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追风筝的人 <每日更新>

发表于:2015-09-20 02:07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追风筝的人 卡勒德胡塞尼 

DAY1

P1-27

“当你杀害一个人,你偷走一条性命,”爸爸说,“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你懂吗?”

“没有比盗窃更十恶不赦的事情了,阿米尔。”爸爸说,“要是有人拿走不属于他的东西,一条性命也好,一块馕饼也好,我都会唾弃他,要是我在街上碰到他,真主也救不了。你明白吗?”

 

敏感的阿米尔内心察觉到爸爸不喜欢自己的原因或许跟自己母亲的早逝有关,认为是自己杀了爸爸深爱着的妻子美丽的公主,但阿米尔对爸爸敬畏之心不动摇。

 

但我们是一起蹒跚学步的孩子,这点也没有任何历史、种族、社会或者宗能改变得了。十二岁以前,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跟哈桑玩耍。有时候回想起来,我的整个童年,似乎就是和哈桑一起度过的某个懒洋洋的悠长夏日,我们在爸爸院子里那些交错的书目中彼此追逐,玩捉迷藏,玩警察与强盗,玩牛仔和印第安人,折磨昆虫——我们拔掉蜜蜂的尖刺,在那可怜的东西上系根绳子,每当他想展翅飞走,就把它拉回来,这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快乐。

 

阿米尔先描述了自己和哈桑之间的在宗教历史社会方面的对立关系,又描述了自己与哈桑一同度过的美好童年,写出了两个小男孩之间友谊的两面性,脆弱而又坚韧,而本身纯洁的情谊也会随着长大更加现实且备受考验。

 

DAY2

P28-51

 

我目瞪口呆。这个特别的问题,虽说它显然太蠢了,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无言地动动嘴唇。就在同一个夜晚,我学到了写作的目标之一:讽刺;我还学到了写作的陷阱之一:情节破绽。芸芸众生中,唯独哈桑教给我。这个目不识丁、不会写字的哈桑。有个冰冷而阴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懂什么,这个哈扎拉文盲?他一辈子只配在厨房里打杂。他胆敢批评我?

 

尽管两个小男孩共同拥有快乐的童年但阿米尔内心对于哈桑的聪慧才智和哈桑有着阿里那样善解人意又仁爱的父亲是存有嫉妒之情的。       

 

那些耳朵里面除了枪响再没有其他声音的阿富汗孩子当时还没出世。在餐厅里,我们挤成一堆,等待太阳升起,没有人意识到过去的生活方式已然告终。我们的生活方式,即使尚未全然终结,那也是苟延残喘。终结,正式的终结是在19784月,其时政变发生,接着是197912月,俄国坦克在我和哈桑玩耍的街道上耀武扬威,给我的父老乡亲带来死亡,开启了如今仍未过去的、血流成河的时代。

 

战争即将到来。

 

这个印度小孩很快会学到的,跟英国人在这个世纪之初以及俄国人在1980年代晚期学到的如出一辙:阿富汗人是独立的民族。阿富汗人尊重风俗,但讨厌规则,斗风筝也是这样。规则很简单:放起你的风筝,割断对手的线,祝你好运。

 

短短几句话描写出了阿富汗人的民族特性,独立勇猛,厌恶规则。这特性体现在斗风筝的习俗上更体现在抵御外敌上。


DAY3

P52-106

 

“我们已经很为难了,别让事情变得更难,老爷。”阿里说。他嘴巴抽搐我,我看见了他痛楚的表情,正是那个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引起的痛苦有多深,才明白我给大家带来的悲伤有多浓,才明白甚至连阿里那张麻痹的脸也无法掩饰他的哀愁。我强迫自己看看哈桑,但他低着头,肩膀松垮,手指缠绕着衬衫下摆一根松开的线。

阿里没有告诉爸爸,一如哈桑承认偷窃,没有丝毫抗辩。我永远不会知道那究竟是为什么,但我能够想象,他们两个在那间昏暗的斗室里面,抹泪哭泣,哈桑求他别揭发我。但我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的自制力才会让阿里缄口不言。

接着我看到爸爸做了我之前从未见过的事情:号啕大哭。见到大人哭泣,我被吓了一跳。我从未想到爸爸也会哭。“求求你。”爸爸说。可是阿里已经走到门口,哈桑跟在他后面。我永远不会忘记爸爸说出那话的神情,那哀求中透露的痛苦,还有恐惧。

 

阿米尔在看到哈桑被阿瑟夫强暴未出手阻止而只是逃走后,内心觉得无法原谅自己而对哈桑所有的讨好都冷漠拒绝只为逃避与哈桑面对面相处,甚至向父亲提出新请一个仆人,被父亲暴怒的呵斥后,将生日礼物钱和新手表塞在哈桑的床铺下诬陷哈桑偷窃,原以为最憎恶偷窃的父亲会赶走阿里和哈桑,却未想到重情义的父亲原谅哈桑并请求阿里父子留下,但阿里知道了阿尔米对哈桑所做的一切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不再受屈辱坚定的要和儿子离开这里。直到这时阿尔米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杀伤力究竟多大。

 

我退后,眼里只见到玻璃窗外的雨水,看上去好像熔化的白银。

 

两个男孩间的情谊好像也如白银般熔化在这雨夜里。

 

“想着一些美好的事情,”爸爸在我耳边说,“快乐的事情。”   

美好的事情,快乐的事情。我放任自己思绪翻飞,浮现出来的是:

星期五下午,在帕格曼。一片开阔的草地,我拉着线,卷轴在哈桑长满老茧的手里滚动,我们的眼睛望着天空中的风筝。我们默默无声,但并非因为我们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我们之间无需交谈——那些自出世就认识,喝着同样奶水长大的人就是这样。和风拂过草丛,哈桑放着线。风筝旋转,降下,有稳定了。我们的影子双双,在波动的草丛上跳舞。草地那端,越过那低矮的砖墙,某个地方传来谈话声、笑声,和泉水的泉水潺潺声。还有音乐,古老而熟悉的曲调,我想那是雷巴布琴演奏的《莫拉曲》。墙那边有人喊我们的名字,说到时间喝茶吃点心了。

我不记得那是何年何月的事情。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好的往事完美地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

 

战争打响,喀布尔已经被俄国人占领,阿米尔随父亲一起偷渡到巴基斯坦。在油罐车中阿米尔濒临崩溃,父亲让阿米尔回忆美好的事情是,阿米尔回忆出的却是与哈桑一起度过的时间,可以看出,在哈桑离去后,阿米尔就再也没有体验真正美好的事情,而这所谓美好的事情,只存在与记忆中与哈桑的点点滴滴。




最后编辑于:2015-09-22 18:24
分类: 读书笔记党
全部回复 (3)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 365学习分享
  • 书香文苑
  • 换书交友
  • 推书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