有世界上最能够打动人心的音乐,拥有心灵的聆听者,拥有自然的音律,就像李宗伟的《败者为王》,班得瑞可称为“无冕之王”。

  其实,班得瑞并不是一个乐队,而是于1990年发迹于瑞士的一个音乐计划。它集合了一群爱好生命的作曲家,演奏家及音源采样工程师等等青年才俊,他们以自然为师,从不在媒体曝光,一旦开始策划新的音乐便深居在阿尔卑斯山林中,直到母带成品完成。正由于他们置身在山林之中创作音乐,才使得班得瑞拥有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具有自然脱俗的音乐风格。每一声虫鸣、流水都是从大自然中记录的,他们为了采集自然的声音,历尽千辛万苦,有时候守候数月之久。当然,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将这些音效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专辑中。他们热爱自然与生命,将自己贡献于山林之间,去领悟大致然无与伦比的音乐,就像奥利弗·史瓦兹,他是班得瑞的主心骨,是杰出的音乐家,更是大自然忠实的听众。

  班得瑞的音乐是唯美、宁静的,在“世界花园”瑞士孕生而出的梦幻且抒情的演奏中,用一个个如生命般鲜活而跳跃着的的音符将瑞士的、也是世界的湖光山色,予以唯美地具象。简单流畅的旋律,加入大自然意向与流行元素,使人悠然神往。班得瑞没有艰涩难懂的曲风,没有生硬的个人风格,不乏的是不落俗套的编曲、精简的配乐,呈现出清新的自然气息与美仑美奂的仙境风光,而这都是大自然的馈赠,精神方面的馈赠。

  班得瑞的音乐轻柔而缓和,奥利弗·史瓦兹以他独特的编曲手法,构架出没有压力、没有负担的乐曲,加之高超的录音技术,使得音乐具有空灵感,在这空灵的音乐溶入我们的耳朵、我们的神经时,我们所感受到的的不仅仅是山林溪水的清新,更可以明显放松紧绷的神经。或许,当我们与自然亲近的时候,就是我们跨越时空与那千百年前的生命共同感受水、土、空气、林木的时刻;是我们心灵得到栖息的时候;用诺瓦利斯眼中的哲学来看,我想,自然就是那永恒的乡愁的发源地。奥利弗·史瓦兹说:“我的音乐是兼具视觉、触觉与听觉的,从大自然所得到的创作灵感将一直延续到世界各地听众的心中。它不只是新世纪音乐,更是取自大自然的心灵营养剂……”的确,我不可否认地说,人类源于自然,终于自然,包括世间万物,大至宇宙(但在大自然的眼里它只是一个渺小的却又饱受自然眷顾的一部分),小至我们的地球(它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她们都是来自与自然的,她们也将终结与自然,这是生命发展的必然,或早或晚,只是一个时间性的问题。

  世界万物不是自然的孩子,而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无私的呵护着万物,将美好与欢乐馈赠与万物,并不是想要我们对她的过分索取和改造,而是希望我们能够真正地与她融为一体,感受自然之美。而班得瑞的音乐正式应运而生的,他们和伯牙之师一样,喜欢去聆听自然,感受到了自然的无穷魅力,找到了自己的家园。那么我们呢?难道我们不需要去于我们的自然接触,与维持我们的身躯、脏器相互依偎吗?事实是我们需要,并且我们会越来越需要。因为我们都不想在一个高楼大厦林立的世界上,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问星星是什么颜色的;不想在万家灯火通明下问想在是早上还是晚上,不想在放飞纸飞机时问什么是树木,更不想用混凝土如建筑一座冰冷的建筑一样灌满一颗麻木的心。那么让我们跟随班得瑞的音乐,走进那个从古至今让无数人思念的家园吧。

本帖来源社刊

全部回复 (8) 回复 反向排序

  • 3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